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汉江因南水北调濒临枯竭

汉江是中国中部最重要的河流之一,但因南水北调工程濒临枯竭。沿线很多城市也将为此做出巨大牺牲。《新周报》记者王坤祚调查报道。

Article image

如果你想寻踪华夏文明,沿汉江旅行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了。这条1577公里长的河流,奔腾在中国腹地,勾连长江、黄河两大水系,贯通并包容着陇、中原和荆楚的多元文化。溯源汉江,从远古时期到如今,华夏文明进步的年轮触手可及。

难得的是,在工业化车轮轰隆前行的今天,汉江上游至今保有一江清水。也正是因为不易的处子之清,加之处于版图中心的特殊地理位置,使汉江成为一项恢弘工程——南水北调的中线水源地。

也正因为南水北调,汉汉濒临枯竭。

按照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推进进度及“引汉济渭”工程规划,至2030年,汉江丹江口以上流域将向外“输血”150亿立方米左右,抽走汉江上游水资源总量近40%,由此将彻底颠覆汉江的格局。目前包括各支流在内的整个汉江流域,建起的水坝数量已近千座。

中国水资源分布严重不均。统计表明,长江流域及其以南的水资源占全国总量的84%,而北方仅占9.9%。在深度干渴的华北地区,超采地下水也成为无奈之举。原水利部部长汪恕诚曾称:“华北地区如果按照现在的开采方法,再过15年左右,地下水就会全部枯竭。”

1952年10月,毛泽东在听取原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王化云的工作汇报时说,“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

由此,南水北调工程拉开帷幕。

2002年,调汉江之水解华北之渴成为国家意志。当年12月23日,国务院批准《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宣布以50年为期,投资4860亿元,分东、中、西三线实施南水北调。

三条线路中,东线面临着沿线水质污染困局,治污难度艰巨,所调之水短期内只能用于工农业;西线虽应在今年进入开工倒计时,但因诸多原因引发四川等省反对声众,上马与否仍未最终确定;唯有从汉江引来一江清水的中线工程,为京津冀豫各地翘首以待,关注面极广。

湖北十堰丹江口以上是为汉江上游。1958年始建的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于汉江、丹江交汇处筑坝,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即始于此。“首都水都心连心,一库清水送北京”,类似的标语在丹江口库区随处可见。水都便指丹江口。

规划显示,中线二期工程完工后,每年将有120—140亿立方米江水流向华北。据十堰市南水北调办公室介绍,历年水文资料测算出的丹江口水库水资源总量为388亿立方米;蓄水至170米高程之后,丹江口水库正常蓄水库容为290.5亿立方米。按此测算,即使中线首期工程调水90亿立方米,丹江口水库以上将有四分之一的水量被调走。

此外,处于汉江上游的陕西省,将于年底开工筹划已久的一项工程——引汉济渭。所谓引汉济渭,即在陕西汉中市洋县境内引汉江水,过秦岭,进关中地区,融入黄河最大支流渭河,以解西安、宝鸡、咸阳、渭南四大重点城市,兴平、华阴等13个中小城市的工业、生活用水的大量缺口。

汉江孕育了陕南。而秦岭以北的关中平原和陕北地区,水危机与华北平原几无二致,两地唯一依赖的渭河不仅近年屡屡断流,而且污染严重,西安等城市不得不大量超采地下水。

自陕西酝酿引汉济渭工程以来,汉江中下游的湖北省便不断提出异议。湖北方面认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本已致汉江下泄水量减少,陕西省又调走部分汉江水,无疑将使下游“雪上加霜”。随后,陕西省将“引汉济渭”最终调水规模15亿立方米的目标从2015年推迟到2030年。

500
多年前,改道从汉口流入长江的汉水,不仅使武汉形成了三镇隔江的格局,还成为这个人口逾千万城市的最佳饮用水源。对沿线近3000万湖北人来说,汉江不能有半点闪失。自从1959年进入长江水利委员会规划,除文革期间被搁置外,南水北调工程的论证一直未曾停止,湖北也一直紧盯着这一将产生重大影响的调水工程。

