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是否放松垃圾进口禁令?这是个问题

明年中国塑料进口总量将可能下降80%, 凯瑟琳·厄尔利报道。

Article image

越来越多的废物回收公司不愿意冒着风险继续将货物出口到中国。图片来源:Greenpeace

不久前,中国政府突然颁布了一条非常严格的固废进口新规,这让许多废品企业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导致各大废品堆放场和港口内的废塑料、废纸等固体废料堆积如山。面对这个突发状况,废品处理企业要么是任由其越堆越高,要么选择将其填埋,要么开始另寻其他接收国家。

今年7月,中国政府突然宣布将全面禁止进口未经分拣的废纸,并要求进口货物中废弃物的总量不得超过货物总量的0.3%,这一下子让整个废弃物回收行业乱了阵脚。中国政府表示必须要保护本国环境不受混合在进口可回收固体垃圾中的一些“高污染、甚至危险性废物”的危害。

在废弃物处理行业的密集游说之下,中国政府已经略微放宽限令,将受污染的废弃纸张和塑料制品的占比放宽到货物总量的0.5%。即便如此,达到这些标准的难度仍然很高,所以有人认为这实际就是一种事实上的禁令。虽然有关国家可以在12月15日前向国际贸易组织(简称WTO)提出申诉,但中国政府已经表示新的标准将于12月31日起采用,并将于2018年3月1日起正式生效。

美国废料回收行业协会(简称ISRI)政府关系与国际事务高级总监艾迪娜·蕾妮·艾德勒表示,中国废料回收行业的杂质含量标准要比国际标准更为严格。

她指出:“目前国际上对受‘污染’的废弃物制定了含量标准,因为他们(国际回收再利用行业)明白,这些标准是现有的技术能够达到的。”

目前,全球的废弃物出口高度依赖中国。据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UN Comtrade)数据显示,去年全球有超过36%的废纸都出口到了中国,而香港特别行政区则“接收”了全球70%的塑料废弃物,贸易总额分别高达1700万美元和460万美元。而欧洲国家和美国则是目前主要的两个出口方。

新规缺乏透明度

艾德勒表示,中国的声明已经给全球废料贸易市场带来了不少重大的变化。废物回收公司已经不愿意冒着风险继续将货物出口到中国,因为一旦货物入港被拒,这些公司就要承担将货物遣返回国的全部费用。

她表示,这些公司对中国政府新规的具体内容还不太确定,而海关官员对此的解释也常常前后矛盾。有一次,美国废料回收行业协会的一家成员企业的一船货物虽然达到了中国现行标准的要求,但却因未达到试行规定的要求,而被拒入港。

位于布鲁塞尔的国际重复利用工业局(简称BIR)的总干事阿诺德·布鲁内预测,明年出口到中国的废纸总量将下降40%,而废塑料则会下降80%。他认为,“进口废弃物允许含有的杂质含量的准入门槛简直太高了,完全不可行,简直就是一道禁令。”

业界呼吁延长过渡期

国际重复利用工业局(BIR)希望中国重新修订新规标准。此外,该机构还联合其他几个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韩国和欧盟)呼吁中国给予长达5年的过渡期。他表示,“如果我们不希望废弃物回收再利用市场崩溃,那就必须要有一个过渡期。”

过渡期对中国制造企业来说也同样有好处,因为他们也要依赖进口废弃物进行产品再加工。布鲁内指出,国际重复利用工业局会员中有好几家中国制造企业和废弃物贸易机构,他们都对这个事件非常关心。

艾德勒也同意过渡期的这个想法。此外她还指出,按照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规定,任何国家如果要更改监管条例,必须要给出一定的过渡期。中国不仅没有提出过渡期这个问题,而且意见征询期也不是通常的6个月,而是只有短短的1个月。

艾德勒表示,美国废料回收行业协会(ISRI)支持中国政府减少有害废弃物进入本国的举措,但是她也补充道:“不应该以拒绝高价值产品为代价,因为这些产品的确是中国本土制造业迫切需要的,甚至可以说是其产业支柱。”

她表示,随着进口的减少,某些废弃物在中国市场的价格已经开始攀升。

欧盟委员会已经注意到了中国政府的举措,并正在与中国有关部门进行接洽,希望厘清该政策落地的具体时间和范围,以便正确评估其影响。一位发言人表示,欧盟委员会支持中国政府保护环境的意愿,并且准备与中国携手,在世贸组织规则的框架下共同完成这一目标。

