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生物多样性产业

随着国际生物多样性年的到来,约翰•艾尔金顿和詹妮弗•碧玲格尔预见到各个公司在保护生物多样性的事业中所扮演的核心角色。

Article image

我们终于迎来了国际生物多样性年。2010年,我们将采取多种措施促进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并鼓励企业、政府、及个人采取行动降低世界范围内生物多样性的灭失。同时,我们的行动要快。

长期以来,生物多样性问题就像是后娘的孩子一样,在各种环境问题中备受忽视。甚至一些国际巨头企业的老总也认为,生物多样性与他们的日常业务关系不大。当然,除非他们的运营对雨林、温带湿地、或者珊瑚礁造成了直接影响。例如:食品公司需要使用棕榈油,棕榈油的生产需要占用大片的原始森林。

大多数的企业领导都认为,物种和基因多样性的保护是政府应该操心的事。他们这么认为并没有错。但是,随着生物物种衰减的证据不断增多,人们开始越来越感觉到世界上很多地区存在着政府不作为的情况。因此,企业将面临着临危受命的风险。

国际生物多样性年将重点关注企业及他们的供应链,并将其看做是破坏生物多样性的因素。然而,面对着这样一个不知摧毁了多少历史文明的挑战,或许我们更应该将企业和他们的供应链看做是为数不多的有能力提出全新的、创造性解决方案的重要因素。因此,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为什么对于企业以及他们的主管部门而言,生物多样性值得他们的关注,以及为什么这一问题势必将会引起人们的重视。

有证据显示,生物多样性正面临着全面锐减的局面。例如,从2000年开始,森林面积便以每年6万平方公里的速度减少;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加勒比海海底珊瑚平均覆盖率已经从50%下降到10%;在过去的20年里,已有35%的红树林消失。一项从1970年延续到2000年,覆盖了3000多个野生物种的调查显示,物种平均丰度持续下降了40%。其中,内陆水生物种减少了50%,而内陆及海洋物种则减少了30%。

如果这世上有一个地球董事会的话,那么,它所面临的将是一个生物多样性及相关自然资本以超过以往一千倍的速度锐减的局面。即便是在一个次贷横行的资本主义社会,在面对这些趋势的时候,也不禁会感到一丝忧虑。确实,我们现在迫切地需要将生物多样性纳入到公共和私营部门的主流政策、规划、以及预算中来。

尽管私营部门已经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业界对这些趋势以及行动的反应却非常复杂。石油、天然气、以及矿业等“大脚”行业由于对地貌所造成的显而易见的直接影响,并且出于其维持运营的需要,早已将生物多样性提上了议事日程。因此,壳牌等公司不仅在生物多样性评估上投入大笔资金,并且,最近他们还投资进行生物多样性抵消。

无独有偶,由于购买生长在曾经是雨林地区的牛肉,并且最近还以产自亚马逊地区的大豆作为鸡饲料等原因,麦当劳受到了人们的抵制。食品生产企业与生物多样性之间的关系也因此受到人们的高度重视。这些案例都有助于促进农业管理的更好发展,从而降低其对环境的影响,尽管这些技术推广的速度还不够快。

在去年十二月召开的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的 筹备阶段,一些政府及业界领导人都认可了这样一种方式,通过这样的方式,气候变化工作可以推动对自然栖息地在调节碳循环、培养生态复原能力及经济复原能力 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进行重新评估。然而,尽管可持续性领域的专家一致认为保护生物多样性已是当务之急(据2009年可持续性组织和全球扫描两家调查机构针 对将近1,700名各领域的专家所进行的最新调查显示,82%的专家认为保护生物多样性是非常紧急或者比较紧急的任务)。然而,在企业看来,生物多样性似乎是无足轻重。

具体说来,2006年报道关于可持续性的前50家企业中,我们发现只有三家公司清晰地从财务角度将生物多样性作为一个很重要的议题进行了提及。美国的医疗保健公司强生公司是个明显的例外,他们已经承诺今年在其所有的分支机构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并且同哈佛大学合作来证明人类的健康依赖于生物多样性。

