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世界,环境危机大家谈

china and the world discuss the environment

  • linkedin group
  • sini weibo
  • facebook
  • twitter
envelope

注册订阅每周免费邮件
Sign up for email updates


文章 Articles

动车事故对中国核电规划的警示

涂 建军

Readinen

温州动车事故惨剧为好大喜功的中国大型公共基建项目的安全敲响了警钟。能源部门的决策者是否也应该从中吸取教训。涂建军报道。

article image
 

7月23日夜,两辆动车在浙江温州追尾,造成至少40人死亡,190多人受伤。这次事故是中国近年来在公共项目投资领域好大喜功的结果,也是引进国外高新技术急于求成、贪功冒进的结果。虽然这次重大事故发生在铁路行业,中国领导人也需意识到,它对其它重大工程尤其是国家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有警示作用。

高铁和核电看起来是两个不相关的行业,但其实有很多相似之处。高铁和核电都是最大型、复杂的商业化工程技术之一,由于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巨大影响,往往会获得政府高层的重视和支持。同时高铁和核电都有不可忽视的安全风险。

为应对不断严峻的环境挑战,改善日益严峻的能源安全问题,中国决策者选定大规模核电开发作为技术解决之道。虽然中国核电运行装机总容量在2010年底仅1082万千瓦,不过2007年由国家发改委颁布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计划在2020年前将全国核电运行装机总容量增加到4000万千瓦。根据一些广泛流传的报道,中国政府可能会将2020年核电开发的目标上调至7000至8600万千瓦。中国核工业的部分专家甚至声称2020年全国核电运行装机总容量可以达到10000万千瓦的水平。换句话说,福岛核危机前,中国核电行业在利益集团的推动下已经准备在全国范围发起核电大跃进 。

但今年的日本福岛核危机给中国政府敲响了警钟,也给了决策者对2020年核电规划二次思考的机会。温家宝总理3月16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暂停审批新的核电项目,并抓紧编制核工业安全规划,调整完善核电发展中长期规划。此举标志着中国在国家战略层面上对核电开发变得更加谨慎。

不过可惜的是,由于对核电行业利益集团缺乏有效的制约机制,最近中国又出现了核电大跃进的苗头。在 7月刚刚发布的《国家“十二五”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中就明确提到,国内核电行业要“依托装机容量为1000兆瓦的先进非能动核电技术(AP1000),全面掌握AP1000核电关键设计技术和关键设备材料制造技术,自主完成内陆厂址标准设计。完成中国的装机容量为1400兆瓦的先进非能动核电技术(CAP1400)标准体系设计并建设示范电站,2015年底具备倒送电和主控室部分投运条件。”相对中国核电技术本土化的“高效率”,同样的时间可能还不够一个经合组织国家的核电投资人申请技术成熟的核电项目开工前的相关许可证。

从技术路线图的角度来看,中国的核电和高铁行业在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都是以市场换技术的手段从国外引进关键的技术。自1991年中国核电工业自主设计及建造了国内的第一个国产压水反应堆(秦山一期的CNP300 ),还陆续引进了 M310 (法国,第二代技术)、CANDU 6 (加拿大,二代 )、AES-91(俄罗斯,二代)、AP1000 (美国,三代)及EPR(法国,三代)。但是从设计标准化、操作安全、维护简易性的角度来看,在任何一个国家,同时运行维护过多种类的反应堆都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核电发展模式。因此,中国领导人需要立即限制国内核反应堆型进一步多样化的趋势,并集中全国核电行业的人力、物力专注一到两个标准化的核反应堆型的研究、开发与推广。

为了适应中国高速铁路、客运专线的迅速发展和保证铁路运输安全的需要,铁道部组织专家研制了一套据说是适合中国国情而且代表国际先进水平的中国列车控制系统CTCS。从理论上来说,配备了CTCS的两辆动车在铁路系统其它安全机制的 保障下是绝对不会发生碰撞。温州动车追尾以及历史上发生的核事故表明,任何技术上的创新都无法完全消除在设计、建设、操作、维护、退役以及事故应对过程中人为失误带来的潜在风险。这点对于核电安全尤其重要。

为了应对福岛核事故引发的安全挑战,中国政府据报道可能会放弃重复建造在很多现有核电站使用的第二代反应堆,并转而采用更先进的核电技术。这包括更加现代和“被动”的安全系统,它们允许核电站紧急情况下在没有操作人员干预与电力系统反馈的条件下安全停机。虽然这种转变是合乎逻辑的,不过中国领导人要尽量避免过分相信没有经过实践充分检验的新技术。不管第三代核电技术在理论上如何先进,要清醒意识到这类技术一般还没有在任何国家得到充分检验。所以,任何新一代的核电技术从设计经验、施工安全和操作稳定性的角度来看,还是存在巨大风险。

