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世界,环境危机大家谈

china and the world discuss the environment

  • linkedin group
  • sini weibo
  • facebook
  • twitter
envelope

注册订阅每周免费邮件
Sign up for email updates


文章 Articles

北京蓝天日记

陈 子凡

Readinen

中国首都北京过去一周里极为难耐——污染严重,空气质量岌岌可危。一年时间里,这座城市能看见多少个空气质量还不错的天儿呢?陈子凡对话两位普通市民,他们为我们呈现了最直观的视觉证据。

article image
 

两个北京年轻人用一年时间,踏遍大街小巷,每天为北京的天空拍一张照片,集成《北京蓝天视觉日记》。根据他们的照片记录,从2009年5月31日到2010年6月1日,北京一共有180个蓝天,比环保部门公布的数据少100多天。北京市民由此质疑官方数据的真实性,认为自己“被蓝天”。

北京环保局紧急辩解说,他们统计的“蓝天”是“空气质量达标天”。通过每天对可吸入颗粒物、二氧化硫、二氧化氮等多项污染物监测,空气污染指数在100以下的,就被称为“蓝天”。所以即便在一些雨雪天或阴天,只要空气质量达标,也算是“蓝天”。

“我们的初衷并不是刻意跟官方数字较劲,而是想让更多的人注意到北京的蓝天,试着爱护它。”北京女孩卢为薇说。

数据对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们有多大意义?“每天早晨起床的心情好不好,不是取决于从报纸上看到今天是‘空气达标日’。而是推开门,看到真正清澈的蓝天白云。拍一张蓝天的照片,比什么数据都有说服力。”卢为薇和摄影师范涛决定亲力亲为,如实记录北京的蓝天。

《蓝天视觉日记》每张照片里都有一个北京的路牌,涵盖了从东直门到豆瓣胡同,从北土城西路到水锥子中街等大大小小的街道。当天空是灰色时,他们只拍路牌。当天空是蓝色时,他们会请一位路人戴上一副滑稽的墨镜出镜。拍摄使用传统的胶片相机,并开启了印日期的功能,以此表达照片的延续性。


慈云寺校附近的灰蒙天气。照片由卢为薇、范涛提供。

范涛告诉“中外对话”:戴墨镜表示当天晴空万里。墨镜是特意定制的,圆形的镜片富有东方特色,而水银做的镜面加强了反光,可以反射出艳阳高照的大蓝天。”

卢为薇在别人眼里似乎有些离经叛道 --旅居欧洲和美国,在世界银行总部从事开发性金融工作。后来由于兴趣所致,放弃令人羡慕的工作只身去意大利学习设计。2004年回到北京。范涛则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是一位职业自由摄影师,擅长建筑与空间摄影,并进行观念摄影的艺术创作。他和同样出生在北京的卢为薇都很怀念小时骑车上下学的日子。“那时的北京天空很蓝,空气很干净。”

“有一些关于环境的照片过于血腥、暴力,令人沮丧,反而产生抵触情绪。”范涛说。“在一个蓝天白云的日子,拍张照片,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普通人都参与进来,关注这个城市的天空。做些顺手而为的小事,环保并非一定要轰轰烈烈地付出沉重代价。”范涛说。他们说,现在很多人做环保,都是兴师动众的感觉。他们想用特别普通的方式来做。用淘汰的照相机做这件事,也是变废为宝,就是环保。拍环保不需要多么昂贵的器材。

每天去不同的地方,找陌生人出镜当模特,一年365天从未间断。卢为薇和范涛有两套相机,两副墨镜,每人固定一段时间,轮流拍摄。拍摄有很强的计划性,尽量捕捉不同的地点。

照片中的人形色各异,有老头、老太太,也有十几岁的小女孩;既有农民工也有外企白领。“北京是个大熔炉,我们尽量选择不同的人出镜,表达这个城市的多元性和国际化。”范涛说。


