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国在气候行动峰会上引领“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

中国此次在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没有提出进一步的减排目标,但却在“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领域走在了世界前列。

Article image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在气候峰会开幕当天的演说。图片来源:UN Photo/Loey Felipe

在本周于纽约举行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中国并没有表示要进一步提高气候行动目标。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呼吁各国在联合国大会召开之前的这次特别峰会上拿出新的务实的气候行动目标,从而采取更强有力的行动应对气候变化,按计划兑现《巴黎协定》承诺。

联合国“人人可享有可持续能源”倡议负责人蕾切尔·凯特表示:“峰会将为我们初步展示各国的气候行动目标。”近些年来,中国在言行上都逐渐展现出在国际气候行动领域的领导力,但尽管如此,在这一次的会议上,中国并没有走在对抗气候变化的最前列,这也让外界质疑中国能否在2020年前兑现其提升气候目标的承诺。

雄心勃勃

目前,已经有不少国家响应联合国秘书长的呼吁提高了本国的气候行动目标。其中,77个国家承诺在2050年前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美国并没有做出任何承诺,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却意外现身本次峰会,虽然他仅仅停留了10分钟。

包括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在内的主要发达国家都缺席了本次峰会。而且,这些国家仍然坚持为煤炭行业提供支持,这与古特雷斯提出的在2020年之后不再新建燃煤电厂的建议背道而驰。

与此同时,由于国内煤炭使用量大幅削减,中国受邀在“煤炭向清洁能源转型”专家小组会议上进行发言。但是,中国目前仍然是全球海外燃煤电厂的最大公共融资国,而且还考虑在国内新建上百座燃煤电厂。

坚持走自己的路

本次峰会前,中国生态环境部发布了一份文件。很引人关注的一点就是,这份文件中并没有提到“引领者”一词。2017年美国宣布将退出《巴黎协定》后,中国曾用“引领者”一词来定位自己在国际气候行动中将要发挥的作用。而这一次,中国仅仅将自己称为国际气候行动的“积极参与者”。

中国在本次峰会上的立场也反映在了其话风的变化上。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限定三分钟的发言中重申了中国在《巴黎协定》中的承诺,并表示将认真履行现有承诺。不过最重要的是,他完全没有提及中国是否有计划提高其气候行动目标。7月举行的G20 峰会期间,中法两国曾发表联合声明,承诺在2020年前更新各自的国家减排自主贡献目标。但王毅此次会议上的发言并没有重申上述承诺。而在海外投资方面,王毅也只提到将“共建绿色‘一带一路’”。

在谈到细节问题时,中国的立场文件和王毅外长的发言似乎没有太多新的内容,只是强调中国已经提前完成了降低经济碳排放强度的任务,以及减少煤炭在能源结构中的比重的目标。

专门研究中国环境事务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法学教授王立德表示:“这番声明说明,中国做了很多事情。有人希望中国的步子能迈得更大一点,但是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这么做。”

气候行动追踪组织表示,目前中国在《巴黎协定》中做出的承诺还“远远不够”。如果所有国家都采取类似规模的减排措施,全球平均气温可能因此上升3到4摄氏度。

耶鲁国大学院环境研究学助理教授徐安琪表示:“中国倾向于少说话,多干事。”也就是说,中国会提前完成气候行动目标。几周前,一位政府高级研究员向路透社透露,中国将在2022年提前达到碳排放峰值,而当前的目标是在2030年达到碳排放峰值。 

“解决气候问题迫在眉睫,面对这样的压力,所有国家都应该做出更多改变。” 绿色和平东亚区全球政策高级顾问李硕说道,“真正的领导者会直面时代的挑战。要想成为真正的气候运动领导者,北京方面必须尽早实现碳排放峰值,并保证峰值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

孤军奋战的中国

五年前,习近平主席与奥巴马总统举行会晤时,双方共同宣布了温室气体减排目标,为一年后的巴黎气候峰会奠定了良好基础。徐安琪指出,如今美国政府已经换届,距离《巴黎协定》提出的在2020年前增加气候行动目标的规定时限只剩一年,中美两国本应在此时发布一份全新的双边声明。

但是,这一次却只剩下中国孤军奋战。

王毅表示:“个别国家的“退群”改变不了国际社会的共同意志,也不可能逆转国际合作的历史潮流。”

但是专家认为,缺少合作伙伴可能会动摇中国减排的意志。

王毅说道:“大家都看到了特朗普政府所作所为带来的伤害。在奥巴马政府时代,双方似乎都在鼓励对方做出更多积极贡献。但是如今,这种动力已经彻底消失了。”

李硕指出,当前的中美贸易战和经济增速放缓也可能给中国带来压力。

目前,中国正在编写下一个五年计划(即“十四五”规划),将于2021年生效。因此,中国采取“拖延战术”很可能是希望气候行动目标与总体社会经济规划保持一致。徐安琪表示:“我猜中国可能不想本末倒置吧。”

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

尽管中国没有宣布进一步的气候行动措施,但是却携手新西兰向峰会提交了“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的提案,建议利用自然环境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

联合国环境署生态系统部门负责人、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NBS)工作组协调人之一的苏珊·加德纳表示:“秘书长特别希望有国家能够牵头这项行动……因为在他看来,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对解决气候变化问题能提供不少良机。”她补充道,中国在打造生态文明方面的领导力尤其突出。

大自然保护协会中国区气候与能源事务负责人谢茜表示,这也是中国首次在联合国担任此类气候领导的角色。

作为一个由新西兰和中国牵头的联盟,各联盟国家还共同发表了一份宣言来证明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的宝贵价值,例如通过植树造林既能有效减排,成本也相对合理。这份宣言中的一项关键提议就是相关国家在下一轮《巴黎协定》国家自主贡献制定过程中采用“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而中国在首次提交国家自主贡献时就制定了明确的造林目标。

加德纳表示,峰会将成为国际社会进一步采取“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的一块跳板。王毅在演讲中曾强调,“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之友机制已经形成。但是,目前尚不清楚宣言中列出的目标有多少能够落实,又有多少能够得到联盟或领导国家提供的资金支持。

2020年,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将在中国召开,这也是中国首次举办重要的国际环境峰会。 “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这个主题将得到中国政府的密切关注。

徐安琪评论道,虽然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本身具有挑战性,但相关国家不应因此分散注意力,忽略包括工业脱碳等棘手问题。

2019年上半年,由于重工业产量持续攀升,中国温室气体排放量增涨了4%,环保挑战日益严峻。


翻译:Estelle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