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印尼达巴奴里猩猩前途未卜

科学家呼吁保护热带雨林栖息地,并停止在苏门答腊岛建设水电大坝, 汤米·阿普利亚诺报道。

Article image

成年的达巴奴里母猩猩。图片来源:Tim Laman

印度尼西亚的巴丹托鲁热带雨林栖息着很多罕见物种。马来熊、穿山甲、貘以及老虎等动物已经在北苏门答腊岛上生存了数千年。而作为地球上最稀有的类人猿物种,达巴奴里猩猩也一直安静地生活在这片树林中。

但是,这里仅存的约800只达巴奴里猩猩目前因为一个部分由中国银行出资的森林水电项目而面临严重威胁。3月4日,北苏门答腊地区法院驳回了非政府组织印度尼西亚环境论坛(WALHI)试图阻止该项目建设的诉讼请求。同一天,中国银行发布了一个声明称已“注意到”环保组织对该水电项目的担忧,并且“会非常仔细地评审评项目”。3月13日,WALHI为进一步申诉又迈出一步。

2017年,灵长类学家才认定达巴奴里猩猩与爪哇和苏门答腊地区的猩猩属于不同物种。达巴奴里猩猩的毛格外卷曲,呈肉桂色,雄性头领猩猩有明显的唇上小胡子,而雌性猩猩则下巴上长有胡须。

达巴奴里猩猩对人类很警惕。但是由于水电站建设砍伐了大量树木,不少达巴奴里猩猩开始逐渐进入人类居住的森林地区。印度尼西亚环境与林业部自然资源与生态系统保护总干事维拉特诺表示,农民们已经在村庄附近森林的树冠中发现了猩猩专门搭建的用来睡觉的巢窝。

种群分散可能会造成达巴奴里猩猩灭绝。目前这个物种已经被分成了3个族群,其中只有一个族群的规模足够大,有500多个个体,能够保持遗传多样性并维持族群繁衍。而繁殖速度过慢也让这个物种变得尤其脆弱。雌性达巴奴里猩猩15岁才能开始生育,每8到9年只能生育1到2只(极少数情况)后代。研究人员从2005年开始研究这些大猩猩并试图在这3个族群间建立联系,但是并没有成功。

水电站建设需要架设高压电线,修建道路网络。对一个完全生活在树上的物种来说,道路就好像一堵难以穿透的墙。而对印尼的猎人和居民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份天降礼物。


大量的树木被砍伐。(Image: Tommy Apriando)

大坝

印尼PT北苏门答腊水力资源公司(PT North Sumatra Hydro Energy)将与中国水电集团(Sinohydro)共同建设这座水电大坝。而中国银行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Sinosure)则为该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累计规模达16亿美元

这座大坝也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有关公路、铁路、港口和能源基础设施建设规划的一部分。有专家担心一些项目将会影响到全球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一些地区。詹姆斯库克大学热带环境与可持续科学中心主任威廉·劳伦斯教授认为,这个倡议是“史上环境风险最高的项目”。

由于担心这个大坝的环境后果,世界银行拒绝为其提供资金支持。但是,中国企业和他们的印尼合作伙伴仍在紧锣密鼓地推进这个项目,并将于2022年全面投入运营。届时,4台涡轮机组的总发电量将达到510兆瓦。

印度尼西亚环境论坛(Walhi)正在试图阻止这个项目。Walhi对PT北苏门答腊水力资源公司提起了诉讼,认为其项目环评没有考虑下游濒危物种和居民,以及潜在的生态灾难风险。但是,北苏门答腊岛的一个法院却在3月初裁定大坝项目可以继续进行。

Walhi北苏门答腊执行董事达纳·普利玛·塔里干表示,他们已经开始继续提出上诉。他指责地方法院法官在上一次的诉讼中并没有采纳他们的论点或证据。

“我们向法官提交了53份文件证据,有13名独立证人出庭作证,但是法官小组在判决时并没有考虑我们的证据。”

洪水肆虐的下游地区

2018年12月,“中外对话”采访了祖菲特里·西雷加尔,大家经常叫他加亚尼。他当时正坐在哈普桑巴鲁村自家的小房子门前。外面正下着雨,他很担心巴丹托鲁河会因此决堤,淹没他的家和鱼塘。

