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西双版纳的橡胶困境

云南的橡胶种植破坏了中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但珍妮特•斯特金认为,如果只是归咎于农户并不能解决问题。

Article image

近几年来,云南省西双版纳自治州政府终于开始意识到单一的橡胶种植对环境的巨大破坏性影响。已经得到确认的问题包括生物多样性流失和区域性气候变化(西双版纳正变得越来越干热)等。在景洪市的澜沧江大桥上树着一个极为醒目的牌子,标示着西双版纳在中国的生物多样性宝库的地位。但这一切是否都将随着橡胶的热潮而终结?

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西双版纳一直是中国最大的天然橡胶种植区。而八十年代初人民公社制度取消,实施土地包产到户之后,当地官员就鼓励少数民族农民在自己的土地上种植橡胶,于是就有了如今西双版纳“放眼到处皆胶林”的景象。两年前,经政府批准, 中国科学院双版纳热带植物园 (XTBG)提出了多项计划,敦促少数民族农户“退胶还林”。但是,由于2003年以来世界橡胶价格一路猛涨,农民家庭收入迅速增加,他们对这些会让自己的收入大打折扣的计划并不感冒。

这个问题并不好解决,因为它面临着当地农民生计和环境恢复的直接对立。这个深陷困境的状况,要求我们必须对事情的来龙去脉进行深入的探究,包括西双版纳橡胶种植的历史、少数民族农民在橡胶生产中的角色,以及当年鼓励农民种植橡胶的国家运动等。同时这也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为什么环境恢复计划的目标是小型农户,而非国有橡胶林场?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西方对新中国实行贸易禁运,为了满足抗美援朝战争和工业化建设计划的需要,中国领导人决心要实现关键商品的自给自足,其中就包括橡胶。当时,西双版纳与海南一起被选定为橡胶的生产地,尽管那里的气候并非最适宜橡胶生长的热带气候。经过反复试验,西双版纳橡胶的种植成功被视为一项科学上的“奇迹”,也是革命热情的证明。

当时的目标是在西双版纳种植100万棵橡胶树。六十年代,大型的国有橡胶林场从全国各地招来了大批汉族工人,而当地少数民族农民被认为不适合从事这种类似工厂化的工作。七十年代,又有大批城市青年被送到西双版纳接受“再教育”,工作就是开垦土地,扩大橡胶种植。XTBG的植物学家,当时国有林场的开垦清除了大片的低地热带雨林和亚热带森林,导致生物多样性的快速衰退。

八十年代初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当地政府鼓励农民在陡峭的坡地上种植橡胶。他们认为种橡胶是一举两得,既可以满足中国快速工业化经济对天然橡胶的需要,又可以提高农民的家庭收入。直到九十年代,国家一直对橡胶价格进行补贴,为农民提供了虽然不多但非常稳定的收入。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和二十一世纪开头几年国家推动的刺激下,农民们进一步扩大了橡胶的种植。中国为了提高西部的森林覆盖率,推行了“退耕还林”计划,农民们如果在被毁掉的林地上种树,可以领取免费的树木种子以及五年的粮食补贴。西双版纳地方政府决定把橡胶树也算成森林覆盖。而且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 (WTO)之后,中国不得不接受世界橡胶价格。过去十年中橡胶价格已经增加了两倍,给农民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丰厚收入

受到国家补贴和价格上涨的双重鼓励,农民们在所有能利用的坡地上都种满了橡胶树,用政府所说的“经济林木”代替了原有的自然森林。美国东西方中心的研究显示,当地的少数民族农家已经购买了现代的房子、开着最新型的汽车,送子女一路读书,甚至读到大学。这些农民把自己视为中国所说的成功者,他们已经成为先进的企业家,他们受过良好教育的子女将继续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贡献。

但是除了经济上的收益,橡胶种植业给环境带来了巨大的危害。自然林地的破坏已经导致了迅速的生物多样性流失,水源减少(橡胶树要吸取大量的水),甚至带来了区域性的气候变化——西双版纳正在变得越来越干热。科学家们担心这种愈发干热的气候最终将限制西双版纳的橡胶产量。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XTBG的研究者们已经制定了把一些橡胶林恢复成为自然林地的计划。计划中的区域包括路边以及村寨土地的敏感分水岭地区。他们还参与了生物多样性走廊的建立项目,包括在西双版纳的自然保护区之间,以及与老挝一个自然保护区的跨境连接。为了让这些计划发挥效用,专家们提出应该对那些失去橡胶收入的农民进行补偿。植物园的一位博士生正在构建一个精细的模型,计算给农民的赔付数额。

但农民们说还没有任何人征求过他们的意见,包括是否愿意退耕还林、选择什么地点和种类来植树造林等等。农民们知道过去溪流的位置,也知道哪里曾经长着什么样的林木,他们也明白低地作物能用的水已经变少了。许多农民都愿意参加到环境恢复行动中来,但他们有点担心国家的承诺是否能够到位。过去这种情况太多了:承诺的补偿没有给,或者赔偿的金额和失去的土地等资源比起来微不足道。橡胶树种上七年就能割胶了,农民们想知道有什么作物能和橡胶一样快地得到收益。

