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区块链养鸡会引领一场食品革命吗?

随着越来越多富裕的中国消费者关注食品安全问题,家禽业正在引进高科技创新,妮可·林写道。

Article image

从繁华的山城重庆搭公交,颠簸两个小时便能抵达贵州省三桥镇。一阵阵微风搅动着这座西南小镇的空气,一家养鸡场坐落在山坡之上,四周青山环抱。

两公顷多的土地上散养着近6000只鸡。夏日炎炎,大部分鸡选择在鸡舍中纳凉,但等到黄昏时分,更多的鸡会冒险出门,寻找其他地方栖息。

32岁的蒋松(音译)便是这里的一位养鸡人。他是三桥本地人,两个孩子的爸爸。蒋松曾经在广东一家工厂工作近10年,但他厌倦了一年只能回家两次的生活。为了获得更高的收入而离家工作是许多来自中国农村的打工者都不得不付出的代价。现在,蒋松采用“区块链技术”养鸡,每只鸡售价高达238元,收入远比工厂打工高许多。

全国有400多家这样的养鸡场,都是名为“步步鸡”项目的一部分。该项目由众安在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全资科技子公司——众安科技在2017年6月发起,其目的是通过提高其“从农场到餐桌”主张的数字透明度,彻底变革中国的家禽业。

然而,评论家认为区块链只是一个时髦词,只是触及了问题的表面,而食品安全问题应该通过更加严格的监管来解决。

技术遇上农业

“步步鸡”把家禽自由放养和高科技监控设备结合起来,每只鸡都佩戴脚环,用于记录其啼叫、与其他鸡争斗以及漫步过程中的步数。养鸡场还运用加密货币交易过程中使用的区块链账簿系统,跟踪记录鸡的年龄、每天的步数、甚至死亡时间等信息。提前认购的消费者可以在应用程序上查看所有的细节。

佩戴脚环的“步步鸡”把家禽自由放养和高科技监控设备结合起来
佩戴脚环的“步步鸡”把家禽自由放养和高科技监控设备结合起来 。图片来源:妮可·林

工厂化养鸡场的鸡通常养殖40天就会宰杀,但“步步鸡”称其养殖的鸡的平均寿命是这一数字的四倍:项目中每只鸡的寿命可达166天,因为正如其广告中宣传的那样,生长期越长,味道越好。

需求来自乐于为质量和安心买单的中产阶级消费者。“我们的目标是通过让消费者看到食物的来源,解决产品的信任问题,”“步步鸡”运营方连陌科技的首席运营官王伟表示。他预计到2020年,公司将招募3000家类似的养殖场。

众安科技并非该领域的独一家。2013年禽流感疫情导致家禽业损失达400亿元后,国家政府加大了食品安全的审查力度,投入6亿人民币整顿家禽行业。

中国很多科技公司看到了潜在的丰厚利润,纷纷涉足肉禽行业。2016年京东推出了一个类似的项目,名为“跑步鸡”,目前也在使用区块链技术;科技巨头网易饲养有机黑猪已有8年多时间。然而,中国官方并没有针对散养或者有机农产品的全国性认证,这就意味着需由消费者自己来验证供应商的产品。

国际标准在定义鸡的散养环境方面存在很大差异,但蒋松的农场遵照美国农业部关于有机鸡的标准,喂养100%经过认证、不含抗生素的有机饲料,自由放养至少120天。

改变消费

中国人肉食的历史已有千年,但在过去,肉类价格昂贵,往往只有在节庆日子才吃。

随着收入的增长,肉类消费迅速增加。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1978年,即中国开始市场经济转型的那一年,中国人人均肉类日消费量(包括家禽,但不包括海鲜)为62克。目前,这一数字已达到250克,远高于大多数营养学家的建议。例如,中国卫生部门建议,为了预防心脏病,每天的肉类摄入量最好控制在40到75克。

1984年,中国的家禽业向外资开放,随后进入大规模工业化发展。黄羽肉鸡因其生长周期短而受到青睐,很快便成为快餐业的主角。但是每年爆发的禽流感和媒体关于“速食鸡”食用过多抗生素的报道让购物者心生警惕。

富裕的中国沿海城市居民有能力左右供应商。然而消费者在寻求透明度的同时,许多人纷纷拒绝在传统农贸市场购买鸡肉,特别是因为许多致命的禽流感病例都与活禽摊贩有关。他们反而愿意花更多的钱,从国际连锁超市或口碑良好的当地农家购买质量有保证的禽肉。


