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谁将从老挝首个经济特区受益?

沙湾-色诺经济特区的民众担心政府会无偿征用他们的土地。

Article image

老挝磨丁市经济特区 (来源:Alamy)

2003年,老挝政府成立了沙湾-色诺经济特区,目的是推动经济发展,并将其打造成未来规划的范本。但多年后的今天,作为老挝的首个经济特区,沙湾-色诺仍未完工,所在地区的原居民因补偿问题与开发商和政府陷入冲突。

沙湾-色诺经济特区位于沙湾拿吉市以北,距老泰边境的湄公河仅3公里,并通过全长1450公里的公路与连接缅甸、老挝、泰国和越南的东西经济走廊相连。特区目前入驻了近70家企业,主要来自中国、泰国、马来西亚、日本、韩国、加拿大、荷兰、法国。

过去20年间,老挝政府共授权外国投资者建立了14个经济特区。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160家中国企业已向这些特区投资了15亿美元,占总投资额的23%。

沙湾-色诺经济特区既是工业中心,又是商业中心和物流中心。园区中的D区是划定的住宅开发区域,计划将建造房屋、购物中心、公园、学校和卫生院。

经济特区内悬挂着一些即将开工的项目和土地销售的大型广告。我在工人宿舍附近的一家小店内驻足,和店主聊了两句。她解释说,她的土地包括在规划开发的区域内,但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得搬走。



居民被蒙在鼓里

D区的居民大多十分警惕,不愿和笔者交谈。退休政府官员阿万(化名)是个例外,她已经接到通知,她的土地将被征用。虽然特区成立于16年前,但土地和财产补偿问题至今仍未解决。

“我还没得到任何补偿,”她说。“企业和国家政府官员来过很多次,但都没有具体说是以金钱、还是土地的形式补偿我们。如果补偿的土地或金钱达不到我们现在的地价,我们就拒绝搬迁。”

有10户人家决心留下来寻求合理赔偿,阿万家是其中之一。她有人脉,也有知识和信心与官方打交道。“如果他们不回来和我们谈判,拿不出确切和让人满意的提案,我们就准备把问题提交给国会。”

但并非所有当地居民都认同她的观点。

当地人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里,他们在这里务农,采集蘑菇、药材、竹笋等山货。2003年经济特区开工建设前,D区的土地曾被列为森林保护区。

2015年,《万象时报》援引老挝国家经济特区委员会官员汉特·罗卡朋的话称:“D区内的土地属于保护性林区,是村民侵占了保护区,所以不会有赔偿。”

社区成员非常愤怒,他们认为土地重新分类只是国家和项目开发商驱逐他们的借口,目的是为了降低项目成本。

开放商业发展

政府并未向民众提供获取信息的有效渠道,也没有就发展项目征求民众意见。公开信息仅限于项目的积极方面,负面的环境和社会影响往往避而不谈。

更糟糕的事,许多发展项目都在居民事先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启动了。项目是国家开发的,民众没办法只能接受。

1986年,老挝政府宣布新的国家经济改革政策,推动国民经济摆脱对自然资源的依赖,同时开放外国投资与合作。2006年以来,政府明确提出“把土地变成资本”的构想,土地租赁和出让已经成为政府建立市场经济、刺激经济增长的重要战略。

但大规模土地出让的扩张也带来了沉重的社会和环境代价,民众失去土地和生计,却得到很少的补偿,甚至根本得不到补偿。

老挝的“投资促进法”以及经济特区和开发项目相关的法令明确规定需对造成的损害予以赔偿。可是,赔偿问题几乎成了老挝所有经济特区面对的共同问题。而且最新的社会经济发展规划并未就这些问题提出明确的解决办法。

赔偿之所以是一个问题,一个主要原因是这个过程中透明度不够,导致腐败频发。虽然一些受经济特区建设影响的人得到了公益律师的帮助,但实际上他们大多仍无法解决问题。

土地所有者感到不安

笔者在沙湾-色诺经济区的工业区C区遇到了一位同意和我交谈的老人。“我现在心里没有底,不知道国家什么时候就来把我的土地征收了。虽然我有官方的土地使用证,但国家官员真的来了,我也没法拒绝,”他笑着说。老挝的老人都这样,即便很悲伤,脸上也带着微笑。

由于法律和政策措辞模糊,以及民众缺乏确认其所有权和相关权利的文件,老挝的土地所有权缺乏保障。与此同时,民众也无法获得相关的法律信息。因此一旦政府宣布民众必须搬离项目区,他们往往别无选择只能照做。

除了土地损失和补偿的问题之外,沙湾-色诺经济特区还给当地居民带来了一些社会问题,包括低工资纠纷,以及毒品、犯罪和色情业猖獗。赌场周边的道路两旁,酒店、卡拉OK酒吧和饮酒场所林立,而不远处就是沙湾拿吉大学。

‘没牙的老虎

经济特区这样的开发项目完全由私营部门行为方和政府控制,2016年的《投资促进法》第90(2)条明确规定:“任何人不得对老挝民主共和国的投资推广采取任何形式的阻挠。”保护地方民众的法律就像没牙的老虎,只是看起来不错,实施和执行工作往往要么不透明,要么不到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挝公益律师说:“老挝与经济特区开发相关的法律存在很大漏洞,尤其是在实施方面…保护公民权利的法律在原则和执法上都非常薄弱。村民是经济特区这类投资的受害者。老挝政府选择保护投资者而不是自己的国民,政府没有采取真诚的行动来解决经济特区造成的争端和问题。”

此外,经济特区的发展缺乏全面的环境和社会影响评估,沙湾-色诺经济特区甚至连评估都没有。

离开沙湾-色诺的路上,笔者参观了沙湾传奇度假村的赌场。度假村由一家名为“澳门传奇开发”的公司经营。一踏入赌场,你就能感觉被周遭的声响和灯光拉进了一个没有日月、与外面世界截然不同的地方。两个人检查了我的包,警告说场内严禁拍摄。环顾四周,我惊讶地发现这里的客人大多是老挝人——身着制服的大学生、来自其他省份的游客和回家路上经过这里的小商贩。

一群泰国游客进来了,后面是一些被带去私人包房的中国老人。老挝的赌客偏爱简单的游戏机,上面的卡通人物看起来很可爱,也容易操作。

如果没有实质性的公众参与以及适当的法律和执法行动来保护公民权利,经济特区非但不能为当地民众创造机会,还可能加深老挝国内的不平等。

翻译:YA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