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柬埔寨贫富差距随现代化发展而扩大

柬埔寨正在迅速推进城市化,但贫富差距也在不断扩大。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帕里他•旺奇亚

27岁的萨罗·乐穿过大桥,进入金边东部新建的商业区皮奇岛(Koh Pich island)。萨罗在这座城市居住了10多年,现在竟觉得这里陌生起来。

皮奇岛曾是一片空旷的沼泽地,现在称“钻石岛”,各种豪华公寓和综合开发项目在这里熠熠生辉。这里的主要购房者和开发商都是中国人。

“城市的一边是花哨的商业区,另一边是住着大量穷人的贫民窟。这座城市好像被分割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萨罗是一个出身贫寒的白领,她看着仿造的巨型凯旋门和周围略带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公寓说。

这个“小巴黎”是柬埔寨海外柬华投资公司(OCIC)旗下“爱丽舍宫”商业项目的一部分,而这个公司的老板是一位柬埔寨华裔。

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和牛津大学贫困与人口发展倡议的一份报告,柬埔寨约35%的人口受贫困影响。但在皮奇岛却看不到丝毫物质匮乏的迹象。

钻石岛的一处工地上,建筑工人正忙着建设造价7亿美元的钻石岛丽薇雅广场(Riviera)。这个项目包括一个购物中心、一家医院和三栋住宅楼,其构造类似新加坡著名的滨海湾金沙酒店,几栋建筑由空中花园连接在一起。项目开发商是OCIC和中国吉祥国际投资联合创立的合资企业。

中国人经营的中小型企业也随处可见——餐馆、美妆店、照明设计顾问。房地产中介以人民币为单位给房屋标价。


建筑工地附近的中餐馆。图片来源:帕里他•旺奇亚

房地产大繁荣

中国是柬埔寨最大的外国投资者,皮奇岛只是金边房地产在中国开发商推动下日趋繁荣的一个缩影。

世界银行统计,2018年建筑、房地产和旅游占柬埔寨批准投资总额的60%左右。

批准的住宅和商业开发项目吸引投资46亿美元,较2017年上涨14%,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

“一带一路”倡议使建筑和房地产业的增长大幅提速。这项习近平主席2013年启动的全球基础设施战略促进了跨境金融援助和投资。

内战后的恢复

柬埔寨急需资金。上世纪70年代,残酷的内战摧毁了柬埔寨大部分基础设施,红色高棉大屠杀的死难者大多受过最好的教育,导致柬埔寨缺乏熟练的专业人员。

重建始于上世纪90年代。

曾被红色高棉废除的私有制在柬埔寨得到恢复,对住宅和商业楼宇的需求也有所增长。但在中国伸出援手之前,柬埔寨一直缺乏城市和基础设施建设所需的资金。


开放项目的建筑工人。图片来源:帕里他•旺奇亚

“中国能帮我们是好事,他们建了基础设施,带来了钱,还给了我们更多选择,”柬埔寨著名商人、土地开发商萨莫色里斯·丁说。

“中国人来总比不来好,”房地产开发商基提·萨恩东皮尼说,“中国的建筑和基础设施开发创造了就业机会,也给柬埔寨经济带来了现金流。”

快速城市化

中国路桥总公司正在修建一条耗资20亿美元的高速公路,连接金边和有“新唐人街”之称的港口城市西哈努克。这条全长200公里的公路让金边到西哈努克城的时间缩减了一半,并助力柬埔寨申办2022年东盟首脑会议。

据世界银行称,金边和西哈努克城共有五层及以上建筑1217栋

这些建筑是快速城市化进程的一部分。城市化进程创造着新的经济活动,并为系统注入资本。这类似于上世纪90年代中国早期的增长模式,在外资和新的基础设施建设推动下,实现了出口和内需的共同体腾飞。


皮奇岛各类房产的租售广告。图片来源:帕里他•旺奇亚

两极分化加剧

中国建筑工人的存在让一些金边当地人怀疑自己到底能从这种繁荣中获益多少。参加中资项目的中国工人都住在临时营地里。对于萨罗这样的柬埔寨人而言,豪华的摩天大楼是社会两极分化不断加剧的象征。

双方关系紧张的一个迹象就是,今年夏天,金边出现了每天停电3个小时的状况,当地人将其归咎于中国人,称新公寓导致电网负载超荷。另外,交通堵塞和中国开发商缺乏公开透明度也是当地人抱怨最多的问题。

对于能够适应变化的人来说,发展的好处有很多。

房产经纪人瞄准中国客户,收入增加不少。中文翻译的收入高于英文翻译人员,嘟嘟车司机也搭载了很多中国乘客。

贫困家庭处境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分享这些机会。

“房地产快速发展对穷人的压力最大,”社区建筑师索姆·萨特(化名)说。萨特害怕政府打压,因此在这里要求隐去身份。

他还说,虽然这座城市看起来是现代化的,但“目前不平等的现象在金边随处可见”。

据《日本时报》报道,金边277个贫困居民点生活着超过2.5万个家庭:他们大多没有土地,随时可能因开发而被迫搬离。

其中一个群体是拾荒者,他们居住在距市中心20公里的当科区的一个垃圾填埋场旁。“我从来没见过高楼大厦,也没有到过市中心,”一位年迈的拾荒者说,她每月回收垃圾的收入是15美元,甚至负担不起公交车费。

附近的3号国道正在拓宽,中国政府为其提供了2亿美元的优惠贷款;而拓宽的道路将支持西哈努克港的深海港口建设。

国道附近的土地价格已经上涨,拾荒者很可能被赶走。


公寓楼一层商铺的各类中国公司。图片来源:帕里他•旺奇亚

对债务陷阱的恐惧

一大风险在于,如果房地产投机导致房产泡沫和银行业金融危机,柬埔寨可能会因此陷入债务陷阱,或面临不稳定。

针对这一担忧,首相洪森曾出面反驳,“中国投资不是陷阱,更不是威胁,是帮助。”洪森3月参加磅士卑省一条高速公路的奠基仪式时说到,他称赞了中国的“无条件”援助。

世界银行统计,2018年上半年柬埔寨欠中国的债务占柬埔寨所有未偿债务总额的48.4%。然而,由于柬埔寨政府坚持只以优惠条件借款,所以债务危机水平仍不高。

除了担忧之外,对于柬埔寨这个曾经的落后国家来说,近来的稳定发展也让国民感到了自豪。

“柬埔寨和其他国家不一样,是在内战后从零开始的。现在我们需要开放,需要低息贷款,”商人萨莫色里斯说。

“有了中国的帮助,我们就可以赶上别人,现在我们有了贫富差距,以前却只有贫穷。”

 

本文由中外对话与湄公河眼(The Mekong Eye)合作撰写,湄公河眼是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媒体资源,为国际记者培训机构英特新闻新闻旗下地球新闻网络的一个项目。

翻译:YA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