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戈尔要求美国“为人类迈进一大步”

把将要承担的任务与登月作比较,这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敦促国家承担起应对气候变化的义务:在10年内生产100%的可再生清洁能源。

Article image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阿尔·戈尔2008717日的气候演讲文本由总部设在华盛顿州的气候保护联盟向“中外对话”提供。)

在我国历史上,有不少这样的时候,我们的生活需要驱除幻想,在觉醒中应对眼前的危险挑战。在这种时刻,我们被要求立即大胆行动起来,摆脱自满,抛弃旧习,头脑清晰,保持警惕,作出必要的重大改变。对于那些无论以何种理由拒绝参与的人,必须要么劝其一起作出努力,要么请其靠边站。现在就到了这一时刻,美国的生存正处于危险之中,而更有甚者——如果要求再进一步——人类文明的未来正面临着危险。

我想不起来我们国家还有这么一个时候,如此多的事情似乎同时都出了问题。我们的经济状况极为糟糕,而且还在恶化,油价急剧攀升,电价猛涨。工作被外包出去,房贷陷入困境。我们所依赖的银行、汽车公司和其它机构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杰出的资深商界领袖告诉我们,除非我们有勇气迅速做出重大改变,否则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特别是气候危机大幅恶化——远比预期来得快。根据穿越北极冰盖的海军潜艇所获数据,科学家发出警告称,整个冰盖五年内在夏季完全消失的几率现在是75%。这将进一步加剧格陵兰冰层的融化压力。据专家称,格陵兰最大冰川之一的雅各布港冰川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退化,每天融化的冰达2000万(美)吨,相当于纽约市居民一年的用水量。

两份来自军事情报专家的重要研究报告警告我们的国家领导人,气候危机牵涉到国家的安危,其中包括可能产生数以亿计的气候难民,破坏世界各国的稳定。

就在两天前(2008年7月15日),27位政界元老和军队退休领导人警告说,一场可能由丧失海外石油资源所引发的“能源海啸”将危及国家安全。与此同时,伊拉克战争在继续,而现在阿富汗的战争形势似乎更加不妙。

顺便说一句,天气的确越来越反常,是吧?与我们过去的记忆相比,似乎龙卷风更加频繁,旱灾持续更久,暴雨更大,以及洪灾创纪录。加州和美国西部其他地区的火灾史无前例。气温的升高使植被变得更干燥,所引发的大火在加拿大、希腊、俄罗斯、中国、南美、澳大利亚和非洲肆虐。特拉维夫大学地球物理学和行星科学系的科学家的研究表明,气温每升高一度,雷击数量就会再增加10%。而闪电仍然是当今加州引发大火的主要原因。

跟许多人一样,我觉得迄今为止的任何解决方案都不足以应对这些问题,对此我一直感到担忧。

我确信,我们在这些危机面前显得无能为力的原因之一就是我们倾向于孤立地对每一个危机提供老一套的解决方案,而没有考虑其他的危机。这些过时的方案非但没有效果,反而往往加剧了其他危机。

但如果我们把这三个看似无法应对的挑战联系起来考虑,就会发现其中贯穿着一条共同主线:我们过分依赖碳基燃料,而这种危险的依赖是经济、环境和国家安全危机三大挑战的核心。

我们从中国借钱来购买波斯湾的石油,在燃烧石油的过程中破坏地球。这需要彻底地改变。

但如果我们抓住了这条主线并牢牢拉住,所有这些复杂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我们会发现,一切问题的答案就在我们的手中

这个答案就是:停止对基燃料的依赖。

在我寻找应对气候危机的真正有效的答案过程中,我和工程师、科学家以及首席执行官们举行了一系列的“方案峰会”。在这些讨论当中,有一件事变得十分明了:如果你把那些点串起来,结果就会发现,气候危机真正的解决方案跟重塑经济并脱离不断攀升的能源价格陷阱的措施如出一辙。而且,这些措施和保障国家安全而不用在波斯湾发动战争的解决方案并无二致。

如果我们可以用上不昂贵、无污染而且可以在国内即可大量获得的燃料,那情况会怎样?

