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朔天运河”大西线调水遭批

用西藏之水解救中国北方的水危机?“朔天运河”这个激进提法曾让很多人关注,但是周维在最近的一次沙龙中发现众多科学家对此方案却是大批特批。

Article image

从西藏调水至中国北方以“拯救中国”,是近年来最大胆的工程设想之一。其中郭开提出的“朔天运河”方案最受关注,据说曾受到众多将军及院士的赞同。在上个月的一次沙龙中,这一方案遭到不同学科的科学家不留情面的批评。

8月10日,在绿家园举办的环境记者沙龙中,“朔天运河”方案的创始人郭开与来自地质、气象、湿地方面的专家展开对话。

这位据称是元代水利专家郭守敬之后的郭开老先生,出自水利世家,是中国原四机部离休干部。他的名片上印有诸多头衔:朔天运河大西线方案创始发起人、总设计师;著作家、教授、经济师;中华朔天运河筹委会副主任及秘书长;北京朔天咨询开发公司董事长。

他说,他原本设想把黄河的水引到北京,结果黄河断流了。西线上长江也缺水,无水可调。“而雅鲁藏布江有足够的水,我们调水对印度没有影响。”

中华朔天运河筹委会(以下简称“朔天运河”)团队发送的资料中介绍,“朔天运河”将成为横贯中国东西的万里运河,从雅鲁藏布江向东北方向穿过5条江河,建立10座水库直达黄河,为青海、甘肃、内蒙古、新疆、北京等超过14个中国西部、北部省市地区供水,同时发电。介绍中还宣称,今天中国水荒、电荒、粮荒、油荒、污染,乃至城乡差距问题,朔天运河可以一并解决,并列举了政府高层在几年来给予的正面批示。

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徐道一先生在沙龙之前,特意仔细读完“朔天运河”为论证方案出版的《中国如何拯救世界》一书。他回应道,首先,“朔天运河”方案中对地震环境的论述很少。运河穿过的地区多为地震高发区,而运河的河道和隧洞要穿过西南地区的崇山峻岭,地震滑坡对运河的破坏是致命的。在西南山地复杂的地理、地质环境下,运河河道根本无法躲开地震带。徐道一列举了60年来发生在西南山区的十余次大地震。他指着地震分析表格中的数据,严肃地质问年龄和他相仿的郭开:“要是发生了大地震,对你的运河有什么影响?你考虑了没有?你好像没有考虑。你的隧洞如果塌了,怎么办?”徐道一提醒说,就算运河建成,一旦发生地震,修复工程将消耗比建造更巨大的成本。

徐道一说,在如此陡峭的雪山峡谷,大声说话都可能造成雪崩,而“朔天运河”方案中的定向爆破、人工塌方、堆石筑坝、堵江截流,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更不用说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带来的隐患了。他说,方案地图显示,“朔天运河”将引入青海湖,利用青海湖调蓄。但青海湖是咸水湖,不仅不能如方案中设想的那样,被调运河水稀释盐分,反而会把淡水盐化,这是不明智的方案。

徐道一认为,《中国如何拯救世界》对上述问题有说服力的论述太少,把问题设想得过于简单。”他认为这个工程如果盲目上马,后果将十分严重。并提醒“朔天运河”团队:“不要把主要目标放在造舆论、动员高层力量方面”,如有条件应做好立项展开专题研究。

湿地国际中国办事处主任陈克林从保护青藏高原湿地生态角度,对“朔天运河”方案提出质疑。他说,这些年黄河几乎年年断流,最长断流时间长达270多天。由于缺水,黄河流域的许多地方土地盐碱化。黄河上游若尔盖地区有49万公顷湿地,蓄水量极为丰富,现在有过渡放牧、鼠害、采矿等问题,这许多问题是人为造成的。“如果能把这里保护好,根本不用劳民伤财地调水。”

郭开在演讲中说,青藏高原是个大冻土带,丰富的水资源冻成大块的冰,可是气候一变暖,冰就溶化了,所以应该加以利用。就陈克林所言若尔盖湿地的治理,“朔天运河”团队提出的对策是“先把大渡河上游的水调过来”。

北京大学大气物理系陶祖钰教授也是一位退休的老科学家。他首先指出“朔天运河”制作的两张工程图非常不专业,这两张地图在会场上人手一份,制作精美,背面是工程方案的详细介绍。但陶祖钰批评,这两张地图没有比例概念,没有等高线,完全就像一张旅游图,使这个工程方案更像一个畅想,缺乏严肃的科学性。陶祖钰指出,关于调水,每个人都可以有私人的畅想,但是一旦涉及到工程,需要考虑许多问题,比如有多少水可以调,调水会不会改变气候。沙漠、戈壁的形成跟大气环流有关,大气环流又跟海陆格局有关,这些是人改变不了的。

