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这里的升温毋庸置疑”

对于居住在喜马拉雅地区的人民而言,冰川后退使他们本来就危险重重的生活面临着更多的威胁。乔伊迪普•格普塔从印度西北部的山区发回的报道。

Article image

比尔本贾尔岭位于喜马拉雅山脉,高达5000米。为南亚地区带来生机的季风每年都在比尔本贾尔岭前停下了脚步。实际上,青藏高原真正起始于印度喜马偕尔邦的拉胡尔和斯丕提峡谷北麓。在山的南北两侧,一块块小冰川滚落而下,融化成溪流。这些溪流最终投入印度河宽广的怀抱,浇灌了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广阔田地。

而现在的问题是,冰川变得越来越小——溪流也是如此。“看见那些由两座山峰之间延伸而下的冰川了吗?”一位名叫维卡斯·夏尔马当地农民问道,当时正是9月末,“我们称之为黄金水线(sona pani ),因为它灌溉了我所在的康平镇,你看,就在山谷下不远。”

夏尔马说道:“10年前,冰川会一直延伸到山坡底部。一年当中至少9个月的时间里,冰川只有到我们的镇子外才开始融化。但是,如今,冰川融化的高度越来越高,水量也在减少。现在已经是9月份了,季风刚过,本来应该是冰量最多的时候,但是,冰量才到山坡的一半。我不知道明年夏天我们用什么来灌溉我们的粮食。 ”

夏尔马所居住的镇子并不是唯一一个担心由于水量短缺而农作物减产的镇子。黄金水线仅仅是罗唐关口复杂的冰川问题的一小部分而已。这里孕育着两条重要的河流,一条是流经库鲁山谷的比亚斯河,而另一条则是流经拉胡尔山谷的奇纳布河。这两条河流从喜马拉雅流出,在流入南亚地区广阔的平原地带后,汇入印度河,成为印度和巴基斯坦两国旁遮普地区(意即“五河之地”)的主要水源。这里的雪量减少也就意味着这两个国家粮食主产地的灌溉用水的减少。

号称“亚洲水塔”的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地区孕育了10条主要河流。这些河流分布在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孟加拉国、不丹、阿富汗、及其他一些中亚国家。这些冰川的融水养育了大约13亿人口。由于气候的变化,导致冰川后退,这些人们不得不面临着更大的风险。

我站在4,000多米高的罗唐关口旁的一片草地上,这个关口是喜马偕尔邦的北部地区和查摩及克什米尔的拉达克地区与印度其它地区之间的纽带。这条崎岖的道路景色秀美,是驴友和赛车爱好者的天堂。但是,每年的十一月到第二年的五月,由于降雪,这条道路便无法通行。

这段时间里,这条道路处于正式封闭的状态。作为印度军方边境道路组织负责守卫关口的人员之一,苏克·拉姆说道:“但是现在,我们永远也搞不清楚什么时候会下 雪、什么时候不下。去年冬天,直到二月份都没有正经下一场雪。尽管如此,我们仍然按照命令将关口封闭。但是现在,几周前(九月初),突然开始下雪了。我们 不得不将关口封闭三天,导致许多人滞留在北边。”

在阳光的持续照耀下,草地上的积雪开始融化。阳光散落在一间破旧的小屋的墙上。拉姆说:“当暴风雪来临的时候,我们就躲进那个小屋里。这个地方其实很危险,每天下午都会狂风四起,你永远无法预知暴风雪什么时候来袭。当我们数月后到达这里 的时候,已经是五月份了,我们在小屋里发现了一个男人冻僵了的尸体。他是当地的一个行政官员,他一定是在试图通过这个关口的时候被暴风雪困在了这里。”

这些危险一直以来都是在喜马拉雅地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新的危险正不断增加。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冰川融化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很多时候,由于冰川口流出的小水流无法带走多余的水,导致大量的水流囤积在冰川下面。随着水流不断囤积,这些冰川形成的湖泊随时可能决堤。在过去的50年 中,这种冰湖溃决洪水(GLOF)在尼泊尔和不丹发生过许多次。而在此前并没有发生过此类水灾的记载。每当这种水灾发生,都会给下游居民的生命和财产造成损失。加德满都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ICIMOD)的科学家们说,当前仅尼泊尔就受到至少36次冰湖溃决洪水的威胁。

这些仅仅是冰川后退所带来的短期威胁。从长远来看,我们所面临的危险是这些冰川结冰的速度要低于其融化的速度,这将导致喜马拉雅地区那些较小冰川的彻底消 失。据估计,仅印度喜马拉雅地区就有大约9,000到12,000个小冰川。这些小冰川的消失就意味着那些目前一年四季川流不息的河流将会变成季节性河流。对于像恒河这样的大型的江河流域而言,冰川所贡献的水流量也许只占到了10%左右,但是这10%的贡献却对确保这些河流常年川流不息、以及旱季供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科学家们认为,他们对于气候变化给喜马拉雅地区,尤其是喜马拉雅冰川所带来的后果还所知不多。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于2007年发表的最新的评估报告指出,关于这一地区的数据相当匮乏。印度和中国的科学家们正在进行着一系列科研项目来研究气候变化给这一地区所带来的后果,其中还包括若干合作项目。同时, 新德里能源与资源学院的资深冰川学家萨伊德·伊克巴尔·哈斯南教授说,已经建立起来的几个气象站的观测数据显示,喜马拉雅地区的变暖速度是全球平均值的六倍。印度日前启动了一项重大科研项目,主要研究喜马拉雅地区的生态系统,特别是气候变化对当地生态系统的影响。但是,许多人却担心决策者会马上采取行动, 因为他们没有耐心等待若干年后系统研究的成果。就像斋浦尔邦的比尔拉理工学院推广中心的冰川学家拉杰什·库马尔博士所指出的那样,由于过去喜马拉雅地区几乎没有气象站,因此,想要计算温度升高的幅度也要花上几年的时间。

农夫维卡斯·夏尔马坚信我们应该立即采取行动。他说:“我不知道温度会升高多少,我们没有那些复杂精密的仪器来计算出确切的数值。但是,不容置疑的是天气越来越暖和了,冬天越来越短了。没多久我们就得开始种植那些不需要太多灌溉的玉米品种了。我们知道那些品种不是那么好,而且在市场上也卖不出现在的价钱。但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


乔伊迪普·格普塔:印度亚洲通讯社副主编,印度环境新闻工作者论坛秘书长。


首页图片由 Simply Czar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我们需要一个更合理的计算方法

官员只顾着紧咬人均排放量不放。他们以牺牲大多数弱势群体的福利为代价,优先给工业生产的产量让路。希望在计算国民生产总值时,我们能有一个更为合理的统计指标。

We need a more reasonable calculation

What the officals are doing is bargaining on the per capita emission. they gave priority to the number of industrial output at the expense of wellbeing most marginized people. Hope we can have a much more reasonable component involved in the numble of GD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