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印尼镍矿经营遭遇坚决抵制

原镍矿石出口禁令的颁布让中国企业开始在当地投资镍冶炼厂,但环境问题也随之而来。

Article image

东南苏拉威西省的一处镍矿。图片来源:Ian Morse
 

印尼偏远的瓦沃尼岛是一个小岛,最宽处仅有35公里。最近,这个小岛却成了村民与一家镍矿公司之间的战场。

今年3月,在不远的东南苏拉威西省首府肯达里爆发了针对镍业的暴力抗议活动。该省副省长承诺撤销采矿许可证,平息了动荡。但省长却推翻了这一决定,开始准备开矿,引起了众怒两名参与抗议者的死亡

瓦沃尼岛有3.4万依靠农业和渔业为生的人口,这里的情况代表了印尼许多社区对政府借助中国投资提高镍产量的强烈反应。

打算在瓦沃尼开矿的企业名为Gema Kreasi Perdana(GKP)。它是印尼超级富豪林联兴家族所有的哈里达集团的一家子公司。


地图来源:谷歌

哈里达集团还通过另一家子公司在瓦沃尼以东的奥比岛上 经营一家冶炼,在那里加工的大部分镍都出口到中国。

虽然GKP公司还没有开始采矿,但它已经在修建道路、码头和一个员工住宅区。​

这项建设遭到瓦沃尼许多当地人的强烈反对,他们担心采矿活动会破坏脆弱的岛屿生态系统,损害其生计。

GKP公司的运营总监班邦·穆提约索声称该公司不会将垃圾倾倒在河流或海洋中。他对 当地媒体说:“我们有良好的废物管理,看看我们在奥比岛的公司……那里没有河流污染。”

然而,GKP的瓦沃尼项目在那些支持和反对该公司的居民之间造成了隔阂。“兄弟姐妹关系破裂,夫妻反目,”23岁的岛民曼多·马斯库里说。

当他的堂兄马祖基在申请GKP公司的工作时,曼多却在附近的肯达里组织集会,战斗在反对该公司和其他采矿企业的第一线。
 

Mando looking down at the camp/huts below
曼多在当地人为保护他们的土地所搭建的临时驻扎处所附近。图片来源:Ian Morse

8月22日午夜,GKP用挖掘机和推土机推平了苏卡勒拉-贾亚村居民的土地,毁坏了包括可可、椰子和香蕉在内的作物。

这是该公司第三次在地方警察的陪同下进入当地。试图保卫自己土地的当地人面临着被贴上罪犯标签的危险。曼多说,到目前为止,已有27名瓦沃尼居民被警方传唤。

他们中的许多人被指控试图阻止该公司的活动,而伊德里斯等其他人则被指控威胁和虐待公司员工。在他被列为嫌疑人之前,8月19日,伊德里斯已经向警方报案,声称GKP公司侵犯了他的土地。

曼多说,公司的码头也影响了渔民。“现在很难在海里捕到鱼,因为它被码头挡住了。过去那里曾经有许多乌贼、鱼和章鱼。现在没有了。”

曼多担心GKP公司的业务将为其他企业在岛上开采镍矿打开大门。

9月14日,反对和支持该公司的居民之间发生冲突。曼多说:“支持者一方有人因为遭到对方的重击,几乎失去了手臂。”

印尼政府曾经发放了15份瓦沃尼岛的采矿权许可。九份已过期且未经续批;其他六份都发给了镍矿公司,包括GKP,都被冻结了。

曼多说;“当像GKP这样的公司全面运作时,其他五家公司也会跟进。”

他怀疑开采的镍矿石将被送往奥比岛的哈里达冶炼厂。哈里达集团和中国的宁波力勤矿业正在奥比岛建设一座造价7亿美元的电池镍工厂,预计于2020年12月投产。

曼多说:“如果我们查一下瓦沃尼的采矿许可证所有者,会发现他们确实与中国有关。虽然瓦沃尼没有冶炼厂,但矿石被挖出来,送到奥比的大冶炼厂,那里有很多中国员工。”


