文章 Articles

筑坝热潮改变巴西亚马逊

对水电的过度依赖正在扼杀巴西良好的非水可再生能源前景,菲利普·费恩塞德写道。

Article image

图为2015年时位于亚马逊支流欣古河上的在建的贝罗蒙特大坝。图片来源:FabioNascimento/Greenpeace 

巴西境内的亚马逊流域正在兴起一场大坝建设热潮,世界上最大的热带雨林地区的面貌正因此而改变。这场热潮在国家农业和重工业部门利益的驱动下如火如荼地展开,腐败在其中推波助澜,完全没有考虑大坝对于当地社区和环境的危害,以及巴西巨大的可再生能源潜力。

最著名的例子是规模庞大的贝罗蒙特大坝,该坝为全球第四大水电工程,阻断了亚马逊河的主要支流、长1000英里的欣古河。贝罗蒙特水库中生活着超过500种鱼类,一些还是那里的独有物种。2015年年末完成蓄水后,水库淹没260平方英里的低地和森林,致使2万多居民搬家,对河流生态系统造成广泛破坏。涡轮机安装完成后,欣古河80%的水流将改道,导致3个依靠鱼龟为生的原住民团体的生计受到影响。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现在,巴西政府又把目光投向了亚马逊河的另一大支流塔帕若斯河(Tapajós),这条河南起马托格罗索高原(Mato Grosso)的大豆种植区,一路向北,穿越帕拉州(Pará)广阔的亚马逊雨林,在圣塔伦(Santarém)注入亚马逊河,流域面积甚至超过了加利福尼亚州的面积。拟建的塔帕若斯流域大坝项目包括43个装机容量至少为3万千瓦的大坝,还有多个装机容量较小的水坝。在这43个大坝中,有2个的水库已经蓄水,另有2个即将蓄水,几个最大的水坝也是未来工作的重点。

订阅中外对话每周精选

想阅读更多精彩文章?欢迎订阅中外对话每周精选,网罗国内外环境专家的新锐视觉和深度分析送到您的邮箱!

 

巴西如果继续以这个速度肆无忌惮地建设大坝,那么马德拉河(Madeira Riv)以东、亚马逊河的所有主要支流上都将建起一连串的水库。这些河流占亚马逊河流域的一半,这就意味着巴西亚马逊流域面积三分之二范围内的原住民都将被驱逐出去。

这些水电工程开工建设之时恰逢巴西弱化环境法律法规,放松对那些已经记录在案的问题工程的监管。在路易斯大坝São Luiz do Tapajós Dam)的案例中,相关坏境影响研究已于2016年由巴西环境部负责许可证签发的机构环保署(IBAMA)“雪藏”。但这个将导致原住民土地被淹没的极具争议的项目仍在矿业和能源部的计划之中,并可能会在未来某天“重启”。

环境部长和环保署领导频繁更换,加上之前曾有过不顾技术人员反对,通过政治施压强行批准大坝项目的情况(如马德拉河大坝贝罗蒙特大坝),路易斯大坝未来很有可能会获得批准。此外,国会正在加速通过几项法律提案和一项宪法修正案,或将彻底废除环境许可制度。

拟建的塔帕若斯河大坝与贝罗蒙特大坝有诸多相似之处,如政府都想方设法为大坝建设大开绿灯。就贝罗蒙特而言,其中涉及记录在案的腐败行为,包括参与大坝建设的一些人上交的书面陈述,称他们曾于2010和2014年,通过合法和非法“捐赠”资助获胜的工党总统竞选,以换取利润丰厚的合同。贝罗蒙特80%的融资来自巴西政府银行,年息为4%,而政府同时也在依靠借款维持自身财政,借款年息为10%。就塔帕若斯而言,一个强大的潜在诱因在于拟建的水路可用于运输大豆,满足了巴西大型农业综合企业的利益

