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世界,环境危机大家谈

china and the world discuss the environment

  • linkedin group
  • sini weibo
  • facebook
  • twitter
envelope

注册订阅每周免费邮件
Sign up for email updates


文章 Articles

书评:詹姆斯•拉夫洛克能否拯救世界?

彼得 福布斯

Readinen

詹姆斯数十年来对我们生机盎然却疾病缠身星球的警示,看起来越发先知先觉。彼得·福布斯详述了拉夫洛克这位环保先驱者的活动进展及其生平。

《盖亚消失的面容》
詹姆斯·拉夫洛克 著
艾伦莱恩出版社,2009

《他知道自己是对的:詹姆斯·拉夫洛克和盖亚不可抑制的生命》
约翰·格立宾与玛丽·格立宾 著
艾伦莱恩出版社,2009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他一直被很多科学界同僚们看成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因为坚持认为地球是“活的”,并以盖亚的名义活着,而且活的不算很好,他彻底毁掉了自己“革新者”和“先锋环境化学家”的良好声望。但是,随着气候变化问题被提上了议事日程,他又变成了一位预言大师,获得人类颁发的任何奖项都不足为过。

拉夫洛克小的时候就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孩子,上学时他不做作业,可总能逃脱处罚。这位来自伦敦南部的孩子没有显赫的社会背景,在很多方面很像极了赫伯特·乔治·威尔斯笔下的人物。威尔斯的科幻小说和天马行空的预言在拉夫洛克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对他产生影响。成年后的拉夫洛克成了坚定的个人主义革新者、自然狂言人以及执着的马尔萨斯式的人类命运预言者的混合体。

虽然盖亚的故事早已为世人所知,但因为拉夫洛克发出的警告日益紧迫,盖亚故事的内容则一次次地被升级和转述。从1979年开始写第一本盖亚,至今为止,拉夫洛克已经完成了七本盖亚故事。2000年,他还完成了自传《向盖亚致敬》。今天,我们能看到约翰·格立宾和玛丽·格立宾的传记《他知道自己是对的》这本书在盖亚面前谈论盖亚:书中写到了拉夫洛克的先辈们以及他们对拉夫洛克自创理论之前对该理论最初的探知。

查尔斯·达尔文这个名字在纪念其诞辰200周年之时萦绕在我们耳际,而当我们读过拉夫洛克的《盖亚消失的面容》后就会不由得将两人进行比较。拉夫洛克是一位在家里工作的独立科学家,而达尔文也是。两人在成为理论家之前也都曾是耐心的大自然观察者。在还没有足够证据能确认其理论正确与否时,两人都分别早早地就提出了物竞天择生物进化理论和盖亚理论,与此同时他们也提出了数以百计可以检验他们理论的方法。当然,这两个理论之间不无联系。

理解盖亚理论最简单的方式是:这种理论提出了新的进化关系。拉夫洛克是位跨学科的科学家,他向传统理论发出挑战。传统的理论认为:实体地球-地表岩石,海洋以及大气层完全是按照物理和化学的原理进化而成,后来地球上又有了生命的进化,需要应付在冰河时期地球上发生的一切,陨星坠落地球,火山大爆发,但传统的理论从未提及地球本身在地质学的舞台上也要出演角色。

20世纪60年代,当拉夫洛克还在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火星生命探索项目工作时,就已经很清楚地洞察到了传统理论的错误。他意识到火星大气层的样品就能显示火星上是否存在生命迹象。对我们而言,地球的大气层看上去不过是普通的自然界事物,可是当我们看看它的组成:21%的氧气和79%的氮气,就会觉得这样的组成方式是很奇怪的。这些气体由生物体自身产生,并为生命发展过程一直保持在一个稳定的水平。如果生物圈死亡,那么氧气和氮气也应该随着一起消失,这样地球的大气层就会变成与火星和金星的大气层类似。(大约95%的二氧化碳和上百度的高温)。

盖亚理论认为大气层、海洋、岩石、土地及所有的生命体共同组成了一个能自动调节的系统,这个系统能提供适合生命组织的良好条件,但这样的良好条件并不一定就只是针对人类生命。

在自然科学界,拉夫洛克最引人瞩目的成果之一是他发现了地球上的大循环,在这个大循环里,海洋的藻类产生出挥发性化物,硫化物充当“种子”,海洋云得以形成。没有这些硫酸二甲酯“种子”,冷却海洋云就会消失。

拉夫洛克不是人类厄运预言家,而是一位脚踏实地解决问题的科学家,他在不同层面给出了缓解气候危机的建议。在短期内就能源而言,他给出的答案是利用核能,不久后又指出要利用太阳热能。在世界上像亚利桑那和撒哈拉那样的大沙漠里把镜子摆成巨大的阵型就可获得太阳热能。拉夫洛克对如何减少大气二氧化碳含量提出的建议来自如何实施他自己的 “藻类产生海洋云”理论:垂直插入海洋的巨大的塑料气缸将更深处的富含营养的海水带到海洋表面,产生丰富的藻类,可以增加大气云量

让拉夫洛克担心的是即使人类竭尽所能,地球还是会变得越来越热,比现在热上5到6摄氏度的事实已是不可避免,而人类应该准备应对这个挑战。拉夫洛克最严正的警告是:地球人口已过剩7倍,面对如此庞大的人口,它已经不能维持自己的生态系统和食物、能源、原料的供给,地球已濒临崩溃。他担心的是不管我们做什么,气候性灾难还是会消减地球人口,幸存的人类最后只能生活在他称为的“救生艇”上。这些“救生艇”更倾向位于北半球的一些地区,如不列颠群岛。

拉夫洛克总是用独特的权威阐述着自己的观点,但也未必总是正确的。他持有一系列非正统观点,包括:人类应该消除对核能的任何恐惧;风力发电和生物燃料并不有效,甚至会产生不良效果;支持诸如壳牌(Shell)的大型跨国石油企业等。虽然拉夫洛克否认自己的这些观点让他成为违背大众思想的怪人,但是对一个特立独行的预言者而言,避免某种过分自信真的很难。他对核能的热爱似乎有点过火了,经常提起他多么想在自家的后院里用一块核废料给房间供热。可是话又说回来,这些却又是微不足道的。

重要的是,格立宾得到了“正名”。拉夫洛克过去是对的,现在也是对的,我们必须听他的。今年,拉夫洛克90岁了,他希望能搭乘理查德·布兰森的太空飞船维珍银河号去太空,从那儿看看他至爱的圆形盖亚(地球)。如果太空飞船发生不测,拉夫洛克一定会说:“真没有比这样离开这个世界更好的方式了”。


彼得·福布斯的《迷惑和欺骗》将于今年晚些时候由耶鲁大学出版发行

来源:www.guardian.co.uk

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2009版权所有

评论 comments

0

评论 comments

中文

EN

嗨 Hi Guest user

退出 Logout /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合作伙伴 Partners

项目 Proj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