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世界,环境危机大家谈

china and the world discuss the environment

  • linkedin group
  • sini weibo
  • facebook
  • twitter
envelope

注册订阅每周免费邮件
Sign up for email updates


文章 Articles

大坝的代价(1)

政野敦子 政野敦子

Readinen

水库导致的灾难不仅让日本财政左右支绌,也毁掉了当地的农村。政野敦子认为必须进行更加明智的规划。

article image
 

2008年6月14日岩手—宫城内陆地震发生。三个月后,作为其后果之一,荒砥泽大坝发生了严重的滑坡,现场看起来就好像马大哈理发师的蹩脚手艺。再加上雨雪的侵蚀,树木和其他植被都被弄得乱七八糟。

根据日本国土交通省国土技术政策综合研究所的监测,这场里氏7.2级的地震震中在本州东北部的栗驹山附近,周围有15座大坝,其中一座还在建设中。

这片地方河谷纵横,滑坡带平均厚度达55米,宽度810米,长度1400米,向水库中整整滑行了140米。

地震发生几天后,京都大学教授小长井一男出现在NHK电视台《走近现代》特别节目“消失的大山:岩手—宫城地震”中。他解释说,由于大坝附近的地下水位较高,而且积雪融水渗透了整个地层,地震的强烈震动造成了大面积滑坡。

日本很多大坝都建在不应该修建的地方,荒砥泽大坝只是一个集中的体现。这些大坝的所在地都是火山地质,土壤会发生严重滑坡。除了由农业省修建的荒砥泽,这类大坝还有日本水资源机构的牧尾大坝和泷泽大坝(都在本州中部),以及本州南部由国土交通省修建的大泷大坝。

这些滑坡带来的只有永无止境的庞大治理费用。但更令人吃惊的是,尽管灾难层出不穷,但政府似乎仍然执迷不悟地继续大坝建设,比如本州中部的浅川大坝

栗原市的办公区驱车一小时,越过金黄色的稻田,远远就能看到大片裸露的岩石。海拔1627米的栗驹山看起来安静平和,但这座古老的火山实际上1950年才喷发过。

根据日本气象厅的资料,1957年、1985年、1986年该地区发生过一系列地震,2008年6月大地震前一个月中还发生了22次微震。金折裕司教授是山口大学日本地质学会联合研究小组的负责人,他解释说:“当岩浆在火山下面活动时,就会发生地震。”在有“地震列岛”之称的日本,火山周围频繁的微震一点都不奇怪。

根据山口大学研究小组的说法,栗驹山主要由1500万年前堆积形成的凝灰岩加上火山岩构成的。山顶是一个火山堆积,在地震发生时很容易发生滑坡。金折教授还说凝灰岩就是固化的火山灰,中间有很多噙满水的裂缝,因此非常容易崩溃。这样的地质构造再加上震动,就造成了巨大的滑坡。

地震的伤亡十分严重,13人死亡,10人失踪,450人受伤。财产损失同样重大。荒砥泽大坝建成于1997年,设计容量为1250万立方米,而现在有150 万立方米的泥土滑入水库中。根据国土交通省东北地方整备局一位发言人的说法,单是清除滑坡前缘的泥土就要花费约380亿日元(约4.15亿美元)。

除了荒砥泽大坝,栗驹山周边其他地方也受到巨大的破坏。另外一处山体滑进邻近的一条小溪,埋掉了一个小型山谷,包括建在山谷中的栗驹温泉酒店,造成数人死亡。其他14座大坝有一多半也出现了裂缝。

想要进行全面恢复似乎前景渺茫。据估计,仅是农业、森林和水资源修复的成本就高达1330亿日元(15亿美元),而且要花上十年时间。

地震引起的火山滑坡有很明确的先例,在周边的大坝造成很大伤亡,灾害的处理要花许多年而且成本高昂。1984年9月14日,长野县西部发生里氏6.8级地震,引起御岳山南面崩塌,960万方泥土滑入大泷川。在牧尾大坝这边,一片长满松树的山坡带着几栋房子滑进水库,还切掉了半边公路,死亡和失踪人数达到29人。

此后,滑进河底的泥石不断向下游的水库沉积,到1992年,水库中的泥石达到1.08亿立方米,2000年又增加了1.5倍。为了清除这些泥石,恢复水库的容量,从1995年到2006年,当局的花费超过了300亿日元(3.28亿美元)。

许多人都认为长野西部地震是一次“大坝源性地震”。世界其他地方已经确认过类似的原因,如美国的胡佛大坝和印度的肯依纳大坝,学者们对日本也进行过可能性调查。

1974年,日本建筑研究所的大竹政和经过对黑部大坝周边微震数量的计算,发现水位高度和地震活动之间存在联系。后来,他在长野县松广进行了一次试验,向一口井里注入2000吨水,发现了水压和地震发生间的关联。大竹对气象厅提供的1926年到1983年间42座大坝的地震数据进行了研究,得出结论说包括牧尾在内的八座大坝,在水库注满之后地震数量增加了。

1995年,日本国会终于就这个问题通过决议。但是,当时的建设省(现在国土交通省的一部分)根本不接受大坝引起地震的说法。在一份对该问题的调查中,建设省的结论是:“在日本,大坝水位和地震之间的因果联系尚未得到明确确认。”

但是,就连日本水资源机构的一位官员都承认,在牧尾大坝的个案中,“大坝一建成地震就开始了”。当我来到岩手—宫城地震的震中大泷村的时候,发现许多居民对于地震引发的滑坡埋掉大坝的情况一点都不惊奇。

2004年,大泷村公所的主任大冈由纪夫(音)带我到滑坡现场进行考察。他说:“之前大泷村是没有地震的,但牧尾大坝建成以后,就开始震动了。”大坝建于1961年,1976年发生了一系列微震。1979年10月,从未出现过火山活动的御岳山喷发了。

“当初火山口冒烟的时候,很多人还以为是谁偶然点着了山顶上的棚子。”大冈回忆说。这样的反应说明当地人对喷发和地震是多么吃惊。“现在每年积雪融化,水库贮满水的时候,都会地震。这中间肯定有某种因果关系。”


政野敦子,记者,致力于环境问题报道。

本文日语版早先发表于日本《
世界》杂志2008年12月号,后由阿伦·斯卡伯伦德翻译成英文,刊登在2010年1月4日出版的《亚太杂志》卷1-1-10上,题为《日本大坝与大坝引起的滑坡和地震的巨大代价》。本站经授权转载。

首页图片由 komoda


第二部分
:政府失灵的教训

评论 comments

0

评论 comments

中文

EN

嗨 Hi Guest user

退出 Logout /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合作伙伴 Partners

项目 Proj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