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世界,环境危机大家谈

china and the world discuss the environment

  • linkedin group
  • sini weibo
  • facebook
  • twitter
envelope

注册订阅每周免费邮件
Sign up for email updates


文章 Articles

奥巴马对新能源未来的另类远景

巴拉克 奥巴马

Readinen

总统易人,将如何调整影响全球环境的政策?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在2007年末的一次演讲中,展示了他的计划。“中文对话”转载了其演讲的全文。

article image
 

["中文对话"于2008年5月首次刊登了该演讲。january20th2009]

奥巴马任职总统对全球环境意味着什么呢?

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在华盛顿主办能源安全和气候变化会议之后不久,奥巴马于2007年10月在新罕布什尔州普次茅斯的一次政策演讲中展示了他的计划。演讲将能源效率和限额与交易机制的运用作为重点内容。此外,奥巴马强调了他对投资清洁技术的承诺,声称美国的新技术能够帮助中国等国家对抗气候变化。 奥巴马表示: "我们将与全世界所有国家分享我们的技术和创新。假若我们在美国能够建立一个洁净煤厂,中国也应能做到。”

---

两周前,一些全球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的代表受总统邀请,来华盛顿参加有关气候变化的全球会议。

瞬间闪现一丝希望,这次会议也许不同凡响——也许美国最终会承诺,采取几乎每一位科学家和专家都认为我们必须采取的措施;也许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将最终带领世界——或至少跟随世界——对抗地球最大的威胁。

然而,各国代表不远万里来到华盛顿,结果发现,美国政府在解决我们这一代最严峻挑战的意愿,和世界各国比还差得远。有些与会者表示,他们惊诧于美国政府的观点是多么地孤立。其他的代表则认为总统完全不可信。有报道指出,谈到气候变化的全球辩论,我国仅仅勉强挨了个边。

仅仅勉强挨了个边。

那不是我们所了解的美国,也不是我们所认为的美国。自从一群普通的殖民者证明自由可以战胜专制的那一刻起,我们的国家就一直领先于世界。我们的国家唤起了人民的勇气,建立了广泛的民主,让一个大陆获得了自由,并给战乱中的世界带来和平。我们的国家进行对月发射并创造科技奇迹,感动了全球千百万的人。而当地球遭到挑战、遭到威胁的时候,全世界的目光总是转向这个国家,将其视为“地球最后的、最大的希望”。

那才是我作为总统想要领导的美国。我相信,谈到决定地球生命的真正未来问题,我们依然是地球的最大希望。当世界来到白宫前的阶梯,来聆听美国对气候变化有何看法的时候,我会让他们知道,美国正迎接挑战,美国已准备好再次领先。

我们还没有因为美国人缺乏聪明才智或创新精神而在能源上落后,我确信,我在这个国家见过太多的创新发明和可能性。就在新罕布什尔州这里,我曾经在新罕布什尔大学的一个生物柴油泵加油。今年,大学师生将从大气中消除200吨以上的二氧化碳。作为《地区温室气体排放倡议书》的一部分,新罕布什尔州已开始减少其温室气体污染,由于有参议员马莎•富勒•克拉克和(约翰)•林奇州长的领导,到2025年你们将从可再生能源中获得25%的能源。基恩是美国最环保的城市之一,我听说,164个镇现在通过了一个决议,要求华盛顿政府在气候变化上采取行动。

但是华盛顿还没有行动;那就是美国为何还没有领先的真正原因。

华盛顿政府在能源上未能领先,是总统的失败,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办公室里,否认全球变暖的真实存在,他更相信科幻小说家的编造故事,而不是真正专家的科学事实。这是政府的失败,通过秘密战队制定美国的能源政策,为石油说客敞开大门,然后把所有其他的观点挡在门外。这是领导层的失败,除了购物以外,从来没有号召美国人民做点儿别的事情。

