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吃饭问题(上篇)

40年廉价、充裕的食品供应好景不再。全球每年的消耗高于产出,恐慌引发了第二次“绿色革命”的呼唤。嘉维尔·布拉斯报道。

Article image

1960年代的世界末日预测警告称,世界处在饥饿的边缘,让人人得其食的战斗已失去前进的方向。一些人口众多的国家常闹饥荒。马尔萨斯灾难预测登上畅销书排行榜,保罗·R·艾里奇《人口爆炸》中写道到1970年代和1980年代,受害者将数以亿计。

然而,人类的智慧挽救了这一天。冷战中,由于担心饥饿国家可能投入苏联的怀抱,一项大规模的农业研究与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得到了美国的热心支持,导致了农业生产率爆发式的提高。从未想过粮食可以自给的国家摇身变成了粮食净出口国。

在美国农学家诺曼·博洛格的带领下,上述努力导致了高产种子的开发,而且极大地扩大了灌溉、肥料和杀虫剂在发展中国家的应用。博洛格后来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到1968年,农业生产率跃升极为明显。例如,印度的小麦收成创纪录,菲律宾的大米产量也达到了创纪录水平。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署长威廉·高德称,世界正目睹“一场新的革命所带来的成果”。

高德在40年前的一场演说中指出:“这不是苏联人那样的红色暴力革命,也不是伊朗国王那样的白色革命。” 他接着说,“我称之为绿色革命”,并由此造了一个他死后还在长期使用的名词。

然而,跟领域内的其他类似事情一样,“绿色革命”最终失去了动力。如今,由于农产品价格飙升,世界再次处于饥饿的边沿,引发了从海地到孟加拉国等国家的粮食骚乱。不过,这次增加供应的努力,以及美国和其他国家政府的政治支持,看来要弱得多。与此同时,创纪录的高油价使肥料更加昂贵,致使提高生产率的任务愈发困难。

在与农业官员和专家的数十次访谈中,形成了一个共识:即使当前粮食危机是多种因素造成的,例如生物燃料需求,或者极端气候,但归根结底,还在于绿色革命的衰落。联合国设在罗马的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会(IFAD)总裁莱纳特·鲍格称,“当前危机的基础是农业生产率的下降。”

在很多方面看来,绿色革命是其自身成功的受害者。从1960年代初开始,粮食增产之大,不仅避免了全球饥饿,而且还为近40年廉价和充裕的粮食供应开辟了道路。例如,小麦产量从每公顷不到500公斤,跃升至现在的近 3,000公斤。实际上,1990年代的大多数时候,问题出自粮食太多,在欧洲,关于粮“山”、牛奶和啤酒“湖”的谈论颇多。

非洲绿色革命联盟(AGRA)副会长阿金伍米·阿德辛纳称,充足的廉价粮食造成了极大的自满。“人们开始认为,已没有必要为进一步提高生产率而支持农业研究,因为粮食已绰绰有余,粮价在下跌。”

结果,农业研究和基础设施投资急剧下降。根据设在巴黎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提供的信息,2004年,世界银行等多边组织和单个的富裕捐赠国,把发展援助中的农业支出份额减至3%以下,低于1979年高峰时期的18%。从资金量来看,即使计入通货膨胀,农业援助也减少了一半以上——从1979年的80亿美元降至2004年的30亿美元左右。

尽管农业研究中的私人资金增加了,但全球市场粮价低,意味着这种资助通常集中在减少成本的创新上,而不是提高产量。美国农业部经济研究局的罗纳德· 特罗斯特指出,公共资金支持的研究,往往更可能集中在提高产量的创新上,尤其是在农民无法支付新种子专利费的地方。

投资减少导致生产率增长减缓。根据美国农业部提供的资料,从1990年到2007年,作物产量年增长率为1.1%,而从1970年到1990年则达到了2%的增长。就小麦和大米等主要粮食而言,投资减少对增产的影响甚至更加严重,年增长率从1960年代初的10%降至1%左右。

生产率增长的下降可真不是时候。在这个十年中,随着全球人口的膨胀,以及中国等国家激增的中产阶级要消费更多的肉类和牛奶等蛋白质,粮食需求一直在上升。生物燃料产业的发展进一步增加了需求,今年占了美国玉米产量的三分之一。

