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英国迎来了“气候保护的春天”吗?

在学校罢课、 街头抗议以及大卫·艾登堡的纪录片之后,英国议会宣布地球正面临气候紧急状态。

Article image

“反抗灭绝”游行在英国议会大楼附近抗议示威。图片来源:Jess Rose / XR media

5月1日,英国议会宣布地球正面临气候紧急状态。目前这一举动的意义,即便是有,也还不完全明确。通过这项法案相对不难,因为它不需要强迫任何人作任何法律上的具体事务。

此前的半年中,各地方政府已经发表了一系列气候紧急状态宣言,苏格兰威尔士政府还对英国议会进行了好几天的敲打。多所大学也在加入这个运动,首先是布里斯托,接着是纽卡斯尔,还有好多所大学都在申请。我们还有望看到各个伦敦皇家医学院和其他院校跟风而动。

此前,新成立的激进环保团体“反抗灭绝”(XR) 还举行了为期11天的抗议活动。他们占领了伦敦市中心多处地点,连议会广场也未能幸免,阻断了公共交通,有1000多人被逮捕。其间英国天气一反常态地阳光普照,有时感觉就仿佛回到了“收复街道”运动最如火如荼的日子。我们生活中熟悉的标志性空间完全改变,呈现出另一副面貌,各行各业的路人全都顺便过来聊上两句,至少出于好奇。

活动的中心是 一艘粉色的船,这艘船以被枪杀的洪都拉斯环境活动家贝尔塔·卡塞雷斯 命名,上面是醒目的21世纪式标语——“告诉我真相”。它被放在伦敦购物中心牛津广场的核心部位,就在BBC总部大楼的南面。艾玛·汤普森女爵士赶来参加,气候律师法汉娜·雅美将自己用强力胶粘在壳牌总部外面的人行道上,Massive Attack乐队进行了一场演出,还有 传闻说街头艺术家班克西要呈现一个新作品。然而,最为震撼人心的景象反而可能是83岁的活动家菲尔·金斯顿坐在一辆码头区轻轨列车顶上,淡定地吃着三明治


粉红船在伦敦人流量最大的购物区牛津街“停靠”了5天后被清走。图片来源:Matt Brown

国际气候变化超级明星格雷塔·通贝里也加入了这场狂欢。当她在英国议会与各政党党首会面时,首相特蕾莎·梅并未出席,她的空椅子的照片登上了国内新闻。BBC还制作了一个黄金时段特别电视节目《气候变化:事实真相》,主持人是博物学家(也是英国国宝级人物)大卫·爱登堡。在这场狂欢似乎趋于平静之际,英国气候变化委员会(简称CCC,英国政府在气候变化方面的科学咨询机构)发布了一份让众人期待已久的报告 ,建议英国制定新的排放目标:在2050年之前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

尽管将这称为“气候春天”的报道可能有点言过其实,但有些东西是确定无疑的。

这样的事件总是有其源头的。青年人发起的抗议活动在几个月里变得威力惊人,BBC的气候特别节目也是在关于气候报道的内部争论 之后制作的。何况,英国民众对气候行动的支持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好几年来,气候行动都得到了低调而广泛的支持,并且形成了一股政治力量。抵制化石燃料投资运动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地球之友”和“绿色和平”的地方分支机构、“转型城镇”、太阳能校舍和一连串其他活动都是如此。这股力量不断积聚、酝酿,似乎终于爆发了。

“反抗灭绝”也并非受到一致的支持。它阻断交通的做法就引起了一些抱怨,尽管可能没有预想得那么多,关于用“灭绝”和“紧急”这样耸人听闻的字眼是否合适也颇受争议。更严重的是,他们大规模被捕的策略也被批评让公众弱化了对治安维持中的种族歧视的关注。“反抗灭绝”将英国气候变化委员会的报告戏称为“对今人和后代的背叛”也让其“掉了不少粉”。切记不要攻击你的朋友,至少在你这么做的时候,要想到他们会以牙还牙。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更加成熟的绿色非政府组织和其他草根运动都非常值得我们期待。例如, 七月底的“收复电力”露营将会非常有趣。“反抗灭绝”也会随着其发展和多元化而改变,同时会有更多团体成立或改革,为那些觉得“反抗灭绝”难以接受(无论出于什么原因)的人提供选择空间。我认为青年运动只会继续壮大。“反抗灭绝”也让气候变化公民集会的理念广为人知,如果做得好,这会非常有力。

还有一个问题是,政治家们冠冕堂皇的言辞背后有没有什么真正的行动。宣布一个紧急状态很容易,但做点事情却很难。给狂欢式抗议活动一点空间一直是防止人们进行更强烈反抗的惯用手段。我保证某些政治家正盼着复活节前后那些冲动的日子只是一种宣泄,压力即将散去。

在这场骚乱的过程中,英国零煤电记录也在一天天增长。这迈出了踏实的一步,尽管只是我们要采取的众多措施中的一项。英格兰对陆上风能的禁令仍然没有取消,上个月减少太阳能补贴的做法则给了太阳能另一记致命的打击,而且英国是欧洲化石燃料补贴最高的国家

我们之前也曾身处同样的境地。在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谈判前夕,新的倡导团体接连成立、政治家们的发言热情洋溢、一场又一场的音乐会,也有一个大卫·爱登堡主持的BBC特别节目(尽管当时节目的主线是“气候混乱”而非“气候紧急状态”)。但这种乐观的气氛很快就烟消云散。

接下来是英国脱欧。围绕我们在欧盟事务中所扮演的角色展开的混乱争论让英国的“气候春天”暂时陷入停顿。脱欧不仅分散了我们对气候变化的关注,也弱化了英国在世界舞台上的作用。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说,他希望宣布气候紧急状态能“在全球各国议会和政府间激起一股行动浪潮”,但英国从很久之前就不再是全球气候行动的领袖了。

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如果英国真的要主办2020年联合国气候大会,那将肯定很欢乐。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