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留住湄公河流域的心跳

湄公河流域从水电转向太阳能发电将保护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渔场洞里萨湖,艾博考特尼·韦瑟比报道。

Article image

柬埔寨的洞里萨湖。图片来源:Teseum

人们通常认为青藏高原是湄公河的发源地。从地图上来看,它从喜马拉雅山出发,蜿蜒4500公里,穿过中国的西南部地区,然后沿着老挝、缅甸和泰国三国之间的边界游走,并将柬埔寨和越南所在的湄公河三角洲一分为二,最终汇入大海。

然而,湄公河还有另一个意义上的发源地:柬埔寨的洞里萨湖(Tonle Sap Lake)。每年都有大量来自洞里萨湖的生命(以鱼群为主)迁徙到湄公河水系的上游和下游。

每年的大迁徙为整个湄公河流域的数千万家庭提供了日常的蛋白质供给。北美所有湖泊和河流上野生渔业每年的总渔获量为16万吨,而相比之下,湄公河水系的渔获量则为260万吨。仅洞里萨湖的渔获量就达到约50万吨,占柬埔寨人蛋白质摄入量的75%,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渔业。

但洞里萨湖丰富的资源正面临上游大坝建设、过度捕捞、不受管制的农业实践以及气候变化的威胁。


渔民们正在处理一天的渔获。图片来源:Julia Maudlin

大坝的问题

我们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从更广泛的角度探讨了人类活动的影响,给出了水、能源和粮食生产之间权衡关系更加优化的发展路径。采用的方法包括,对整个流域的水和能源进行规划,以及进一步扩大水电以外的可再生能源在柬埔寨未来电力结构中的比重。

每年,季风脉冲会使河水逆行,倒灌入洞里萨湖多于平时70倍的水量、有机物、还有鱼类。在湄公河地区采用上文提到的更佳优化的发展方法而非建设大坝的话,那么这种季风脉冲将被自然地保留下来而不受破坏。

洞里萨湖就像是湄公河流域的心脏,而每年湖水的往复则像脉搏一样为整个流域注入了生命力。然而,这一过程正受到柬埔寨、老挝、越南和中国在洞里萨湖上游在建和拟建的水电及灌溉大坝的威胁。水坝和其他建筑结构阻塞或减少了湄公河的流量,不仅导致每年进入洞里萨湖的水量、鱼类和营养物质减少,还限制了鱼类寻找上游生境的能力。

仅柬埔寨建设的 2座水电大坝和6座灌溉水库就使该国境内1.1万公里的湄公河/洞里萨湖水系的互通性下降了31%。

柬埔寨境内洞里萨湖和湄公河支流的互通性

柬埔寨境内洞里萨湖和湄公河支流的互通性


其中一座水电大坝,位于塞桑河和斯雷波克河交汇处正下方、装机容量400兆瓦的塞桑河下游2号水电站在2017年完工时切断了通往湄公河水系其他部分以及洞里萨湖的长3300多公里的支流。该河段高峰季节鱼类迁徙的通过量达到每小时30吨,虽然大坝开发商建造了鱼类洄游上溯的的鱼梯,但面对如此庞大的通过量,显然力不能及。

此外,即使有些鱼能够借助鱼梯洄游至上游产卵,每年随着湄公河季风脉冲被冲回下游洞里萨湖的鱼卵和鱼苗很可能会随着河水逐渐靠近大坝速度放缓,而沉降,然后死亡。盖伊·齐夫等人2013年发表的一篇同行评议文章考察了支流大坝对湄公河水系的影响,称塞桑河下游2号大坝将导致湄公河鱼类种群数量减少9%以上。

我们研究发现,柬埔寨境内湄公河支流上的大坝建设相互独立,没有整体性规划。在支流(而非干流)上筑坝可能会导致洞里萨湖和湄公河水系其他部分之间的互通性降低60%。此外,极具争议的松博(Sambor)和上丁(Stung Treng)两处干流大坝将彻底切断洞里萨湖与湄公河的连接,终止该湖泊的季节性吞吐节奏。

柬埔寨拟建的水坝大多准备通过签署谅解备忘录或者达成特许协议的方式与中国开发商合作。中国投资未来几年内的表现将决定柬埔寨境内湄公河段开发的成败,也将影响洞里萨湖的生产能力以及数千万靠这座湖泊为生的人。

