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战争已过, 气候变化将是永恒话题

相对长期的难题,我们人类总是更擅于应对突发危机。未来将会对我们作出严苛的评判, 汤姆•伯克写道。

Article image

这绝对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年。夸大其词容易引发质疑,因此我写上面一句话的时候有些犹豫。观点通常极难寻求,但又往往不请自来。

今年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年”的观点曾出现在头条以欢迎新年的到来。战争和经济衰退,是我们熟悉了的人类的悲剧的主要方面。然而,除此之外还有哪些可能将人类引入深渊?这引起了我的思考,也许下面的这些想法不受欢迎。

今年十二月,一个会议将在哥本哈根召开,这个会议的议题对地球上每个人未来的幸福和安全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战争和经济衰退。然而,直到现在关于它的报道还没有上过头版。尽管情况很糟糕,但我们意识到战争和经济衰退的影响将过去,而气候变化问题将是永恒的话题。

历史的印记常常由一些地名组成—维斯特法利亚凡尔赛旧金山,在这些地方,人们试图重建已然浑沌了的世界的秩序。毫不夸张的说,十二月份在哥本哈根将要发生(或者没能发生)的将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更深、更远的决定人类的命运。

这样说的理由在于气候问题独一无二的特性。我们知道危险的气候变化是对人类历经数次混乱又重新建立的秩序的威胁。这种秩序,似薄膜一般易碎,名叫“文明”。因为欧洲的政治领袖告诉我们,我们知道,超过2摄氏度的全球平均气温的上升是危险的。科学家们告诉我们为了不至于陷入上述危险境地,从2015年起必须在全球范围内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量。

一旦给定的碳浓度存在于大气之中,它所导致的气候影响将是不可挽回的,虽然这种气候影响的出现可能要经过数十或者更多年。最直接的理解就是:父亲的过错确定会报复在儿子和女儿身上,甚至其影响将会延伸到第三代和第四代。

气候变化不会来适应我们。而我们对于这种不可挽回又令人生厌的苛刻的时间期限几乎没有经验。气候的实质是将来无法挽回今天的错误。我们有一次机会,并且只有这一次机会,通过达成政治协议在全球范围内及时的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来保障安全。今年就是我们抓住这个机会的一年。

尽管与哥本哈根谈判取得成功所需要的外交努力相比,解决中东问题所需要的外交努力要小很多。但是尚未有迹象表明我们正在付出相应程度的努力。关于这一点,请对比一下关于气候变化与中东问题在媒体报道、政治努力的强度的差距吧。

这并不是贬低目前人类所关注的悲剧的重要性,也不是想说我们应该减少针对上述议题的行动。此处更想表明的是,典型的人类的错误在于优先于解决眼前的问题而不是紧急的问题。历史未曾有一个关于哪个方面的问题应该优先的议程。要么你来主动处理你所面临的这些事件,要么就是听任它们的摆布。

我们人类学习的过程并不容易。我们尝试了,失败了,然后继续尝试。我们的进步逐渐累积。然而我们仍然易于重复我们的错误。太多时候,我们都满足于让未来来挽回我们今天犯下的错误。

所有的领袖都意识到这是人类所面临的最为严重的问题,没有谁想在走出哥本哈根的时候说他们未能成功的解决它。但表面上的成功要比实际的容易实现。辞藻所堆砌的表面的成功,越是缺乏含金量,越是看起来冠冕堂皇。

为了实现温室气体排放量从2015年下降的目标,200个国家必须达成一致以协调他们的能源政策并到2050年建立“碳中和”的全球能源系统。这需要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合作和努力。哥本哈根协议是人类应对气候变化四十年来种种努力的开门钥匙,然而目前各国政治意愿却不足以转动这把钥匙。而我们将要在今年建立这种意愿。

行动而不是语言将在构建这样的政治秩序中发挥最大的作用。美国当选总统奥巴马已经通过提出刺激美国经济的一揽子计划指出了这条路:其中包括了经济、能源和气候安全。如果欧盟和中国刺激经济的一揽子计划同样得到好的规划,则1.5万亿美元将会投入到真正开始向低碳能源系统转化的领域。

世界其他国家相比较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成员国在造成上述问题方面承担的责任要小的多,因此这些国家不愿意采取行动是可以理解的,但不是明智之举。没有了来自经合组织成员国巨大的财政援助来支付其适应气候变化方面的支出, 以及建立本国的低碳经济体系,这些国家将不可能支持必要的协议。而我们所说的这些财政援助,不止几千万,而是上百亿。