养鸡人蒋松(音译)给“步步鸡”喂食。图片来源:妮可·林

35岁的范星(音译)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通过一家把城市消费者和农村生产者联系在一起的社会企业找到了湖南省的一个农户,从那里购买肉类。参加这个项目的每个农户都为10户城市家庭供应散养家禽和有机蔬菜。“食物在生长过程中不使用杀虫剂和抗生素,所以价格更贵,但这就是我们想要的,很公平,”范星解释说。

但她还说,湖南农家供应的肉类对她们一家四口来说还不够,所以她有时不得不从超市购买进口肉类作为补充。

环境与伦理

目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肉类消费国之一。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2016年中国肉类消费占全球总量的28%,包括猪肉5400万吨、家禽1900万吨、牛肉790万吨,以及羊肉200万吨。

中国肉类消费量之大,引起了很多人的警觉。环保人士担心更多的牲畜会造成更多的温室气体排放,动物福利倡导者则认为工厂化养殖手段过于残酷。去年4月发起的一个学生素食网络在8个月内扩大到了全国100多所大专院校。

康华特先生(Valtero Canepa)是上海慢食协会会长,该协会是主张兼顾味觉、地球和食品生产者,推动食物的“优质、干净、公平”的全球运动的一部分。他认为虽然现在人类整体摄入肉类过多,但自由放养倡议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如果你想杀死它们,至少得先给它们一个好的生活,”他说。

中国家禽业目前经历的变化欧洲国家在上世纪80年代也经历过,康华特说道,他对食品的热情源自那段时期在意大利的成长经历。

然而在中国,自由放养和“从农场到餐桌”运动品牌的发展更多的是出于对食品安全的担忧,而非对环境和伦理问题的关切。

38岁的财务经理王杰(音译)承认,他不太在意动物的福利问题,但他买放养鸡是因为觉得它更安全。“吃的东西,经手的人越少越好,”他说。“经手的人越少,我买到的时候才越新鲜。”


当地居民为“步步鸡”开发的自动补水的饮食系统,水源来自附近的水库。图片来源:妮可·林

“精准”扶贫?

尽管在环境或动物福利事业方面,中国的道德消费主义并没有得到很大的发展,但把商业和慈善结合起来的社会企业却在缓慢成长。

“步步鸡”项目的另一个明确目标是帮助提高农村收入。该项目已经招募了贵州、安徽、山东、河南的养殖场,并计划在中国西南山区进一步扩大招募计划。

多年来,中国政府一直立志要缩小不断扩大的城乡收入差距。但贵州等地的丘陵地貌不允许发展大规模工业,导致农村经济只能依靠农业和外出打工的人寄回家的工资。“步步鸡”的商业模式适合这种地区,让一度被认为“在地理条件上处于劣势”的社区能够在保护环境的同时创造收入。政府的碳抵消计划针对的也是这些地区,由政府出资支持村民植树

蒋松负责的养鸡场位于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政府的土地上,该项目得到了县镇政府的支持。

养鸡场的收益按家庭收入,分配给三桥镇的每个家庭,但其中细节还有待商榷。“我们的目的是确保镇上的每个人都能从这个项目中受益,”三桥镇负责人李玉松(音译)说。

养鸡场于3月开业,计划在消费者需求充足的情况下,每年养殖两批、每批6000只鸡。

区块链能热多久?

步步鸡标榜自己是将科技和农业结合起来用于扶贫和促进道德消费的开拓先锋,但怀疑者认为,这种说法仅仅是营销噱头,区块链并没有正视监管问题。

浙江工商大学中国饮食文化研究所助理教授周鸿承对该计划的可持续性和长久性表示质疑。“我不认为它能带来很大的长期价值,”他说。

第六声(Sixth Tone)6月底走访江苏省的一个养鸡场时发现了一些短期的实验。2017年,靖江市附近一家养鸡场在市农业协会的主持下加入了步步鸡项目,但不到一年合作就终止了,协会对此没有进一步详述,只是将其归因于“环境问题”。

周鸿承还质疑,区块链干预保护的做法是否能在没有官方标准的情况下帮助保障食品安全。“最终,这一问题只能由立法者来解决,他们可以对那些犯有欺诈行为的人施以惩罚,”他说。

然而对城镇官员来说,此类倡议代表着真正创造财富的机会。

“随着更多人能够买得起干净的食物,越来越多人会被我们的绿色养鸡方式吸引,”三桥镇负责人李玉松说。“放眼未来,可持续发展和道德消费将是一个日益增长的趋势。”


本文原载于第六声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