我近来曾多次在西双版纳考察,发现没有任何对国有橡胶林场进行整治的迹象,也没有一个关于退胶还林地点的方案来让农民们参考。2003年,国有橡胶林场已经实现了部分私有化,但它们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并没有任何进展。林场已经陷入了财政困难,很可能会倒闭。与此同时,人们对国有林场扩张导致的环境破坏几乎一无所知。在国家看来,这个问题是由“落后的”少数民族农民造成的,而非“现代化”的国有橡胶林场。

从西双版纳种植橡胶的历史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农民们是在国家在很长时间内多次鼓励的前提下开始种胶的。现在他们从中得到了收益,但却被不公正地当作了单一经济破坏环境的罪魁祸首。任何收回农民们的土地进行还林或者环境恢复的计划首先都必须把他们吸收到方案的讨论中来,他们的意见对于决定还林的地点、树种以及如何对农民的长期损失进行赔偿都至关重要。但目前的西双版纳严重缺乏这种参与性的规划和落实,而这对于解决农民生计与环境之间的冲突是至关重要的。西双版纳被称为中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它还是吗?它还应该是吗?如果还是的话,谁应该为其背后的成本买单呢?

 

作者简介:珍妮特·斯特金,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大学地理学助教,致力于中国和泰国少数民族、森林和土地管理方面的研究。

关于西双版纳及邻近东南亚地区橡胶种植扩散的问题,更多信息清参考中西方中心的相关研究项目

 照片来自中国橡胶网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alternativeview

橡胶?还是木纤维?

云南地区小型农户生产的橡胶的价格之所以如此吸引人,是因为中国一直在推动汽车产业的发展,而汽车必然要使用橡胶轮胎。这项政策不仅对国际承诺(保证现在的平均温度相比工业化之前高出不超过2ºC)视而不见,同时也将依靠化石燃料(生物燃料)的机动车可替代能源矿藏量的巨大缺口跑到脑后。
这片文章没有提到另一个对云南地区生物多样性和居民的威胁,那就是来自林场管理团队的威胁(其中最大的管理团队来自沿海地区)。在政府官员的协助下,这些团队企图获取当地人民的土地管理权,在上面种植短轮伐期的木本植物,为中国的木制品产业提供原材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用来出口),也帮助当地政府完成政绩目标。从前的土地使用者们永远的失去了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

Rubber versus wood-fibre

Prices for the rubber produced by smallholders in Yunnan are so attractive particularly because China is continuing to promote its automobile industry (and its use of rubber tyres). That policy ignores not only the globally agreed obligation of governments to ensure average temperature does not exceed 2ºC abov epre-industrial levels but also the insufficiency of reserves of the minerals needed to make substitutes for vehicles which are powered by fossil fuel (and agro-fuel).

The article does not mention another threat to the biodiversity and peoples of Yunnan – that from timberland management groups (the largest of which are incorporated offshore). With government officials, these groups have or are negotiating rights to take over those peoples’ land in order to grow short-rotation wood plantations – to provide raw material for China’s wood-based products industry (a large proportion of whose output is exported) and help local government meet its targets. The previous land-users loose their livelihoods.

Default thumb avatar
iseastars

环境人类学

大规模单一橡胶品种种植有害生态环境的事实是不容反驳的。橡胶单一栽培(高化学成分单一品种种植)开发于40年代,而其作用在文革时期的毛氏农业改造中被完全体现出来,从此也开启了西双版纳生物多样性的破坏,其大量细节在朱迪斯·夏皮罗所写的《毛泽东的反自然战争》一书中所提到。

从文中我们可以了解,农民需要橡胶的替代品,但若没有针对乡镇社区的关注和规划,开展造林及新式农业的希望是渺茫的。农民目前视利益大于可持续发展,这都是政府引导的!中国政府应退后一步并重新审视在西双版纳生活了几百年的布朗及Akalozi(或有误)少数民族的可持续式农业手段,得到环境保护的最佳答案不一定是通过科技,而是通过对生态人文学的透视。多从人类学的角度考虑考虑吧!

Environmental Anthropology

There is no counter-argument to the fact that large swaths of single-crop rubber plantations have deleterious impacts to the environment. Rubber monocultures (chemical intensive single crop plantings) were pioneered in the late 40s and championed through Mao's agricultural reforms in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This lead to the decimation of biodiversity in XSBN. Judith Shapiro's book: Mao's War Against Nature describes this in great detail.

As we see in this article, farmers need an alternative to rubber, but the lack of community centered oversight and planning leaves little hope for reforestation and alternative agricultural methods. Farmers now seek profitability over sustainability, a direction they were lead in by the Chinese state! It is not right to blame the victim of propaganda and botched agricultural reform. The Chinese State should take a step back and examine holistic farming methods of the Bulangzu and Akalozi (spelling) minorities who have lived sustainably in XSBN for hundreds of years. The answer to conservation may not be through technocratic science but rather through the lens of ecological ethnography. Think anthropologically!

Default thumb avatar
timquijano

“先进的企业家”链接

这个链接有问题。

progressive entrepreneurs link

this link is brok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