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环境风险催生绿色信贷

中国工商银行贷款业务的负责人魏国雄接受了孟斯采访,他谈到全球金融巨头环保策略的演变。

Article image

中国工商银行首席风险官魏国雄主管其信贷业务,其中包括绿色信贷。中国工商银行是中国发放贷款量最大的银行。接受中外对话采访时,魏国雄认为,推动绿色信贷,必须诉诸银行内部全面制度化改进。

中外对话:银行开展绿色信贷的动力是什么?

魏国雄:银行经营充满风险。环境风险同银行的信用风险关系密切,管理不好,环境风险有可能转变成信用,带来经营损失。这是从银行自身考虑的内在要求。

中国工商银行是全球市值最大的上市银行,在金融界影响很大。银行业对经济影响很大,而经济对环境影响也很大,所以银行与环境密切相关。人们越来越注重生活质量,对经济发展也更注重其质量。

对破坏环境的项目或企业,因为不用承担环境成本,收益可能更高,但有责任的银行就不应给予贷款,不能唯利是图。和我们审慎稳健的风险偏好一样,这也是我们的一种价值偏好。

中外对话:您的银行在绿色信贷、绿色金融方面有哪些实践?从绿色信贷政策到今年的
3年里,工商银行的绿色业务是如何发展的?

魏国雄:一是“环保一票否决制”。这一票就是环保依法合规。向工行申请贷款的所有项目必须有环评合格报告,否则不贷。另外,如发现借款人有潜在环保问题,比如偷排污染物,即使环保部门还没查到,我们也坚决退出。

二是我们对所有企业按环保要求分类,分成环境友好、环境合格、环境关注、环境潜在风险,对不同类别有不同的信贷政策。如对环境友好的企业,给予重点支持,可降低利率,给信用贷款,即不需要担保。而对环保关注的企业,利率要上浮。可能有潜在风险的企业,其贷款则要求严格的担保、抵押,确保银行安全。同时针对项目贷款,建立了绿色信贷项目分类标准,将所有的项目贷款分为八类,以支持环保重点工程、节能重点工程等项目。这样形成整个绿色信贷体系。

三是我们对所有贷款做动态环保监测。项目虽然合格准入了,但不能保证未来不出环保问题。比如运营中查出偷排污染物,我们会依照合同,按违约处理,视情况考虑警告或提前收回贷款。

对企业也不是不给改过机会。我们会先要求其整改,整改到位即可继续贷款,除非多次违约失信。这些是制度上的规定。

近年来,我们逐步提高了对环保合格、友好型企业贷款的比重和数量。去年中国发了九万五千多亿贷款,工行发了一万多亿,居首位。但在拉内需、保增长中,我们对高能耗、高排放、高污染企业的贷款不仅没增加,绝对额还减少了71个亿,上报到总行审批的贷款中,有26个项目因环保问题被否决。现在我们99.8%的客户是环保合格的。

中外对话:是否有因环境问题或风险而收回贷款的例子?

魏国雄:前日福建有一家生产汽车免维护蓄电池的企业,本是环保产品,环评也合格。但后来在动态监测中,我们关注到媒体报道,发现有周边居民血铅超标,于是收回了贷款。我们有专门的媒体监测部门搜集这类信息。

现在给小型钢铁、水泥、冶炼、造纸企业等贷款,我们不仅不再增加,而且原有贷款逐步在退出。这些小型企业基本没有能力保证其排放环保达标。,就算通过了环评,我们也不做这类项目。环评合格只相当于基本合格,但不算优秀。绿色信贷应该达到优秀水准,而不仅是合格。

比如水泥项目贷款,我们不仅考察项目本身的技术、经济状况,还要看是否有余热利用、工业废渣再利用等循环经济的工艺和技术,这类项目只有这种情况下,才考虑贷款,否则一律不批。

相反,我们现在更多贷款给一些环保措施较好的大型企业,如宝钢、鞍钢。

中外对话:在环评都通过的情况下,选择发放贷款是否主要考虑投资回报?

魏国雄:我们还考虑行业情况,如是否为产能过剩行业。以钢铁行业为例,过去工行几乎和所有钢铁企业都有业务往来,但现在我们正逐步退出和控制对这一行业贷款。中国钢铁产能从过去不到1亿吨上升到现7亿吨,工行的贷款额却在下降。

中外对话:您怎么看银行给环境违法企业贷款的负面新闻?

魏国雄:如果我们一眼就看出来你是污染企业,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但问题是量大面广,而且环保本身是相对的,对环境的容忍度也是相对的。很多情况无法严格界定,比如火力发电有污染,要不要支持?有脱硫装备、有节能的,我们就支持。电厂肯定要排碳,就只能要求其以大替小,降低排放。

中外对话:银行内部有什么制度帮助切实执行绿色信贷政策?有没有专职人员负责?

魏国雄:我们信贷管理部内设有行业中心,专门研究绿色信贷的政策和监测管理,有20多人。开始主要关注产能过剩行业,如钢铁、水泥、电解铝等,后来逐步转为银行绿色信贷的政策制度研究和制定。

执行层面则全员参与。业务人员每年都接受关于绿色信贷的培训,不仅关注来自环保部门的信息,客户经理还亲自到企业检查,如废物处理是否合规。发现有问题则把该企业的环境分类往下调。

中外对话:绿色信贷运作中的困难是什么?

