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艰难的推销

保护雨林是一种有效而经济的碳减排方法。但是,靠花钱买树来制止破坏森林是可行之道吗?盖伊•施拉伯塞勒报道。

Article image

起初,雨林对外界人产生的诱惑是黄金,接下来是药品,然后是放牧牛群、种植大豆的土地,到最近又变成了生物燃料。现在我们要购买的是亚马逊的另外一部分——大量的碳。本月英国发起了一项新的计划,旨在掀起保护树木、拯救地球的高潮,另外这个计划还将给个人提供出钱保护片片雨林的机会。

这个计划名为“凉爽地球”,发起人是瑞典企业家约翰·埃利亚克和英国议员弗兰克·菲尔德。活动的方案宣称它将“把破坏森林逐出市场”,一个办法是通过地方管理保护森林,另一个是监督它“全天候保持碳的原地锁定”。

这些东西或许听起来很耳熟:自从80年代强调其困境的运动达到顶峰之后,这类雨林买断加保护的方案就层出不穷。但是,气候变化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新的焦点上,“凉爽地球”的组织者们希望能够对最近的良知消费、碳标签以及补偿服务的繁荣进行定价。

问题很清楚。破坏森林释放出大量的,最近的《斯特恩报告》(关于气候变化的经济学,提交给英国政府)指出,每年遭到破坏的热带森林为15万平方公里,排放的温室气体占全球总排放量的18%,超出了任何一个国家。

 
 

反过来,这使得解决破坏森林成为一个抵制全球变暖的经济办法。麦肯锡国际咨询公司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将森林保护称为“划算而直接的最佳减碳方法”。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在最新的报告中也指出:“与森林相关的移民活动能够从根源上大大减少碳排放,并且以低成本通过碳汇增加二氧化碳清除量。”

每平方英亩亚马逊雨林可以吸收并储存260吨二氧化碳,为了保护它,“凉爽地球”将为每平方英亩(0.836平方米)雨林花费70英镑(140美元),相当于每吨27便士(54美分)。在众多的减碳方法中,这几乎是最便宜的。“气候关怀”之类的补偿公司,它们每吨二氧化碳的花费是7.5英镑(15美元)。

“凉爽地球”是作为一项慈善活动来运作的,它否认自己是补偿业的一员(尽管其网站上宣称为企业提供达到“碳中和”的机会)。“凉爽地球”的发言人马修·欧文指出:“我们不提供任何补偿或者罪恶减轻机制。如果人们想要把‘凉爽地球’当作一个这样的机制,那我们就无能为力了。我们认为,宣传每英亩雨林能够储存多少二氧化碳,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菲尔德认为“凉爽地球”的工作是 “补偿之上”的。

那么,谁将成为购买者呢?迄今,即将离任的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杂志编辑伊万·希思罗普、摇滚歌星贾维斯·考克和《Rough Guides》旅行丛书的主编马克·埃灵汉姆都加入了支持者的行列。欧文说:“凉爽地球”的捐助者几乎都是个人,捐款从5英镑到5000英镑不等。首选旅行社(First Choice)宣布它将进行大规模的投资。菲尔德提出把慈善家们组织起来,策略性地收购土地,这样“以钱易钱,可以产生更大的影响”。

以前,有人尝试发售英国雨林股份。1989年以来,“世界土地信托”(World Land Trust)利用个人捐款购买了142,000公顷(35万英亩)受到威胁的栖息地。“永远的雨林”网站出售“树木套装”,其豪华版包括一个镶着边框的所有权证书。但是,证书也很难保护雨林不受电锯的侵袭。世界野生动物基金(WWF)的数字表明,亚马逊35%的土地所有权都存在“公私之争”,他们认为,这正表明了“为什么任何鼓励将购买土地作为保护策略的行动可能都是有限的”。“凉爽地球”说,它将在被保护的树木中植入微晶片,并且在互联网上标明保护地区的位置。

对于潜在投资者来说,更担心的也许是“凉爽地球”将把土地从巴西原住民手中夺走。2006年,埃利亚克购买了一块相当于大伦敦地区那么大的雨林,对其进行保护,这迫使一家锯木厂关门,1000人失业,他的行为被指责为“绿色殖民主义”。

他说:“你要么让树活在原地,这将剥夺当地人赖以糊口的工作;要么砍掉树木,这将影响气候。从长远来看,你只能选择保护森林。”

