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老虎养殖反对论

无论中国的传统文化还是现代的科学思想都十分尊重老虎在自然保护中的地位。因此,诗人露丝•帕德尔认为对这些“大猫”的圈养将有损中国在国外的声誉。

Article image

中国最古老的传统之一就是对野性自然的崇尚,对自然的热爱之情从早期的中华艺术中就闪现着光辉。我的外祖父——中国诗歌专家阿兰·巴洛男爵从小就教给我这一点。而起源于中国的老虎正是野性自然的象征。只有在中国艺术里,老虎从一开始就作为和人类无关的独立形象出现。中国艺术中的老虎,不是被人类猎取的对象,而是单独生活在野外的精灵。就像在“猛虎戏竹图”这样的主题中,老虎尽情享受着幽居山林的乐趣。



2000 年到2004年的几年中,我走遍了仍然有老虎栖息的每一种林地,足迹遍及印度、孟加拉、老挝、苏门答腊、尼泊尔、不丹、俄罗斯和中国。在中国珲春东北虎自然保护区积雪覆盖的深山里,我跟随科学家和保护活动家们进行了考察。我还遇到了不少当地人,他们的牛被东北虎吃掉了。但这些人都笃信山神,而山神的身边常常伴随着一只老虎。我亲眼看着一位农民在后院的神龛上洒酒祭拜山神。

文明有很多种方式。居住在城市里的人应该尊重那些生活更接近自然的人,就像这位农民,他们把老虎当作野性自然的保护者。这种淳朴的信仰和最先进的现代科学理念是一致的:人类需要一个健康的环境,而森林就是一国人民身体健康的最佳保证,它保护了该国的水、土和空气供应,如果一直生活在这片森林里的老虎依然住在这里的话,它就是健康的森林,也就意味着健康的人类环境。

在上海的一次诗歌朗诵会上,我从观众那里听说了中国的伟大作家鲁迅在20世纪20年代推广查尔斯·达尔文进化论的事迹。我意识到中国是世界上极少数全民崇尚达尔文的大国之一,几乎没有谁对进化是生物学基础的观念表示质疑。正是有了达尔文的学说,现代的生物学家们才明白老虎是一种在森林里进化而来的森林独居动物,它们就是那里的精灵。正确地保护老虎,就是保护在森林自然环境里繁衍生息的野生虎。

把老虎放在野生环境里保护,同时也保护了人类身体和精神两方面的健康。“表灵物莫赏,蕴真谁为传?”(《登江中孤屿》)是中国最早的自然诗人之一谢灵运的诗句。这里的“蕴真”指的是人类生活和全世界,即“在我们环境里的我们自身”。无论在哲学、诗歌还是艺术里,中华文明比任何其他民族都更早地认识到人类的存在离不开野性自然,即使我们自身从来都不会踏入,换句话说:文明化的人类生活建立在一种野性和文化的平衡之上。

达尔文有一个伟大的观点:人类与其它动物密切相连,我们是自然的一部分而不是站在其对立面。中国传统文化对这一点的理解是以我们的精神健康为出发点的:人类需要“野”才能生存,即使我们从来都看不到它也不会涉足。“野”与“文”的平衡确保了我们的文明性,确保了我们作为人类的特质。

因此,无论中国传统文化还是现代科学思想都尊重老虎在野性自然保护中的地位。今天对自然保护的科学观念与早期中国传统文化中对人类身心健康最深刻需要的理解是相通的。

中国有很多聪明人,他们懂得这一点,也希望能够更具现代科学理念,在自然环境里对老虎进行保护。但不幸的是,他们面临着反对的声音,反对者希望用老虎挣钱,把它们当成一种商品,而不是自然的一部分。

老虎的身体之所以能挣钱,原因在于人类。随着进化,人类变成一种极具象征渴切的生物。老虎是一种美丽而威猛的象征性动物,它们之所以濒临灭绝,就是因为人类有一种强烈的原始欲望——叫做象征主义,而强烈的原始欲望是可以转化为金钱的。

希望通过把老虎身体的一部分融入我们自身而是自己变得更好(比如变得更美丽威猛)的想法是非理性的。无论吃老虎肉或者用虎骨来治病,这类象征主义的行为都是魔幻主义的观念,和小孩子一厢情愿的想法并无二致。

中草药是一个伟大的传统,对全世界的人都大有助益。但虎骨并不是草药,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如果没有草药的配合,虎骨的药用价值和鼹鼠的骨头并无区别。这二者在医学上都没有被证明对人体健康有什么帮助。即使它们有作用,也不过是一种收效甚微的止痛药,连阿司匹林都不如。