一名老人享受着北京晴朗的一天。照片由卢为薇、范涛提供。

刚开始拍摄时,需要打破自己心里的恐惧,勇敢地停下陌生人的脚步,说服他们出镜。顺利时20分钟就拍好了,不过有时在太阳底下站一个小时,也找不到愿意出镜的人。有些看起来很时尚的人,“你觉得他一定是有环保理念的人,我们费尽口舌地讲解一番,以为他肯定会支持的,结果他说,我不愿意。我说,真的只需要2分钟。那人说2分钟都不行!连一个理由都不给。我觉得不被信任很受打击。”卢为薇说。

CBD商业区的白领们行色匆匆,戒心很重,经常不给理由地拒绝。国贸桥是范涛的“梦魇”,在那里特别难找到愿意合作的人。国贸位于北京的中心商务区。卢为薇有些说:“那一带集中了许多社会精英,很多关于环保的决策权,恰恰掌握在这些人手里。也许是生活压力所迫,很多人都只愿意低头赶路,不肯抬头看天!”

在这一年的拍摄里,有个现象出乎他们的意料----回应最积极的不是时尚白领,而是老年人和小孩子。“大爷大妈们普遍很热情,不仅乐于帮我们出镜,还时常对我们嘘寒问暖。”有一次,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给他拍完照片,他说:“姐姐,祝你成功。”卢为薇特别感动。范涛拍过一个老大爷,是一个退休工程师,范涛刚解释完要做的事情,那位老大爷就说:“只要是环保,我就支持。”这是对他们的极大鼓励。

他们会陆续把365张图片全部放出来,希望做一个展览,让参观的人自己数一遍。范涛说:“我数的‘蓝天’是180个,可能有的人数出来185个,有人数出200个。每个人对‘蓝天’的感受不一样。我们希望每个人做自己的判断。这个十分有趣,让更多人参与起来。我们的初衷就是分享,在分享过程中引导人们的行为。”


陈子凡,北京记者。

首页图片为东直门地铁站外的一名环卫工人。照片由卢为薇、范涛提供。

评论 comments

2

评论 comments

中文

EN

嗨 Hi Guest user

退出 Logout /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排序 Sort By:

没有差别的工业化

令人震惊的报道。污染和生产(尤其是煤炭能源)相伴而生。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污染对于后代的健康将构成巨大威胁。

A.Jagadeesh Nellore博士(美联社),印度

Indiscrimate Industrialisation

Alarming story. Pollution and production(Especially in Coal power) go together.Unless effective measures are taken pollution will be a major threat to health for the future generations.

Dr.A.Jagadeesh Nellore(AP),India


蓝天的误导性......

越来越多的燃煤炉使用第一代或第二代的烟囱冷却塔,这意味着剩余的污染物将会非常透明,但依然致命,尤其是在阳光灿烂的夏天。在我居住的城市达拉斯——得克萨斯州的福特沃斯地区,迄今为止污染最严重的是天空蔚蓝阳光灿烂的那些天。日光照射汽车,卡车和动力工厂废气,和空气中的碳化合物结合,形成了地面臭氧,而这种臭氧是一种“超级氧化物”,它一接触肺细胞就爆发,吸进的每一口臭氧都会杀死上千细胞,侵蚀肺部,导致人因肺充血和肺炎提前死亡。这可能是唯一一个来自空气污染最大的威胁,而蓝天正是构成这个威胁的真实部分。

Blue skies may mislead...

As more and more coal burning boilers have first or second generation stack scrubbers, the remaining pollution tends to be very transparent, yet still deadly, especially on a sunny summer day. Where I live, in the Dallas - Fort Worth area of Texas, by far the worst pollution days are days when the sky is blue and the sun shining brightly. Ground level ozone is produced by the action of sunlight on invisible nitrogen oxides from automobile, truck and power plant exhausts with carbon compounds in the atmosphere. This ozone is a "super-oxidizer" that literally explodes on contact with lung cells, killing thousands with every breath, wearing out the lungs and leading to early death from congestive pulmonary disease and pneumonia. This is probably the greatest single threat from air pollution and blue sky days are a very real contributor to that threat.


合作伙伴 Partners

项目 Proj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