而且,这也是我们政治的失败,让乔治•W•布什提前当上了总统。自理查德•尼克松之后,我们曾听到每一位共和党和民主党总统作出过能源自主的承诺。自1973年石油禁运以来,几乎每次发表国情咨文,我们都曾听到控制化石燃料使用的提议。那时候,我们约三分之一的石油依靠进口,现在则超过了一半。那时候,全球变暖仅仅还是几位科学家的理论,现在却成了威胁我们生存的事实。

事实是,我们的能源问题已成为能源危机,因为无论承诺是多么地一片好心——无论提议是多么的大胆——都成了华盛顿政治的牺牲品,同样是华盛顿政治,只是变得更为分裂和不诚实,更加胆小和诡计多端,更加受惠于在现状中具有最大利益的强大利益集团。

在总统竞选中有一些人居然提出,在华盛顿分裂政治中浸染的时间越长,你就越有可能去变革它。我一直觉得这有点儿可笑。我知道,变革是很好的竞选言辞,可是当这些人有机会真正让变革发生的时候,他们却没有带头;当他们有机会站出来,要求汽车制造商提高他们的燃料标准时,他们却拒绝了;当他们有很多机会,通过投资完全可以在美国这里种植的可再生燃料,减少对外国石油的依赖时,他们却说不。

现在,我知道,这些政策有些在政治上有难度,不容易实施。但是,当美国总统不是要去挑软柿子捏,而是要啃硬骨头,要做正确的事。领导不是要告诉人们他们爱听的话——而是要告诉他们需要听什么。

当我进入美国参议院时,我想尽一切努力朝着能源自主方向取得真正的进步。我在参议院审查通过一项立法,将让美国人有更多的机会用清洁的生物燃料给他们的汽车加油。我审查通过的法律,将推动研究开发一种每加仑燃料能跑500英里的汽车。我甚至投票赞成一项远不算完美的能源法案,因为我能够确保在可再生能源上有一些实在的投资。我奋力消除法案中给予石油公司的税收优惠——在过去的十年中,石油公司在利润创纪录的同时,花了10亿美元游说国会。

我还做了别的事情。我知道,20年来美国还没有提高汽车的燃料标准。尽管我们有闲置的技术,尽管制造更节能汽车的日本汽车公司在围着我们的汽车公司打主意,尽管我们每天给世界上一些最危险的政权送去数亿美元来换取他们的石油。

因此,我决定做一些新的尝试。我在参议院提交了一份提高燃料标准的计划,获得了过去从未支持过提高燃料标准的立法者的支持。我不仅仅在加州站在一群环保听众面前就此做了一次演讲,我去了底特律,我站在一群汽车制造商面前,我告诉他们当我当上总统,将不再有任何借口——我们将帮助他们改进他们的工厂,但是他们必须生产更省油的汽车。

现在我得承认——此言一出,室内相当安静。我只是说出了我所做的一切,因为我相信美国有太多的政治家仅仅是跟每一个人说他们爱听的话。我们必须告诉人们事实,而事实就是我们不能再让同样的陈旧政治阻碍我们通往未来的道路,我们承受不起。

当我们未来的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我们承担不起总是缩手缩脚的代价。我们知道,美国在外国石油上的花费是在为反恐战争的双方提供资金;我们支付了一切,从在年轻人头脑中种下恐怖种子的马德拉斯头巾,到在伊拉克攻击我们军队的逊尼派叛乱分子。我们知道,这种钱让萌芽的民主腐化,让敌对政权的独裁者得以威胁国际社会。它甚至还为奥萨马•本•拉登提供了一个目标,他曾告诉基地组织“把行动集中在石油上,因为这会导致(美国人)自取灭亡”。