现在,全球正在慢慢耗尽粮食储备,每年的消耗量高于产量,这是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第一次。此外,由于旱灾等气候的影响,粮食库存处于创纪录低位,价格直线上升。阿德辛纳指出,“这是一件迟早会发生的事。”

政策制定者意识到形势的紧迫。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最近声称“总觉得第一次绿色革命已经到了头”。他接着说道,若要解决粮食危机,世界需要第二次这样的变革:“全球社会和全球机构必须形成一个集体反应,在农业生产率和产量方面产生一个量的飞跃,以再次彻底驱除粮食短缺的幽灵。 ”

2008年6月初,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在罗马举行峰会,此事被提到了最高议程,约有40位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出席,粮农组织总干事雅克·迪乌夫表示,这是一个罕见的时刻:“25年来,首次出现高粮价成为刺激农业领域的驱动力。在国际合作伙伴的支持下,各国政府现在必须进行必要的公共投资,并为私人投资提供良好的环境。”美国农业部长埃德·谢弗最近表示:“如果各国不增加产量……人们就会挨饿,事情就那么简单。”

然而,复制第一次绿色革命将很困难。绿色革命三个支柱中的任何一个——种子技术、灌溉和大量使用肥料及杀虫剂——现在看来都不强。而且,这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这个问题第一次是如何处理的。

由于数百万人面临饥饿的危险,需要很快拿出成果,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一心要不惜一切代价增加产量。1960年代在菲律宾洛斯巴诺斯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担任首席科学家的汤姆·缪乌,于几年前承认了这一偏向:“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因此,我们专注于高投入农业,确保人人有饭吃。”

结果是,形成了今天高度集约型的全球农业系统,依赖于廉价、很容易获得的能源,用于每一个生产环节:直接用作燃料,间接用于生产肥料和杀虫剂。但是,随着油价的攀升,某些肥料的成本从两年前的每吨300美元左右,飙升至每吨1,000美元以上。除此之外,化肥和杀虫剂的使用面临着公众的反对。

当初的绿色革命还需要大量的水用于灌溉——因为气候变化、城市的快速增长和工业活动,水资源变得越来越稀缺,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

最终,20世纪60年代种子技术的提高实现了更高的产量,并提高了抗旱和抗虫能力。科学家逐渐接近利用自然技术的极限。下一步——使用转基因生物——面临着强烈的反对,尤其是在欧洲,但在一些非洲国家也一样。

简而言之,除了非洲以外,容易做的早已做到了。曾经参与第一次绿色革命,现在在罗马联合国粮农组织植物生产部门担任负责人的希瓦吉·潘迪称,全球现在需要进行一次“更精明的”绿色革命,他说:“我们需要提高农业产量,用更少的水,更有效地使用肥料。”纽约大学国际合作中心(CIC)成员亚历山大·埃文斯称,关键是使绿色革命“更加绿色”。他指出:“需要大大增加投入的效率。”

专家们指出,为了实现这一点,水资源管理应该摆脱东南亚广泛使用的相对廉价的漫灌,转向更加昂贵的喷灌和滴灌系统。官员们称,这些设备需要投资,发展中国家只有获得捐赠支持才负担得起。阿德辛纳表示,“水将是一个限制因素。”

肥料是一个更大的挑战。粮农组织认为,地里需要施多少肥,以及何时施肥,通过对农民进行教育,节约使用肥料是可能的,特别是在某些东南亚国家。但是,专家们表示,从长远来看,肥料的使用将增加,特别是在非洲,意味着捐赠国可能需要为贫困国家提供化学品补贴。

一些专家,例如墨西哥巴坦的国际玉米和小麦发展中心(CIMMYT)主任汤姆·伦肯,补充说,考虑到当前的危机,各国需要重新考虑对于转基因生物的反对。伦肯指出:“我们需要科学回到农业上来。”

全球已有1亿公顷或8%左右的耕地播种转基因生物。该技术的支持者,如美国和巴西,可能更加坚信,接受转基因作物可能有助于问题的解决。罗马粮农组织的美国代表加蒂·瓦斯凯斯表示,为了增加作物产量,“最有前途的办法之一就是通过转基因” 。

