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一带一路关注点:中国在尼泊尔的水电投资

随着尼泊尔总理首次访问北京,中国在尼投资水电的前景引发讨论。

Article image

色悌河

尼泊尔能源部长巴尔沙曼·彭最近对中国媒体表示,自己迫切希望能够控制因“取消”与中国企业签署的水电项目合同而带来的损失。该项目合同价值10亿美元,是尼泊尔最大的水电项目之一。

彭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澄清说,政府并没有取消与中国公司的交易。

 “西塞蒂(West Seti)水电项目还在中国长江三峡集团(以下简称“三峡集团”)手里,只要对方愿意,我们已经准备好继续合作,”他告诉新华社。几天前尼泊尔政府突然宣布将由国内资本开发该项目,并同时公布了年度预算。

彭还借此机会发布了一条关于布达甘达基(Budhigandaki)水电站项目的重要消息。上届政府于2017年11月取消了与中国葛洲坝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这座装机容量120万千瓦的水电站项目。

 “我们愿意与中国合作,无论是通过政府间的合作机制,还是接受中方的优惠贷款,”彭说。

因为价值25亿美元的布达甘达基项目和18亿美元的西塞蒂项目,中尼两国近几个月来的能源合作并不顺利。两个水电站都是尼泊尔最大的水库大坝,也是最大的外国投资项目,承建商是两家中国国有企业,但布达甘达基的许可证被取消,西塞蒂的许可证遭搁置。

上述两个水电大坝项目是尼泊尔千万千瓦电力发展十年规划的主要组成部分。尼泊尔官员一直希望从中国获得投资,以开发本国丰富的水电资源,缓解长期以来的能源短缺问题。​

随着印度媒体口中的“亲华”共产党人、尼泊尔总理卡德加·普拉萨德·夏尔马·奥利首次访华,这些项目的命运将会让未来几周成为多事之秋。

在尼总理访问期间,两国签署了一系列旨在改善互通和基建的协议,包括铁路、电力传输和水电项目。但争议中心的两座水坝却并未被提及。

分析人士正在讨论,为什么对北京友好又非常强调经济发展和繁荣的尼泊尔政府会放弃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中国项目。

尼泊尔国际与战略问题研究所所长柯伊拉腊说,取消项目是政府“不成熟决策”的结果。​


布达甘达基项目简介

故事还要从2016年8月说起,当时中国葛洲坝集团对120万千瓦的布达甘达基项目表达了兴趣。2017年6月,就在时任总理帕苏巴·卡麦尔·达哈尔准备把执政权交给联合政府的执政伙伴、尼泊尔国会领袖谢尔·巴哈杜尔·德乌帕的时候,内阁宣布了一项出人意料的决定,在工程、采购、建设、财务模式均存在争议且没有开展尽职调查的情况下,把项目的建设合同交给了中国葛洲坝集团。由中国公司筹集项目建设资金,尼泊尔在建设完成后偿还。

2017年11月,这个项目所面临的困境变得明朗化。面对空前失败的可能性,德乌帕政府做出了一连串的决定,以求“赢得民心”。德乌帕宣布,地震幸存者将额外获得10万尼泊尔卢比(1000美元)的补助,并将领取养老金的年龄从70岁降低到65岁,而且增加了公共假期的天数。

与此同时,能源部取消了颁发给葛洲坝集团的开发许可证,并宣布政府将利用自己的资源建设这个“举国骄傲的项目”。​

西塞蒂项目简介

澳大利亚的雪山工程有限公司(SMEC)曾持有该项目开发许可长达十年时间,最终因无法筹到足够的投资而不得不服放弃该项目。三峡集团于2011年接替该公司获得该项目开发许可。2017年11月,三峡集团与尼泊尔国家电力局签署了一份合资协议,三峡集团持股75%。但在协议最终敲定之前,三峡集团向尼泊尔政府进一步提出了两项要求,一是要求将该公司支出的前期建设费用计入实收资本,二是尼泊尔国家电力局给予该项目优惠收购电价。

参与谈判的政府官员称,三峡集团不想开发西塞蒂水电站,所以在寻找退出项目并让尼泊尔政府承担责任的方法。三峡集团目前除了要求尼泊尔政府为项目提供主权担保之外,还要求确保17%的投资回报。他们说,如果这些条件得不到满足,这个项目是行不通的。