当我们经济的未来受到威胁的时候,我们不能害怕顶住石油和汽车行业的压力。当我们不管这些公司的时候,当我们告诉他们不必制造节能汽车或转向可再生燃料的时候,可能会提升他们的短期利润,但是将扼杀他们长期生存的机会,并威胁到众多美国人的工作。全球市场已经开始从化石燃料转移,问题不是可再生能源经济在未来是否会繁荣,而是在哪里繁荣。如果我们想要那个地方就是美国,我们就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最重要的是,当我们地球的未来受到威胁的时候,我们再也承担不起老是畏缩的政治。全球变暖不是某一天会发生的问题,而是现在就发生了。像新罕布什尔这样的州,滑雪业正面临着更短的季节和失业。在风暴强烈程度上、在森林火灾的数量上、在旱灾的发生期上,我们已屡破纪录。到2050年,饥荒将迫使2.5亿多人离乡背井——在世界上的很多弱国,饥荒将增加战争和冲突的可能性。两极冰盖现在的融化速度比以往的科学预测要快。如果我们无所作为,海平面将升高到足以吞噬每一个沿海城镇的大部分地方。

我不想我的女儿有这样的未来,我们任何人都不想我们的子孙有把这样的未来。如果我们现在就行动,而且大胆行动,未来就不见得会那样。但是如果我们等待,如果我们让选举承诺和国情咨文保证毫无结果地又拖了一年,如果我们让阻碍了我们几十年的分裂政治又一次得逞,我们将又一次失去拯救我们地球的机会,而这样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我拒绝那样的未来。如果我不认为这次不一样,我不会竞选总统。不是因为我有完美的解决方案,而每一位其他的专家和候选人由于种种原因错过了。不是因为我认为我可以把自己锁在白宫,靠一支秘密战队,自己把这个问题解决掉。而是因为我相信,对于一位能够围绕一个共同目标再次把我们团结起来的总统,美国人民已做好准备。我相信我们已经做好了再次领头的准备。

请听好:发展下一代的能源将是这一代美国人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道路是曲折的,不会毫无代价或者毫无牺牲。如果有人试图告诉你不是这样,他们要么是欺骗自己,要么是在欺骗你。

作为总统,我将为这个国家制定宏大的目标——一些目标很大,至今还没有实现这些目标的技术。但是,我们过去并没有因此停止我们前进的步伐。当(富兰克林•D)罗斯福总统的顾问们告诉他,战时生产的目标无法实现时,他摆手说:“相信我,如果真正努力去做,生产者能够做到。”结果他们做到了。当科学家和工程师告诉约翰•F•肯尼迪说,他们不知道如何把人送到月球,他告诉他们,他们会找到办法的。结果我们找到了办法。

我相信我们会再次找到办法。

我在底特律的演讲中,展示了本人全面能源计划的第一部分——一个让我们的汽车更省油和让我们的燃料使用更少碳的方案。到2020年,仅仅这个方案就可以从道路上消除相当于5000辆汽车所产生的污染,并每天减少250万桶的石油消耗——相当于我们今天从波斯湾进口的全部石油。

今天,我想展示我的第二部分计划——能让美国领导世界对抗全球气候变化的一系列方案。从我就任总统的那一刻起,我将召集科学家和企业家、产业和劳工领袖、民主党人、共和党人以及社会各界的美国人,帮助发展和应用下一代的能源,使我们得以建立下一代的经济。

要记住,上一代人在迎接挑战中,我们没有仅仅是结束一个代价高昂的战争或者在登月上打败苏联人——我们同时还释放了我们从未梦想过的机会。《退伍军人法案》(《1944年军人重新安置法案》,该法案为二战回来的老兵提供了教育资助)把整个一代的美国人——包括我的祖父——送到大学,然后把他们送入中产阶级。从我们的太空竞赛中涌现了大批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他们的发现和发明永远地改变了世界。

今天存在同样的机会。那就是为什么我的计划不仅仅是让有污染能源更加昂贵,而是让清洁能源更买得起——该计划能够在美国创造数百万新的工作机会和全新的产业。

第一步要做的是让导致气候变化的基于碳的经济逐步淡出。作为总统,我将给所有的碳排放设定严格的限额,达到科学家表示控制全球变暖所需要的水平——到2050年减少80%。为了确保实现这一目标不是口头说说而已,我还将致力于在2020年、2030年和2040年设定朝着这一目标的中期目标。这些减排将立刻开始,我们将继续听从顶级科学家的建议,确保我们的目标足以应对我们所面临的挑战。