我们有这样的燃料。科学家已经证实,每40分钟辐射到地球表面的太阳能便足以供应全世界一整年的能源需求。从太阳能中取一小部分就可以满足美国全部的用电量。

每天吹过中西部走廊的风能也足以满足美国100%的电力需求。地热能同样也能为美国提供大量的电力。

开始使用这些可再生能源的最快速、最廉价和最好的方式是发电。实际上,我们可以立即开始使用太阳能、风能和地热能为家庭和企业供电。

然而,要把这种激动人心的潜力变为现实,并真正解决我国所面临的问题,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开端。

正因如此,我今天将提出一个战略计划,旨在把我们从危机中解救出来,摆脱牵制,重掌自己的命运。这不是我们要做的唯一事情,但这是为美国提供新动力所需的大胆新战略的关键所在

今天,我要求国家致力于在10年内实现电力100%来自可再生能源和真正清洁的无碳能源。

这个目标是可实现的、可承担的和可转化的,它对所有的美国人和社会各界——政治领袖、企业家、创新者、工程师以及每一个公民——提出了一个要求。

若干年前,不可能提出这样一个要求。然而,形势已发生变化:在近期石油和煤炭价格飙升的情况下,太阳能、风能和地热能的成本则迅速下降,彻底改变了能源经济态势。

32年前,在我初次进入(美国)国会的时候,我听到专家作证说,假如油价达到每桶35美元,可再生能源就会变得有竞争力。如今,油价每桶超过了135美元。果不其然,数十亿美元的新投资正流入太阳热能太阳光电、风电场、地热电站以及其他各种创新性新技术的开发,以提高能效和节约当前所浪费的能源。

随着对可再生能源的需求不断增长,成本还会继续下降。例如,制造太阳能电池所需的特殊硅材料不久前的价格还高达每公斤300美元,但最新的合约价格已低至每公斤50美元。

你知道,在同为材料制造的计算机芯片方面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同样性能的芯片,每18个月价格下降50%,年复一年,这种情形连续发生了40年。

有人指出,对于可再生能源,我们还没有实现这些目标的技术。对此,我请他们和我一起去见见那些有志推动这场革命的企业家。我见过他们正在做的工作,而且毫不怀疑我们有能力迎接这一挑战。

有人说成本依然太高。我请他们想一想,如果我们继续依赖正在迅速枯竭的能源,以满足全世界迅速增长的需求,石油和煤炭的成本会不会停止攀升。只要石油和煤炭需求增长,其价格就会上升。而当太阳能电池的需求增加,价格往往会下降。

当我们每天使用的石油中近70%要花钱从外国购买,那些国家建起新的摩天大楼,而我们则失去就业机会。如果我们用那些钱来建造太阳能帆板和风电场,我们就能打造富有竞争力的产业,在国内增加就业机会。

当然,也有人想说这是无法完成的任务。我们听到的一些声音来自于现状的维护者——那些人在维持现有体制上享有既得利益,不论其他人需要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但即便是从碳时代获利的那些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时代会不可避免地走向终结。正如一位欧佩克石油部长评论说:“石器时代的终结并不是因为石头短缺。”

有人说10年时间不够。我恭请他们掂量一下全球科学家的告诫,如果我们再拖10年不行动,我们会面临怎样的风险。权威专家预言,我们只有不到10年的时间在导致全球变暖的污染问题上作出巨大的变革,以免能而不为,丧失从环境危机中获得恢复的机会。石油和煤炭的使用增加,污染就会上升。太阳能、风能和地热能的使用增加,污染就会下降。

有人说这个要求政治上行不通:我建议他们走到美国人民面前去为现状辩护,接着就会证实,人民渴求改变。

我个人认为,我们的国家无法再经受10年维持现状不变。我们的家庭无法再经受10年的油价上涨,我们的劳动者无法再经受10年的就业机会丧失和工厂外包,我们的经济无法再经受10年每24小时给外国送20亿美元来换取石油,我们的士兵和他们的家庭无法再经受10年向危险而恰恰有大量石油供应的地区不断部署军队。

那么,在未来10年我们能做什么呢?在未来的10年中我们应该做什么?我国一些最伟大的成就源自于在下一届选举之后实现目标的承诺:马歇尔计划联邦社保基金州际公路系统。但是,从现在开始在40年里做某件事情的政治承诺完全会被忽视,因为人人都知道这毫无疑义。十年的时间大约是我们国家能够坚持一个目标并实现目标的最长期限。

约翰·F·肯尼迪总统(1961年5月)要求我们国家在10年内 把人送到月球并平安返回时,很多人怀疑我们能否实现这一目标。然而,八年零两个月之后(1969年7月20日),尼尔·阿姆斯特朗巴兹·奥尔德林在月球的表面上行走

诚然,在10年内达到100%可再生和清洁电力的目标需要我们克服许多的障碍。例如,美国目前还没有足够发达的统一国家电网,能够把太阳能、风能富裕地区和需要电力的东西部城市连接起来。

我们的国家电网是关键性的基础设施,就像高速公路和电信网络一样,对经济的健康和安全至关重要。如今,美国的电网已经老化,十分脆弱,存在着断电危险。当前电网系统存在的电力中断和故障每年要耗费1200亿美元以上。这个系统无论如何都要升级了。