2002
年中线工程开工后,湖北省南水北调办、湖北省环保局联合完成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汉江中下游环境影响评价报告》, 首次提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如果不考虑中下游治理,对汉江中下游生态环境不利影响的“四减少,四降低,四增加”:汉江流量减少,水位降低,水资源利用成本增加;环境容量减少,水体稀释自净能力降低,控制污染的难度增加;航运条件好的中水历时大幅度减少,航运保证率降低,航运成本增加;合适的鱼类越冬场、肥育场所面积减少,水温降低,不适合鱼类生存的因素增加。

从1987年至2002年,湖北省不断调研、论证甚至顽强论辩,终于收回成效:中线首期调水规模由原本设定的145亿立方米一降再降,2002年开工时减为95亿立方米。加之补充论证、规划,原本在计划外的中下游补偿工程,原定于2010年的开始调水期限,也推迟至2014年。

运建立2002年发起成立的“绿色汉江”,是唯一一家致力于保护汉江的民间环保NGO,在襄樊市有3000多名志愿者。运建立说:“如果谁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对汉江中下游、对襄樊没有负面影响,那我就要说那是放屁。

襄樊市曾委托华中科技大学环境工程学院相关专家评估得出结论:丹江口水库开始调水后,襄樊市一半以上的水利企业和设施将取水困难或者报废,70万亩土地将遭受损失,当地的鱼种将减少1/3。此外,上游来水量减少、筑坝蓄水放缓水流速度使水体自净能力降低,汉江水质将下降一个等级。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当前面临的困惑,并非只有水源保护地和汉江中下游补偿诉求,移民或许才是横亘这一工程面前的大难题。早在1958年至1967年间,丹江口库区各县市经历第一次移民,共计48万人。2005年加高丹江口大坝实施南水北调后,又将产生33万移民,其中有23万移民需要外迁。

原国务院南水北调办主任张基尧曾在接受《瞭望》采访时坦陈,移民难度大,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投资放大、工期推迟的一个主要原因。

郧阳籍作家梅洁在《大江北去》一书中写到:“我真切地希望,当清澈的汉水给中原、华北和京津大地带来一片滋润时,当人们欣喜地端起从遥远的鄂西北流来的一杯幽蓝时,不要忘记为此而两度奉献家园和土地的库区人民,不要忘记他们几代人在半个世纪里经受的磨难和牺牲。


原文刊载于10月30日《新周报》,经中外对话编辑

图片来自《新周报》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cdhelennh

建议搞一个南水北调的专辑

建议增加:
1、移民搬迁(国际河流组织好象在2010年搞了一个这个专题的报告)
2、丹江口库区楚文化遗址抢救性发掘得如何了?(中国国家地理曾经有报道)

Proposing an album about South-North Water Transfer

Proposed add:
1. Resettlement (International Rivers came out with a report on this topic in 2010.)
2. How is the excavation and rescue of cultural relics at Danjiangkou Reservoir going? (Chinese National Geography has reported on this.)

Default thumb avatar
eduard

赔偿下游地区的损失?

丹江口上游有着130万人口的贫困地区,且为保护水流质量,在环保工业和农业上有大规模的投资。然而与这个地区不同的是,汉江流域的下游地区用户应该因减少(但仍然足够)的水供给而受赔偿,这个事实是值得怀疑的。如果真的是这样,同样的理由可能被所有生活在灌溉进水口水道的下游地区公众所使用。另外,下游地区工厂和饮用水公司也可能会从上游旨在提高水质量的措施和更大范围的防洪工作中受益。无论如何,南水北调工程可能不得不为下游的生态破坏而付出代价。

Compensation of downstream water costs?

Different from the generally poor upstream area (with 13 million people) of Danjiangkou, where large investments in clean industry and agriculture are needed to protect water quality, it is doubtful whether downstream water users along the Han river should be entitled to compensation for a diminished (but still ample) water supply. If so, the same argument might be used by all communities living downstream of irrigation water intake channels. Moreover, downstream factories and drinking water companies will benefit from the upstream water quality improvement measures, too and also from greater flood protection. The South-to North project might have to pay for some ecological cost downstream, how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