欧盟委员会希望,到2030年欧盟市场上所有的塑料包装都可以实现循环再利用,并且计划明年针对这一目标出台一项战略规划。这位发言人表示,该战略规划会充分考虑国际事务的相关影响(比如具体细节落实后中国固废进口禁令产生的影响等)。

这个循环经济战略恐怕难以在英国脱欧之前成型,但是已经有英国贸易团体呼吁政府在不考虑“脱欧”的前提下,实施这一战略,同时落实新的包装设计监管条例,帮助各行各业应对中国新规的要求。

然而,英国环境大臣迈克尔·戈夫却在议会听证会上承认,他并不了解中国进口禁令会给英国企业造成怎样的影响,并且也没有“深入考虑”过这个问题。

寻找替代市场

目前,企业已经开始寻找其他潜在的废弃物回收市场,比如泰国、越南、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和巴基斯坦。布鲁内表示:“这些国家已经在废弃物回收市场中占有了一席之地,但是他们的市场容量显然比不上中国。”

他还补充道,这些国家的废弃物管理法律法规体系还没有中国成熟,但是他们应该很快就能迎头赶上。

著名咨询机构伍德麦肯兹的分析师认为,东南亚有望成为全球塑料废弃物进口与加工的领军地区。在今年9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该机构的分析师指出:“一直以来,东南亚地区都是中国聚对酞酸乙二酯(polyethylene terephthalate,又称 PET)废弃物的最大单一进口源。而如今,东南亚地区也要开始深入开发自身的回收能力和次级市场了。”

该机构PET项目负责人菲尔·马歇尔表示,有些中国制造企业已经开始考虑将其废弃物处理部门转移到亚洲其他地区。他认为,再加工设施建设起来相对容易,所以这些企业可能会在其他国家完成回收再加工之后,再进口到中国供生产企业使用。

循环利用率更高的经济模式

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中国此举能够刺激循环经济发展,可以最大限度地延长资源的使用寿命。咨询机构Systemiq循环经济顾问本·迪克森表示,中国此举迫使其他国家和企业不得不为其废弃物寻找替代市场。而与此同时,全球其他一些领域的发展也增加了对高质量回收材料的需求。

首先,多家企业正通过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的“新塑料经济”(New Plastics Economy)计划,在塑料价值链的各个环节展开项目合作,以快速提高塑料行业的回收能力。今年10月,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宣布,玛氏、玛莎百货、百事可乐、可口可乐、联合利华、凡尔纳·梅茨等集团承诺,将提高产品包装的可循环性和再生成分的占比。

此外,再加工技术和回收再利用模式也得到了提高,包括更加有效的废弃物分拣、清洁和除味方法,从而减少了废弃物中的有害成分含量;包装设计师采用单一材料,而不是过去那种多种材料复合的包装,从而降低了回收再利用的难度。最关键的一点,欧盟委员会正在引领此次包装行业的循环经济发展。

他表示:“纵观所有这些变化,你会发现我们身处于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时间节点上,因为这有可能会是回收再利用行业发展的一个分水岭。”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發達國家對後發展國家的垃圾出口

垃圾出口根本就是發達國家當後發展國家為垃圾收集箱,讓自己可以肆意製造垃圾。中國相對其他後發展國家比較發達,就不再做人家的垃圾收集箱,是絕對正常亦無可非議的。與其指責中國提高垃圾進口的標準,產生巨量垃圾的發達國家應自我檢討如何去接受後發展國家終有一天站起來,反抗做垃圾收集箱的現實。先進國家不能將環境損壞的責任作轉稼,減少廢物與污染才是可持續的發展。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香港的廢物回收狀況

香港雖然大量回收全球廢料,僅2%在本港循環再造,其餘均轉賣回大陸。而不道德的回收業界輸往大陸的廢料可循環再造率更越來越低,內地甚至嘗試拒絕回收香港廢紙,很明顯回收商是打著環保的旗幟賺保貼。由於大陸對香港特區政策的傾斜,百般討好港人,以經濟手段賺取民心,香港普遍認為今次大陸拒收洋垃圾是讓香港可以向內地轉口更多劣質廢料。大陸與香港簽成立了自貿區,理論上是可以給香港更多優惠,這其實絕對不智,因外國垃圾仍然可以經香港再轉售大陸,就是提高了內地回收業的成本。內地要用更高的價錢入口連香港都不能循環再用的廢料有何用處?中國之大不能以滿足小小一個經濟特區而損害內地的回收事業。中國的回收事業就是世界的回收事業,也影響世界可持續發展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