政府内部有消息称,双方几乎要放弃整个协议了。​

一个月内发布两项重要公告

5月8日,几个月来一直闭口不谈布达甘达基项目的能源部长巴尔沙曼·彭宣布,能源部将向全球招募有资质的公司参与该项目的竞标。“我们不会在没有竞争比较的情况下就将项目交给任何一家公司。”彭说。

5月29日,财政部长尤巴拉杰·卡蒂瓦达在公布预算的讲话中宣布,政府将利用自己的资源开发西塞蒂项目。尽管卡蒂瓦达和奥利讨论了西塞蒂项目濒临流产的情况,但奥利并不期望卡蒂瓦达在他的讲话中直接取消给中国公司的许可证,尤其是在他访问中国的重要行程前夕。

政府消息人士称,虽然葛洲坝集团还在为布达甘达基项目四处游说,并且有可能在能源部向全球发布招标公告后参与竞标,但三峡集团的官员们实际上为自己从西塞蒂项目中脱身而松了一口气。

然而,这两项决定在奥利访华之前收到了大量的负面报道。两国政府都试图平息外界的忧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告诉记者,西塞蒂项目仍在进行中,“(关于取消西塞蒂项目的)报道是不真实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

 “这是一个商业项目。有关中国企业正在就经济可行性和其他相关事项与尼泊尔方面进行谈判,”她说。​

中国的水电外交来到尼泊尔

据官方数据显示,中国公司目前在尼泊尔推进的项目大约有12个,总装机容量约为85万千瓦。​

1999年中国政府推行“走出去”战略,并优先发展水电项目以来,尼泊尔水电部门获得了数额相当大的投资。但对中国三峡集团和葛洲坝集团这两家中国最大的水电项目开发商来说,布达甘达基和西塞蒂项目的规模和投资都不过是小菜一碟。

然而尼泊尔国家电力局官员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进入尼泊尔,已经出现了一些问题。他们在一些非正式的谈话中透露,中国企业更偏好以获得“授予”的形式得到合同,而非通过竞争。此外有尼泊尔官员称,中国开发商没有按时完成项目,但开发商说项目延期是因为政府政策来回变化。​

中国的投资为何重要

在过去几十年里,尼泊尔建设的大部分水电工程都是规模较小的河床式水电站,发电能力在雨季达到巅峰,旱季表现较弱。这就是政府想要建造西塞蒂这样巨型大坝项目的原因。中国和印度似乎是仅有的两个有兴趣在这一地区开发巨型水坝的国家,但他们也面临着来自当地活动者和土地将被水库工程淹没的社区的抵制。​

尼泊尔前驻华大使坦卡•卡尔基说,中国是尼泊尔的最佳选择。“印度没有建造大型项目的资源。同样,全球经济危机之后的欧美也不会投资大型项目,”他说。

前尼泊尔独立权力生产者协会主席甘达·巴哈杜尔·比塞塔同意这一说法。“中国企业要维护自己的名声,他们不想拖延这些项目,而是希望按时完工。”

所以总理奥利希望让中国企业相信,尼泊尔是欢迎投资的。​

“一带一路”倡议——中国会收紧这条“带”吗?

尼泊尔总理正在为其他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寻求支持。除了水电,“一带一路”倡议之下人们期待已久并且引发了广泛讨论的吉隆-加德满都铁路排在首位。访华期间,尼总理与中国签署了对铁路进行可行性研究的协议。中国政府表示,青藏铁路的扩建正在进行中,2020年之前将延伸至中尼边境的吉隆。

尼泊尔总理曾多次承诺将大力投资基础设施,让这个贫穷的国家繁荣起来。但除非相邻的中印两国同意,否则巨额投资很难进入这个国家。印度对中国在尼泊尔不断增强的存在感持谨慎态度,并试图说服尼泊尔不要加入“一带一路”倡议。

然而,有传言称印度总理纳兰德·莫迪上个月访问尼泊尔时签署了一项旨在把加德满都和德里联系在一起的尼泊尔-印度协议,说明中印两国都迫切希望通过尼泊尔境内争议最少、距离最短的铁路路线和加德满都建立联系。

尼泊尔政府计划在全国修建4000公里长的铁路,包括从中国北部的青藏高原到印度恒河洪水平原的路线,从而让尼泊尔的货物能够出口到国际市场。

其他人则担心,尼泊尔会受制于两大邻国。​


乔希和波克雷尔为本站驻加德满都记者

本文原载于第三极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