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震后生态修复应以自然力为主

受地质灾害破坏的生态,其演替期只需几年到几十年,属短期演替。蒋高明建议,震后生态修复应该自然为主,人工恢复应为辅助措施。

Article image

中国四川汶川大地震让6.9万鲜活的生命在瞬间消失。地震后,由于岩石大面积松动,土壤圈与岩石圈部分脱离,自然山体发生滑坡、泥石流等,植被失去了附着基础,自然生态系统遭受损坏。和家园重建一样,震后生态修复也是摆在中国各级政府面前的重大任务。

在自然界,植物群落的原生演替存在两大系列:旱生演替系列和水生演替系列。两者均在根本没有土壤的前提下,通过物理、化学和生物的途径,逐步形成土壤,并增加物种,最终形成具有生命力的生态系统。上述过程非常缓慢。以土壤形成为例,自然界形成一厘米的土壤需要两千年以上的时间。这次发生地震的四川西南山地,其生物群落的形成出现在古老的地质历史时期,是旱生演替的结果。尽管如此,生态系统也如生物有机体一样,存在适应环境和自我修复的各种能力。因为土壤还在(可能因地震发生位移),植物的各种繁殖体尚存,生态恢复相对容易实现。地质灾害后的生态演替为次生演替,所需时间为几年到几十年,在时间系列上属短期演替。在这种情况下,生态修复应以自然力为主。

利用自然力进行生态修复的过程可以简单理解为“围封“,就是在保证土壤不损失的前提下,促使自然分布的各类繁殖体(种子、孢子、果实、萌生根和萌生苗等)能够“安家落户”并得以自然繁衍。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只要存在生命生存的条件,这种自然力就无处不在。

1999年9月21日,台湾台中和南投两县发生了里氏7.3级地震,夺取了2347人生命。2001年11月,笔者赴现场考察时,发现山下土壤较厚的地方已被草本层和灌木层覆盖,乔木也开始进入;裸露山体的岩缝里(存在一点土壤),植物顽强地生长出来。当地政府采纳了科学家的建议,对震后的大部分山体,采取保育措施,实施自然修复;对于部分严重破坏的建筑,则有意识地保留地震痕迹,建立地震博物馆,以开展科学研究和公众警示教育。

退化生态系统通过自然力修复成功的例子还很多。香港有个嘉道里植物园(原农场),45年前那里基本上是秃山,后来因为农业活动停止了,经过几十年的自然恢复,形成了郁郁葱葱的森林。陕西佛坪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有个地方叫“蒸笼场”,在清光绪(1875~1908)年间,是个生产蒸笼的场所。那里地处秦岭腹地,曾经有1万多人生活其中,后来由于交通不便,人逐渐搬迁出来,变成了无人区,树木得以按照自然的规律生长,实现了100%的恢复。自然生长的大树胸径在50厘米以上,且不存在外来种的问题。大熊猫喜欢吃的箭竹也长出来了,“蒸笼场”成了大熊猫的乐园。山西太行山深山区封山育林5年,每亩投资是同等地面环境下人工造林的5.8%,却在较短时期内实现了大面积植被恢复。封山育林形成的乔灌草复层混交林,具有有效涵养水源,减轻水土流失,改善小气候,减轻气候和地质灾害,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多种功能。

在内蒙古正蓝旗浑善达克沙地腹地,2000年以来,笔者带领研究小组连续开展了8年的退化生态系统自然修复试验,将巴音胡舒嘎查(村)4万亩严重退化的沙地草地恢复到上世纪60年代的水平,除植被恢复外,野生动物也纷纷回来了。试验取得成功后,周围村子纷纷仿效,过去一些严重退化的流动沙丘已经覆盖了良好的植被。2008年7月初,半岛电视台三名记者采访我们的试验成果,想在周围几百平方公里内寻找一些严重退化的沙地作为对照,驱车找了一整天也没有找到,只好用一个小沙丘作为背景,结束了采访。我们也经历了人工种树、飞机播种的弯路,最后放弃了人的努力,转向改变牧民生产方式、提高土地生产效率、增加牧民就业等,将退化生态系统修复放心地交给大自然去做。

在人的问题上,震区生态修复应重点考虑解决社区发展和生态保护矛盾的“替代生计”问题。可发展农户沼气,避免到山上打柴;发展秸秆饲料,避免到山上放牧,以保证植被正向演替。北京延庆县四海镇、大庄科乡,目前森林覆盖率达到了85%以上,而15年前森林覆盖率不到30%。当时的土地利用效率很低,仅烧柴一项,一人就需要20亩山林。存在如此大的人为压力,花再多的钱植树造林也无济于事。后来,北京政府采取“移民搬迁”、向留守户发放看护费用、以煤代薪等措施,有效减少了人为压力,促进了退化生态系统自然恢复。

