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三角洲地区命悬一线

地势较低的三角洲上居住着世界一半的人口,是全世界最宝贵的财富。然而,这些地区也同样面临着气候变化的威胁。奥利维亚•博伊德为您剖析这些地区所面临的挑战。

Article image

今年,雅加达的官员们发现他们正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问题:降雨,越来越多的降雨。印度尼西亚的湿季是出了名的湿,对这个国家的首都而言,暴风雨不是什么新鲜事。然而这次,在雨季本应结束的时候,大雨却依然下个不停。雅加达总督法乌兹·波沃说:“我们发现干季消失了。我们利用干季修葺基础设施,为雨季做准备。现在我们没法做了。天天下雨。”

位于芝利翁河河口的雅加达只不过是世界上众多位于地势低洼的沿河三角洲、且饱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大城市之一。三角洲是河流入海或汇入另外一个水体时由所携泥沙沉降而成。三角洲上居住着世界一多半的人口,很多财富集中在这里。例如,尼罗河三角洲的农业、工业、以及渔业产值就占埃及经济的一多半。虽然临近河流——因此就与世界各地紧密相连——为许多地势低洼的地区带来了繁荣。然而,这些地区也因此而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如暴雨、洪水、海水侵蚀等。这些风险正日益加剧。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波沃才在9月末召开的一次有关气候变化影响的国际会议上发表了这番讲话。来自包括越南及意大利北部在内的世界各地三角洲地区的科学家和政治家们在荷兰港口城市鹿特丹齐聚一堂,共同探讨在应对和减缓气候变化方面的知识和理念,同时宣布三角洲联盟启动。新成立的三角洲联盟旨在联合各省市共同解决他们所面临的气候问题。

而这些问题相当严峻。2001年,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曾将三角洲地区作为世界上最为脆弱的体系而单独加以强调。正如伦敦帝国学院气候学家、IPCC第二工作组前联职主席马丁•派瑞 在鹿特丹所说的那样:“三角洲已经极度脆弱——遭受洪水、极端气候的风险都很高。随着气候的变化,这些问题愈加严重。”例如,很多三角洲地区都位于热带飓风经过的路线上。而随着海洋的变暖,将会导致热带飓风频发,造成破坏性的影响:就在荷兰会议召开的那一周,位于珠江三角洲的中国广东省就有33人在台风中丧生

降雨模式的改变只不过是许多引人担忧的问题之一而已。许多地方海平面的上升加剧了目前的洪水风险。随着海水向河流上游的侵袭,以及沿岸地区地下水的不断咸化,使淡水供给受到了威胁。美国马里兰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系杰拉尔德·加洛韦教授强调:沿海地区洪水还将使主要的基础设施受到威胁。管道受到腐蚀,大水冲毁了那些必须建在海边的水处理设备和海水淡化装置,这使社会必须的供水能力受到限制。

三角洲地区面临的另外一个迫切的问题就是地势下沉。许多三角洲地区实际上正在不断下陷。去年科罗拉多大学发表的一份研究显示,全世界33个三角洲地区中就有24个正在下陷。英国南安普顿大学海岸工程教授罗伯特·尼科尔斯认为,仅在二十世纪,东京最严重的地区就已经下沉了5米,上海下沉了3米,曼谷则下沉了2米。这种下降,特别是当海平面上升时,使这些地区更加易受洪水的袭击。

尼科尔斯认为,沉降物的沉积就意味着随着时间的流逝三角洲会自然而然地下沉,而人类又加剧了这一过程。地下水及天然气的开采已经加速了沉积的速度,同时大坝的修建阻断了沉积物的流动,否则这些沉积物会流到河口堆积成新的三角洲土地。尼科尔斯表示:“人类活动极大地加剧了三角洲地势的下沉。这使我们了解三角洲地势下沉的原因,并且降低人类所造成的影响的需要得到进一步的巩固。”

人们正联合采取一系列举措力图实现这一目标。例如,美国地质调查所(USGS)就正在帮助湄公河三角洲吸取美国管理密西西比三角洲的前车之鉴,避免重蹈覆辙。大量修筑水坝,过度开采资源曾使密西西比三角洲沿岸地区的环境急剧恶化。路易斯安那州的湿地是阻挡从大西洋袭来的暴风雨的重要屏障。而如今,这一屏障正渐渐地沉入海底,速度是大约每30分钟消失一个足球场的面积。与湿地同时消失的还有保护缓冲区:研究显示,每2.5平方公里的沼泽能够使风暴潮降低一英尺,虽然这一数字颇引人争议