除了限额以外,所有的污染企业都将根据其释放到空中的污染量而付费。市场将决定价格,但是与这次竞选中其他限额与交易方案不同的是,任何企业都不许免费地排放任何的温室气体。企业不拥有天空,公众拥有,如果我们想要他们停止污染天空,我们就得为所有的污染标上价格。现在到了让用更清洁的方式做生意变得更有利可图的时候了。

毋庸置疑,这种转变在短期内将代价不菲。为了让这种转变更加容易,我们将为能源支付上需要帮助的美国人提供支持。我们将为家庭提供帮助,使他们的家更加节能,我们将帮助工人和工厂改善设施,让他们能够在一个清洁能源经济中进行竞争和发展。一旦我们使美国的能效提高,并开始生产更多的可再生能源,我们最终将省钱,并降低能源开销。但是我们必须马上行动。

一旦我们让有污染能源变得昂贵,我的计划第二步就是在下一个十年投入1500亿美元,确保清洁和买得起的能源的发展和应用。

这将从下一代的生物燃料开始。我们知道,玉米乙醇是我们迄今开发最为成功的替代燃料。我一直是以乙醇的支持者。在仅仅两年的时间里,我协助通过的《可再生能源标准》引发了乙醇生产的历史性扩张。它有助于取代外国石油,加强我们的农业经济。而且,我们还应与大石油和大农业企业破坏这个新兴产业的努力作斗争。

但事实上,玉米乙醇既不是应对我们能源挑战的完美答案,也不是永久的解决办法。对玉米乙醇的过分依赖存在合理的经济和生态担忧。即使我们将其产量提高至两倍或三倍,还不能取代我们对石油需求的十分之一。那就是我们为何必须投资下一代的高级生物燃料,如可以用柳枝稷和木屑等制造纤维素乙醇。若可以用木头生产生物燃料,新罕布什尔州身陷困境的造纸厂就可以重新开业。我们应该设定一个目标,到2013年首次生产20亿加仑的高级生物燃料。我们应该确保更多的当地农场和当地炼油厂有机会参与到这个新产业中来。

我们还将投资像风能和太阳能这样的清洁能源,以便到2025年美国能够达到一个要求25%的电来自可再生能源的新标准。

我们必须找到阻止煤炭污染大气的途径,而不是妄想我国最为丰富的能源将简单退出,不会的。还会要求采取措施,确保中国的燃煤排放也同样得到控制。来自中国污染工厂的一些煤炭污染已经开始进入加州。那就是我们为何必须投资清洁的煤炭技术,我们可以在本国使用,也可以和世界分享。直到那些技术实现之后,我将依靠碳限额,以及一切必要的手段,阻止在美国新建有污染的煤炭工厂——包括禁止新建传统的煤炭设施。

我们还将开拓使用核能的更为安全的途径,核能现在占我们无碳电力的70%以上。我们应该加速研究安全处理核废料的技术。作为总统,我将继续从事在参议院就已开始的工作,确保所有的核材料在国内和全世界获得存储、保护和记录,不应有任何的捷径或管理漏洞。

很多这些清洁能源技术——从生物燃料、到太阳能、到碳汇——此刻在全美国正在实验室和工厂研发,问题是他们可能永远不会取得进展。美国的风险投资基金在研发上投资,做得很棒,但是我们在消除将新发现带到更广阔市场的风险还做得不够。因此,我们看到在美国发明的技术——如风涡轮、太阳能面板和节能荧光灯泡——在海外得到开发,然后卖回给美国的消费者。

当我当上总统,这将会改变。我会推出一个“清洁技术风险基金”,在五年期间内每年提供100亿美元,让最有前途的清洁能源技术腾飞。这个风险基金将使新技术从实验室走向市场,使得未来几年的美国经济可以从美国技术创新中受益。

我对抗气候变化计划的第三步是,要求企业、政府和美国人民到2030年让美国能源效率提高50%。这是迄今为止抑制排放最快、最容易和最廉价的方式,同时还省钱。自杜邦公司在1990年实施一项节能计划以来,该公司显著减少了污染,并使能源支出减少了30亿美元,像基恩(新罕布什尔州)和俄勒冈州波特兰这样的城市,在达到新节能标准上出于领先地位,美国其他地方没有理由不能同样做到。