GKP的挖掘推倒林木,开辟道路。图片来源:Ian Morse

雄心

环保人士警告说,随着印尼寻求发展与镍相关的产业,以及中国打算增加投资,未来可能会出现更多像瓦沃尼岛那样的冲突。

“中国在煤炭和镍矿领域都进行了大量投资,”矿业监督机构矿业倡导网络(Jatam)的梅拉·乔哈斯亚说。

“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在马鲁古省和东南苏拉威西省都投了资。过去,他们投资铁矿石开采,但现在他们在积极投资镍矿。”

印尼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的尤瑟·里扎尔·达穆里说,2009年印尼颁布了采矿法,规定从2014年起禁止出口原镍矿石和铝土矿。从那之后,中国便开始在印尼投资镍加工冶炼厂。

2017年,印尼政府通过配额制度 放松了这一禁令 。但政府最近再次收紧政策,宣布从2020年1月起全面停止镍矿石出口,比原计划提前了两年。

该禁令旨在鼓励生产商通过在印尼加工矿石来提高附加值,并支持印尼成为电动汽车主要生产国的计划。红土镍矿是锂离子电池的重要原料。

印尼目前镍矿储量占全球的23.7%,可以满足该国冶炼厂直到2064年的需求。但人们担心的是估计储量中究竟有多少可供开采。根据政府数据,该国已探明的镍储量为6.98亿吨,仅能满足7年左右的需求。

尤瑟说:“中国投资者将这一禁令视为进入印尼采矿业的一个机会。不是为了采矿,而是为了建造冶炼厂。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和美国没有(在印尼)建造冶炼厂,因为它们在其它国家已经有冶炼厂了。”

过去几年,中国在镍矿行业的投资呈指数级增长。

尤瑟说:“在2014年之前,中国仅占印尼外国投资的1%。但现在,这一比例达到7-8%,因为他们投资了冶炼厂。”2014年,印尼只有一家镍冶炼厂。2014年出口禁令生效后,这一数字激增至11个。印尼计划到2021年建成37座冶炼厂,吸引30亿美元投资。

根据能源和矿产资源部安德里·布迪曼·费曼图的说法,大部分资金来自中国。

目前,印尼 至少有三个由中国投资的镍电池项目。

  • 由青山控股集团、宝石有限公司及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主导的莫罗瓦利锂电池项目
     
  • 在北马鲁古的威达湾地区规划中的工厂​
     
  • 宁波力勤矿业和哈里达集团在奥比岛的电池镍工厂

莫罗瓦利工厂位于莫罗瓦利工业园区,是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印尼时任总统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在一次峰会上签署的一个项目。

该园区没有政府担保,但得到了中国和印尼领导人的大力支持,因此常被视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


瓦沃尼岛居民为保护自己的土地所搭建的临时驻扎处所。图片来源:Ian Morse

谨慎

印尼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尤瑟表示,应该谨慎对待中国的投资。他说:“与美国和欧洲的投资者相比,中国投资者更大胆,或许是因为他们没有过多考虑规则和标准。但我们必须谨慎对待这样的企业。他们对环境问题重视比较少。”

人们已经开始担心拟建的电池镍工厂对环境的影响,尤其担心这些工厂废料,也就是尾矿处理的安全性问题。

莫罗瓦利电池厂的开发商 表示,应该可以通过去除有毒物质来对尾矿进行无害化处理,他们目前正在准备一份环境影响评估报告。

然而,印尼工业部的比莫·普拉托莫说,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仍然是这些项目的一个障碍。

他说:“我们知道,电动汽车电池生产采用的是湿法冶金工艺,会产生大量的尾矿。因此,他们(开发商)计划将尾矿倒入大海。这仍然在环境影响评估许可程序的讨论之中。”

非营利组织印尼环境论坛(Walhi)的德维·索旺表示,中国在印尼建造的冶炼厂大多使用老旧的高污染技术,而大多数中国投资的项目缺乏环境保护措施。

“从环境角度而言,这些技术早就不适用了,”他说。

尤瑟说,为了防止未来出现环境问题,印尼政府应该严格执行环保法规。

他说:“我们必须更加坚定。我们的(环保)体系已经相当完善,但这一切都取决于执行。”

翻译:奇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