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渤水西调引发热议

在某些人看来,渤水西调项目是满足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的必经之路。而在另一些人看来,这却是个蔑视自然、不切实际的项目。本文节选自基思•施耐德为“蓝色圆圈”项目以及伍德罗.威尔逊中心的中国环境论坛所撰写的系列报道。

Article image

编者按:本文为“蓝色圆圈”项目“中国之瓶颈”系列文章之一。该组织总部设在美国,为非盈利性组织,以及伍德罗.威尔逊中心的中国环境论坛也参与其中, 主要研究世界大国的能源需求与水资源短缺之间的联系 。本文节选自基思•施耐德关于中国北方地区渤水西调工程的文章。阅读全文请点此处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位于中国西北部,是全球最为干旱的人类聚居区。去年十一月,这里召开了一次有关当地水资源短缺及煤炭生产问题的学术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年届60的地理学家霍有光上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而与此同时,中国政府领导层也正考虑如何达成今年三月审议通过的“十二五规划”中的能源目标。

在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霍教授详细阐述了其率先提出的跨省管道调水方案。他认为,该方案不仅能够突破性地解决新疆地区化石能源开发及煤炭资源丰富的华北地区的发展问题,还能够保护当地稀缺的淡水资源。

他提议,在华东的渤海修建管道,然后每天将34万立方米的海水抽送到海边的海水淡化厂进行淡化,之后再通过管道将水提升1400米输往锡林浩特,管道全程约600多公里。而水的引入将推动当地煤炭产业的发展。

霍教授演讲过后,随即便在全国工程界引发了一场争论。项目的成本如何,在调集大量净化海水进行煤炭开采的同时,缓解华北地区水资源短缺的实用性和可行性究竟有多大等问题都是人们争论的重点。在某些部门看来,霍教授提出了一项疯狂的建议。然而,霍教授同时也印证了随着水资源短缺情况的加剧,中国强大的增长引擎究竟有多么不堪一击。尤其是那些目前作为中国现代化发展重点地区的西北部各省,这些地区虽然缺水现象日益严峻,但是却蕴藏着丰富的能源。

锡林浩特市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人口17.7万。虽然这里拥有丰富的煤炭资源储量,但是至今却无法开采。据中国政府估计,锡林浩特的探明及未探明煤炭储量为1.4万亿吨。以中国目前每年30亿吨的煤炭消耗速度计算,仅锡林浩特一地的煤炭储量就可以满足中国未来425年的能源需求。

如果造价为60亿美元的第一段渤海管道能够如霍教授所愿得以实施的话,那么该项目就能够由锡林浩特市继续向内陆延伸2800公里,不仅横跨内蒙古,还将穿越甘肃北部地区,最后直达煤炭储量更加丰富的新疆。 新疆目前肩负着在2015年前实现煤炭产量翻番,达到年产2亿吨的重任。

随着中国以快速的发展步伐迈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其能源生产和消费也经历着快速的增长。而高速增长的能源需求与水资源稀缺之间却是一个难于调和的矛盾。

而陕西省西安交通大学生态环境与现代农业工程中心的霍有光教授却认为采用跨省管涵输水的方法能够解决这一难题。

早在去年12月份,霍教授就曾表示,内蒙古、甘肃、新疆、宁夏、山西等省现代化沙漠城市的快速转型及发展都面临着淡水资源日益紧张的威胁。

这些地区蕴藏着中国最丰富的探明及未探明煤炭资源。然而,煤炭资源的开采,以及以燃煤为主的发电和加工设施等每年都要耗去数百亿加仑的水资源。可是,对于这个每年降雨仅有几英寸,并且随着气候变化降雪也在日益减少的地区而言,水是一个他们无法跨越的障碍。

“我们需要水源,大海能够满足我们的需要,”霍教授说道。而1997年正是霍教授首次提出了通过管道西调渤海水的构想。

2002年,北京大学的另外一组科研人员也提出了一个与之类似,但线路更长的方案。然而,在相当数量的国内工程技术人员的眼中,这两个横跨3400公里(2100英里)的“调水入新”方案却是无法实现的。

一些持反对意见的人士认为,即便是管道铺设成功,它是否真的能够解决华北地区煤炭产业所面临的极度缺水的状况还不得而知。

[…]

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04至2009年间,内蒙古的淡水储量减少了4680万立方米,占总储量的15%。而同期新疆的淡水储量则减少了9550万立方米。