考虑到能源需求增长、空气污染、脆弱的能源安全、气候变化的政治压力,中国政府并无法同时解决以上所有的难题,也习惯在以下各种能源之间进行艰难的权衡:高碳排放而且重污染的煤炭、引发国家能源安全问题和污染环境的石油、资源短缺并且投资成本高昂的天然气、对生态系统有灾难性影响的大型水电工程、技术风险很高的核电、相对昂贵而且供应经常不稳定的可再生能源。为了应对国内诸多的能源和环境挑战,中国的核电装机容量在未来的进一步增长是无可避免的。即便如此,中国政府必须意识到安全是核电发展之本,没有一个稳健、适度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节能减排、可持续发展、产业升级等概念终将是镜花水月。

鉴于核电技术路线上存在的不确定性因素过多,中国核电规划短期内还是应以求稳为宜。因此2007年公布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中2020年核电运行装机容量4000万千瓦的规划目标短期内最好不宜上调。在第三代核电技术引进顺利的前提下,2020年核电规划的目标完全可以留待十三五规划期间再行调整。

涂建军,卡内基国和平基金会中国能源与气候目主任、高研究员;加拿大工业能源数据分析中心客座研究员。

首页图片作者 Hattie119

评论 comments

3

评论 comments

中文

EN

嗨 Hi Guest user

退出 Logout /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排序 Sort By:

nuclear power dangers

Given the media blackout of the ongoing effects of the multiple reactor meltdowns at Fukushima Daiichi in Japan, the dangers of nuclear power will not be addressed until citizens of the planet are at least aware of the Nuclear News Now

http://realitycheck.no-ip.info/nnn.html

http://enenews.com

These are open nuke communities where discussion and sharing are welcome. Using google translator is also a great way to transcend language barriers.

核电的危险

鉴于媒体对于日本福岛核电站多反应堆泄漏事故所产生的后续影响的报道逐渐冷却、中断,核电的危险估计仍旧不会得到应有的重视。除非现在地球上的公民们至少能开始关心现有的核新闻:
http://realitycheck.no-ip.info/nnn.html
http://enenews.com

这些都是开放的、欢迎讨论和交流的核能论坛。谷歌翻译对于解决语言障碍非常实用。


在风险问题上,核能根本不可行

在技术和规模上,核能的经济风险根本没办法跟高铁比。最坏的高铁事故也只能杀死几十个人,摧毁几百万美元的设施,但是一个核能事故会杀死几千人,几千亿的生产力的财产。很多次事故证明了核能电厂的设计不可能是没有缺陷的。一个小小的事故产生的损失就会超出整个核工业的价值。无论一个核电厂设计被鼓吹成多么安全和把可预见的风险都考虑进去了,没有任何设施可以抵挡这个危害,也随时会成为恐怖分子或传统敌人的武器。

In Terms of Risk, Nuclear Simply not Viable

While similar in terms of technical complexity and scale, the economic risks of nuclear power are in no way comparable to high speed trains. Worst case scenario train crashes might kill a few dozen people and destroy a few million dollars of property, but a worst case nuclear accident can kill thousands and eliminate on the order of a trillion dollars worth of productive property. It has been proven a number of times that nuclear facilities cannot be engineered to be fault free for the design life of the plants and the destructive potential of a single accident can exceed the entire value of the nuclear industry. Whatever claims might be made about the safety of a given nuclear design to "foreseeable risks", no facility is safe against modern penetrator weapons that could easily be wielded by terrorists or conventional enemies.


中国拥有布朗气的计量技术且不产生碳原子废料

中国目前所使用的布朗气体的计量技术来自澳大利亚,由已故的布朗教授所提出。这种技术不仅可以在9000摄氏度的高温下进行由水—氢氧化合物—水的转化并释放巨大能量,同时它也不产生任何废弃物如碳原子。在中国,这项技术由国有企业掌控,而废物利用却具有广泛的全球市场。在上个世纪60年代,当时布朗教授尚未离开中国,我们对盖革计数器的设置都来自对样本的最差的估计。在加拿大,我们进行了进一步的测试和记录。亲眼目睹能量爆破真是一个难忘的经历。在2011年,核能已有了自己的市场,但对核能反应堆的处理却一直备受关注,尤其在美国西北部,它甚至超越政治而被最优先考虑。2011年,中国拥有了布朗气的技术使用权,可能成为日本和其他国家的清理反应堆的领袖。

罗伯特文森

PRC has Stoichiometric Hydrogen Browns Gas implodes waste back to Carbon

China has stoichiometric hydrogen Browns gas technology transferred from Australia by the late Prof Brown. This technology in its own right produces energy H20-HHO-H20 as exhaust reaching in excess of 9000degrees C but it can implode atomic waste back to carbon. The PRC central government has control of this manufacturing plant. There exists a massive global market in waste disposal. Before Professor Brown departed to PRC last 1960s we disposed of the very worst sources with geiger counters set up all around specimens. Further tests were undertaken in Canada and recorded on web.
Witnessing implosion energy is an unique experience.
Basically nuclear energy has its place 2011 but the dedicated attention to disposal of stock piles especially in NW USA should be a top priority and beyond politics. PRC has 2011 technology on Browns Gas and as a nation can lead in cleaning up Japan and the other sites then stock pile
Robert Vincin


合作伙伴 Partners

项目 Proj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