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从福岛到杰塔普:印度核工业受冲击

日本的灾难动摇了印度西海岸世界上最大的核电厂的未来规划,也让人们重新审视这个国家的原子能工业。乔伊迪普•格普塔报道。

Article image

3月11日,日本强震及海啸引发了福岛核电站的核泄漏事件,也引发了对位于印度西海岸世界最大的核电站规划的新质疑。数月来,印度政府一直对马哈拉施特拉邦针对该项目所进行的各类抗议活动置若罔闻,而今却态度大变。当局称他们将重审已获批准的核电站项目,并将增强安全措施,尽管与此同时他们仍然坚持“没有其他能源可代替核能”。

这个未来的巨型电站所在地杰塔普(位于孟买以南)的居民们,毫不为政府的说辞所动。米林德·德塞是在项目点周边城镇密特加瓦尼工作的一名医生,他说:“他们把我们当傻子吗?印度核能集团公司的官员还曾经试图跟我们说辐射是无害的,因为大自然中本来就存在着天然辐射。现在日本的灾难发生了,他们就说要另外采取安全保护措施。我们凭什么要相信他们?”

印度核工业建设的不透明度也加深了公众的不信任程度。政府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印度核电公司的东家原子能部(DAE)管着原子能管理局(AERB),,如果公民要表达对核工业的不满,都要到这里来投诉。但人们根本就无法使用《信息权利法》来了解到真实情况,因为有关核能的信息都在《国家保密法案》当中,根本就无从知晓也无从透明化。

就规划中的六个核反应堆的综合建设,杰塔普的居民们已经抗议了五年,这六个核反应堆中的每一个都能够发电1650兆瓦。政府对于抗议的回应就是把抗议者投入大牢,并且禁止民间社团的活动人士进入该地区,直到现在的福岛惨剧,让世界看到了即使是最谨慎的日本也会身陷严重的核事故。

印度核电公司总裁SK·贾恩声称,由法国的阿海珐公司为杰塔普设计的核反应堆设施与福岛核电站使用的不同——当然也更加安全。但是现在印度原子能管理局的局长阿·高帕拉克里斯南都提出质疑,为什么就要让杰塔普的居民称为新设计的小白鼠。被质疑的装置模型——渐进型动力堆(EPR,或称欧洲压水式反应堆)——在世界上其他地方都从未使用过。该装置首建于芬兰,现在仍在修建中,修建过程出现了很多问题,并且已经延误了四年,透支27.5亿欧元。

带着对印度核能政策的长期质疑,记者、活动家普拉弗·毕瓦伊说:“EPR是迄今世界上最大的核能反应堆,比起常见的反应堆(500兆瓦至1000兆瓦)来说,在中子裂变与燃料燃耗率等方面都有很大的优势。EPR反应堆的高燃料燃烧率会导致更严重的有害放射物排放,例如,比普通反应堆产生的碘-129要高出7倍,并伴随着放射性物质排放的各种危险因素、对燃料包壳损伤,以及废物处理等问题。”

在福岛惨剧发生之后,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在议会上宣布,所有的核电站的安全事项都将重新审查,同时环境部长贾伊拉姆·拉梅什说,在清查项目之前印度环境部很可能会要求加强安保。但高帕拉克里斯南仍然对印度采取的安全举措怀有质疑。

“在印度,我们向来无组织无准备,即使是比日本地震海啸轻得多的紧急事件发生,我们都应付不了。”高帕拉克里斯南在3月18日的《每日新闻分析报》中道:“印度原子能管理局对于灾难防范的监督几乎是纸上谈兵,一旦他们开始钻井,都不会全力以赴,满口谎言。”

“例如在地震工程方面,核电公司的策略就是组织他们的御用参谋们伪造出一些投其所好的地震数据,但是针对这些数据或是设计方法等都没有专门的独立调查予以证实。然后被迷惑了的原子能管制局再通报原子能部,这所谓的印度的核能安全管理简直一文不值。”

核电公司的官员迅速指出,杰塔普位于中度危险级的三级地震带,与福岛不同,福岛位于五级的高危地震带上。但是二者都临海,都面临着同样的海啸威胁。许多核电站选址于临海地区是因为他们需要大量的水来冷却反应器。在过去7年内已经发生了两起严重的海啸,因此这个策略可能需要重新考虑。2004年发生的上一次海啸,使印度东南海岸的Kudankulam核电站的地下储罐内卷入了碎砾,要清除这些碎砾耗费了核电集团公司两年的时间。 如果核电站一旦投入使用,根本没有空间来储存那些有辐射的核废料。

在辐射危险之外,杰塔普项目还引起了许多忧虑。其一就是工程开发商故意降低土地价格,以减少他们必须支付的土地赔偿金。核能集团公司在其项目报告中称,他们即将修建核电站的区域中有三分之二都属于“荒地”。但实际上,该区域不仅部分位于植被丰茂的沿海地带,也是世界上最贵的芒果品种“阿方索”的产地。每一个芒果即使是在国内市场都能卖到2.5美元, 一些果农十分富裕。这就不难想象,95%的人拒绝为了这项工程而让出自己的土地。

阿拉伯海的渔业资源也非常丰富,许多海产品都出口到日本和欧盟。但是核能发展计划正在威胁渔业——当这个区域有一个核电厂排放出高于海水温度5度的废水,鱼儿就不会再靠近。但即使鱼群还是会过来,欧盟的相关规定对每条被捕捞的鱼的体温都要特殊要求,因此这些出口货物还是会被退回。总之,颇有声誉的孟买自然历史协会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如果不给出一份生物多样性综合评估(相关部门并没有做出评估),“这样规模的工程所带来的实际影响根本就无从知晓。”

有新闻称这项工程的主要投资商之一、德国第二大银行德国商业银行已经撤资(据环境非政府组织绿色和平的印度办公室所获的信息),这并不令人意外。民间社团活动人士说,除非政府给国有的保险公司施压,否则不会有公司愿意为这个项目承保。面对全世界对于核能的与日俱增的恐慌,印度这项雄心勃勃的工程可能将胎死腹中。


乔伊迪普•格普塔,中外对话第三极项目总监(南亚) 

首页图片来自绿色和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tdeanxx

是很方便啊!

是啊,确实方便。对于拥有核武器的巴基斯坦,只要单一形式的攻击,就能使敌军遭受重创,对军事目标给予致命打击。当然印度自作孽不可活,几吨核燃料蒸发过后,昔日的印度雄风也随之灰飞烟灭。季风气候将使印度大部分地区处于污染之下,持续效应可长达几个世纪。根据这里的气候状况几乎可以预见的是, 孟买和德里可能从此变成废墟,人烟稀少,一文不值。核扩散要比单纯的核弹袭击带来的长期效应坏上成千上万倍。恐怖分子只需装备常规武器,简单策划一下,就能如愿以偿的达到核攻击相同的效果。

Isn't that Convenient!

Yes, convenient because it would provide nuclear armed blood enemy Pakistan with the most juicy target for a single attack that would wipe out India as a significant power by vaporizing several tonnes of nuclear fuel and letting the monsoon breezes contaminate huge areas of India for centuries. With good weather forcasting they could turn Mumbai and Delhi into deserted ruins at a bargain price. Spreading the nuclear around would produce thousands of times more long-lived fallout than a simple nuclear missile attack. Of course terrorists armed with conventional weapons could probably achieve almost the same results with a little good plan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