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波兹南大会结果怎样?

最近在波兰举行的气候变化谈判不欢而散。为何成果甚微,接下来怎么办?谭•科普塞报道。

Article image

由于政治惯性和经济危机,人们对最近在波兰波兹南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期望值比较低。即便如此,会议成果之少,还是很出人意料。波兹南大会议程上的一些关键问题,现在必须在2009年12月丹麦哥本哈根大会之前予以解决。更糟的是,谈判不欢而散,发展中国家对气候变化适应资金问题予以反责。

谈判还暴露了全球变暖的科学认识和各国的行动意愿之间的脱节。把“新绿色协议”作为同时解决经济衰退和气候变化的手段谈论甚多,然而,几乎没有证据显示发达国家支持自己的减排政策。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建议,到2020年在1990年水平上减排25%至40%,但多数发达国家为较之低得多的目标而辩解。

会议最后一天,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在发言中表示:“对于科学家们极其清楚地告诉我们政府所必须采取的紧急措施,很多人似乎依然没有感到相应的紧迫感。”戈尔赞成全球大气温室气体浓度稳定在350 ppm的目标,大大低于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所建议的450 ppm。当前的预测显示,温室气体浓度可能上升到高于这个点,可能导致温度上升3°C至5°C。这将给人类造成可怕的后果,突显在波兹南的点滴努力。

实际结果怎样?

随着宣布启动一个帮助最贫穷国家适应气候变化的基金,会议达到了高潮。资金来源为清洁发展机制(CDM),根据联合国的这一制度安排,允许负有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义务的富裕国家投资发展中国家的减排项目。当前的基金价值估计为8,000万美元,从现在开始到2012年,这一数字将获得大幅提升,但是无法达到联合国所宣称的发展中国家数十亿美元的需求。来自这些国家的反应是并不认同,资深的印度谈判代表普罗迪普托·高施表示:“这是最令人难过的时刻之一。在发展中国家,我们每天目睹一幕幕的悲剧在发生,而面对无法承受的人类灾难,我们看到的是冷漠无情、明争暗斗和含糊其辞。”《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执行秘书伊沃·德布尔为不给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资金的决定进行辩护,强调提供更多资金的想法不是 “工业化国家反对”,而是“政治上时机不对”。

砍伐森林是另外一个症结所在。关于“减少发展中国家砍伐森林和森林退化导致的排放”的谈判(REDD)逐步取得进展,但是存在争议,原因是一份临时协议未能提及原住民权利,在生物多样性方面未采取强硬立场,以及没有包括大型碳汇的泥炭地。而且,尚不清楚估算是用“净”排放还是“毛”排放:“净”排放估算方法可能使一些国家继续砍伐现有森林并以植树补偿。这一过程将导致栖息地和生物多样性的大量丧失。

清洁发展机制的改革也陷入停顿,许多方面存在分歧,尤其在来自未来捕获和储存二氧化碳排放项目的碳信用是否包括在内上面。

为何成果甚微?

会议受到了近900公里之外的布鲁塞尔谈判活动的影响,在那里,欧盟在为其自身的气候协议而谈判,直至波兹南会议的最后一天。欧盟达成的一揽子目标和政策软弱无力,缩手缩脚。欧盟承诺到2020年二氧化碳排放在1990年的水平上减少20%,但是减排留有很大的余地,允许从欧洲以外的地方购买碳信用抵充。协议对污染行业和东欧排放增长同样采取温和路线

美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所有松散地联盟起来的“雨伞集团” (Umbrella Group)成员国,也在谈判中扮演了妨碍者的角色。美国无法在政权交接时期作出坚定的承诺,而对于加拿大、日本和澳大利亚,在他们自身排放正处于急剧上升之时,在作出承诺上小心翼翼。加拿大因为不断妨碍达成减排目标协议的进展而获得了“气候行动网络”——由超过430个非政府组织组成——授予的“每日化石奖”。加拿大还主张把提及原住民权利的内容从关于砍伐森林的协议中删除,并在最后一分钟取消了一位曾获诺贝尔奖的加拿大气候科学家的出席。

相比之下,发展中国家通过这次会议提供了一些少有的切实成果。巴西宣布计划大幅减少在亚马逊雨林的森林砍伐,而墨西哥、韩国和南非均宣布了本国的减排计划。然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和印度仍不愿意设定减排目标。对于发达国家不愿履行他们的减排承诺、认真对待发展中国家关于技术转让、资金、适应和能力建设的建议,中国代表表达了失望。波兹南会议可能扩大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立场分歧。

接下来情况会怎样?

