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这是对我们道德想象力的一种挑战"

美国前副总统艾尔•戈尔仍然很活跃,他四处活动呼吁采取行动来抗击全球变暖。《中外对话》总编伊莎贝尔•希尔顿采访了这位致力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Article image

[本文章首次发表于2006年9月29日。]

伊莎贝尔·希尔顿(以下简称希):在你的影片里,你说气候变化并不是一个政治问题而是道德问题,怎么理解?

艾 尔·戈尔:(以下简称戈):之所以说这是一个道德问题,是因为它影响到人类文明的生存。这是对我们道德想象力的一种挑战,看我们是否能够认识到自己事实上 影响了整个地球。当然,地球会生存下去,但是我们却要探究一下地球的可居住性。由于当前这代人所造成的恶果要由后代来承担,于是就构成了一个复杂的道德挑 战:我们有这个权利吗?当然没有。我们很容易被眼前的情况所深深迷惑,满足于短期利益,从而忽视了对子孙后代的责任。如果有一个原因促使人们开始做些改变 的话,那可能是因为这些影响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就能够被感知到。

希:作为前美国副总统、现任参议员,显然,你已经拥有非常显赫的地位,但是你却说在你的政治生涯里没能让民众接受上述观念,为什么会这么说?

戈: 是的,我确信一部分原因是由于缺乏技巧,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技巧有所长进。这并不是因为努力不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受到的阻力异常强大。二氧化碳是工 业文明呼出的废气,和我们生活所有的方面交织在一起。财大势大的污染制造者花费成百上千万美元来有意干扰人们的视听,企图扰乱相关观念的传播。当然,在现 代生活中有太多分散注意力的东西,我们很难长时间把注意力集中在环境危机上,事情就是这么复杂。但是,这却是我们至今所遇到的最为严重的危机,而这种危机 现在已经开始引起人们的关注。在宣讲环保观念的努力中,我有一个最忠实的盟友——现实,大自然正通过灼人的热浪、致命的飓风以及其他很久之前就被预言的恶 果,强烈地传达着这个危机信息。我认为,我们正日益接近形成一种批判性舆论,要求所有派别的政治家都赶快行动起来。

希:围绕《京都议定书》的一个道德问题是,那些从排放中受益最大的国家应该为缓和、解决排放问题付出最大的努力。你同意这种意见吗?是否可以将其推广到对现在遭受环境破坏之害的人的补偿问题上,特别是那些气候变化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戈: 二战以来所有国际协定的基本构架都是一样的。富裕的工业国家首先主动承担义务,因为他们有这个能力;他们处于最佳地位,可以起到领导作用,带头进行改变。 但是贫困国家缺乏进行改变的相应资源和能力,只能在富裕国家展开行动后被动地加入进程。贸易是这样的,所有的国际协定都是如此。《京都议定书》也不例外。 没错,我支持这样的构架,这是因为出于实际需要。关于当前的补偿问题,我认为这不仅是政治交易问题,也不仅是工业国家的问题。现在围绕我们所作所为的责 任,出现了一些道德问题,我们意识到并且非常清楚结果是什么。但是,对于这些问题,我们不能等闲视之,而必须集中力量,寻求一个可行的解决办法。

希:当然,有的人会说,只要中国和印度没有动作,你的行动就没有意义。

戈: 事实上中国和印度也不能不加入到解决问题的行动中来。但是,要让他们参与危机的解决,我们要首先采取行动,英国已经开始行动起来,我希望美国也能开始这么 做。其次,针对中国和印度有一种固定思维,这对两国不公平。事实上,它们完全知道气候危机所带来的后果,至少很多领导人和科学家都很清楚气候危机不受遏制 的危害:北京周边的2000万人、上海周边的4000万人,加尔各答周边的6000万 人,以及更多的沿海城市居民将被迫搬离自己的家园。黄河现在有时会断流,部分原因就是黄河、长江和其他亚洲大河发源的青藏高原的冰川开始融化,速度比其他 的冰川都快。这一现象和其他后果都已经引起中印两国的注意,这其中他们自有权衡。所以我认为不能断言中印两国会漠视危机的解决。

希:如果这是一个道德问题,对于解决这个问题来说,肯定没有比美国总统更有力的位置了。那么,这会不会构成你再次参加竞选的一个道义责任呢?

戈: 这个问题问得好。花这么多时间让世界范围内的人们认识到这个危机,我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对的。我也认为没有比美国总统更有影响力的职位了。我曾经两次参加竞 选,但是没有得到这个位置。我并不完全排除再次参与政治的可能性。但是,坦白地说,我并不希望、也无意这么做,因为我发现这整个过程有害无益。在我担任副 总统期间,我还发现,要进行大胆变革,有些人必不可少,必须让民众和国会接受你,这极为重要。领袖人物的大胆和眼光是一回事,但是必须让国家做好变化和行 动的准备。也许,我的一点天分和经验最好的用途就是努力改变美国以及其他地方人们的想法,我必然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伊莎贝尔• 希尔顿是“中外对话”的总编.

