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建拉美最大太阳能电厂

阿根廷的大型光伏电站项目如何反映了中国投资全球太阳能的热情?

Article image

项目完工后将拥有120万块太阳能电池板,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厂之一。图片来源:Fermín Koop

在阿根廷北部胡胡伊省海拔4000米的荒漠中,一间临时办公室外,挂着印有汉字的红色和蓝色横幅在风中啪啪作响。

这里就是拉美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厂——考查里电厂的所在地。该项目是阿根廷发展可再生能源计划的一部分,而中国的技术和资金则是促成该项目的重要因素。过去十年里,阿根廷一直在努力吸引外国投资其基础设施建设,并开始越来越多地倚重中国,考查里项目就是两国密切合作的体现。

中资银行和企业在全球投资建造了很多燃煤电厂。现在他们正进军跨国太阳能开发领域。不过,诸如考查里这样的项目究竟是个例,还是中国转向发展海外清洁能源的普遍标志?

沙漠中的太阳能

考查里是距离胡胡伊首府圣萨尔瓦多300公里外的偏远地区。该项目完工后,这里将拥有120万块太阳能电池板,为电网增加约300兆瓦的电力。该项目最终扩建完成之后发电能力将达到500兆瓦,从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厂之一

“考查里是世界上日照资源最优越的地区。这里还具备良好的天气条件,雾霾浓度低,为该项目提供了有利条件,“参与该项目的公司之一考查里太阳能的技术总监吉列尔莫·吉拉尔特说。

该项目总造价3.9亿美元,其中85%的资金来自中国进出口银行。当地政府将通过发行绿色债券的方式筹集剩余的资金。

这家太阳能电厂由省级能源公司JEMSE所有并管辖,由中国电力建设集团子公司上海电力建设公司(上海电建)承建。太阳能电池板由中国江苏腾晖电力科技有限公司提供。

政府已同意向考查里项目所在地的当地社区提供2%的利润分成,即每年大约100万美元的收益。该项目还为社区成员提供培训,以及从餐饮到交通运输在内的一系列就业机会。 

“我们对项目最初的要求是在当地招聘雇员。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在附近城镇培训并雇用了600名工人,“胡胡伊省的能源部长马里奥·皮萨罗说道。

该项目可能会在5月份竣工,项目年限为25年。


图片来源:Fermín Koop​

阿根廷发展清洁能源的驱动力

考查里太阳能发电厂预计会降低能源成本及32.5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这是通过RenovAR能源推广计划中标的最大的项目之一。该计划共批准了147个项目,总装机容量达到4466兆瓦。

“考查里项目代表RenovAR计划取得了成功,展示了阿根廷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潜力。我们拥有潜力巨大的绿色资源,这些资源已逐渐为世人所知。”国会议员、绿党领袖胡安·卡洛斯·维拉隆加表示。

政府制定的目标是,到2025年可再生能源占比达到20%,而目前这一比重约为4%。然而,在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同时,巴塔哥尼亚南部地区的数十个页岩气、石油等化石能源项目却并没有停滞不前。

阿根廷巴塔哥尼亚地区拥有巨大的风力发电潜力,北部则拥有丰富的太阳能资源。一些大型农业省份则拥有丰富的沼气和生物质资源。尽管如此,阿根廷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却落后于拉美邻国。

据智利能源监管机构国家电力协调机构(CEN)估计,今年能源结构中太阳能的占比将达到10%左右,而风能则会达到6%以上。与此同时,乌拉圭的风能和太阳能占比不断增长,去年几个月中,乌拉圭的风力发电占到总发电量的44%以上。

中国在阿根廷的影响力与日俱增

阿根廷与中国建立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是中国仅与少数几个国家建立的高级别外交关系。

前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与中国签订了数十项协议。这些协议虽然提升了两国之间的合作,但其中很多却有很大的争议性。

在过去十年中,阿根廷进口的中国产品比重从5%上升到20%。阿根廷的对华出口却没有以同样的速度增长,仅仅从8%增加到如今的12%左右,导致两国间贸易逆差超过50亿美元。

除了投资水坝和铁路等多个基础设施项目外,中国还在RenovAR计划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据阿根廷可再生能源商会(CADER)前负责人卡洛斯•圣詹姆斯称,第一轮招标成功的项目中,有一半的风能项目和四分之三的太阳能项目获得了中方的资金和技术支持。

阿根廷能源项目采用中国技术引起了国内行业协会的担忧,他们担心RenovAr等项目针对外国公司的激励措施会阻碍本国技术的应用。

据电力批发市场管理机构Cammesa称,在RenovAr前两轮招标中中标的所有风能项目中,阿根廷本国的技术仅占10%

在核能领域,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在去年12月会见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当时人们预计两国领导人会批准建设中国投资的核反应堆。尽管阿根廷拥有先进的核工业,但该反应堆却是由中国制造的。但一群前任环境部长却致函政府质疑该项目的经济合理性。此后,该项目便陷入停滞。

中国银行和企业关注太阳能领域

中国金融机构和企业正在开辟海外太阳能市场。这一趋势虽然刚刚起步,却展现出越来越强劲的势头。考查里电厂就是其中的一部分。自2010年以来,中国进出口银行(Exim)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以及少数几家公司,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太阳能项目。

