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加州鱼翅之争

加州的一项鱼翅禁令议案引起了在美华人团体的愤怒。该议案的支持者因此而面临着巨大压力。约翰•汉侬报道。

Article image

3月22日,加利福尼亚州的几名议员向州议会提出一项议案,禁止在该州从事鱼翅的购买和交易等活动。与不久前夏威夷及美国其他太平洋地区通过的法案类似,这项议案的目的也是通过取缔这个亚洲之外最大的鱼翅市场来控制世界各地鲨鱼数量锐减的状况。

尽管这项议案获得了来自议会及社会的热烈支持,却也有不少人对其表示强烈的反对。鱼翅是中国的一道传统美食。因此,加州的华裔团体对这项将矛头指向他们的饮食传统的议案表示抗议。针对这项议案,来自旧金山的华裔参议员余胤良在一份声明中认为,它“是对亚洲文化及饮食习惯的一种错误和不公正的攻击。”

该议案已经在众议院的两轮初步投票中获得通过。6月3日之前,如果该议案能够在公开投票中获得多数支持的话,将会被提交至州参议院进行审议。而参议院批准该议案前同样会有三个月的时间。该议案的起草人众议员方文忠和杰瑞德•霍夫曼如今必须让立法机构认识到,鲨鱼数量的锐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加州颁布鱼翅禁令将有助于在全球范围内遏制鲨鱼危机。然而,与其它自然资源问题一样,以上这两点都是以复杂的科学研究为依据,在应对时需要采取审慎的态度。

全球范围内鲨鱼数量锐减的观点十年前就在学术界引起了争论。“争论的结果就是,我们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位于食物链顶端的猎食者的数量在大批减少,”美国国家海洋渔业局(NMFS)西南渔业科学研究中心主管鲨鱼研究的苏西•柯因博士在接受中外对话的采访时这样说道。然而,她却补充说,对于鲨鱼数量的减少幅度,科学家们从未达成一致的看法。

科研人员通常根据渔捞记录来对海洋物种的数量进行估计。而长期以来,渔民们也很少对鲨鱼的数量进行收集和统计。由于鲨鱼肉非常容易变味,因此内陆的消费者们也是无福消受。所以,在中国大陆对鱼翅的需求增长之前,商业捕捞者对于捕到的鲨鱼往往是不屑一顾的丢弃掉。捕捞行业对于鲨鱼普遍抱有一种随意的态度,因此即便是在今天也很难对其捕捞数量进行估计。人们常说的7300万这一数字是通过对数据集进行仔细的整理后推导出来的。但是,科学家们却无法对大多数种群的数量随时间而下降的趋势做出可靠的估算。

在过去的十年里,这种数据缺失的状况并没能让拉姆齐迈尔斯和鲍里斯沃姆领导的一群海洋科学家们在困难面前却步。他们对包括鲨鱼在内的一系列鱼类数量减少情况进行了研究,其结果不容乐观。在其关于鲨鱼的论文中,迈尔斯和沃姆得出这样的结论,自1986年起,美国海域中的某些鲨鱼种群的数量呈锐减的趋势,其中双髻鲨的数量下降了90%。 这篇2006年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研究报告指出,到2048年,所有商业捕捞的鱼种都极有可能面临着灭绝的危险。

然而,后来由于迈尔斯和沃姆所使用的数据并不为人所认可,导致他们的研究饱受诟病。2008年,迈尔斯去世之后,渔业研究人员将工作重点逐步放在对种群数量直接进行测定上。在中美洲和西太平洋渔业管理委员会(CWPFC)等国际渔业管理机构的协助下,聘请了中日两国渔业部门来对这项研究进行协助。除了对种群数量进行测定之外,还试着在两国管辖范围内对捕鲨割翅的行为进行管制。

迄今,CWPFC至少已经得出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结论。2009年,以日本渔获数据及海洋生物生命周期模型为依据得出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北太平洋地区大青鲨的捕捞量已经接近最大持续渔获量的水平。然而,NMFS的克雷格•赫德尔解释说,目前正在对太平洋其它海域进行评估,未来几年,其结果将有可能更加严峻,特别是美国管辖范围之外的鲨鱼种群数量。

对鲨鱼数量的减少进行量化是一个问题,而对其进行限制则是另外一个问题。美国及欧盟均禁止在各自的管辖范围内进行捕鲨割翅的行为,而对于公海海域内的此类行为他们便无能为力了。鱼翅的销售网络遍布世界90多个国家。同时,许多贸易行为也让监管变得举步维艰。某些时候,鱼翅卖家会将鱼翅视为违禁品,通常会为了浑水摸鱼蒙混过关而采取张冠李戴的策略。同时,在某些情况下,当地政府也有可能会鼓励这种混淆视听的行为。例如,中国的法规就将鱼翅归为冷冻鲨鱼肉的范畴。

