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厄瓜多尔的水电革命

厄瓜多尔近年来大力兴建水电项目,期待借此走出电力短缺困境,但与此同时,这些项目也带来了巨大的债务风险。

Article image

厄瓜多尔最大的水电站科卡可多·辛克雷(CCS)。图片来源:Ministerio de Turismo Ecuador

过去十年,厄瓜多尔在中国的资助下投建了多个大型水电项目,本希望借此走出电力短缺的困境,并为邻国出口剩余电力,但项目延期、安全事故和高昂的成本使厄瓜多尔无法偿还项目欠下的债务。

前总统拉斐尔·科雷亚宣布厄瓜多尔将在2016年前建造8座新水电站,总成本约为60亿美元。当时的战略​​部长豪尔赫·格拉斯负责总体规划。他后来因卷入巴西建筑业巨头奥德布雷希特的拉美腐败丑闻,于2017年被判入狱

2015年,只有奥德布雷希特建造的曼杜里亚谷电站工程如期动工。应于2016年动工的其他七个项目由于工程和环境问题而错过了最后期限。这些项目部分或全部归属于中国的承包商。这些项目被多起工程事故所影响,事故共导致26名厄瓜多尔和中国工人丧生。

现如今,这七个项目中投入运营的只有四个,产能约2.5千兆瓦。

运营中的水坝

厄瓜多尔主要依靠燃煤发电,但却积极发展水电,致力于通过新的水电项目将水电占比提高到35%,这将大幅减少该国的碳排放。

科卡可多·辛克雷(CCS)是厄瓜多尔最大的水电站,原计划于2012年开始运营,在经历了融资问题,工人罢工,以及安全事故(如2014年12月压力井坍塌导致14人丧生)等诸多困难之后,最终于2016年初落成。审计署的一份报告称,由于使用了不适配的材料,该水电站的布水器出现了明显的裂缝。

据即将负责该电站运营的厄瓜多尔国家电力公司(Celec)称,CCS的维修工作将持续近一年,费用将由承包商承担。 “在所有工作全部完成,CCS能够正常运作之前,厄瓜多尔绝对不会接管该电厂,”Celec在给“中拉对话”的邮件中写道。

Mazar Dudas项目包括的三个水电站中,目前只有Alazán投入运营。2015年,因为指责中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CNEEC)违规,Celec单方面终止了建设合同。

根据Celec网站的最新数据,第二个圣安东尼奥电站的机房建设和机电装配工作计划于2018年启动。第三个Dudas电厂的重新设计研究也计划于2018年进行。

据Celec文件称,由于CNEEC不遵守技术标准,Quijos项目也遇到了问题,导致Celec于2015年12月终止了合同。目前,州检察官办公室与CNEEC之间正在进行调解程序。在一份紧急声明中,Celec最终在2016年和2017年将相应的工作交给了当地公司Proyaben S.A.。

“由于存在地质问题,他们无法取得任何进展。无论你做了多少研究,这些研究都仅浮于表面,“厄瓜多尔能源部发电和输电部副部长马可·瓦伦西亚表示。

“虽然进行了地球物理和地质分析,但是用钻井设备开凿的那一刻起,岩石的实际状况就会让你备受打击。在 [Mazar Dudas和Quijos] 这两个项目中,我们遇到了类似的地质问题,承包商无法履行其义务。“

Toachi Pilatón项目也处于瘫痪状态。据Celec 2018年的盘点,其设施建设比计划提前了85.4%。参与这个阶段的有几家外国公司,其中也包括奥德布雷希特公司,不过该公司后来被政府驱逐出境。

2010年,Celec聘请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CWEC)负责土木工程建设,并聘请俄罗斯Inter RAO UES提供机电设备。

由于工程不断延期,科雷亚政府于2016年12月下令终止建筑商的合同。一年半过后,该项目仍旧毫无进展。2018年5月22日,俄罗斯承包商Tyazhmash S.A.获得合同,负责完成该项目。

厄瓜多尔的能源挑战

2018年,厄瓜多尔发电量约为23000千兆瓦时(GWh),其中居民、工业和公共建筑用电占到了其中的大部分。据瓦伦西亚称,水电占能源结构的85%。

随着新的水电站投入运营,列宁·莫雷诺政府保证说,由于热电厂中化石燃料消耗量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将会减少。

“自从这些水电厂运营以来,每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了300万吨,”瓦伦西亚说。据这位副部长称,在热力发电量最高的2014年和2015年,厄瓜多尔大约排放了600万吨二氧化碳,2016年降到500万。此后,这一数字降至150万至200万吨之间。

然而,综合来看,水力发电的整体效益可能并非如此向好,因为水电站的建设不仅会产生相当大的环境影响,而且正如许多项目的财政数字显示,也会产生巨大的经济成本。据中国—拉丁美洲可持续投资倡议组织的保丽娜·加尔送表示,水电站建设也会导致能源的产能过剩,而且很难加以修正。

“从政治和经济角度看,如果厄瓜多尔政府已经面临能源产能过剩和沉重的债务,那么,无论哪一届政府都不会有能力承担风能或太阳能这种真正的清洁能源项目,” 加尔送称。她曾在一本书中专门围绕这些项目和促成这些项目的贷款撰写一个章节。“CCS电站的建设是厄瓜多尔能源结构真正走向清洁的巨大障碍,”她补充道。

继2008年债务违约后,厄瓜多尔通往国际资本市场的大门就被关闭了,这使得科雷亚政府同意了中国用石油偿还贷款的方案。随着全球原油价格暴跌,厄瓜多尔不得不开采更多的石油来偿还其债务,导致人们对这种模式的经济和环境可持续性产生了质疑。

在安第斯大学生态经济学和能源学教授阿罗图·比亚维森西奥看来,水电开发是厄瓜多尔能源结构转型的最佳方式,但步子迈得有些过大了。

“合理的做法是选择一些规模较小的项目,国家的贡献程度可能会更高,”比亚维森西奥称。他也是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前成员。

谈到那类将项目决策权交给金融家的合同时,比亚维森西奥补充说:“一个发展本国技术的一个绝佳机会被浪费了。”

比亚维森西奥说,部分问题在于许多公司没有做好准备解决他们发现的技术问题,而且厄瓜多尔政府也无法监控他们的工作。此外,尽管在余下的水坝工程中仍存在若干施工问题需要进行监督,但比亚维森西奥警告说,如果不改善对水电系统相关河流的监督,厄瓜多尔将无法从水电项目中获益。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于柏慧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