CDB和Exim是国家政策性银行,肩负着支持政府国内外发展议程的重任,其职责包括促进产业升级和为中国企业建立海外市场。


迄今为止,两家银行已经在发达国家和与“一带一路”倡议紧密相关的国家资助了很多大型太阳能项目,包括2015年与巴基斯坦签订的太阳能合作项目。

世界资源研究所(WRI)和波士顿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2014年至2017年,太阳能项目贷款仅占中国主要商业和政策性银行发电和输电投资组合的5.6%。然而,对于上述两家政策性银行来说,相对于2010年之前的零投资来说,已经是不小的增长。​



中国公司也开始以绿地开发和收、并购的方式投资海外太阳能项目。根据普林斯顿大学和波士顿大学的一项研究,与银行的情况类似,2000年到2017年,太阳能投资仅占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4%。

然而, 2012年开始,此类投资开始增加。一些可再生能源公司得到了大型银行的支持,为他们提供了很高的信贷额度。

政策引领

除了阿根廷与中国之间紧密的关系外,RenovAr计划也是考查里项目吸引中国进出口银行的原因之一。

根据普林斯顿大学和波士顿大学的研究,中国公司对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投资主要集中在具备强大政策支持的成熟市场,如英国、澳大利亚、巴西和印度。随着中国国内太阳能产业的蓬勃发展,中资银行和公司有足够的实力为这些市场提供服务。

对于银行而言,政策环境也会对项目的可行性产生重大影响。2017年,由中国领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首次投资了埃及一大型太阳能园区的光伏项目。高级投资运营专家及该银行埃及项目的团队负责人玛利亚.德尔卡门.德.卡斯特罗.奥维耶罗(Maria del Carmen de Castro Ovejero)表示,国家对可再生能源的政策支持促成了该项目及银行的参与。

“从工程师的角度来看,技术上一切都能实现[…] 但是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那么什么都不会发生,”她说。

阿根廷一样,埃及已经建立了上网电价体系,保证了太阳能发电开发商卖给电网的最低电价。《彭博新能源财经》发现,风能和太阳能光伏电站的建设成本已经低于大型天然气和燃煤电厂的建设成本。然而,埃及和阿根廷等国的政策能够帮助新能源行业进入市场并获得资金支持。


图片来源:Fermín Koop​

发展障碍仍旧存在

随着可再生能源价格越来越低,像考查里这样的项目会成为中国海外能源投资的主流吗?

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大规模发展太阳能仍然面临着技术方面的挑战。根据奥维耶罗的说法,太阳能电厂技术上很简单,开发速度很快,但将其接入电网却很困难。

“太阳能电厂选址通常是在非常偏远的地方,因此电网接入是这些项目获得资金最重要的因素。电网稳定性又是另一个问题,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她说。

为了吸引中国投资还需要有明确的可再生能源政策。世界资源研究所和波士顿大学的研究发现,其分析的56个国家中,只有31个国家在其《巴黎协定》国家气候计划中制定了切实可行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

即使制定了目标,发展中国家也缺乏设计和实施具体政策的能力。 AIIB通信和开发负责人劳雷尔· 奥斯特菲尔德表示,该行设有一个专项基金,可以帮助各国填补这一空白。

化石燃料发展惯

虽然中资银行和企业正大举进军全球太阳能产业,但其整体能源投资仍主要偏重于化石燃料。世界资源研究所和波士顿大学的研究发现,2014年至2017年间,化石燃料投资占其研究的六家大型银行能源贷款组合的91%。

世界资源研究所的研究分析师周李焕表示,中国政府可以就发展可再生能源发出更清晰的信号:

“目前中国政府发布了几个高层文件,例如国务院和生态环境部发布的文件。他们对发展绿色“一带一路”提出了高水平的愿景,但在操作层面上,却缺乏相应的政策或激励措施,鼓励银行发展海外绿色融资。”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同阿根廷一样,也在鼓励化石燃料投资。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表示,中国的政策性贷款等同于对海外煤炭项目的隐形补贴。

“这些项目并没有帮助这些国家实现其气候目标,反而损害了中国的国际形象,增加了投资风险,”他补充说。 “为了更多地发挥建设性作用,中国应该放弃隐形补贴,通过明确的发展援助,来帮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可再生能源业务的发展,推动全球能源投资转型。”

这也许是国家投资倾斜的结果,引领中国海外太阳能投资的是私营企业,而国有企业仍然专注于化石燃料投资。

太阳能发展预测

当考查里电厂最后一批中国制造的电池板安装完成时,阿根廷将向着该地区可再生能源领导者的地位迈进了一步。这个采用中国技术,由中国最大的一家银行提供资金,并由中国企业承建的项目展示了中国公司在新产业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潜力。

目前我们还无法判断中国是否会在短期内全面走向国外太阳能市场,但亚投行经济学家汪骁却从正在埃及、阿根廷等国发挥作用的中国太阳能电池板中看到了中国太阳能产业的未来。

“时间表可能略有不同,但大约在10年内,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成本加上每千瓦时的储能成本将与化石燃料发电的成本不相上下,甚至会更低。所以这个发展方向很明确。”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于柏慧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