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电子废弃物出口禁令:新战役打响

美国人弃之不用的笔记本、手机等电子废弃物成为破坏发展中国家环境的罪魁祸首。一纸禁令是否能够改变这一局面?白冰冰报道。

Article image

浏览过芝加哥Intercon Solutions公司的企业网站后,您或许会认为自己在无意间结识了一家堪称回收工业楷模的企业。这家公司声称,他们的电子废弃物处理业务均在国内进行,整个过程严格遵循道德及环境行为规范,并且以公开、负责的态度为重。然而,最近人们却发现情况并非如此。7月,有证据显示,这家电子垃圾回收中心发一直以来都将电子垃圾运往海外。这种做法与发展中国家的重金属污染有着密切的联系,并且通常是一种有违出口目标国相关进口法规的行为。这一消息经披露后,e-Steward认证机构便拒绝为该企业提供认证,因为该认证的宗旨是表彰那些在道德、环境、社会责任感等方面作出表率电子垃圾回收企业。

这种事件在美国屡见不鲜:2008年,另外一家位于科罗拉多州的名为Executive Recycling的企业将电子废弃物运往海外的行为在一个时长60分钟的新闻调查节目中被曝光。然而,不久的将来,有此类行为的企业却有可能会面临着严厉的法律制裁。

6月,美国国会通过立法,使原先法律中存在的允许无节制地向发展中国家出口电子废料—或电子废弃物的漏洞得以弥补。出台《电子产品回收再利用法案》的目的就是改变目前回收再利用企业中存在的这种说一套做一套的状况。他们往往声称自己在从事回收利用业务的过程中秉着负责任的态度,然而在很多情况下,他们的行为却恰恰与道德及环境规范背道而驰。世界各国的决策者们都在寻求控制全球贸易负面影响的解决之道。而该项法案恰恰直击几个关键问题的核心之一,即,在一个制造业与“零部件回收业”并驾齐驱的大环境中,如何使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逃脱其沦为发达国家垃圾场的命运。

今年秋天,能源及环境小组委员会将对该法案进行投票,之后还需获得参众两院的通过。如果法案获得通过,将禁止某些电子废弃物的出口,同时还将促进智能电话以及许多可再生能源技术中所需的“稀土”材料在回收利用方面的研究。由于世界最大的稀土生产国,中国近期缩减了此类资源的出口,这不仅推高了稀土资源的价格,还对正处于萌芽阶段、且极度依赖稀土进口的绿色及清洁技术企业造成负面影响。因此,该项法案的通过将具有重要的意义。

该法案的出台恰逢时机。最大的电子废弃物接收国之一的中国6月宣布出台更加严格的规定,禁止海外固体垃圾的倾倒及处置,以及禁止经中国过境转移危险固体垃圾。据《2005年美国行业报告》称,被废品回收企业回收、翻修、以及再利用的废旧电子产品中有 74%出口,而其中的大部分都流往了中国。2000年中国颁布禁令禁止进口电子垃圾之后,这项业务便转入地下,逐渐形成了一个欣欣向荣的以拆解电子产品、倒卖可回收材料获利的产业。

铅、汞、铬、汞、多氯联苯、二恶英、多溴二苯醚等都是电子垃圾处理过程中所释放出来的化学物质。因此,拆解这些电子垃圾会对公众的健康以及环境造成巨大的威胁。“电子垃圾中的重金属具有‘长期性’的 特点,被排放到河流、空气、土壤中之后便不会消失……会造成好几代人的内分泌紊乱、生殖及神经系统的损伤,” 环保组织巴塞尔行动网络电子垃圾项目协调人莎拉·威斯特维尔特这样说道。

向发展中国家输出废品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从事电子垃圾拆解的地区缺乏能够安全处理各种材料的相关技术或资源。威斯特维尔特表示,“对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而言,接收美国有害电子废物不仅是非法的,而且其在初步拆解以及材料回收过程中所使用的技术对人类健康以及整个地区还有地下水造成了严重且持久的危害。”

电子废弃物源源不断地通过地下灰色通道输往海外。而这一现象的背后,很多美国电子产品回收企业都难咎其责。这些企业一方面打着尽责回收的幌子,私下里却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悄悄地将废品运往中国、印度、非洲、及世界其他地区。他们的这一行为已经尽人皆知。以电脑显示器及电视机中的阴极射线管(CRTs)为例,根据美国法律的规定,这是目前唯一一种明令禁止出口的电子废弃物,而其他大部分的电子垃圾的出口则不受法律限制。“我们对200多个集装箱的电子废弃物进行了跟踪,其中大约80%的目的地是香港,” 威斯特维尔特说道。美国政府问责局在2008年开展的一项针对废旧显示器出口的突击检查中发现涉案美国企业达43家。

“标准的商业模式都是利益至上,环境其次。而对于回收工业而言,遵循一个环境至上的商业模式则非常重要,” 旧金山电子废弃物回收企业绿色公民的创始人兼董事长高伟钧先生这样对中外对话说道。高先生的企业侧重于开发电子废弃物的再利用潜力,并且为客户提供追踪服务,从而确保这些废弃物不会离开美国。“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纳西方社会的生活方式,对电子产品的需求也将继续保持增长的势头。各国面临着二选一的抉择:是继续挖掘有限的原材料资源,还是对材料进行回收再利用。”高先生认为,通过一套统一的出口禁令将“使绿色公民这样的企业成为必选而非备选”。