在气候变化方面,所有目光都集中在美国总统当选人巴拉克·奥巴马的新政府上。奥巴马曾经表示,在他的领导下,美国将重新加入谈判进程。美国参议员约翰·克里在会上提出,美国会承诺到2050年减排80%。短期内,美国可能把重点放在一个更小的目标上,即到2020年使美国的排放回到1990年的水平。这意味着从目前的水平减少15%,但那是否将成为发展中国家开始减排的一个足够强烈的信号,尚不得而知。

很多人认为,中美关系将决定全球减排努力的成败与否。奥巴马一旦就任总统,可能需要承诺更大的减排以及就气候变化问题直接与中国接触,包括十分关键的四大问题:技术转让、资金、适应和能力建设。

哥本哈根倒计时

2009年将是繁忙的谈判年。在三月底和六月,将在德国波恩举行大会,制定哥本哈根协议的文本草案。UNFCCC同意将有关新的减排目标的讨论推迟到这个时间点上,为美国制定新的政策留出时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建议增加召开两次会议。哥本哈根大会本身已推迟一周,波兹南大会也讨论了进一步延长这一进程,在2009年增加一次会议。

如果在哥本哈根没有达成一份包括所有发达国家进一步减排的协议,就会对UNFCCC进程及其取得成果的能力提出严峻的问题。经历了波兹南的失望之后,哥本哈根的谈判决不能失败。

谭·科普塞:"中外对话"运作和发展主管。

首页图片由Oxfam International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从现实主义角度看

气候谈判的背后是全球化背景下对资源的重新分配,美欧希望借此继续保持对后起的发展中国家的领先地位,主要表现为国际规则主导权和技术上的优势。

see it through a realistic eye

resources re-allocation is what behind the climat negotiation against a backdrop of globalization. by conducting the negotiation, America and Europe hope they will continue a leading position to late-rising developing countries, being represented by the do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rules and the technological advantage.

translated by Ming Li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经济危机不是借口

经济危机不能成为忽视保护环境的借口。环境问题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性问题,我们不能指望特定的国家来解决它,我们需要共同努力。

Economic crisis should not be an excuse

Economic crisis should not be an excuse for not protecting the evironment. And
as this is an intricate systematic problem, we can't calculate on specific countries to solve it. It needs us to work together. (Yi Chen,Beiji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经济向前才是正道

对,没有借口不保护环境。经济危机就是因为我们从生态上与钱财上向未来借钱而产生的结果。迄今为止,在气候问题上争来争去,有个认识一直就为人所忽视,即这是个错综复杂的系统问题,没有过也不能够靠常规的线性思维来解决。目前为止,所有气候解决之“道”只是提出了限制经济系统有害产出的控制办法。国家间因世界正沉陷于混乱而资源不断减少而争执,而这样的思维于此争执中是有所缺憾的。我们需要关注的是经济系统而非气候症状,没必要象驾个破车,控制不住要往后退那样来操作我们的经济,我们能相当便捷地换档,让经济向前,创造真正的财富,扩大生态生产力,吸附掉空气中的碳物质,在历史上第一次满足全人类的需要。中国的国家循环经济规划是解决之道,如果能避免西方的焚毁之错,则可领导全球。 詹姆士·格雷森 www.blindspot.org.uk

本评论由Ming Li 翻译

economics going forwards

Yes, there is no excuse for not protecting the environment. The economic crisis is caused by borrowing from the future, both ecologically and financially. What has been missing so far in climate debates is awareness that it's an intricate systemic problem, that has not and cannot be solved with conventional linear thinking. All climate 'solutions' so far are controls designed to limit unwanted outputs from the economic system. This creates a scarcity mentality where nations squabble over diminishing resources in a world submerging in mayhem.

We need to focus on the system of economics rather than the symptom of climate. There is no need to run our economies like vehicles of destruction, driving backwards out of control. We could rather simply and quickly change gears and make economics go forwards, creating real wealth, expanding ecological productivity, taking carbon out of the air and meeting the needs of all people for the first time in history.

The Chinese national plan for circular economics is key and could provide global leadership if Western blunders such as incineration can be avoided.
James Greyson
www.blindspot.org.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