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面临威胁的湄公河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东南亚最长的河流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目前,湄公河下游流域的粮食安全问题悬而未决。米尔顿•奥斯本撰文报道。

Article image

20世纪80年代之前,湄公河从西藏5100米高的源头奔涌而下,自由奔腾4900公里,抵达越南海岸,并最终流入中国南海。湄公河是世界第十二长的河流,其水量每年约为475立方千米,居世界第八或第十位。古往今来,湄公河流经的国家有中国、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和越南,是东南亚最长的河流。然 而,由于其总长的44%在中国境内,因此,这对湄公河的生态和治理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1980年,湄公河上不仅没有水坝,而且由于位于柬埔寨和老挝之间边界上的孔恩瀑布的阻挡,以及在老挝和中国河段上不时出现的湍流和障碍,在其大部分的河道上无法进行大规模长距离的航行。毫不夸张地说,1980年的湄公河整体流域形态与1866~1867年法国湄公河探险队对这条河流进行考察时相比,变化并不大。当年,这支法国探险队历经千辛万苦从越南湄公河三角洲出发,逆流而上到达云南南部的景洪市。这是欧洲探险队首次对越南南部至中国一段的湄公河流域进行勘察,并绘制了一份该段流域的详细地图。

2003年,中国下游湄公河流域最显著的变化就是通航状况有了较大改观。随着始于这个十年初期的湄公河河道大型清障项目的展开,云南南部到泰国北部清盛港之间的河段目前已将正式通航。清障工程最先由中国提出并实施。但是中方是否仍然愿意按照之前的计划将航线进一步向下游延伸,目前还不得而知。时至今日,航线清障项 目的环境影响还很有限。

对老挝、泰国、柬埔寨及越南等湄公河下游流域(LMB)国家而言,湄公河的作用举足轻重。(缅甸不在流域范围 内。)对所有这四个流域国家来说,湄公河灌溉了他们的土地。越南湄公河三角洲洪水每年有规律的涨退确保了该地区的农产品产值占该国GDP的50%。对这些国家来说,湄公河及相关水系,特别是柬埔寨的大湖—洞里萨湖的 水产资源丰富。据保守估计,其年产值达高20亿美元。柬埔寨人民的年动物蛋白摄入量中有70%来自于淡水鱼。湄公河中80%的鱼类为洄游物种。其中一些从产卵到发育成成鱼要跋涉数百公里。总而言之,下游湄公河流域的人口中,每十个人中就有八个人以河为生。有的人打渔,还有的人从事规模各异的农业和花卉产业。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受中国云南省境内大坝修建项目的影响,湄公河流域的特征已经不断地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罗伊研究所的论文,《濒危河流:湄公河及东南亚的水政治》 对从1980年到2004年为止湄公河所发生的重大变化进行了概述。2010年,已经有三座水电大坝投入使用。此外,还有两座规模更大的大坝正在建设当中,预计分别于2012年和2017年竣工。根据现有的计划,还将修建至少两座水坝。到2030年,云南省将建成七座“梯级”大坝。在那之前,即便是在只有五座大坝的情况下,中国也能够对河流的流量进行控制,降低雨季的水位,提高旱季的水位。中国在没有征询其下游邻邦的意见的情况下便开始了大坝的修建。尽管到目前为止,大坝所带来的影响还很有限。然而,这一情况将在十年内发生改变。对此,我们将在下文中加以讨论。

尽管到目前为止,中国建成的大坝以及为了通航所进行的河道清障工作所产生的环境成本有限。但是,一旦这五座大坝开始启用,事态将会发生改变。同时,如果中国下游拟建的干流水坝一旦建成,中国大坝所产生的成本也将会被放大。

即便是中国下游不再修建干流水坝,但是,一旦梯级大坝开始控制河流的水量,已建成的梯级大坝将最终对湄公河的功能产生严重的影响。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大坝将会产生以下的一些影响:

*河流的水文及现有的“洪水脉冲”都将发生改变。洪水脉冲是指河水每年有规律的涨跌。洪水脉冲对鱼类的产卵时间以及洄游方式有着很大的影响。它将影响整个湄公河流域,特别是柬埔寨的洞里萨湖