我们将大大提高我们建筑物的能效,在当今美国,建筑物目前几乎占所有碳排放的一半。当我成为总统时,我们将制订目标,在数年内使我们的新建筑物节能50%。联邦政府将带头到2025年使所有的建筑物实现碳中和。而且我将设定一个全国的目标,到2030年让所有在美国的新建筑物实现碳中和。

我们还将开始用数字智能电网取代过时的电网,我们就不会像2003年纽约大停电那样,损失宝贵的能源和数十亿美元的金钱。我们将在加州等州的带领下,改变公用事业公司赚钱的方式,让利润与我们使用能源的多少脱钩,而与我们节省多少能源挂钩。最后,我们知道,如果美国每一个家庭仅仅用五个节能荧光灯泡换下五个白炽灯泡,将去掉21个电厂的需求。我们会做得更好,我将立即签署一项法律,开始逐步淘汰白炽灯泡——此举将每年为美国消费者节省60亿美元的电费。

现在,这些举措中的任何一项都不会一夜间实现。实行这些措施需要时间,需要牺牲,而且需要美国人民持续的努力。作为总统,我将带头执行。我不会在我的国情咨文中列出这些目标,而后因为太难而弃之不顾。我会每年就我们能源未来的状况向美国人民汇报,并让你们知道我们的进展,目标是到2050年减排80%,到2030年取代三分之一的石油消费,到2030年将能效提高50%。我还会将美国的能源安全作为我们国家安全的基本原则,让我们的军队做好准备应对气候变化的威胁。

有一项措施我将尽快实行。

从我就职的那一刻起,我将邀请世界各国代表回到华盛顿,让世人明白美国准备好再次领头。我们准备重新加入国际社会,对抗这一代人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我将亲自和发达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最大的碳排放国的领导人接触,要求他们和美国一道建立一个新的“全球能源论坛”,为下一代的气候协议打下基础。这将补充——并最终融合——联合国正在进行的更大的谈判过程,以建立一个后京都框架。我将持续和这些领导人保持联系,建立具体可行的、所有人都可以达到的排放目标。我们还将建立石油进口国联盟,一起努力减少我们的需求,就像欧佩克国家制订供应战略那样。

我们在国内开发新型清洁能源,同时将与世界所有国家分享我们的技术和革新。如果我们能够在美国建立一个洁净煤厂,中国也能。如果我们找到利用下一代生物燃料的途径,印度也将知道如何做到。我们在应对贫困国家欠发达的同时,将利用我们的知识帮助他们减少气候变化的负面影响,并建设一个清洁能源的未来。

最近,一个帮助中国推广清洁能源政策的非营利组织的主管称,中国人对他提出的每一个政策建议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是:“如果那么好,为何你们不做?”这是个最难以回答的问题。他说:“我们可以列举美国一些州、或城市、或公司的一些好例子……但是我们不能列举美国。”

我认为,到了世界再次指向美国的时候了。我想要新德里的工程师指着我们的环保建筑,作为他想要为他的国家设计的类型。我想要东京的汽车制造商指着我们的汽车,作为全世界的典范。我想要欧洲和亚洲、非洲和南美洲的领导人指着我们的外交和我们的诺言和我们的智慧,作为带领我们走向我们时代的新能源未来的明灯。

最重要的是,我想要我们的子子孙孙指着这一代人和这一时刻,作为美国再次找到前进道路的时间,作为美国克服前一个时代的鸿沟、政治和小气的时间,新的一代因此可以团结一起,面对这个时代最严峻的挑战。我竞选美国总统,就是要带领我们走向这一新的时代,我请求你们所有人和我一起迎接前面的挑战。谢谢大家。

 

巴拉克·奥巴马新近赢得了美国总统大选。

首页图片由 Jack Thielepape

 

