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亚水危机

伊莎贝尔•希尔顿采访了吉尔吉斯水务专家,他指出由于苏联政治体制造成的地区性供水危机,如今在气候危机面前变得更加严峻。

Article image

乍看起来,中国的邻国吉尔吉斯斯坦绝对是一个水源丰富的国家,这里有4万多条河流和小溪。但是,中亚地区山地中心执行主任斯玛依尔·达伊洛夫指出这只是一个 虚假的表象。实际上,吉尔吉斯的供水只有五分之一来源于降水,其余都依靠天山山脉的冰川融水。他说,由于该地区的供水已经高度紧张,水危机显然已经迫在眉 睫。

中亚的水源困境可以追溯到前苏联时期(当时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都是苏联的一部分),破坏性的苏式开发政策毁掉了整个咸海。从20世纪40年代开始,苏联的规划这就开始将注入咸海的河流改道,用于灌溉乌兹别克斯坦新开垦的棉花地,莫斯科当局将其视为“白色黄金”。

乌兹别克斯坦至今仍然盛产棉花, 但前苏联政策对中亚地区的影响是毁灭性的。曾经的世界第四大咸水湖——咸海1960年的面积为6.8万平方公里,而到了2007年缩小到十分之一。现在它已经干涸分割为两个小湖,盐度增加了5倍,这造成大多数动植物的死亡。曾经养活了4万人的渔业也垮掉了,现在的咸海成了一片荒凉的盐田。前苏联武器试验的遗留物和化学残渣使其严重污染,有毒烟尘被中亚的风带到其它地方。由于失去了一个如此巨大的水体,该地区的夏天变得更干、更热。


2009年8月,来自美国宇航局的图片显示持续萎缩的咸海,

“本地区的水源问题相当严重,”达伊洛夫解释说,“中亚国家一直使用咸海流域的水源,这里是干旱或半干旱地区,用水紧张而降雨很少,特别是在下游国家。”尽管 近来中亚国家努力挽救残存的水源,并且在北部地区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就,但达伊洛夫对未来感到悲观。“咸海的情况比以前还要糟糕,”他说,“我们没有解决它的问题,所谓的合作只是口头上的,我认为咸海就要消失了。”

问题还不止于此。围绕用水问题,中亚国家之间关系紧张:上游是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下游是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达伊洛夫说:“上游国家建立起水电站,下游国家夏天想要有水灌溉,但上游国家却想蓄水准备冬天枯水期使 用。在苏联时期有一个补偿机制,上游国家会从下游国家得到石油和天然气。但如今五个国家都只追求各自的利益。”

达伊洛夫认为,如果阿富汗的国内政治军事冲突消失,中亚的用水压力还会更大。“阿富汗是中亚的上游国家,但目前由于其国内因素,还没有大力使用水源。一旦阿富汗局势稳定并开始发展,他们肯定要增加用水量。”上游用水增加意味着下游国家的可用水就减少了。

达伊洛夫担心现有的紧张形势会因气候变化更加严峻,中亚人口迅速增加、水源供应日益减少,竞争会更加激烈。20世纪60年代以来,咸海流域的水浇地面积翻了 一番,增加到8000公顷。与此同时,该地区的人口从1.8亿增加到4.5亿。现在科学家们纷纷对中亚用水的未来提出警告。

“我们的科学家预测说,到本世纪末水源供应量将减少40%到80%,换句话说,到时我们的水源很可能只有现在的20%。”达伊洛夫说,“这个预测很危险,我们必须 现在就开始适应。中亚所有的河流都依靠积雪和冰川融水,因此我们必须以此为基础进行地区合作。我们还要加大森林保护和植树造林的力度,中亚的森林覆盖率只 有5%,因此必须增加和保护森林,并且营造新的林地。”

达伊洛夫提出的第二个策略是修建更多水坝, 很多人将其视为一个保守政策,但达伊洛夫坚持认为修建水坝是调节不断减少的供水、减少潜在利益冲突的一个办法。“我们可以为灌溉和水力发电调整供水,出于 环境原因和适应的目的,吉尔吉斯的总统和政府都打算建立新的水电站。”他又强调,只有大力加强保护的同时,这些措施才会见效。“无论上游还是下游国家的工 农业,都应该采取更多节能、节水技术。战略指导应该更加理性、更加安全。”

达伊诺夫说他领导下新成立的中心是吉尔吉斯力图解决这一威胁的体现之一。“我们计划用现代化手段解决问题,特别是一体化的水源管理,把地区、国家和国际各层面的所有水源和土地利用者都容纳进来。”

但是,他认为目前没有一个中亚国家拥有足够的科学和技术能力来独立应对这场危机。“我们的冰川科学研究已经落后了。苏联曾经在这方面非常活跃,但自从它解体之后,我们就丧失了研究能力。我们努力维持各国的国家科学院,但许多科学家都去了国外或者到了莫斯科,如今我们剩下的力量已经不够了。”达伊洛夫解释说。

鉴于在保护咸海方面地区合作的失败,达伊诺夫承认要在迫在眉睫的水源危机上达到有效的合作,仍然有一段长路要走。

“很难想象如果我们的水资源只剩下20%会怎么样,”他说,“政客们并不明白我们面临的情况有多严重,四月份拯救咸海国际基金会召开了领导人会议,在会上吉尔吉斯总统提出了长期趋势的问题,但迄今还没有进一步行动。”


作者简介:伊莎贝尔·希尔顿,中外对话主编。

首页图片由 giladr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补偿机制?

在苏联时期,上游国家保护水源,让下游国家有水可

用,而上游国家会得到其他形式补偿;那么,现在我

们是否能试着让各国也达成这种类似的补偿协定呢?

Compensation mechanism

During the period when the Soviet Union still existed, upstream countries protected water so that downstream countries would be able to access water. Meanwhile, upstream countries could receive forms of compensation for the compromise.Can all the countries try to reach such an agreement now?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苏联的错误

我觉得,不能光从苏联政治体制来看中亚国家的缺水问题,历史因素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中亚地区历来就干旱少雨,虽然没有中东情况那么严重;而且,
在全球范围内,水资源整体上都很紧缺,邻国间水资源的分配利用一直都是外交上的热点问题,这是由水资源本身的不可或缺性所决定的。

Mistakes of the Former USSR

I do not think that the former USSR's political system is to be solely blamed for the water tensions among central Asian countries. Historical impact is only one way to explain the problem; another factor to consider is that central Asia has always been a dry area with little rainfall, although not as serious compared with the Middle East. In addition, short supply of water is a global issue. Allocation of water resources among neighboring countries has always been a heated topic in terms of diplomatic relations, all because of the indispensable water resources.

- Translated by J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