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亚投行卢森堡年会:能源投资引关注

亚投行涉及化石燃料的投资成为其年会之前的焦点议题。

Article image

图片来源:Xinhua / Alamy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首届域外年会将于7月12日至13日在欧洲举行。而欧洲在今年六月刚刚经历了高温,很多国家气温比以往同期平均温度高出了6-10摄氏度,法国更是达到了45.9℃的最高温纪录。

随着亚投行各成员国齐聚卢森堡,忧心忡忡的民间组织们纷纷把矛头指向这个多边银行,对其能源相关的投资政策提出了质疑。

在学校、青年气候(Youth for Climate)、当地组织Laika和Etika、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等团体的组织下,来自世界各地的环保人士正计划在亚投行年会举办地卢森堡的会议中心外举行示威活动。国际气候联盟“大转变运动”(the Big Shift Campaign)已经发起了一项线上活动,要求亚投行退出化石燃料投资。

局势本来不该如此的。

《巴黎协定》签署后不久成立的亚投行将“精简、廉洁、绿色”作为自身信条,而且在其新发布的环境和社会保障框架中称,“会优先考虑有助于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以及具有气候韧性的基础设施投资,包括减排、气候适应以及促进可再生能源的行动。”


* 其他能源包括未确定的燃料项目,如输电和配电
数据来源: AIIB已批准的项目,2019年6月,https://www.aiib.org/en/projects/approved/index html


但在这文件背后,亚投行的投资似乎有悖这一承诺。截至目前,该行80亿美元的投资中有20%是化石燃料投资,可再生能源仅占8%。仅能源投资组合中就有57%是支持化石燃料的——是可再生能源的两倍多(其余部分用于投资未定义的燃料源)。

这还只是亚投行直接贷款相关的数据。

民间社会团体银行信息中心(BIC)欧洲分部研究了亚投行通过金融中介进行的基础设施、私募股权基金等间接贷款。此类高风险的“放任式”贷款目前占亚投行总支出的15%。BIC欧洲分部曾警告亚投行可能会因此间接为化石燃料提供融资,而现在的情况也正是如此。2017年,亚投行向一家名为国际金融公司新兴亚洲基金(IFC Emerging Asia Fund)的金融中介投资了1.5亿美元,而该基金的客户就包括缅甸Shwe Taung水泥公司以及孟加拉国的Summit Power电力公司。这个位于缅甸的水泥公司正在扩建水泥厂和煤矿,建成后其温室气体排放将增加一倍,而孟加拉Summit Power电力公司使用的能源全部为化石燃料。

BIC欧洲分部的新报告《危险的分心》(Dangerous Distractions)考察了亚投行在孟加拉国的能源投资。孟加拉是世界上最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之一,因此亚投行对孟加拉的投资能检验其是否重视气候问题。亚投行在孟加拉国的直接能源投资为4.05亿美元,其中没有一分钱投入到可再生能源领域,所有直接和间接投资都用于支持新建天然气厂和重油发电。

亚投行解释说天然气是孟加拉国低碳转型的重要一步,且其只能对政府提交的提案进行融资。然而,孟加拉国在可再生能源发电和能源普及方面的承诺颇具雄心。作为一家“绿色”银行,亚投行应该像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那样着眼于支持这方面的发展;但其对天然气的偏好似乎使天然气成了孟加拉国的默认选项。这是一项高风险的投资策略;能源议题倡导组织国际石油变革(Oil Change International)认为,“目前投入生产和在建的煤、石油和天然气项目已经足够破坏气候目标,开发新的天然气田有悖《巴黎协定》目标。”

亚投行为何似乎很难吸引可再生能源提案?相比之下,同为新兴开发银行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却能100%支持可再生能源和节能项目。

问题可能在于亚投行向借款国政府发出的信号不够明确。尽管行长金立群坚称“我们的投资计划中没有煤炭项目”,但正在亚洲巡回演讲的亚投行高级能源顾问大卫·莫加多却说面向煤炭的“大门依然敞开”。与此同时,从亚投行与经济学人智库联合出版的报告中也可以看出天然气对亚投行的吸引力。这篇报告指出:“可再生能源项目的交易规模往往较小,鉴于项目尽职调查的成本是固定的,其对贷款人的吸引力也较小。”乐施会也指出,问题不在于借款国没有要求,“而可能在于国际金融机构是否满足并鼓励这种要求。” 

亚投行创立已有三年半,民间组织的耐心开始消退,他们希望亚投行可以有别于传统多边开发银行,不再坐拥大量化石燃料资产且依据如常情景来安排投资。

为了强调社会对亚投行投资的Bhola天然气厂和其他化石燃料项目的担忧,孟加拉国沿海生计和环境行动网络的哈桑·曼海蒂将前往卢森堡。“孟加拉国沿海地区已经面临气候变化的负面影响。亚投行的污染性投资正在加剧和加速这些影响。”

笔者采访了将于周五在亚投行年会会议中心外欧洲广场举行抗议活动的示威者,来自印度金融问责中心的阿努拉德哈·蒙施将描述亚投行如何“助长气候变化”。她言之凿凿地说:“印度正面临史上最严重的水危机和热浪,弱势社区因此挣扎在死亡和饥饿的边缘。”

出席卢森堡年会的民间组织正在呼吁亚投行像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一样制定气候行动计划,确保其践行自己说的话。“亚投行必须制定一项有时限的计划,逐步淘汰包括天然气在内的所有化石燃料投资,必须马上行动,”亚洲开发银行非政府组织论坛主管雷扬·哈桑认为。

 “世界会根据我们的表现,而不是我们说的话来评判我们,”金立群行长去年告诉记者。随着抗议者齐聚欧洲广场,亚投行的表现正在受到这样的审视。


翻译:YA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