*阻碍了河流沉积物向下游的输运。这对农业泛洪地区养分的积累以及鱼类的洄游是至关重要的因素。目前,50%以上的河流沉积物来自中国。

*通过主要限制柬埔寨和越南两国洪水量的方法至少一开始就会引发一些问题。

*同时,还导致河堤受到侵蚀。

中国下游拟建的大坝

中国的大坝修建计划已经足以令人担忧不已。但是,拟建中的新的干流大坝将会造成更加严重的问题。与中国已经付诸实施相比,直到近期,中国下游的湄公河还没有 确切的干流大坝修建计划。而这一状况却在过去的三年发生了变化。有关十一座拟建大坝的谅解备忘录已经签署。这十一座大坝中有七座位于老挝,两座位于老挝和泰国之间,还有两座在柬埔寨。这些拟建中的大坝得到了外国私有资本及具有国有背景的中国企业的大力支持。柬埔寨和老挝两国的政府对此事秘而不宣的态度让人 们很难判定这些大坝中究竟哪几个会真正开工修建。目前引起人们重视和关注的两座大坝是:位于老挝南部孔恩瀑布的栋沙宏大坝,以及位于柬埔寨东北部的松博大坝。人们之所以关注它们是因为这些大坝一旦建成,将会妨碍鱼类的洄游。而鱼类洄游是保障老挝和柬埔寨食物供给的重要因素。

在靠近上游位置建造的大坝对鱼类资源的影响较小。但是,照目前的情况看来,大坝最有可能修建的位置在栋沙宏和松博。一旦这两座大坝建成,将会对鱼类资源产生非常严重的影响。专家们一致认为,如果这两座大坝建成,其对鱼类洄游造成的阻碍将是任何手段也无法弥补的。鱼梯升降式鱼道、以及替代性鱼道等可能的解决方式都无法有效缓解湄公河的鱼类种群以及与鱼类洄游模式相关的大量生物质所面临的问题。20世纪90年代,泰国就曾试着在位于湄公河一条支流上的帕穆水坝采用鱼梯的方式解决这些问题,但是最终还是以失败而告终。

既然几乎可以肯定大坝会对食品安全造成灾难性的影响,那么,为什么老挝和柬埔寨政府还要执意考虑修建大坝呢?这个问题的答案非常复杂,其中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政府内部一些领导层对相关知识缺乏了解;

*在有可能并不正确的基础上,忽视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抱有渔业“落后”,而水力发电“先进”的观点或想法。

就柬埔寨而言,特别是关于计划在松博修建大坝的问题上,一家中国企业正试图成为大坝的承建方,这让人不禁怀疑,洪森总理有可能还没做好充分的准备拒绝这个柬 埔寨最大的援助国和“最值得信赖的朋友”。而在老挝,修建栋沙宏大坝的提议在很大程度上是与西潘敦家族的利益有关。因为老挝南部正是这个家族的领地。在所有备选的坝址中,对于栋沙宏的渔业研究最为透彻。因此,可以肯定地说,拟建中的大坝对全年从上游和下游双向游经洪沙宏河道的鱼类洄游系统将产生严重的影响。

面对中国大坝以及下游那些拟建中的大坝所带来的威胁,目前没有一个组织能够有能力命令或者遏制各个国家在其境内湄公河段上的所作所为。湄公河委员会 (MRC)1995年签订的协议中未能包括中国和缅甸。尽管后者的包括与否无足轻重,然而,中国的缺席却标志着该组织的软弱无力。在任何情况下,湄公河委 员会成员国所做出的保护湄公河可持续性的承诺都不会凌驾于各自国家自身的基本利益之上。在与拟建的栋沙宏大坝有关的问题上,老挝政府所采取的态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考虑修建大坝至少花了两年的时间。而在这两年中,从未就此事征求过柬埔寨方面的任何意见。无独有偶,就目前的情况判断,柬埔寨在考虑修建松博大坝时也未曾征求过老挝或越南两国政府的意见。

目前,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柬埔寨和老挝两国的政府能够放弃他们在松博和栋沙宏修建大坝的计划。如果他们坚持己见,那么,作为鱼类及农产品等食物的主要来源,湄公河未来的命运将岌岌可危。截至撰写本文时,老挝和柬埔寨两国政府的意图仍不明朗。

鉴于人们对气候变化有可能对湄公河流经地区造成的影响的担忧,对中国及湄公河下游流域国家修建大坝的关注就显得更加重要。研究显示,湄公河未来的生态健康将面临一系列的挑战。到目前为止,人们对气候变化有可能造成的影响的关注主要集中在冰川体积的不断减小上。 而这些喜马拉雅冰川正是湄公河的发源地。冰川的融水源源不断地滋养着湄公河。尽管冰川的消融毋庸置疑,然而近期的研究却显示,河流健康所面临的一个更加迫 切、更加严峻的威胁将是海平面的变化。特别是随着海平面的上升,越南湄公河三角洲的大部分将会被海水所淹没。海平面上升所带来的威胁究竟会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另一个与气候变化相关的因素——导致雨季洪水增多的降雨量大幅度增加——的影响,目前还无法确定。然而,研究指出,最早有可能到2030年,降雨量的大 幅度增加将有可能会导致未来洪水的大大增加。