塔帕若斯和贝罗蒙特项目都包括破坏力极大、会淹没原住民土地的大坝,但尽管多种迹象表明,政府有意推进它们的建设,但这些大坝的规划却从官方文件中消失了。贝罗蒙特和塔帕若斯大坝都涉及中方企业,目前一中国企业正在协商购买贝罗蒙特大坝的部分权益,之前两国已经达成协议,该企业将购买塔帕若斯流域原住民地区附近圣曼诺尔大坝São Manoel Dam)的控制权。贝罗蒙特和圣曼诺尔大坝的经营许可都已得到环保署批准。此前,环保署的技术人员曾就两个项目分别给出数百页的意见,详细解释了不应予以批准的原因,但环保署在审批过程中却完全忽视了这些意见。

巴西约75%的电力来自水力发电,是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水电生产国。巴西政府宣称,扩大亚马逊河流域的水电建设有助于推动未来数十年国家经济的增长,帮助缺电地区的电力普及。政府还认为,水电是一种有助于抗击气候变化的清洁能源。此外,在雨水丰沛的亚马逊,相比饱受间歇性问题困扰的风电和太阳能,水电是一个稳定的电力来源。


位于巴西热带雨林区域的阿拉瓜里河下游被大坝建设淹没的树丛。图片来源: Daniel Beltrá/Greenpeace

这些观点一直饱受争议。如果考虑真实的环境和社会成本,大坝并不经济与其他用途相比,用于农村电力普及的电量其实微乎其微。水电已经不可靠了,随着气候变化和未来降雨模式的变化,水电的可靠性将越来越低。水电站配套的水库还会释放大量甲烷,这也是一种温室气体。

亚马逊河流域的水坝还会造成一系列的社会和环境影响,如果巴西政府在决策过程中能够重视这些影响,那么就会选择通过开发本国丰富的非水可再生能源,来获取电能的效益。水坝蓄水导致的生态移民是最直接、最明显的影响。由于贝罗蒙特大坝而移民或失去生计的人面临的困境是目前最引人注目的实例

未来大坝建设意味着更多原住民和非原住民团体将不得不迁居他处。托坎廷斯河(Tocantins)上马拉巴大坝(Marabá Dam)的建设预计将导致4万人失去家园,其中大多为世代居住在沿岸的居民利贝里诺斯民族(Ribeirinhos)。在塔帕若斯流域,2013年特雷斯皮勒斯大坝(Teles Pires)的建设加速了塞特克达斯瀑布(Sete Quedas)的枯竭。而对于蒙杜卢库(Mundurukú)人来说,塞特克达斯瀑布是他们心中的圣地,无异于基督徒心中的天堂。拟建于塔帕若斯河上的路易斯大坝将破坏传说中蒙杜卢库神圣祖先用4颗图库马棕榈树种子创造塔帕若斯河的地方,蒙杜卢库首领表达了对圣地遭破坏的担忧,其忧虑甚至超过了对损失鱼类等重要资源的考虑。但政府的大坝环境影响报告中甚至没有将这些圣迹的损失看作是一种影响。

亚马逊流域水坝的环境影响非常广泛,包括造成森林大面积消失。在这一点上,迄今最臭名昭著的要数巴尔比纳Balbina)、图库鲁伊Tucuruí)和萨缪尔Samuel)大坝。这几座大坝水库蓄水淹没的森林面积分别为1200平方英里、744平方英里、和168平方英里。巴尔比纳的森林里几乎遍布外来居民,其他两个大坝附近的森林中滥砍滥伐的现象则非常严重。但相比巴巴夸拉/阿尔塔米拉Babaquara/Altamira)水电项目和贝罗蒙特上游欣古河上拟建的其他大坝,这些损失都是小巫见大巫了。巴巴夸拉/阿尔塔米拉项目将淹没超过2300平方英里几乎完全未开发的热带雨林。