菲尔德声称,与上述指责恰恰相反,“凉爽地球”的政策目标是“抑制西方”,迫使那些污染国家对雨林国家所付出的生态服务进行偿付。随之而来的收入来源“大有潜力”,他说,这“将开始令海外援助变得多余”。

以美国为基地的“雨林行动网络”(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反对直接购买热带森林的行为,它认为“许多‘一英亩购买’方案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即有许多人住在雨林里并靠雨林维持生计”。“凉爽地球”坚持说,它的工作方法是不同的,主要靠从巴西政府手中获得土地,它将保证“当地人在被保护地区割胶、采摘果实以及其他传统活动的完全自由”。

无论“凉爽地球”关于将破坏森林逐出市场的雄心是否能够实现,这种对巴西等国家进行偿付,使其不要砍伐森林的想法都足以彪炳千秋了。在一个《京都议定书》的后续条约中,如何就“森林免于破坏”对雨林国家进行偿付,有关谈判还在继续;在今年12月在巴厘岛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大会的议程上,破坏森林也将成为一个关键。

英国财政大臣兼下届首相戈登·布朗去年秋天宣称,英国将和雨林国家共同“探索动员国际资源的道路,以帮助进行可持续森林管理”。在今年的国家预算中,他提出了一项“环境改善基金”,将投入5千万英镑(1亿美元)用于保护刚果盆地的森林。

菲尔德表示,尽管这些行动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付诸实施,但“凉爽地球”等方案则会立即行动。“成群结队的行动耗费时间,”他说,“世界上唯一再也买不来的东西就是时间。”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7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Eecue拍摄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这可能吗?

如今, 气候变化已经是无法逆转的事实,如果要罪魁祸首的发达国家花钱买树来制止破坏森林,这可能吗?

Can it be true?

Climate change is already an irreversible reality today. The leading perpetrators of the developed countries are now said to spend money to stop the destruction of rain forest - can it really be tru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目标正确, 但行动不正当!

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IPPC)和McKinsey的报告建议, 是应该指出抑制森林开发可能为抗击气候变化提供最佳的成本效应。然而,只是以金钱购买森林来停止对树木的砍伐是不足的。首先,一旦森林被可信赖的组织购买之后,当地人将迁搬到别处,除非为他们提供其他谋生的选择和发展机会。其次是, 即使你有能力收购所有的森林,而剥夺当地居民的发展权利是不道德的行为,除非给予他们的补偿金能够让他们保持或者提高目前的生活水准,同时具有可发展的机会而不对森林造成破坏。因此,重点并不在于森林,而是对森林开发的同时能够保存, 并且能获得持续的发展。所花费的金钱能够转换为教育,培训,科技和创新来协助这一群人管理可持续的森林资源,或者制定无森林概念的生活,由此而来,所消费的将会是正当并且有效。

Right direction, but wrong track!

It is right to point out that curbing deforestation offers probably the most cost-effective way battling against climate change, as IPPC and McKinsey reports suggest.

However, simply buying forests to stop them being chopped down is not a sustainable option.

Firstly, indigenous people will move on to another forest when the one they relied on is bought, unless they are provided with alternative livelihood and development oppotunities.

Secondly, even you can buy out all forests, it is simply not ethical to deprive locals of rights to develop themselve, unless the money spent can enable them to have the same and higher standard of life, as well as oppotunities to develop, without damaging forests.

Therefore, the key is not about forests, is about developing forest dependents' ability to survive and develop sustainably. Only if the money spent can be converted into education, training,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helping these dependents either manage forest resources sustainably or establish non-forest means of livelihoods, the spending would be justified and effective.

Tian Mi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负资产

“凉爽地球”计划让我想起我父亲曾经闹的一个笑话。“今天我省了二十块!”他骄傲的宣称。“我看到一块牌子上写了‘随地吐痰罚款二十’,我就没有随地吐。”

就算没有更多森林遭到破坏,我们的集体放纵的碳足迹还是会破坏地球的气候可持续性。只不过后者发生的更晚些罢了。

John Whiting
www.whitings-writings.com

Negative equity

The Cool Earth scheme reminds me of a joke my father once made. "Today I saved twenty dollars!" he proudly announced. "I saw a sign that said TWENTY DOLLAR FINE FOR SPITTING ON THE FLOOR, and I didn't spit on the floor."

Even if no more forests were destroyed, the carbon footprint of our collective extravagance would still tip the planet over the edge of climate sustainability. It just might take a little longer.

John Whiting
www.whitings-writing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