基于本文中所阐述的悲观论点,也许我们最后的希望就是,一旦严重的后果开始显现,人们能 够拿出有效的建议来缓解事态发展过程中所造成的最恶劣影响。我们在对湄公河的未来进行评估时,曾经从各种风险入手。而现在我们应当讨论一下当前湄公河在其下游国家中举足轻重的地位所面临的主要威胁。


米尔顿·奥斯本:罗伊研究所访问学者。自从1959年他被派驻到澳大利亚驻金边使馆起,他就与东南亚地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奥斯本著书十部,其内容涉及东南亚地区的历史和政治,其中包括《湄公河:动荡的过去,未卜的未来》(2006)及《东南亚历史导论》等。

本文早些时候曾以《
面临威胁的湄公河》为题发表于The Asia-Pacific Journal(2010年1月11日,2-2-10)。经作者授权在此发表。

作者在其罗伊研究所论文(2009,27)的基础上撰成此文。阅读原文请点击
此处。阅读全文,需要在输入网址后输入当前年份。

首页图片为柬埔寨桔井省松博大坝的拟建地区。由卡尔米德尔顿摄,来自国际河流组织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翻译有误

是南中国海,不是中国南海!

Translation mistake

It is 'South China Sea', not 'China South Sea'!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中国的经验

现在在中国已经很难吃到野生的河鱼了,绝大部分都是通过饲料喂养的鱼类,哪怕就是生活在大江大河旁边,也是这样。从生物多样性的角度来看,实在有必要拆除这些水库丑八怪,恢复水道的自然面目。但是,问题是,很多时候木已成舟,就像中国的例子,鱼不鱼的没人关心,反正又不是吃不到鱼。我看这个逻辑也同样适用于老挝和柬埔寨,人们会说,你看呀,中国不是修了那么多水电站,拉动了多少内需,带动了多少就业,提高了多少人民生活水平啊,我们为什么不能走中国的路呢?实在不行,未来我们把这些坝子炸掉不就行了。但愿我的预言是错的。

China's experience

Currently in China it is very difficult to eat wild river fish, most are farm-raised fish, this is the same even with those who live next to large river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biodiversity, these ugly dams need to be dismantled and the natural features of the watercourse need to be revived. However, the problem is that what is done is done. As for China's example, people don't care whether or not there are any fish, and people no longer eat fish. I see this logic similarly appropriate to Laos and Cambodia, people said: Look, China is not repairing its many hydropower stations, but is working on its countless domestic issues, which has brought countless jobs, has raised countless people's living standards, why can't we follow China's path? If that doesn't work we will blow up the dams in the future. But I hope that my prediction will be wro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大坝破坏生态

大坝的大量建设严重破坏了周边地区的生态平衡,白鳍豚的灭绝和中华鲟的悲剧都是人类这种模式自然的态度造成的

The dam is destroying the ecology

The large-scale construction of the dam is seriously destroying the ecological balance of surrounding areas, the extinction of the Chinese river dolphin and the tragedy of the Chinese sturgeon are a result of the form people's attitude to nature has taken.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用权力补偿

外国私有资本可能来自投资渠道,建立起来帮助中国宣传这些工程和出口信贷机构,因此,这些私有部分很有可能包含了一些既定的利益团体。大型的水电工程,热力发电站,不应该成为出口信贷机构,或者任何官方的援助机构(除非关及社会和环境影响评估,对公众检查来说,也应该是可靠可随时进行的。)这些工程表明,中国长期想不尊重其他人民,他们的邻友,而去追逐他们地缘战略。

Compensating those in power

The "foreign private capital" is probably from investment vehicles set up specifically to assist China in promoting these projects and Export Credit Agencies - so the "private" component is likely include vested interests.

Large hydro-electric projects - thermal power stations - should not be eligible for Export Credits - or any other official aid (except in relation to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s - which must be credible and freely available for public scrutiny).

These projects demonstrate China's continued willingness to disrespect other people, their livelihoods and the environment in pursuit of its geo-strategic agenda.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回应评论1

南中国海是国际上普遍的翻译,但跟国内通用的中国南海是一个概念。

Response to comment 1

'South China Sea' is the widespread international translation, The domestically commonly used 'China South Sea' is actually the same thing.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我爱柬埔寨

在柬埔寨工作了一年有余,我深深爱上了这个国家!

可是,今天,我竟然发现,我们国家在云南修建的大坝竟然会对柬埔寨的洞里萨湖产生难以估量的负面作用,我真的感到心情沉重!!

I Love Cambodia

After working in Cambodia for more than a year, I have deeply fallen in love with this country!

However, today, I unexpectedly discovered that the dam, that our country is constructing in Yunan, has negative affects on Cambodia's Tonlé Sap. I really feel gloo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