而让这潭浑水更加浑浊的就是语言问题。中国市场并不是根据鲨鱼的品种来对鱼翅进行分类的。2006年的一份研究指出,鱼翅的冠名通常是以制成汤后翅针的质量为标准。鱼翅一旦经过加工,并且按照名称划分等级后,除非进行DNA测试,否则就很难确定它们原来的品种。如果鱼翅所属的种群分布很广的话,那么它们的原产地就更加无从得知了。           

加州的这项议案并非是为了对鱼翅的供应进行管制,因为它认为国际鱼翅市场本身具有难于治理的特点。3月22日,议案的起草人邀请了几位环保专家就这一问题向众议院的环保事物委员会进行了解释。野生动物保护宣传组织—野生救援协会负责人奈彼德曾多年从事象牙贸易的研究,而他将今天的鱼翅贸易与1990年以前的象牙贸易进行了比较。他在听证会上表示,在对象牙贸易仅进行局部限制的情况下,商家总能找到漏洞进行非法象牙交易。只有当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缔约国共同抵制象牙贸易后,才能有效遏制市场需求,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大象种群数量的稳定。

麦克•萨顿代表蒙特雷湾水族馆出席了3月22日的听证会。他向众议院解释道,取缔加州的鱼翅交易将向“全世界的渔业从业人员发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对此,奈彼德表示同意。他还指出,中国全国人大代表丁立国在得知有关加州这项议案的消息之后,便提议在中国大陆禁止鱼翅贸易。

该议案的发起人认为,加州的鱼翅禁令也只是一个过渡阶段。萨顿希望这项议案能够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促使美国制订一个全国范围的鱼翅禁令。而奈彼德则认为,中国颁布鱼翅禁令才是解决鲨鱼保护问题的一剂“良方”。

然而,加州的华人团体在这个问题上却不会乖乖就范。几十年来,鱼翅汤在加州一直很受欢迎。加利福尼亚科学院的一位研究人员告诉中外对话,远在其它鲨鱼品种受到威胁之前,鱼翅需求就已经使加州沿岸海域的油翅鲨几近灭绝。4月6日,当州议会就该议案的预测成本进行讨论时,数十名华人长途跋涉来到加州首府抗议这项议案。

而加州政界对于华人团体的这种反应非常敏感。旧金山市市长以及参与下届市长竞选的三位候选人都是华人。他们在这个问题上一直闪烁其词。同时,鉴于加州所面临的年度预算困境,立法委们对于任何有伤本地商业,并且会带来执行成本的议案都抱有一种避而远之的态度。来自南加州的提姆•唐纳利议员4月6日就曾请求方文忠对议案进行修改,使其“既不会给加州造成重负,也不要将一些我们迫切需要的商业活动一网打尽。”

而方文忠和霍夫曼拒绝在该议案的立场上作出让步。至此,一个难题摆在了加州政界的面前。如今,他们必须作出抉择,是为了一个崇高的目标而放弃就业呢,还是将鲨鱼的命运交回给渔业管理部门的手上,等其不紧不慢、按部就班地进行调查后再做决定?目前,科学或许还无法对海洋生物所面临的危机作出全面的界定。但是,方文忠和霍夫曼已经将一个政治问题清晰地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约翰汉侬,驻加州自由撰稿人,北加州亚洲学会实习研究员。

图片来自Angelo Leung
 
观看《鱼翅的真相》视频播客,了解更多本文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rebex

可持续性与传统

作为一个住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加拿大籍华人,我支持加州对鱼翅的强力监管。同时,我也建议海外华人社区从人道和环保的角度对我们的一些传统习俗进行反思和修改。中华文化源远流长,所以有些在一个历史时期和特定地区受到尊敬的正当习俗不一定适宜另一个历史时期或地区。裹脚和《礼记》上提倡的牲祭都曾经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可是在许多年后的今天,这些习俗却是值得取缔的。要维持一个健康、可敬又富有传统的民族,我们必须放眼世界,时时审视自己的文化。

Sustainability versus heritage

As a Chinese-Canadian living in California, I am personally in favor of the ban. I also suggest the community reconsider and revise some of our cultural heritage with humanitarian and sustainable spirit. Chinese culture has many historical layers, so certain practices that are prestigious and proper for one region and period can have negative impact in another location or age. For example, feet binding and burial rites with live sacrifice (as suggested in the “Book of Rites”) were both part of our cultural heritage, but it is necessary to abolish them today. In order to maintain a healthy and respectable culture, we must continue to examine our heritage with the spirit of a changing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