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解振华:中国希望以开放消除误解

赴坎昆会议之前,中国政府代表团团长解振华会见包括“中外对话”在内的在中国工作的民间组织时说,坎昆会议期间,中国代表团将以更加灵活、开放的态度与各国政府、媒体和NGO沟通,以消除误解。孟斯报道。

Article image

坎昆会议期间,中国将进一步以开放态度,弥合政府和非政府层面的分歧和误解。中国政府代表团团长解振华25日说。

透明度

25日上午,解振华与包括“中外对话”在内的在中国工作的民间组织会谈。谈到减排透明度时,解振华说:“我们现在想明白了,中国过去是只干不说。现在想想,既然干了,为什么不说呢?中国做了什么、没做什么,有什么困难,我愿意跟大家说,而且恰恰是我们宣传的不够,使某些媒体老在歪曲我们的政策和措施。我如果公布以后,全部透明了,它想歪曲也没有道理了。从这个角度说,中国是愿意透明的。但是,我们要求把细节谈清楚,要把原则确定下来。”

在透明度问题上,10月初天津会议期间,中国态度即出现明显松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解振华当时即表示,在不侵犯主权的前提下,“三可”和增加透明度对中国政府来说没有问题。此次坎昆会议前,解振华作为中国代表团团长,再次表示将积极配合针对发展中国家的“国际磋商与分析”(ICA)。ICA区别于对发达国家行动的“三可”(可测量、可报告、可核查)要求,以体现“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

解振华表示,目前对ICA的谈判,已在部长级会谈中就原则达成多数共识,即ICA的对象是全部发展中国家的自主行动,不仅针对中国、印度、巴西等排放大国,且在实行中应尊重对方主权。其他原则包括非侵入性、非惩罚性、促进性和考虑不同发展中国家实际能力。

“有些国家连编写一份国家报告的能力都没有,必须考虑到这种情况。”解振华说。

中国代表团内似乎已对支持提高行动的透明度达成共识,但仍十分谨慎。“对于中国来说,接受‘国际磋商和分析’没有问题,但是目前还有几十个发展中国家并不接受哥本哈根协议,所以不接受“国际磋商和分析”的概念。”中国代表团高级谈判代表李高说,“还有一个问题是,目前发达国家提出的‘国际磋商和分析’的案文,对发展中国家自主减缓行动的要求比目前公约下对发达国家的审评还要严格,我不知道提出这种案文的是想以一种建设性的态度来对待这样一种谈判,还是想为这种谈判设定置障碍。”

李高认为,如果对发达国家减排目标的“三可”没有取得进展,对于发展中国家自主减缓行动取得很大进展的可能性也是比较困难的。

天津以后的谈判形势

哥本哈根谈判暴露了各方间分歧,尤其体现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分歧的深化。及至天津谈判,这种分歧不仅出现在关键问题上,甚至深入到对于谈判机制愈发激烈的争辩。

解振华与中国民间环境组织交流中称,天津会议的最大成果是,把所有问题理清了,明确了哪些是有共同点的,哪些还有分歧。目前最大的分歧一是是否坚持巴厘路线图的授权,即单轨还是双轨的争论;二是如何表达美国的责任,使其在UNFCCC下的承诺具有可比性。欧盟也认为目前美国17%的目标过低。此外,还有排放量高的发展中国家减排目标问题。

“两个工作组主席在部长级预备会上做了报告,下一步接着怎么做?比如在《京都议定书》还要不要?他们希望部长们能给他们明确的政治上的指导。”解振华说。

在长期合作特设工作组谈判中,关键问题是减排问题。解振华称,美国做出了2020年温室气体比2005年减排17%的政治承诺,但明确表示不加入《京都议定书》。不过即使是这样的低目标,也不会被美国国会批准,从而具有法律效力,一些发达国家对此也并不满意。“在发达国家之间也有公平问题。”解振华说。

对于坎昆的进展,解振华称,坎昆会议应在广大发展中国家最为关注的资金和技术转让问题上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果,为在明年的南非会议上最终达成有法律约束力的成果奠定基础。

“我们得到消息,发达国家承诺的300亿美元快速启动资金目前已到位285亿,但新的和额外的资金估计只有50亿,大部分是包装的。”解振华说。他表示,中国对许多国家经济危机的实际困难通情达理,并未苛责资金性质。

在技术转让问题上,发展中国家要求建立执行委员会,而发达国家希望建立网上信息中心,提供咨询等服务。目前妥协的结果是两个都要,但就执行委员会职责仍有待进一步讨论。

“坎昆会议议定要有一个积极的结果。为明年的南非会议奠定基础。明年的谈判才议定能成功。”解振华说,“最后的结果,应该是一个大家都不满意,但是大家都能接受的结果,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开放对话

哥本哈根后,中国收到诸多争议,尤其以来自西方媒体指责为多。但解振华在与民间组织交流中对此表达一定理解。“中国经济总量已经排世界第二,又已成为二氧化碳第一大排放国。还不能让人家说几句吗?”解振华说。

但对于被媒体曲解,他很头疼。在哥本哈根期间,中国政府试图对媒体更加开放,解振华曾经接受一些外国媒体采访。“但发表出来,发现完全不是我想表达的意思。我说10点,他们只写4点。”

但一位英国记者告诉中外对话:“中国代表团应该有更好的沟通策略:不要指望国际媒体一条不落地报道你的意思。那只是版面限制和报道风格的问题,而不是偏见。如果一个官员讲了4个要点,不管在哪个国家,都很难看到媒体把他的要点报道出3个-----更不要说你讲10点了。”

在坎昆,解振华希望接受采访时同时邀请中外媒体,让公众看到不同角度。 “有些国家讲了很多好话,没做啥事,倒落好了。我们光整天撅着屁股干活,也不行。” 解振华说, “我们要不断改进和调整同民间组织和媒体的沟通。”

“之前欧盟说我们40-45%的减排目标低,应该到60%才好。我们为此组织了三次专家论证,连欧盟的专家也承认中国的目标科学合理。所以这次我们也带国内的专家专门在谈判中参与对话。”解振华说。

回答“中外对话”关于中美双边对话机制的问题时,解振华说,中美在政府和智库层面都有非常频繁的对话与合作,能源、财政、环保等部门都有涉及,就谈判中的MRV和减排目标等问题进行过交流。但对于进一步细节,他不愿透露更多。“我们希望美国能够发挥领导作用,推动整个谈判的进程。”

尽管中国政府一贯希望表现出积极推动的态度,但解振华也表示,中国绝对不会做出超出自身能力的承诺。毕竟中国人均GDP还排在世界的100-105位。“否则我们回国也要面临下台。中国人民也不会放过我们。”他说。
  

孟斯 ,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副主编

图片来自中国政府网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gaidee

开放、透明

30年前有人反对改革开放,因为怕别人笑话自己穷,丢脸。现在对很多事情恐怕好多人还是这样。ICA呢,只是个过渡,总是要到MRV的,并且呢,越快越好。

Openness and transparency

Thirty years ago, there were people who opposed reform and openness because they were afraid that others would make fun of them for being poor and lose face. Now, there are still a lot of people who are afraid of many situations. ICA is only a transition, MRV will always be needed and the faster, the b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