独立地质科学家杨勇已连续4年进行南水北调西线工程考察研究。他提到,60年以来,中国对于青藏高原地区地震活动、地质灾害还没有弄清楚,科学界对这个问题的争议非常大。其次,“朔天运河”方案中提到的几个河流的取水点,其水量都没有超过500亿立方米,大部分是200-300亿立方米。从这几个取水点取水,要达到“朔天运河”方案中的水量是不够的。而且,“朔天运河”工程会改变中国的整个水资源格局,特别是对西南地区的天然水资源格局形成翻天覆地的改变。中国西南地区已经建成了大量的水电站,“朔天运河”取水和拦水工程将改变河流的流量,使现有的水库和发电机组闲置,造成极大浪费。

杨勇质疑,这个大工程是否具有调度机制和相关系统的应对机制?除了前面学者提到的地震和泥石流之外,它如何应对干旱和工程导致的气候变化?杨勇提到,之前在面对西南干旱这样的自然灾害时,水利系统已经暴露出反应迟钝、无能应对的问题。

对这些质疑,郭开和“朔天运河”团队没有做出令科学家们满意的解释。

陶祖钰教授说,前苏联曾经调水到哈萨克,结果造成了当地土地的盐碱化。美国殖民之后,在原本放牧的土地上种粮食,结果造成土地沙漠化。现在美洲龙卷风肆虐,跟地面生态状况有很大的关系。他指出,恶性竞争毁灭了人性,“要对自然怀有敬畏之心!”  

周维
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助理编辑

本文图片来自 Nasa Images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glafitte

雅鲁藏布江能拯救中国吗?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一个大型液压计划,这个计划甚至比三峡工程还要复杂,从远至西藏南部的雅鲁藏布江抽水,通过大运河一直送到中国北方,目的是为了缓解北京的用水压力。考虑到围绕着喜马拉雅山的雅鲁藏布江和北京市的遥远距离,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计划,却拥有不计其数的支持者。它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液压工程计划,跟苏伊士或者巴拿马运河一样,但要长得多。中国会因此更加自豪,作为发展中国家,有如此能力战胜自然。李鹏把三峡大坝作为他的个人业绩,他的名誉将会永远和它紧密相连。正如官方所称,任何领导人,只要资助了这样的南水北调西线工程,就会被永远铭记。

但首先它(调水工程)需要建好。多方面的障碍和异议——经济、生态、工程方面的——其和工程本身的吸引力一样大。

Can Yarlung Zangpo save China?

There are now increasing signs that the preferred solution is a mega hydraulic scheme that dwarfs even the Three Gorges dam complex, drawing water from as far as the Yarlung Tsangpo of southern Tibet, sending it by canal all the way to northern China, in the hope that it will eventually relieve Beijing. Given the enormous distance between the Tsangpo, skirting the flanks of the Himalayas, and Beijing, this is an extraordinarily audacious plan, whose proponents sprout numbers of unimaginable size. This would be the biggest hydraulic engineering feat in the world, as famous as the Suez or Panama canals, but much longer. China’s pride would be immense, and it would seal China’s credentials throughout the developing world as the go-to supplier of expertise in conquering nature. Li Peng made the Three Gorges dam his personal project and his reputation will always be associated with it. Any leader who makes himself patron of the south-to-north interbasin transfer western route, as it is officially known, will be remembered for it forever.

But first it has to be built. The obstacles and objections, on a wide range of grounds –economic, ecological and engineering- are as big as the attract

Default thumb avatar
marc777

该项目需要预可研报告

建议的项目给国家带来的优势是巨大的,可以保证一系列预可研不延误地进行。应在向中国和国际最好的专家咨询后,所有的决定都应由最高决策层做出。如果最后的裁决是继续,那么全部的项目研究将开始并获得资金。中国和世界上更多的专家将参与其中。中国主要的优势在于可以筹集资金来支持大项目,并且强烈的政治意愿去追求对国家有益的决定。

Pre-feasibility studies

The proposed project advantages to the country are immense and may warrant a series of pre-feasibility studies to be conducted without delay.The best experts in China and international consultants should be tapped and the final decision should be made by the highest decision making body in China. If the final verdict would be to go ahead, then a full-blown project study should commence and funded. More experts in China and around the world should be consulted. The main advantages of China now is that it can financially raise the money to support big projects and it has the political will to pursue whatever is finally decided to be beneficial to the country !

Default avatar
匿名 | Anonymous

郭开越推荐,这个项目越难启动

其实这个方案很好,但关键是发起人不是水利系统内部人士,让水利系统很没面子,好像水利系统白吃干饭,所以水利系统就极力反对,而且是打着环保的旗号。

The more Guo Kai recommended this project, the harder it was to promote

Actually this is a great idea, but the key problem is hasn't been initiated by someone within the system of hydraulic engineering. This made the system lose face. So it strongly opposed to this project in the name of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