言论也很重要。最重要的言论来自政治领袖而不是谈判官员。请计算一下各国总统和外交部长每月在媒体上谈论气候变化的次数,请记录一下他们为此问题举行记者招待会次数。如果这些数字不在月月攀升的话,我们正面临失败。

气候变化已经带来了负面的影响,而且这种负面影响正越来越严重。目前,其影响尚可控。但是不久的将来,它将变得不可控。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解决这一问题的技术和资金。目前不确定的但将在今年明确的是,我们是否有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政治意愿。

我成长于一个致力于一个各国尽可能长期的、大规模合作的时代。在那个时代,人们花费数十亿来制造武器,却希望这些武器永远派不上用场。等到这些武器快废弃的时候,人们扔掉它们,生产更精密更昂贵的武器,但是仍然希望永远不需要使用。

上面的事情我们重复做了50年,最终这个世界确实变的更安全了。气候变化对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特别是那些还不到40岁的人的财产、安全、幸福的威胁,远比冷战升级带来的威胁更加确定。维护21世纪的气候安全要求我们做出努力,这努力至少要和在20世纪维持和平的努力一样多。

 

汤姆·伯克是英国可持续发展企业E3G的创立总监,力拓集团的环境政策顾问和伦敦大学帝国理工学院的访问教授。

 首页图片由Oxfam International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经济危机

在国务院出台的十大产业振兴规划中,钢铁、石化等都属于产能过剩的行业,这样一来,节能减排的目标能顺利实现吗?

Economic crisis

Within China’s state council’s top ten industry promotion plan, steel and petrochemical industries among others have been classified as over-capacity industries. If this is the case, can energy conservation & emission reduction targets become a reality? (Translated by Tian Lia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没人关注!

有时候想,是不是我们搞环保的过于敏感了,或是总是从环保的角度来思考问题,进而把很多东西都看得非常严重。
环保问题还是仅仅停留在口头层面上,虽然现在说的人多了,国家领导说,专家学者谈,企业老板讲,可谁能够把环境保护作为终极的目标呢,谁有能够真正把环境保护与政治稳定,把环境保护与学术造诣,把环境保护与追求利润有机地结合起来呢。
没人能够真正地做到。

Nobody cares!

Sometime I wonder whether we environmentalists are over-sensitive, or always looking at problems from an environmental perspective, thus seeing everything as very serious. Environmental issues are still in the discussion stage, and although everyone talks about it a lot –- country leaders talk, experts and academics discuss, the heads of companies speak -- but who is able to mak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their ultimate target? Who can organically integrat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with political stability, academic achievements and the pursuit of profit? No one can do this properly.

(translated by Nichol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最后,终于说到了这个事实

这是一篇无比重要的文章 — 全面提到了可能发生大灾难的事实,而绝大部分绿色活动现在对这个仍是闭口不谈。不给一点威慑让他们不再争吵,你会发现很难和他们一起合作一些事情。Tom在这里就是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文雅和强势的方式做到了这点。我也一直试图通过我在中外对话的文章 和我们的博客www.psychlotherapist.blogspot.com 表达这个观点。 Mark Brayne

(translated by Fangfang CHEN)

At last, naming the truth

What an exceptionally important article - naming full-on the truth of looming catastrophe which even most of the green movement is still avoiding. It's so hard to engage with people about this without scaring them out of the debate - and Tom has done it here with more elegance and power than I've yet seen anywhere else. And this from someone trying to articulate it as well, in my own earlier article here on chinadialogue, and on our blog at www.psychlotherapist.blogspot.com.

Mark Brayn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Deeds rather than words

Let us listen to the political leaders and express our will. Copenhagen should not fail.

少言多行

让我们倾听政治领袖的意见,并表达自己的意愿。哥本哈根会议不应当失败。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战争还会出现

只要看看中东或者阿富汗,你就会明白至少在21世纪上半叶这个世界依然不会太平,关于气候变化的谈判依然取决于国家间的政治博弈,并不是人人都会从环境的角度来出发,作者的观点似乎并不现实。

War would come back

Just take a look at the Middle East or Afghanistan and you can see that, at least in the first half of the 21st century, the world wont be that stable. Talks about climate change still depend greatly on political games among countries. Not everyone can take the interests of the environment as their starting point. The author's point isn't realistic enough. Translated by diaoshuh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