评论 comments

5

评论 comments

中文

EN

嗨 Hi Guest user

退出 Logout /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排序 Sort By:

对未来的期盼

巴拉克•奥巴马关于美国应具有合作的精神和领导的能力并与世界一起对抗气候变化问题的说话意义非常重大。终于是美国一位新的总统去改正美国政府在过去七年半那傲慢和愚蠢态度时候了。我们这些不生活在处于孤立和分裂状态的美国局外人,希望看到这个国家走上一个崭新的国际化道路。经济增长和世界上任何地方的发展都必须对环境负责以及以可持续发展的方式进行,而并非是自私和剥夺。要发展必须采用洁净技术(包括绿色能源),必须照顾到人类的健康生活,以及我们这个具有生物多样性的星球和子孙后代。同时,发展必须尊重自然资源的开发限制。使我们陷入环境混乱的旧发展模式并不会让我们从中解放出来。像奥巴马一样,我也想说:“我想要我们的子子孙孙指着这一代人和这一时刻,作为美国再次找到前进道路的时间。”我们需要加入其它的国家---不管国家的大小---共同对抗气候变化---“这个时代最严峻的挑战”。 -马修

Hope for the future

What Barack Obama says about the United States reaching out to the world, in a spirit of real cooperation and leadership on climate-change issues, is very important. It's time, at last, for a new president to reverse Washington's arrogant and bone-headed attitudes of the past seven and a half years. We who live outside the insular and disruptive United States want to see the country on a new path internationally. Economic growth and development anywhere in the world must be responsible and sustainable, not selfish and exploitative. It must come through clean technology (including green energy) and with regard to the well-being of our fellow humans, our biodiverse planet and succeeding generations. It must respect the limits of our natural resources. The old ways that got us into the environmental mess that we're in won't get us out of it.
Like Obama, I too "want our children and our children's children to point to this generation and this moment as the time when America found its way again". We need to join the rest of the world -- with countries large and small -- in tackling climate change, "the most urgent challenge of this era". -- Matthew


在未来证明吧

他大部分的演讲真令人感动。不过,我们得记住那一次的演讲是去年发表的。现在我们都需要等着,看奥巴马总统是否会把他的行动跟他在总统选举中作出的诺言连接在一起。既然美国对全球气候变化的紧急和期望比去年增长了, 我们就得等着奥巴马总统是否会成功地采取行动,就像他作出的诺言一样。Tao

本评论由Ellen Schliebitz翻译

Prove it in the future

Most of this talk is very inspiring, but we need remember this was a talk one year ago. Now we need wait and see if President Obama will act as well as he promised during the campaign, or even better, given there is more urgency and higher expectation for the United States to act on Climate Change, than one year ago.

Tao


wait and watch

Let's see how much help the US could be to assist developing countries meet their targets.

拭目以待

瞧瞧美国在协助发展中国家达成其目标上究竟能帮多少忙。

本评论由Ming Li翻译


胡初发

作为一个大国,中国就必须对救大自然负有责任。以前,中国对全球制造的产品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不过,目前我们中国人必须改变一下自己。现在我们并不需要外国钱了,反正我们需要的是我们自己的青山绿水。中国的复兴是一个长远的国家计划,而且它一直会这样。
本评论由Ellen Schliebitz翻译

Hu Chufa comments...

As a superpower, China needs to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saving mother nature. In the past, China played a very important role in global manufacturing but today, we Chinese have to transform ourselves. What we need is no longer foreign money, but our own green mountains and clean water. Chinese rejuvenation is a long-term national plan, and will always be so.


奥巴马的清洁煤炭

发电厂烧煤来产生水蒸气,驱动涡轮机,既产生电又产生各种各样有害气体。无论你怎么看,煤炭并不怎么清洁。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www.lincenergy.us

obama clean coal

Coal is burned in power plants to create steam, thereby powering turbines and generating both electricity and a diversity of harmful air pollutants. No matter how you look at it, there isn't much clean about coal.

For more information visit: http://www.lincenergy.us


合作伙伴 Partners

项目 Proj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