艾尔•戈尔在1993至2001年的克林顿政府里担任副总统,为美国第四十五届副总统。

首页图片Steve Jurvetson 摄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非常有意思

多么有趣的文章,多么新颖的网站!继续这种有益的工作吧! CHM

very interesting

what an interesting article and new site in general. Keep up the good work!

CHM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我们是否需要以一种新的方式来达成协议?

我认为戈尔对希尔顿的采访中的最关键部分正如标题所示的那样,我们是否需要以一种新的方式来达成协议?“二战以来所有国际协定的基本构架都是一样的。富裕的工业国家首先主动承担义务,因为他们有这个能力;他们处于最佳地位,可以起到领导作用,带头进行改变。 但是贫困国家缺乏进行改变的相应资源和能力,只能在富裕国家展开行动后被动地加入进程。贸易是这样的,所有的国际协定都是如此。《京都议定书》也不例外。 没错,我支持这样的构架,这是因为出于实际需要。”
这个协议的任务是确保达成一个有关于温室效应气体排放控制的全球性共识,而科学研究已经证明,如今的地球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已经非常接近极限值(400ppmv)了。假设如今的排放量为380ppmv,那么这就意味着仅剩下5%的大气层未遭破坏。因此,我们必须让所有国家认清这个形势。
《京都议定书》应当成为一个对人类的警告和一个重要的起点,但很明显它没有发挥作用。造成这样的结果有两个原因:一是如果中国不加入,美国也不会签订该协议;另外就是该协议不是旨在与寻求一种可行的对“共享大气层”的合理分配。按照能源消耗比计算,发达国家更应该减少排放。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如今能源消耗模式并不均衡,它是受“国内生产总值”所限制的。至今为止,还没有能源消耗均衡的现象出现。事实上,强大的政治力量正是造成这种不均衡结果的首要因素。尽管人类对于气候变化有了一定的认知,但是却不知道气候变化同时也可以造成政治力量的变更。权力已经不再起作用,未来需要进一步的协商。每个国家都必须同意减少排放量。如果有一个国家拒绝,人来将会面临着全球变暖的危险,这样的恶梦将会使地球不能在适合人类的生存——换句话说就是人类的相互毁灭——一种为了顾全自身的冷战形式。
当人类开始寻求全球性共识,在共同分享仅剩下约为5%的大气层上达成一致意见的时候,只有一种可行途径:必须从整个人类的利益出发。而不是采用一些反资本主义和反市场化的手段,尽管事实已经证明,一个根深蒂固的资本主义体系的形成往往会导致大量碳交易的产生。这个共识应该是采用一种框架式的,人类在此范围之内不断出台新规则。这样的行为被称为“缩减和集中”,详情可查看www.gci.org.uk。

We need a new type of agreement?

I think this is the key part of the Gore / Hilton interview

"Well, every international agreement since the end of World War Two has had the same basic architecture. The wealthier industrial countries have taken upon themselves the first obligations because they can. They’re best positioned to lead and to begin making the changes. And then the poorer nations, with less wherewithal and less of an ability to make the changes, are obligated to join in after the wealthier nations have begun the task. That’s been true of trade; it’s been true of every agreement. The Kyoto agreement is no exception and, yes, I support that architecture. It’s a practical necessity.

The task is surely to agree a global basis for stabilising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at a safe level and the science is completely clear that this is as close to 400ppmv as we can make it. If we are currently at 380 ppmv it means we have, in effect, ‘5%’ of atmosphere left. We thus need a basis for sharing this allocation across all countries.

Kyoto may have been a wake-up call and thus an important first step but it is clearly not working, not only because America will not sign up because it does not include China but because it does not seek to alter the distribution of ‘atmospheric shares’. Developed nations are required to reduce emissions in proportion to their current consumption. The point that is the current consumption pattern is not equitable. It is a ‘gdp’ allocation. Up until now there has been no assumption that things have to be equitable. Power politics, in fact, is all about ensuring that they are not. The point about climate change however and the point we seem to be missing is that it changes the power politics. Might is no longer right, the future needs to be negotiated. Every nation has to agree to reduce emissions. If one nation stands aloof, then we all risk run away global warming, the nightmare scenario where rising temperatures make the planet uninhabitable – in other words 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 – a cold war phrase chosen for the potency of its acronym.

When one begins to look for a basis for the whole world signing up to agree to a basis for sharing out the 5% or so of atmosphere that remains, there can only be one answer: it has to be done on the basis of population. Rather than being an anti-capitalist, anti-market solution as some have chosen to see it, it is a profoundly capitalist system since massive carbon trading will surely follow. It is a framework solution. We set new rules and continue much as before within them. This position is called Contraction and Convergence and details are available at www.gci.org.uk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中国将起什么样的作用?

今后10年中国仍将保持高速发展,这种发展必定和资源的高速消耗,污染的高速产生相伴随。

那么中国在节能减排上似乎不会有任何的起色,我们所做的一切是否也会徒劳无功?

What role will China play?

In the next 10 years, rapid comsumption of resources and fast discharge of pollutants will accompany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China. China's efforts on energy saving and pollutants reduction seem to be inefficient. So everything we have done proves to be in v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