中国的目标是满足其能源需求,并在保护水源的同时,充分利用其储量丰富的化石燃料资源。中国正采取多种渠道,充分利用现有煤矿及水资源确保其煤炭供应。然而,业界和学术界的专家表示,水源供给如果跟不上的话,就无法对北方地区的煤炭资源进行开发。

不论是在内蒙古的戈壁沙漠,还是在宁夏和山西的矿区,不论是在山西的崎岖公路,还是在河北拥堵的高速路,我们都能够感受到中国正以一种任何国家都无可匹敌的热情大踏步地走在以煤炭为核心的经济发展道路上。

[…]

亟需水源

然而,随着华北煤炭产业的发展,水资源的需求也在日益增长,而这对于一个淡水资源逐渐匮乏的地区而言,更是难上加难。

据政府预测,到2020年,全国每年用水总量将从2010年的5990亿立方米增加到6700亿立方米。其中,煤炭产业所占份额将从2010年的22%上升至27%。

而用水量的增长中,绝大部分是由于煤炭需求增长所致,而煤炭需求增长则是因为电厂的燃煤需求增多。

据美国能源情报署预计,中国能源产业煤炭消耗量将在2007到2035年间增长将近三倍。

煤炭的生产和消费是淡水消耗最大的工业部门,仅次于农业。据水利部的资料显示,去年,全国总用水量为5990亿立方米,而煤炭部门的用水量就超过了五分之一 ,达1320 亿立方米。这些水都用在了煤炭的开采和加工、电厂设施冷却、水泥厂及钢厂的供电等环节,将4.7亿多吨原煤加工成燃料、化工制品、合成气、及其它产品。

中国的千兆瓦级燃煤电厂每小时至少需要消耗3800立方米的水用于维持其设备的运转和制冷。这就相当于每天耗水7.6万立方米,而每年就是2600万立方米。

2010年,中国的燃煤发电能力为759GW。而据政府预测,到2020年,这一数字将会增长到1250GW。换言之,到2020年,即便是在高效电厂并网发电的情况下,中国燃煤电厂的年耗水量仍将达到约340亿立方米。

而蓬勃发展的煤炭转化行业的用水量也将增加。根据转化后产品(柴油、化工产品、天然气等)的不同,转化1吨煤所消耗的水量也有所不同,从3吨到15吨不等。据工程人员透露,目前,中国的煤炭转化项目每年消耗水量超过50亿立方米,而且还有进一步增长的趋势。

近年来,随着中国电力行业技术及工艺水平的提高,对燃料质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因此,为了将其中的杂质去除,就需要消耗更多的水源来对燃煤进行清洗。

北京华宇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为煤炭行业提供技术支持的企业。据该公司高级工程师吴颖(音译)介绍,目前有55%的煤炭必须经过清洗环节,而十年前这一比例仅为30%。清洗一吨煤需要0.11—0.15立方米的水,每年则耗水1.78亿—2.38亿立方米。

吴颖及其他一些权威人士认为,中国一直致力于能源的自给自足,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对于扩大北方干旱地区的煤炭产量给予厚望的原因。

当中国领导人宣布,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正沿着中国第二大产煤省——山西省的发展道路前进时,就恰恰印证了这个观点。内蒙古自治区将在未来的三年里对煤炭生产企业的规模进行重组,从大量小型煤炭企业分散经营的模式转变为以少数大型煤炭企业为主的经营模式。内蒙古自治区目前有353家煤炭企业。到2013年将减少为20家大型煤炭企业。

专家认为,由于大型企业在资金及水资源等方面更加高效,因此结构重组将有益于地区煤炭行业的发展。此外,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也表示,一些新的大型煤炭企业的年生产能力将超过1亿吨。因此,政府在水资源规划中必然会对其有所倾斜。

而西安的霍有光教授正是基于煤炭生产的这一新的趋势才提出了通过管道西调渤海水的构想。他认为,这一构想对于中国的现代化发展举足轻重。霍教授表示,他正与一家海水淡化企业及锡林浩特政府合作,就第一段长度为600公里的管道铺设进行可行性研究。

霍教授表示,“该项目不仅从技术上而言是可行的,同时也是必须的。长期以来,我一直关注中国的水资源短缺问题。而这条管道将会解决这个世纪难题。”


基思
施耐德:蓝色圆圈项目新闻部主管。曾任《纽约时报》国际通讯记者十余年,其报道领域涉及能源,地产、商业、技术等。

图片来自 Dv Yang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