我们可以帮助举步维艰的汽车巨头转向生产插入式电动汽车,来进一步提升美国国家电网的价值和效率。大批的电动车面世,可以大大降低行车成本,减少污染,增加电网的灵活性。

当然,与此同时,我们需要厉行节约,大力提高能效。节约是最好的投资。

美国要转向可再生能源,还必须对在这一过程中面临困难的无辜美国人提供足够的帮助。例如,我们必须向那些在危险条件下保障现有能源供应的人们表示承认,要保证在煤炭工业调整过程中被迫转行的每一个煤炭工人都有好的岗位,能够享有新鲜的阳光和空气。

当然,我们能够也应当坚持把碳基能源造成的环境破坏计入其成本,从而加速这一转型。长期以来,我一直支持大幅削减工资税,由二氧化碳排放税来弥补由此造成的差额。我们应当对能耗课税,而不是对挣来的钱课税。这是我们所能作出的唯一最重要的政策改变。

为了促进国际合作,美国重返全球社会同样十分重要,于明年12月在哥本哈根带头努力达成一项国际协议,其内容应包括对二氧化碳排放设限和建立全球伙伴关系,认识到应对极端贫困和疾病威胁的必要性,并将其作为全球解决气候危机日程表的一部分。

毫无疑问,10年内实现100%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最大障碍可能是政治的积重难返,以及现存的自治制度。近年来,我们的政治倾向于越来越多地制定避免触动特殊利益的小政策,间或在正确的方向上小步前进。当需要胆略来应对这些危机的时候,我们的民主政治就患上了硬化症了。

只有一个真正功能紊乱的制度才会接受有悖于常理的逻辑,即解决高油价的短期办法就是在从现在起的十年内钻出更多的石油。

我们的政府经常采纳一个所谓的解决方案,却与要解决的问题全然无关,我是唯一一个对此感到诧异的人吗?当人们正当地抱怨汽油涨价时,我们提议给石油公司更多的钱,妄想这些公司会把汽油价格降下来。这毫无作用,而且每个人都明白这一点。

如果我们坚持回到过去老一套做法,它从未行之有效反而导致在油价创下历史新高的同时石油公司利润创纪录,如果我们一次又一次得到同样的结果,没有人会感到意外。但是,(美国)国会也许无论如何也要准备这么干,因为有些人被特殊利益集团的说客簇拥着,他们知道如何利用这个体制为其服务,而不是为美国人民服务。

如果你想要知道油价的真相,那就是:石油的爆炸性需求——尤其是在中国等地方——对价格影响势不可挡,无论石油公司作何承诺,油价几乎必然会继续上涨。而且,政客们无法在短期内拉低油价。

然而,有一个极其有效的办法能在短短的几年内降低开车成本。降低油价的办法就是结束我们对石油的依赖,并使用可再生能源,相当于向我们提供每加仑1美元的汽油。

很多美国人开始质疑我们是否失去了采取大胆政策解决方案的意愿。宣称了解我们的制度是如何运作的人告诉我们说,我们最好还是别指望我们的政治制度会大胆行事,尤其是与特殊利益集团的愿望相悖的时候。而且我得承认,事情确实似乎就是如此。不过,我也开始在这个国家听到不同的声音,发出这种声音人不仅讨厌小步政策和特殊利益政治,而且可望新的、不同的、大胆的解决之道。

我们正身处(美国)总统大选的前夕。我们正处于国际气候缔约进程中,这个进程会在新总统任期的第一年底之前结束。认为美国必须等待其他国家加入这个行列,那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我们必须先行一步,因为那是带动其他国家的关键,而且率先迈出这一步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

因此,我请求你们和我站在一起,在各个层面,向两位总统候选人发出呼吁,呼吁他们接受这一挑战——让美国在未来10年内100%实现无碳发电。到了超越空洞言辞的时候了,我们需要马上行动。

这是一个关键时刻,一个我们决定自己的道路和集体命运的时刻。我请求你们——你们每一个人——和我一起构建这一未来。请在wecansolveit.org加入“我们”的运动。我们需要你们,而且我们现在就需要你们。我们不只是致力于更换灯泡,而且致力于改变法律。法律只会因领导者而变。

1969年7月16日,美国终于准备好实现肯尼迪总统提出的把美国人送到月球的要求。我永远不会忘记,在离发射场几英里的地方,我站在父亲的身旁,等待着巨大的土星5号运载火箭将阿波罗11号送入太空。当时我很年轻,才21岁,刚刚在一个月之前大学毕业,三周后应征入伍。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振奋人心的分分秒秒。巨大的火箭引擎的力量及其产生的振动摇撼着我的整个身躯。我看到火箭升起,起先是慢慢地,接着快速升空,声音震耳欲聋。我们伸着脖子看,直到什么也看不见。接着四天后,我和全世界千千万万的人一起观看尼尔·阿姆斯特朗向月球表面迈出一小步,由此改写了人类的历史。