在这里,老虎代表的不是一种科学价值(比如虎骨的化学效果),而是一种非理性的象征主义观念,这使得人们臆想老虎的身体可以治愈他们的病患。这种观念在桂林雄森虎熊山庄递交给《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的一份文件中体现得十分清楚,这份文件声称把虎骨出售给风湿病患者将满足一种“社会需 求”。

用虎骨治病的大部分都是穷人。与其让这种被证明并不具药效的“药物”买卖合法化,还不如把病人送到医院更负责任。实际上,如果要让虎骨在中药中合法化,就是在全世界给传统中医的名声抹黑。所谓通过养殖老虎来保护它们的想法更深刻地背离了中国的传统,背离了中国崇尚野性自然、尊重精神和科学事实的传统。

首先,老虎养殖破坏了对野生虎的保护。对野生动物的养殖危及那些生活在野外的同类。这句话放之四海而皆准,无论对熊类、鳄鱼、乌龟还是老虎来说都是如此。出于人类的弱点、贪婪和愚蠢,人们从它们身上得到金钱。但人们总是认为“野生的更好”,只要可能,他们就会花更多的钱去买野生而不是驯养的。因此,老虎养殖造成中国之外更多野生虎的死亡。偷猎者们肆无忌惮地到处猎杀野生虎,将其当作中药出售,从它们身上获取的利益比驯养者从养殖虎身上得到的更多。

雄森虎熊山庄的报告显示,他们的1300头老虎每天需要5吨肉食,由此可见养殖老虎的成本有多高。

其次,任何地方的任何动物园饲养的老虎不应该超过五头。像养鸡场那样大量养殖老虎是西方现代化过程中某些最严重错误的重蹈覆辙,这已经为当今大多数顶尖的西方社会思想家们所诟病。其实,就算把这么多药效同样的鼹鼠养在笼子里就足够恶劣了。把老虎成群地进行圈养,违背了进化和自然规律,因为老虎已进化成为一种野生的独居动物。

野生和独居就是老虎的生活方式,古代的中国传统一直如此认为。为了我们的精神健康,人类必须把这种动物作为自然的守护者来尊重,就像中华传统在“猛虎戏竹图”中所体现的那样。

与其把钱花在桂林的虎熊山庄上,远不如遵从中华传统中崇尚自然的精神,把野生老虎放在野生森林环境里来保护,建立一个自然保护区使其免受偷猎者的威胁,又能丰富人们的生活。这样,中国将迎来国际社会的尊重和惊叹。

用漂亮的设施和措施恰当的保护区向游客正确而科学地展示老虎的魅力,不仅能为中国赢得国际尊重,而且从长远来说,也比让被迷信的虎骨交易合法化更具经济效益。

老虎养殖迎合了人性中最轻率而物质的一面。这是一种非常野蛮的行为,会给中国的国际声誉带来负面影响,损害中国今天的成就。为了出售来自老虎身体的非法药物而养殖老虎,是一种原始而残酷的生财之道。世界上其他民族从过去的中国学到了尊重自然、科学和精神事实的传统,老虎养殖却是对这些传统的背离。


作者简介:露丝·帕德尔,英国著名诗人,皇家文学院及伦敦动物学会成员。其著作《危机四伏中的老虎》是一本在全世界广为称道的老虎保护书籍,另外还为其高外祖父查尔斯·达尔文著有抒情诗体传记《达尔文——诗化人生》。

图片: 中国传统画虎图/ 张善子,来自罗氏艺苑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意境与现实

惊叹于作者如此熟悉中国文化中自然哲学和动物的关系。中国人审美,追崇的是意境,一个人可以对老虎很喜爱,甚至是崇拜,但这个人可能一辈子也不希望看到真正的老虎(如同“叶公好龙”的故事)。西方现实主义则可以通过把橡树和橡树承载的文化结合起来,达到保护的效果。在中国,想要通过推广思想文化来保护动物很难起到作用,不仅仅是老虎,孔雀、大象、燕子、黄鹂等等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这真是太奇怪了!

Artistic conception and reality

I marveled at the way the author was so familiar with Chinese culture and its relationship with nature, philosophy, and animals. In the Chinese aesthetic, the highest form of aesthetic that one can reach is when one person loves and even worships the tiger, but never sees a real tiger in their life. (It is like the story Ye Gong Hao Long, where an official named Ye loves having a dragon image on all of his things, but is very frightened when a real dragon comes to visit.) The principles of Western realism can integrate the oak and the culture of the oak to reach a solution that promotes protection of the oak. In China it is difficult to use culture to popularize ideas like protecting animals. No matter whether it’s the tiger, the peacock, the elephant, the swallow, the yellow oriole, or some other animal, they all face this problem. This is really strange! (Translated by Michelle De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