世界银行表示,今年农业有望发生另一次技术革命,这次使用的是生物技术手段。世行警告称,“不过,这一革命能否在发展中国家成为粮食生产的现实,存在着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因为在这些技术上的公共投资低,对于可能存在的风险有争议。”

除了种子、肥料和灌溉问题之外,当今的政治气候不利于从富裕国家向发展中国家的大量资金转移。现在,没有任何人担心共产党接管;所需要的投资纯粹是为了改善数百万人的生活。

无论政策制定者确定什么路线,官员们和专家们意见一致,世界需要快速行动,以缓解危机——并且防止在未来几年内再次出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和粮农组织5月在其联合发布的《2008-2017农业展望报告》中称,在创新和提高农业生产率方面的公共和私人投资“通过帮助扩大产量基数和降低商品价格飙升的机会,可以大大改善供应的前景”。

然而,供应短缺还有个时间问题。国际水稻研究所所长罗伯特·瑞格勒表示,需要十年的时间来开发种子品种,以及建立第二次绿色革命所必需的基础设施。他指出:“实际上,我们应该在十年前就开始避免今天的问题。”

下篇:非洲与农业革命

来源:www.ft.com

金融时报有限公司2008年版权所有

首页图片由birdfarm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非常棒的文章

我喜欢这篇介绍历史和阐释我们目前面临的问题的文章。但是我还有个问题:我们真的需要靠转基因玉米来缓解这场危机吗?我们能不能仅靠减少需求量来解决问题呢?我知道世界人口太多了,所以少浪费食物并不能终结这次的危机。但是我还是认为减少对食物的浪费很重要,而且我们应该尽可能少吃肉。尤其是在美国,我觉得我们浪费掉了太多的食物。-克里斯托,来自美国

本评论由邹笑梅翻译

Amazing article

I like how this article explains the history and describes the current problems we face.

But I have a question: do we really need to turn to genetically modified crops to ease the crisis? can we at least ease the problem by decreasing demand?

I know the world population is so big that trying to waste less food will not end the crisis. But I still think it is important to waste less food, and to eat as little meat as possible. Especially in the US I think we waste too much food.

-Crystal, U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有句话不理解

"从资金量来看,即使计入通货膨胀,农业援助也减少了一半以上——从1979年的80亿美元降至2004年的30亿美元左右。"

在不计入通货膨胀的情况下, 1979年的货币购买力会被低估, 这种情况下直接比较1979年同2004年的援助额度, 会让2004年的援助看上去比实际达到的效果要大。

所以这句话或者把即使去掉, 或者在即使后面加不, 逻辑上才通顺阿。

我看了原文, 用的的确是even, 所以是不是原文的逻辑有问题?

Ant

There's One Sentence that I don't Understand

"In money terms, even adjusted for inflation, farm aid was more than halved -- to about US$3 billion in 2004 from US$8 billion in 1979.
" Regardless of inflation, the purchasing power of money in 1979 would be underestimated. In this way, when we compare directly the amount of assistance in 1979 with that in 2004, we magnify the de facto effect of the 2004 assistance. Thus, we should delete the "even" in this sentence, otherwise we could simply add a "not", in order to make the sentence logically correct. I have read the original text, and have found the "even" in the article. Does this mean that the original article itself has a logical flaw? - Ant

This comment is translated by Xiaomei Zou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应是翻译有错

"adjusted for inflation"是扣除通胀因素的意思,即指因通胀因素而(对数值)进行调整,所以原句的逻辑是正确的。 lm

the translation is possibly wrong

“扣除通胀因素”means adjusted for inflation, namely making adustments (to value) according to inflation factors, thus the logic of the original sentense is correct. lm

Translated by Zhe Ya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恩, 好似是翻译的问题

所以直接把adjust翻译成调整就可以了。翻译成"计入"反而引起歧义阿...

Ant

yep, there seems to be some problems with the translation

It's fine to translate "adjust" into "调整" rather than “计入" which could lead to misinterpretation...Ant

Translated by Zhe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