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老挝溃坝悲剧拷问湄公河水电大跃进

糟糕的安全标准管理和广泛存在的安全隐忧笼罩着湄公河流域的无数大坝。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International Rivers

7月23日,热带风暴来袭导致洪水爆发,老挝南部阿速坡省一座韩国建设的大坝因此发生溃坝。本次事故共造成8个村庄受灾,数百人失踪,超过6000人流离失所。

本次发生溃堤的是韩国建设的41万千瓦桑片-桑南内水电站项目西侧的副坝,水库蓄水奔流而出,淹没了位于下游1000米处的多个村庄。这个水库位于村庄上游的波多芬高原,巨大的落差加剧了洪水的危害。这一次洪水来袭的速度非常快,而受灾地区此前很少发生洪灾。

洪泛区域临近老柬边境地区。洪水从桑片河流入两国交界处的湄公河重要支流西公河,随后淹没了柬埔寨上丁省的几个偏远村庄。很显然,这些柬埔寨村庄并没有收到洪水即将来袭的通知。

这次溃坝悲剧造成的巨大伤亡和经济损失乃至国际影响都令老挝政界不安。八月七日,老挝政府下令叫停所有新水电项目的审批,并重新评估其发展战略。该国总理还设立了一个特别工作小组,负责对所有在建和建成的大坝进行工程质量审查。考虑到老挝的能源和矿产部号称要在2020年前建起百座水电站,如果要逐一对每座大坝做细致的监察,这一过程可能将长达超多一年。

发生事故的地区属于湄公河支流系统,而老挝和柬埔寨之间并没有建立任何洪水预警或灾害共管系统。作为负责这一流域管理的政府间机构,湄公河委员会的信息系统只对湄公河干流上的大坝进行监测。显然,这一区域还需进行更多的跨界合作。

老挝致力于将自己打造成东南亚地区的“电池”,向邻国大量出口电力资源。而这座坍塌的大坝只是老挝境内湄公河流域140座大坝中的一个。这些在建的大坝基本上都是由中国、泰国等外国企业建造的。

这次灾害说明,在监管措施和安全标准薄弱,极端天气相对更加频繁的地区,修建大坝面临的风险也就更大。

是天灾,更是人祸

毫无疑问,桑片-桑南内大坝溃坝是一场人为的灾难。其实,对于这座尚未完工的副坝在季风季节极端天气下面临的风险,隶属韩方的PNPC公司是知情的。此外,这家公司也应该知道热带风暴山神正迅速由东逼近越南沿海地区。天气预报预测也在事故发生前预报了飓风登陆的具体时长。湄公河这一流域(老挝南部和越南中部高地)是每年季风季节降水最集中的地区。其实,韩方大坝管理人员此前已经发现这座大坝所在地区的降雨量达到了正常雨量的3倍。

尽管如此,该公司仍然没有及时采取季风季节常用的降低水库水位的方法来避免大坝溃坝。大坝所属公司在溃坝前24小时发现大坝顶端出现了一个塌陷点,但是并未采取任何措施。

这家韩国公司的确在7月23日向老挝政府发出了大坝溃坝预警,但是这时距离事故发生仅剩下几个小时。这种情况下,当地政府根本没有时间向下游村庄发出预警并采取其他应对措施。事故新闻一经报道,该大坝项目的两家韩国投资公司股价分别应声下跌6%和10%。

风险越来越大

目前,老挝的140座大坝中有三分之一已经完工,还有三分之一在建设之中。这些大坝基本都是由来自中国、泰国、韩国等国的外国开发商分别建设的,因为老挝政府和社会并不具备独立建设这类工程的资源。这些大坝的承建公司拥有20到30年不等的商业经营权,并在特许经营期结束之后将大坝移交给老挝政府。换句话说,在大坝特许经营期结束前老挝是无法从电力出口中获益的,但在灾难发生时老挝政府却负有救灾责任。

该国希望通过对外输出水电来摘掉“最不发达国家”(Least Developed Country,简称LDC)的帽子,而大坝建设狂潮是这一计划的一部分。这一计划能否实现目前仍存在很大变数。2018年6月,老挝总理通伦·西苏里(Thongloun Sisouleth)承认,老挝无法在2020年完成在20年内成为中等收入国家的目标。

包括湄公河委员会近来发布的《理事会研究》和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发布的多项经过同行评审的研究都警告称,老挝的大坝计划会给下游民众和国家带来巨大风险。比如,被大坝拦截的沉积物会严重威胁越南湄公河三角洲地区的地质完整性和丰沛的农业产出。此外,这些大坝还会阻碍湄公河流域的鱼类洄游,而柬埔寨每年的渔获是该国居民饮食重要的蛋白质来源。

也有不少人对老挝在发展规划和救灾准备方面的不足提出了批评。比如,老挝欠缺天气预报和信息传播方面的能力,多数大坝所在地周边省份的能力更是薄弱。正因为这些地区这方面的治理水平低下,阿速坡省灾害响应速度才会比较慢。被洪水淹没的地区距离最近的公路还有40多公里。进入灾区的唯一通道就是一些泥泞小道,救灾车辆很难行进,在季风季节难度就更大。史汀生中心的布莱恩·埃勒和考特尼·韦瑟比曾在几年前访问过其中一个受灾镇,到那里要从阿速坡镇中心乘坐一辆四驱皮卡跋涉30公里,全程耗时2个多小时。

此外,这次灾害给当地民众带来的风险也让人们怀疑,这些大坝真的能造福当地民众吗?早在溃坝事故之前,桑片-桑南内水电站项目已经让当地居民丧失了自己的土地和生计。这些因为大坝项目而动迁的村民为了生活,不得不在附近的咖啡种植园打工养家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目前,美国驻万象大使馆正在积极为老挝政府提供帮助,并同时为国际援助工作提供支持。据媒体报道,中国和泰国正在带头组织救灾工作。此外,澳大利亚也派出了2架载有救援物资的飞机,希望提供进一步支持。

这次事故也对老挝“东南亚电池”计划造成了又一次打击。2018年3月,泰国暂停了从拟建于湄公河干流的北本大坝购买电力的计划。泰国和越南是老挝多年来主要的电力出口市场,而近年来太阳能、风能、沼气等替代能源逐步抢占和取代了老挝的水电资源市场份额。而中国西南地区也出现了电力产能过剩的局面,并且也试图向东南亚市场输出电力。这可能会让老挝水电在近期和中期变得毫无竞争力。

 

本文原载于East by Southeast网站。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