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世界,环境危机大家谈

china and the world discuss the environment

  • linkedin group
  • sini weibo
  • facebook
  • twitter
envelope

注册订阅每周免费邮件
Sign up for email updates


文章 Articles

“全球变暖”是谁发现的?

唐 昊

Readinen

斯潘塞•R•沃特的著作《全球变暖的发现》所描述的是“全球变暖”这一现象被科学家发现并被人类社会广泛认可的过程。唐昊认为,阻止全球变暖的政治行动已无法等待确定的科学结论的出台了。

《全球变暖的发现》
斯潘塞·R·沃特
外语教研出版社,2008

哈佛大学出版社2003年初版, 2008年补充再版

 

 

斯潘塞·R·沃特的著作《全球变暖的发现》所描述的是“全球变暖”这一现象被科学家发现并被人类社会广泛认可的过程:“谁发现了全球变暖?不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个科学团体。是上千名科学家经过反复讨论后得出的结论。”这样的说法我们当然不难想象,但值得注意的是书中所描绘的另类科学进程——“科学家们的成就不仅仅是积累数据、进行计算,这显然是一个社会过程。这一过程极其复杂、非常重要,因而在最后阶段被制度化了。”

我们所知道的是,把人类活动和“全球变暖”现象联系起来,这并不单纯是一项科学研究,而是掺杂了太多政治、经济和文化考量,并经历了艰苦卓绝的斗争过程。这一极其复杂和艰难过程再次证明了科学发现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此次科学发现被认可的过程也并不比中世纪时期日心说被承认的过程容易多少。即使这些发现已被证实,但它距离改变人们的生活和行为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将科学成果转化为政治家的行为同样需要经过一个过程。如,将气候变暖归因于人类活动所排放的温室气体,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也是通过不断论证才逐渐接近目前的结论的。1990年IPCC的报告说“近百年气候变化可能是自然波动,或人为活动,或二者共同影响的结果”;1995年第二次报告说的是,人类活动对气候系统的影响已可以“被检测出来”;2001年第三次报告强调“新的更强证据表明,过去50年增暖可能归因于人类活动”;到了2007年,第四次报告则明确指出,人类活动导致全球变暖的可能性从2001年的66%提升到90%以上。

在现实中,某个科学家发表了一篇带有自己观点和观测结果的论文之后,其他科学家通常会带着置疑来看待它。当然,一切科学探索都需要反复验证。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这种漫长的过程可能会使人类付出巨大代价。因为科学研究并不会在第一时间就找出答案,甚至永远不会有确定的答案。“面对发布警告的科学家,公众自然的反应就是要求他们给出具体的指导。当科学家们无法确切地说出到底会发生什么时,政治家们习惯性地让他们回去做更多的研究。这都很好,但在气候这件事情上,等待一个确定的答案就意味着永远等待。当我们面临着一种新的疾病或者一次武装侵袭,我们不会等到做了更多的研究之后再决定,我们会在现有最好的指导下采取行动。”无止境的研究往往会错失最佳的时机,“全球变暖”的发现并被承认,就花去了人类100年的时间。

同时,科学诚然是改变“全球变暖”的先导性行动——“要对人类的动机进行判断,并确定什么政策行动才是真正需要的,唯一可靠的方法就是寻求有力的科学结论。”但书中随即便指出了科学家的局限性和科学的无能为力之处。除前面所说的科学结论本身的艰苦过程外,其被公众接受、被政治家认可和化为真实有力的政治行动也显得不那么容易。

这些阻力来自现实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对政治权力来说,强大的反环保的政治权力一直就是环境保护工作的大敌,如在旨在减缓全球变暖的《京都议定书》问题上,美国的利益集团和公众对这个问题的重视程度,就决定了阻止全球变暖这个想法能否实现。而对公众来说,“大多数人认为,如果能对全球变暖采取点行动会更好——不过如果这意味着很大改变的话,那就行不通了。”

但是公平点说,“全球变暖”也从积极的方面改变了世界,如对民主政治的影响。全球变暖的受害者是广大民众,而其受益者则是少数国家和利益集团。这导致公众的环保需求激增,形成了新的政治压力和政治参与的动力。绿党、公民社会、媒体和社会舆论,都成为公众参与政治的新的工具。全球变暖不断被认知的过程也是一个全球公民的环境政治参与不断增长的过程,这间接地推动了世界性的政治民主化进程。

而新的政治压力和政治参与所带来的一个新的、积极的变化是:对政治家来说,很明显,一种新的政治正确性开始确立,即支持环保和阻止“全球变暖”。在语言和行动上对制止“全球变暖”采取消极态度的政治家则要受到各方面的批评。但说实话,这还远远不够,如何把政治家的表态上升为具体的行动,则还需要考虑到很多因素的掣肘。这需要新的法律和制度来保障他们的行为的一贯性。需要的是改革政治程序以使得民主政治本身更符合人们新的政治需求。在某种意义上,这也形成了民主政治的改革和进步的最新动力。

科学研究和民主政治之间的互动在我们这个时代是相当有意义的事情。至少在这件事情上,由于民众压力的顺利传达,最终还是改变了政治家的选择,使阻止“全球变暖”成为政治上的共识。但必须承认的是,对比“全球变暖”的速度和危害来说,这种政治上的选择和共识还远远不够,世界上最强大、对“全球变暖”也是责任最大的国家尚未采取最有效的行动来参与到阻止全球变暖的努力中来,这一点证明来自公民社会的压力和民主制度自我的反思并不足够。科学家用了100年的时间才使得人类承认是他们的活动带来了“全球变暖”,我们无法承受再用同样长的时间达成阻止“全球变暖”的共识,那恐怕太迟了——科学研究的成果可以逐步积累,但政治行动的脚步已不能迟延。

唐昊,华南师范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市民》杂志副总编辑,著名专栏作家。曾在《现代国际关系》《国际问题研究》《南风窗》《南方都市报》《羊城晚报》等学术期刊和平面媒体发表文章数十万字。

 

评论 comments

0

评论 comments

中文

EN

嗨 Hi Guest user

退出 Logout /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合作伙伴 Partners

项目 Proj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