除了蓄水的影响,水库和大坝还有其他方式导致森林消失。因大坝而转移的居民、被吸引前往大坝周边地区工作的人会砍伐树木,通往大坝的道路沿线的森林可能会被侵占,开辟水道运输大豆等相关开发活动也可能造成森林砍伐森林砍伐是由伐木、农业、畜牧等多方面因素造成的。如今,森林砍伐正在破坏巴西亚马逊雨林,尤其是东部和南部边缘地区,而大坝建设只是这其中的一个方面。

水坝会阻碍鱼群洄游,包括马德拉河标志性的商业物种“巨型鲶鱼”。水坝还会阻隔沉淀物营养物质向下流动,影响整个亚马逊河的渔业生产力。水库底部缺乏氧气,土壤中的水银因此转化成有毒的甲基水银,在食物链的每个环节逐渐积累,直到进入人类体内。生活在图库鲁伊水库附近的人类头发中的水银含量比以使用水银著称的黄金矿工高4倍。水库中鱼类体内的水银含量比世界卫生组织的人类摄入标准高出两倍还多。

虽然水坝被拥护者吹捧为一种可再生能源,但不仅是亚马逊流域,任何地方的水坝都会放排大量温室气体,尤其是甲烷,而甲烷短期内的影响远大于等量的二氧化碳。鉴于塔帕若斯流域的特雷斯皮勒斯大坝和马德拉河上的圣安东尼奥Santo Antônio)和杰瑞Jirau)大坝分别被授予相应的碳信用额度,水坝对全球变暖的影响正在进一步扩大。这些大坝建造的初衷和抗击气候变化毫无关系,这就意味着因为这些无论如何都会被建造的大坝,购买碳积分的欧盟国家可以排放数百万吨的碳。这种项目榨干了本可用于风能、太阳能等真正有助于减少全球排放措施的“绿色”资金。

巴西拥有漫长的海岸线,可发展离岸风电。除了全国范围内基本尚未开发的屋顶太阳能,巴西还拥有广阔的半干旱地区,有发展太阳能的巨大潜力。巴西还可以通过停止出口等耗能密集型产品、减少浪费和输电损耗、提高能效,大大减少电力需求。巴西官方预测能源需求将以每年5%的速度增长,未免有些过于夸张。鉴于巴西国内经济衰退,近期绝大多数预测都不得不调低预期增长速度。

与行业和政府说法的相反,水电并不便宜。贝罗蒙特大坝的成本已经超过100亿美元,比决定修建大坝时官方预测的数字高出两倍还多。一项针对全球数百座大坝的调查显示,成本严重超支和建设时间远超预期的情况非常常见。如果没有大量的政府补贴,很多水坝在经济上都难以为继。

巴西周边的亚马逊国家,尤其是秘鲁玻利维亚,也在计划修建水坝,这对环境和原住民的影响都很大。在这些国家亚马逊地区拟建的大坝大部分属于巴西公司,由巴西国家社会经济发展银行(BNDES)提供融资,巴西承包商建造,生产的电力主要出口至巴西。讽刺的是,这纯粹是巴西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被大坝拦截的沉淀物质将减少巴西境内亚马逊河段以及亚马逊入海口的鱼类数量。

巴西目前的决策体系倾向于大坝这样的项目,因此资金在最大程度上流向了有影响力的建筑公司。改革决策体系,消除这种潜在的偏见应是首要任务——而不仅仅是竭力制止那些拟建的破坏力巨大的水坝。

巴西无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国家之一,除了水电、化石燃料和核能,还有丰富的非水可再生能源可以满足自己的用电需求。然而,在政府的计划中,要么是完全没出现类似提高能源效率、放弃用电密集型出口、开发太阳能和风能资源这样的选项,要么就只是被当作象征性的考虑对象。事实上,2016年1月巴西总统在考虑当前5年发展计划中有关大规模电力生产的内容时,否决了所有的非水电替代方案。

 



本文原载于耶鲁环境360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