仅在柬埔寨境内塞桑河下游2号电站以上的湄公河流域修建水坝,或许才是保护洞里萨湖的务实之选。我们的研究表明,相比目前的状态,这么做将带来1000兆瓦额外的装机容量,且对洞里萨湖的连通性和渔业生产力的净影响为零。

然而,这一开发方案的前提是满足塞桑河下游2号大坝上游柬埔寨高地和少数族裔社区的搬迁需求,但柬埔寨这方面的能力向来不足。

受到塞桑河下游2号大坝​影响的村民在国际河流行动日上的活动。图片来源: International Rivers


该地区的太阳能带?

另一种方案是,可以利用柬埔寨蒙多基里省和腊塔纳基里省丰富的太阳能和风能资源,或者在全国范围内发掘风能、太阳能和生物质产能,以此减少大坝上游水电建设的扩张。

柬埔寨是整个东南亚地区电价最高的国家之一,城市地区电费高达0.25美元每千瓦时,农村地区则超过80美分。该国大部分地区仍使用柴油发电或从越南和泰国进口电力。降低电价可以刺激经济发展,这一压力促使柬埔寨走上了扩大能源结构的新道路。

发展水电之外的可再生能源是柬埔寨实现能源结构多样化,避免水电过度开发的绝佳机会。柬埔寨65%土地上的太阳辐射水平都超过1800千瓦时/平米,能提供总计8000兆瓦的太阳能开发量。与该国10000兆瓦的水电潜力相比,这一数字已经相当可观。亚洲开发银行的一项研究显示,柬埔寨的风电开发潜也可能高达6500兆瓦。

2017年,亚洲开发银行宣布投资柬埔寨首个装机容量10兆瓦的商业规模太阳能发电厂。接着,又于2018年6月宣布对一项100兆瓦的太阳能发电场进行招标。此后,太阳能投资成为热门话题。2019年1月,柬埔寨首相洪森访问北京,会见了大坝开发商华能澜沧江水电公司负责人。但他在此行中却并没有签署新的水电项目协议,而是签署了几项太阳能协议

虽然柬埔寨尚未制定太阳能开发的硬性目标,但新的法规和指南却为投资者提供了明确的信息。例如,大型公寓楼、工厂及其他大型建筑等能耗大户可以在安装太阳能(超过5兆瓦)的同时继续接入国家电网。

柬埔寨城市贡布的集茂英思(Chip Mong Insee)水泥厂最近在屋顶和厂区分别安装了9.8兆瓦的屋顶太阳能和浮动太阳能装置。柬埔寨唯一的公用事业公司柬埔寨电力公司也在逐步开放向私有太阳能生产部门购买太阳能。这会推动分布式发电在全国各地的推广,鼓励个人对太阳能的投资。正在制定中的《国家环境法》也将有望支持家庭太阳能系统,并为使用太阳能的公司提供税收减免政策。

除了监管,发展太阳能发电面临的主要挑战来自土地。发放给外国开发商的“经济用地特许经营权”长期以来一直与土地侵占联系在一起。其中一些土地特许权由于开发停滞和政府的再分配而被取消,还有一些则由于近年来农产品价格低下而处于休耕状态。如果利用得当,这些闲置的租让地中有一部分,尤其是高用电需求地区附近的土地,可以用来开发太阳能电场的。

下面的地图显示,大多数特许用地都位于适合部署太阳能光伏发电的高太阳辐射区。

柬埔寨的经济特许用地和太阳能潜力

 

柬埔寨的经济特许用地和太阳能潜力


在外国投资者和发展伙伴的帮助下,湄公河流域大多数国家正在考虑加大对太阳能等非水电可再生能源的利用。虽然可再生能源在减少碳排放方面的重要性正逐渐被人们所理解,但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在改善生态系统服务、提高水资源和淡水鱼类等自然资源的供应量方面发挥的作用仍未得到足够的认识。

我们的报告展示了柬埔寨如何才能在发展本国电力部门的同时,立足整个湄公河流域,不仅保护洞里萨湖的渔业,而且可以成为本地区可持续发展和资源保护领域的领导者。

 

翻译:金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