就在一个月以前,洪水淹没了他的房子,积水高达一米。加亚尼怀疑,水电站建设过程中的森林砍伐导致了洪水爆发。他亲眼看到原木在距离他家200米的河中漂浮。

他说:“除非有人事先把它们砍倒了,否则这么大的木头不会被河水冲走的。”

2018年11月,加亚尼在Walhi对PT北苏门答腊水力资源公司的诉讼中出庭作证。他认为,水电公司进行项目影响评估的过程中缺少公众意见征询的环节,当地社区根本不了解这个项目的潜在影响,有些甚至都不知道这座大坝正在建设中。

大坝的设计思路是每天截流储水18个小时,并在晚上6点到午夜的用电高峰时段放水发电。每日流量的这种巨大变化可能会淹没下游地区,包括12平方公里的农田。这条河流也是当地农业和渔业的重要支柱。因此,大坝很有可能会令10万名依靠河流为生的居民受到影响。

加亚尼担心说:“未来,我们每天都会面临一场巨大灾难的威胁。”


大片森林因项目建设被砍伐。图片来源:Tommy Apriando

地震风险

该大坝所在地区还属于地震多发区。一旦溃坝,水坝内350万立方米的水就会涌出,从而给下游地区造成严重破坏。但是,该项目的影响评估中却并没有考虑这个风险。

北苏门答腊大学环境研究员贾亚·阿诸那指出:“这个影响评估研究是不完整的,如何避免地震带来的风险是这类研究不可缺少的部分。项目所在地及周边地区经常发生地震。这里的地壳环境不稳定。”

爪哇岛国家发展大学研究员埃科·缇加·帕里普诺主要研究减灾问题,他也认同贾亚的看法。“这个影响评估未能考虑可能影响大坝和受大坝影响的地质因素。”

他认为,这个水电大坝将为采矿企业PT Agincourt Resources供电,而后者则有可能会将废料沉积物直接排入河中,进一步影响河流生态环境。

埃科表示:“这个项目完全没有讨论制定一个环境管理和监督方案。”

来自印尼环境与林业部的维拉特诺曾致信PT北苏门答腊水力资源公司。他在信中指责这家公司没有考虑项目对达巴奴里猩猩的影响。他要求该公司组织一个团队,确保项目建设期间周边没有猩猩出没,并且专门开辟一个野生动物迁徙的走廊并加以保护,从而确保大猩猩能够安全地在西两个栖息地间穿行,同时还要种植果树满足大猩猩觅食需求。

但是贾亚·阿诸那认为,这些措施还不够。由于稻田和鱼塘被淹没,当地人肯定会进入森林找寻更多生存资源,而这又会进一步侵占猩猩的栖息地。

专家建议

科学家呼吁印尼政府立即停止这个水电项目的建设,保护并合理界定达巴奴里猩猩的主要森林栖息地,雇佣警卫人员防止伐木和偷猎。

阿尔法·纳苏蒂安是北苏门答腊大学的一位专门研究达巴奴里猩猩的灵长类动物学家。他希望将这片森林的土地性质从“其他用途区域”重新划定为森林保护区,防止对其进行开发。他说:“达巴奴里猩猩的活动、觅食和繁殖需要大片的森林。”和维拉特诺一样,他也建议开辟野生动物走廊和缓冲林区。
 

北苏门答腊大学林业研究员昂里扎认为,该水电项目并不是必不可少的,人们完全可以找到可持续的替代方式。

他指责帮助PT北苏门答腊水力资源公司进行环境影响评估的PT Global Inter Sistem公司在提交给当局的文件上伪造了他的签名。昂里扎的确针对这片森林地区进行了生物多样性研究,但是他提及的有关达巴奴里猩猩、苏门答腊虎和其他保护物种的内容随后都被从报告中删除了。

印度尼西亚大学灵长类动物专家贾塔纳·苏普里阿纳认为,国家有责任保护达巴奴里猩猩和苏门答腊虎等多种濒危物种栖息的森林。目前,达巴奴里猩猩总数不足800只,损失任何一只对中印尼两国来说都是悲剧性的。

PT北苏门答腊水力资源公司在回复“中外对话”的电子邮件中表示,该公司已于2016年和2018年年底对大坝下游地区进行了研究,并将结果提交给了当局。此外,该公司还回顾了该项目对达巴奴里猩猩的影响,并与自然资源保护中心合作,针对相关影响采取了监测和减轻影响措施。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