USGS国家湿地研究中心空间分析部主任斯科特·威尔逊表示:“湄公河水力发电大坝引起了众多的争议。在美国,我们也曾有过同样的经历。我们也曾致力于大坝的修筑,而修建大坝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航运,而不是为了水电。我们的海岸体系因此而受到巨大的影响。海岸体系不仅为人们提供了生存的空间,更为人们提供了娱乐和垂钓的场所。而大坝让这一切都受到了影响。湄公河正如八十年前的密西西比河一样,都处在做出重大决策的关键时期。但愿我们能够帮助他们做出明智的决策。”

这一合作伙伴关系只不过是以三角洲及沿海城市间共享最佳实践为宗旨的无数项目中的一个而已。一些较大规模的组织中包括荷兰牵头的关注气候变化相关的发展及适应问题的三角洲城市联合组织;以及“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的主要城市组织C40大城市气候领导联盟,其成员中有一大部分是沿海城市。当然,还有新成立的三角洲联盟组织。尽管联盟第一阶段的任务是联络四个核心合作伙伴——加利福尼亚、荷兰、印度尼西亚、越南。然而,该组织已经开始扩大规模,将中国和埃及等国纳入其中。

当然,指望他人并不能解决问题。三角洲地区所面临的挑战多种多样,而且各不相同。正如普林斯顿大学地球学家迈克尔·奥本海默在鹿特丹所做的主题发言中所说的那样,即便海平面均衡地上升,水源均匀地分布,所带来的影响也各不相同。在与大众进行沟通的过程中,通常是用浴缸作为类比来解释这一理论的。一些地区,如美国东海岸海平面的上升或许会高于平均上涨水平;而一些地区的海平面或许还会下降。具体影响的不确定性仍然是主要的。然而,奥本海默强调,这种不确定性并不是我们无动于衷的理由:“不确定性非常大,并且不会在短期内有所降低。我们不应等着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将我们从问题中解救出来。”

新奥尔良市副市长塞德里克·格兰特对这一观点表示认同。八月,新奥尔良市刚刚度过了卡特里娜飓风后的第五个年头。在那次飓风中,新奥尔良市有80%的面积受到洪水的侵袭,1800人丧生。他表示:“短期解决方案只是权宜之计,将无法满足需要。暴风雨的威力和破坏力越来越大。我们的海岸已经严重受损,无法为新奥尔良提供保护。这些问题是世界上最为复杂的挑战,而且解决起来代价也最为昂贵。但是,除了正视它们、勇敢前行之外,我们别无选择。”
 

奥利维亚·博伊德:中外对话助理编辑

图片来自/ah Lun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xinerxinerlove

雨季的噩梦

“‘三角洲已经极度脆弱——遭受洪水、极端气候的风险都很高。随着气候的变化,这些问题愈加严重。’”
宝贵的三角洲地区,在大肆兴建大坝保证航运的同时,也产生了可怕的后果。不仅仅是地势下沉,连续降雨。发生洪水和极端气候的风险也大大增加了。保护湿地尤为重要,但我们不能在短期内解决问题,也无法将海平面很快提升。

Nightmare of the rainy season

"Deltas already have high vulnerability – high flood risk, weather extremes. With climate change, these get worse.'" In precious delta regions, dire consequences have come about as dams are being vigorously constructed to ensure navigation. It’s not just land being submerged and continuous rainfall. The risks of flooding and extreme weather have also greatly increased. The protection of wetlands is extremely important, but we can’t solve problems within a short period of time, and there’s no way that the sea level will rise that fast.

Default thumb avatar
yingyingz

全球范围的极端气候事件

我觉得我们不得不面临这样一个情况,就是今后都不能依据过去的传统和经验来判断我们将遭受怎样的自然灾难。就像今年巴基斯坦的洪水,中国西南的干旱,欧洲冬季的大雪。我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通过人为的努力改变异常的现状,我们可以继续气候谈判,虽然显而易见,这在短时间内并不会做出任何改善。另外一个选择就是从心理和行动上接受目前的趋势,随时准备面临任何灾难。或者这是另外一个自然选择的关键点,由此决定哪些物种更能适应极端气候。

Extreme weather events around the world

I feel that we have to face up to this kind of situation, and that the future can’t be based on past traditions and experiences to decide how we’ll be hit with natural disasters. Just like the floods this year in Pakistan, the drought in southwest China, and the heavy winter snowfalls in Europe. We have two options: one is to change this abnormal situation through human efforts, and we can continue climate negotiations. But it’s obvious that this won’t lead to any improvements in the short term. Another option is to accept the current trend in mind and in action, and to get ready to face any disaster. Perhaps this is another key point of natural selection, determining what species are more capable of adapting to extreme wea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