包括震区在内,大部分生态退化没有超过生态承受极限的地方,均可借助自然力恢复,人工恢复应为辅助措施。自然力恢复尤其适合广阔的沙地草地、草原、荒漠、南方山地、北方山地之阴坡等。因为那些区域土壤保存较好,且具备植物生长所必需的水、热、光、养分等有利条件。在地广人稀的区域,更应提倡自然力恢复,避免将经费浪费在人的“无效劳动”上,如在干旱区造林就得不偿失。

有效的自然保护区应成为退化生态系统恢复的主打治理模式。对保护区的投入可先从国家级保护区开始,并列入国家的经费预算,“国家级,国家管”,变保护区目前的经营开发为保护执法,并带动社区经济发展。国家级保护区的管理经费解决了,省、市、县级保护区可参照国家的做法,从地方财政中安排固定经费用于保护区日常管理。震区有自然保护区的地方宜优先安排项目,实施生态修复,带动震区其余地区的生态保护工作。

 

蒋高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他提出的“城市植被”概念和“以自然力恢复中国退化生态系统”等观点得到社会各界广泛认可。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天和人的分工

我同意蒋先生的观点,人的任务是救人,生态的事情就交给自然吧,不然很容易帮倒忙,而且容易产生更多贪污。

Division of work between the Nature and Human

I agree with Mr. Jiang. As human beings our task is to save other human beings of our kind.

Leave the ecosystems to the nature. We could easily do more damage than help if we insist on interfering the natural course, not to mention the possible corruption during our interference.

(This comment was translated by Zheng She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自wxai

这都是专业内的评论,非常赞!

from wxai

Professional comments, bravo!

translated by Lijin Ze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恢复过程可能漫长

正如蒋高明教授指出的,如果以农耕,伐木与用火为形式的人为压力被最小化,那么只要给予其足够的时间,土地是有可能自然恢复的。然而,中国南方的一些土地在经过长达两百年的恢复后,修复效果依然不明显。其中原因可能是当地的人为压力并未被解除。这种土地破坏不但在历史上一些艺术品上有所反映,而且在实地现场也仍然存在。

请看:http://fas.org/blog/china/wp-content/uploads/2008/03/art.pdf

Walter Parham [email protected]
(本评论由Zheng Shen翻译)

Recovery can be slow

Where human pressures such as farming, wood cutting, and fire can be minimized, natural restoration of land has a chance given sufficient time just as Professor Gaoming Jiang points out. Some degraded lands of South China however show only slight recovery even after 200 years where such pressures have not been removed. This land damage is reflected in some historic art works as well as on site today. (See)http://fas.org/blog/china/wp-content/uploads/2008/03/art.pdf.

Walter Parham
[email protected]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黄石国家公园的生态恢复

几个星期前我去了美国黄石国家森林公园。1988年那里发生一场森林大火,现在还有许多过火林木。还有许多的树木已长到从1英尺到20英尺高。这是因为松塔里面是松树种子,外面被覆着一层胶。发生森林大火时,外面的胶被融化掉,里面的种子便四散开去。这是又一个大自然自我恢复生息的例子。有些森林火灾是由于闪电引起的,不幸的是1988年的大火是由于一颗烟蒂引起的。Sustainablejohn
(本评论由Yang bin翻译)

Recovery in Yellowstone

I was in 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 a few weeks ago. In 1988, a big forest fire occurred, and you can still see many burnt trees. You can also see many trees growing in already from 1 to 20 feet tall. This is because seeds were contained in the pine cones, sealed by a glue. When the fire happened, it melted the glue and the seeds fell all over the ground. Another example of Mother Nature watching out for herself. Some fires are caused naturally by lightning, unfortunately they traced the big 1988 fire to a cigarette butt.

sustainablejoh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黄石是另一回事

美国很多地区的生物是长期以来适应于野火的,有的植物种子甚至必须经过火烧才能发芽。

所以这跟本文讨论的问题有差别。
(本评论由Lijin Zeng翻译)

In case of Yellowstone

The Biota there has been adapted to fire, some plant seeds actually have to go through the fire to be able to germinate.

In that case it's just another story.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尊重自然规律是根本道理

蒋文讲的这个理念是对的。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的恢复都应该强调自然规律。熊猫保护根本在于其栖息地的保护。卧龙也应该是这个道理。我们不应该再着力于侵占更多的野外栖息地来重建和扩大饲养基地。应该通过这次地震,加紧制订或修订熊猫放归野外的计划。这才是迁地保护(ex-situ conservation)的根本目的。野生动物主管部门的侧重点是自然保护,不该是“产业化”。

the key is to follow the principles of nature

Mr. Jiang made a good point in his article. The preservation of ecosystems and the restoration of biodiversity should follow the principles of nature. Protection of giant pandas essentially comes down to protection of their habitats. The same applies to Wolong National Nature Reserve. We must not seize any more wildlife habitat in order to rebuild and expand giant panda rehabilitation bases. As part of our responses to the Sichuan Earthquake, we ought to step up or revise the formulation of plans for returning giant pandas to the wild. This is the ultimate goal of ex-situ conservation. The governmental wildlife protection agencies should emphasize protecting natural reserves, not industrializing natural reserves.

(Comment translated by Yang 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