包括戴尔、惠普、三星、苹果、百思买在内的数家大型科技企业已经正式表示支持该项法案。惠普全球产品回收项目负责人史蒂夫·罗科赫尔德向中外对话表示:“惠普不允许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出口电子废弃物⋯⋯同时,我们也鼓励其他企业能够参与到以负责的态度对待资源的回收利用这项运动中来。”

责任科技国际运动协调员、硅谷有毒物质联盟前执行董事泰德·史密斯认为,这项法案将会达到与美国签署旨控制危险废料越境转移的巴塞尔公约相同的效果。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其他工业国家都已经签署了巴塞尔公约。尽管面临着巨大的国际压力,美国依然拒绝在公约上签字。“以立法的形式禁止电子废弃物的出口,表明在防止有害废弃物流入发展中国家的问题上美国与国际社会站在了同一个立场上。”支持该法案的人同时还强调了其所带来的道德和经济等方面的效益:“这是联邦政府为解决电子废弃物问题所迈出的最为重要的一步,切断了向发展中国家倾倒电子垃圾的渠道,”环保组织电子产品回收联盟的全国协调员芭芭拉·凯尔说道。同时,她还表示,立法将“使回收再利用领域的就业机会重新回到美国”。

而反对该法案的人则认为,禁令将迫使整个流程转入地下,使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适用技术及回收再利用产业受到打击。马萨诸塞州环保局回收再利用项目前负责人、美国非营利组织世界回收、修理、再利用联合会(WR3A)主席罗宾·英根索恩表示,“如果废旧电脑的出口成为非法,那么出口废旧电脑的将只有不法分子。”

英根索恩认为,如果供求双方都秉承高标准的原则,那么以负责的态度进行循环再利用与电子废弃物的出口之间就能够携手并进。WR3A在其方针中公开承认,电子废弃物被运往海外,并且从该组织展示的照片及影像资料中可以了解到一些开展回收再利用的发展中国家的市场条件。英根索恩认为,问题的答案不在于颁布禁令,而在于公平的贸易政策。“废旧计算机的出口禁令对学生、医生、或者是海外网吧业主而言毫无裨益⋯⋯公平的贸易政策是更好的方式。”

在联邦法律缺失的情况下,当地政府已经采取措施。6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通过该州的电子废弃物回收再利用项目收集了超过十亿磅(约4.5亿千克)的电子垃圾。然而,这些垃圾被收集之后作何处理却不得而知。白宫电子废弃物监管责任联合行动小组在7月公布的一份报告中承认,“对包括出口或进口数量在内的废旧电子产品贸易流量的数据知之甚少”,并且呼吁加强监管、增强与发展中国家的合作、以及签署巴塞尔协议等。既然出口监管不属于州政府的管辖范围,那么国会就应当决定美国是否应该通过立法颁布电子废弃物出口联邦禁令。

显而易见,无论采取哪种解决方案,美国都需要采取新的战略对电子废弃物的流动进行管理。随着可用空间的不断减少,以及消费者购买配件数量的不断增多,电子废弃物的处理已经逐渐成为影响环境、伦理道德及经济的一个主要问题。

白冰冰,佛蒙特法学院学生,中外对话旧金山办公室实习生。

主页图片来自绿色和平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john81

稀有金属回收

好文章!我觉得,对稀土/稀有金属进行探讨是必要的。不仅对美国,对任何资源型消费者来说,回收利用都可以确保这些金属的长期供应。长远来看,创建某些类型的法规监管电子废物的处理是核心任务。它应该包括对废弃物回收的研究支持和资金投入。

然而,事实是我们不一定非要禁止电子废物出口。如果其他国家/买方可以证明,他可以提供可靠的技术回收电子废弃物,并愿意实践。从效用的角度讲,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可行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电子废弃物买家认证制度需要建立并严格执行。这才是未来国际探讨的方向。

当然,如果中国是最好(最有效和负责的)的回收利用国家,那么此举并未解决太多的稀土/金属依赖问题。然而它可能最终变为一个更具效益的方式,促进电子废弃物的回收。

rare metals and recycling

Good article! Bringing the issue of rare earths/rare metals into the debate is important, I think. Recycling is a crucial part of securing a long-term supply of these metals, not only for the US but for all resource consumers. Creating some type of legislation to govern disposal of e-waste is crucial in the long term, and it should include support for research and drive investment in recycling of a broad range of end-of-life products.

Yet, it is true that it does not necessarily have to be a ban on e-waste exports. If another country/buyer can prove that it masters responsible ways of recycling e-waste and is willing to buy it and treat it, I don't see why that should not be possible -- from an efficiency stand point, that is. A system of certification for e-waste buyers would need to be established and STRICTLY enforced, in that case. This could be an avenue of future international discussion.

Still, if the country that best (most efficiently and responsibly) recycles this waste ultimately turns out to be China, that doesn't do much to solve the rare earth/metal dependency issue. Nevertheless, it could ultimately be a more cost-effective way of promoting e-waste recycling.

Default thumb avatar
alternativeview

才出虎穴又入狼窝

但是目前谁是油砂的大份额拥有者呢?是中海油,中石油和中石化。美国(或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又是否愿意依赖以上集团企业为其提供碳资源呢?

Out of the frying pan into the fire

But who now owns a substantial share in the Tar Sands?

CNOOC, PetroChina and SINOPEC.

Does the USA (/Mitt Romney) want to be dependent on such corporations for carb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