在一些项目中,我们也找到了乐观的理由。例如:由位于日内瓦的企业联盟—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WBCSD)与美国的智囊机构—世界资源研究所(WRI)于2008年联合发布的《企业生态系统服务评估》,为公司经理提供了一套用于识别与管理由于依赖或影响生态系统而导致的风险和机遇的方法。近些年来,各种各样的工具也不断地涌现出来。最新的工具是WBCSD的《生态评估措施》,它可以将生态系统的风险和机遇量化,从而进一步将生物多样性的价值植入到现有的财务计划工具和商业计划工具中去。这一工具正在10到15家WBCSD的成员公司进行实地测试,测试结果将于明年公布。

从长远来看,我们有希望看到一批新的科学家、发明家、企业家、投资商涌现出来,推动新技术、新的商业模式的发展,同时更至关重要的是,促进新的市场规范的发 展。比方说,美国生物学家克雷格·文特尔已经跟美孚石油公司就开发海藻生物燃料签署了一份价值6亿美元(合41亿人民币)的合同,他在大海中搜寻可以用于制造氢气并进行合成生物学研究的新基因的努力由此变得更加令人关注。另外,雅尼娜·拜纽什所做的仿生学方面的研究本身就可以作为一部小说的章节而大书特书,更可能为新材料、新产品、新工艺、新的管理体系提供革命性的观点。

约翰·艾尔金顿,可持续性组织及飞鱼星组织联合创立者。詹妮弗·碧玲格尔,可持续性组织客户服务主管,曾任世界自然基金会北美森林与贸易网络经理。

首页图片由Dorn Dada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市场化并非唯一手段

生物多样性市场化最大的障碍就是无法量化,无法用市场化的手段给生物多样性定价。

The market paradigm is not the only approach

The biggest obstacle to biodiversity marketization is that it is unquantifiable; it is not possible to assign biodiversity a value through market measures.
-translated by Xuan Luo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体制作怪

但是他们能阻挡其他企业吗?尤其是那些在热带和俄罗斯东部的从事森林砍伐的企业?

一些主要的美国私人股权投资基金、商业银行、国际金融公司,这些投资个人和机构正是给这种企业派钱的主。 (特别是两个中国森林贸易网络的创始成员,他们尽管不符合雷斯法案的要求,但仍然可以将木地板出口到美国) 。

世界贸易组织和粮农组织/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似乎正试图禁止非关税贸易壁垒。例如,禁止进口非法木材,以及强制欧盟进口商按程序办事(他们不必执行),以评估他们的供应源是否合法,或是否来自可持续管理的森林。

欧洲委员会不是为欧盟选区谋福祉,而是开始鼓励用棕榈油代替能源,尽管棕榈油比化石燃料产生的温室气体还要大(不知是否受到马来西亚棕榈油财团的游说)。

粮农组织、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政府(现在)很确定的表示森林和棕榈油种植园是一码事,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

Institutional mischief

But will they be able to stop other enterprises - particularly those in the tropics and eastern Russia - from converting forest?

Investors - including some major US-based private equity funds, merchant banks, and the IFC - are lending to just such enterprises (notably two founder members of the China Forest Trade Network - who despite the Lacey Act still export their flooring to the USA).

It seems that the World Trade Organisation and the FAO / UNECE are trying to outlaw non-tariff barriers to trade (for example, making it illegal to import illegal timber and making it mandatory for importers in the EU to have procedures [which they do not have to implement] to assess whether their supplies are legal or from a sustainably managed forest).

Rather than respect its EU-based consituencies,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he Malaysian palm oil lobby?) now encourages the use of palm oil as fuel despite the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associated with palm oil being greater than fossil fuels.

The FAO and the governments of Malaysia and (now) Indonesia are determined that forests and palm oil plantations are identical - which they are obviously n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