魏国雄:率先实施绿色信贷有可能在业务发展上受到同业竞争压力。另外,我们毕竟是银行,不是环境专家,没法什么都懂,只能控制大面,不清楚每个行业的具体数据、技术的环境要求和指标。

我们也在全行系统内给相关人员搞专题视频讲座,请官员和学者讲低碳经济、清洁能源等。此外现在环保部门向所有银行公开一个环境信息共享平台,方便我们查数据。

中外对话:有学者建议金融机构以绿色信贷为起始,探索环境信息与环境风险管理咨询等衍生业务或产品。

魏国雄:环境风险咨询未来肯定有需求,但现在我们主要仍依靠环保部门提供信息和指导。现在环境保护国内主要是政府推动。民间有时过于激进。

此外该领域发展成本很大,因为涉及大量具体细致的专业问题,有时还存在利益冲突。

我们也关注碳交易、碳金融,国外讨论的多,真做的少。现在还看不清楚到底是不是炒作,能有多少业务量。至少现在市场还不成熟,我们没有实际参与。前景如何,关键看各国政府解决问题的力度。尤其看美国,奥巴马的决心有多大。因为发展起来成本投入很大。涉及经济转型,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压力很大。

中外对话:能否具体解释“民间对环境的反应有时过于激进”?

魏国雄:事实上一些项目对环境负面影响有限或完全可控,甚至直接或间接会对环境有较大改善作用。如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只要技术和管理到位,污染物排放能有效控制在限值之内,不会对周边环境及居民健康产生任何危害,这在一些发达国家(如德国、日本)已被证明。


(实生习冯慧媛对此文亦有贡献)

孟斯,“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执行编辑

首页图片来自天津财经大学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进步?

中国的非政府部门与其他地区的同行相比显得不那么激进。就被访问者所给出的事例而言,当地居民对垃圾焚烧工程的异议理由充分。没有任何焚烧装置能够保证在该设备的有效期内被焚烧垃圾的性质永久不变。在中国城市垃圾尤其易于造成污染,或者变成其他形式的合成物。

文章提到中国工商银行不愿意提供贷款给污染控制装置改装工程,因为这其中无利可图,所以它们更乐意贷款给大型工程(这些工程中没有太多的人为参与,更容易产生资本依赖)。

如果其他银行跟随中国工商银行的例子,不再向产能过剩的工程发放贷款,这种做法将是值得赞赏的。然而建筑行业超额生产正是中国获得市场占有率的关键。

Progress?

China’s non-government sector tends to be much less radical than its counterparts elsewhere. Concerning the example given by the interviewee, local residents’ objections to waste incineration projects tend to be well-founded. Few if any incinerators can guarantee that the quality of the waste which they burn will remain constant for the life of the incinerator. Municipal waste in China is particularly prone to contamination and variable composition.

The article suggests that ICBC is unwilling to finance the retrofitting of pollution control devices which small businesses wish to install, and that ICBC prefers to lend to larger scale projects (which are less likely to be of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and which tend to increase dependence on big business).

It would be commendable from the environmental point of view if other banks followed ICBC’s example in not financing excess capacity – but the construction of excess capacity has been central to China’s efforts to gain market share.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几点商榷

第一、“我们对所有贷款做动态环保监测”。这是怎么实现的,我很好奇。工行能去做环保监测?!至少要明确说明一下,工行是如何与环保部门合作的或者说工行是否能从环保部门获取企业环境违法信息?如果是,环保部门向银行分享的企业环境违法信息能否“动态及时提供”?

第二、“中国钢铁产能从过去不到1亿吨上升到现7亿吨,工行的贷款额却在下降。”
这种对比不能说明什么。因为中国钢铁产能上升很多产自依赖民间借贷的小钢铁厂,这是绿色信贷无法触及的,对政府regulate financing activities来说是个新挑战。除非魏总举相对比例的数字,比如,与去年相比,工行对钢铁行业贷款额在总portfolio的比例在下降。各大银行在国家政策抑制过剩产能的影响下,都在退出钢铁行业。也许还要比较谁真正从已过剩产能的钢铁企业中退得多。

第三、工行魏总所指的风险都是来自“环境”,而没有显示出对气候变化的足够关注。这与工行作为世界级银行的地位不符。如果工行哪天也关注碳排放,或者象另一家中国本土银行一样加入碳披露项目,方可体现世界级大银行本应具有的责任感和commitment。

Some discussion points

First, "we carry out active environmental monitoring of projects." I am very curious as to how that is achieved. Can ICBC do environmental monitoring?! It should at least be clearly explained how ICBC cooperates with the environmental authorities or whether ICBC is able to get information on companies breaching environmental law from them. If so, are the environmental authorities able to share this information "in a timely manner" with the bank?

Secondly, "China’s steel manufacturing capacity has leapt from 100 million tonnes to 700 million tonnes, but the amount we lend to the sector has actually fallen." This comparison doesn't tell us anything. Because the capacity of China's steel production can increase by relying on borrowing from small steel plants, which green credit cannot touch, this poses as a new challenge for the government on regulating finance activities. Unless Wei Guoxiong raises comparisons on the relative proportions of the figures, for example, compared with last year, ICBC loans to the steel industry decreased in proportion to the entire portfolio. Under the national policies influence of controlling overcapacity, big banks have pulled out of the steel industry. Perhaps there needs to be a comparison of who has pulled out of steel companies more.

Third, Wei Guoxiong pointed out that risk comes from the "environment," yet does not show that he pays enough attention to climate change. This does not match ICBC's position of being a world class bank. Only when ICBC pays attention to carbon emissions some day, or commits to joining 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 (CDP, www.cdproject.org), as other native banks have done, then ICBC can be seens as a world class bank with sound responsibility and commit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