现在,我们必须帮助我们的国家实现另外一个改写历史的目标。我们整个的文明依赖于我们,登上了探索与发现的新的旅途。作为踏上征途并将在10年内完成任务的我们,我们的成功取决于我们的意愿。我们再一次拥有人类迈进一大步的机会。

阿尔·戈尔:作家兼环保活动家,美国前副总统,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他是气候保护联盟的创始人,“我们的运动”是该联盟的一个项目。

首页图片World Economic Forum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同意

如果太阳光电技术在中国得以广泛应用,那儿的电价就会低于目前水平。 (由Zheng Shen翻译)

Agree

If the photovoltaic technology was utilized widely in China, the price of the electricity would be lower there than what it is now.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能源利用务必要进入新时代

“石器时代的结束不是因为石头短缺”。一个浅显的道理,似乎长期历来被政客忽视了。
新能源的实质应用和推广将不仅在技术层次上把人类文明推入一个新的时代。这将会是一个里程碑。[email protected]

Energy use is changing

"The Stone Age didn't end because of a shortage of stones." This simple idea has long been ignored by the politicians.

The utilization and extension of new energy will bring human civilization to a new era, not only in terms of technique. It will be a milestone.
[email protected]
(This comment was translated by Zheng She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支持前副总统

支持前副总统的话,我也算一个. 他所描述的方法是很合理可行的.国际巨头同时也是环境的债务人,必须要履行一定责任.

该评论由Stacy Xu 翻译.

Support the former-veep

I for one support the former-vice president. The ways he described sound reasonable and feasible. The giant environmental debtor should do something to redeem.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回复:戈尔的建议(上)

人们高瞻远瞩时往往忽略了眼前的事物。戈尔号召在十年内美国转型成为完全利用可更新能源的国家。这个建议如果可能实现,那么它会是个伟大的目标。但要实现这个计划必须克服一个困难:能源的大规模生产目的是满足需求,但依靠风力与太阳能发电需要为无风和无阳光的时期储存大量的能源。这不是鸡毛蒜皮的问题,要解决它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解决方法非科技创新和实验莫属,而这两种方法,如同艾滋病和癌症的治疗方法,无法保证在固定时限内获得所期望的成果。如果我们不是正在为关注戈尔的建议付出代价,上面的一切都不重要。但在戈尔的建议上太过执着,就会导致我们偏离甚至忽略掉目前的当务之急:降低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的高人均能源消耗以及温室气体排放量。这也是两位美国总统候选人一直表示支持的事业。(未完待续)
(本评论由Zheng Shen翻译)

Re: Al Gore's proposal pt 1

Sometimes if you look to far ahead you miss what is front of your nose! Al Gore's call for the Unites States to convert to a 100% renewable energy portfolio within 10 years would be a great goal if it were realizable. One big problem stands in the way of such a plan. Large scale energy production is produced to match demand. But to rely on wind or solar power we would need to have massive storage capacity for energy to be available for use when there is no wind or sun. This is not a trivial problem. It is not an insoluble problem. But it is going to take scientific innovation and experimentation to solve - neither of which can be guaranteed to produce a desired result on a fixed timetable anymore than the cure for cancer or AIDS. None of this would matter were it not the fact that we pay an enormous price by focusing on Gore's plan. For in doing so, we risk becoming sidetracked from the immediate priority - putting the developed world (and especially the United States) on a serious diet to wean it from its high per capita energy consumption and associated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That is what both Obama and McCain have indicated support for in their campaigns. cont...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回复: 戈尔的建议(下)

到2020年,将美国温室气体排放量从2006年水平降低20%是可能的。在达成这一目标之后,继续将排放量降低80%甚至90%也似乎是一个可行的挑战,因为大规模存储能力技术与碳捕获及隔离技术在未来40年之内很有可能被掌握,尽管不是100%保证。但如果下一年我们不能把注意力放在美国目标长远的捆绑立法上,这一切都不会成为可能。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有权在制定他们自己的长期能源计划之前要求美国的这一立法行为。

-----Martin Bunzl,
博士,
气候与社会政策研究所主管,
罗格斯大学
(本评论由Zheng Shen翻译)

Re: Al Gore's proposal pt 2

Pushing U.S. consumption down by 20% of 2006 green-house gas levels by 2020 is a doable goal. Going on from there to an 80% (or even a 90%) reduction of 2006 green-house gas levels is going to be a challenge that is plausible, because it is not unreasonable to think that both massive storage capacity and carbon capture and sequestration will be mastered over the next 40 years - although here too there is no guarantee. But none of this is going to happen without a focus on the need for far reaching, binding legisl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the coming year. China a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have a right to demand this before addressing their own long term energy planning.

Martin Bunzl,
Professor of Philosophy,
Director, Initiative on Climate and Social Policy,
Rutgers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