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江森血铅疑云引爆铅酸蓄电池行业危机

数十名上海儿童血铅超标引爆中国铅酸蓄电池行业的安全问题。吕明合调查发现,业内公认的健康与安全标杆企业江森自控,也未能免于这场血铅风暴。

Article image

风雨飘摇中的铅酸蓄电池行业再度遭受重创。这次倒下的是素被视为业内标杆的美国江森自控有限公司(下称江森自控)。

2011年9月2日以来,上海浦东新区康桥镇陆续发现血铅超标儿童。“截至9月20日下午3点,经专业医疗机构确认血铅超标儿童32人,其中住院治疗15人。”浦东新区卫生局向南方周末记者通报称。

嫌疑所涉,除一家违规组装极少量铅酸蓄电池的小企业之外,正指向该地区主要铅排放企业江森自控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江森自控国际蓄电池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江森)。

“江森自控不仅是电池行业的技术领袖,同时也是此行业健康与安全的行业标杆。”多位受访的铅酸蓄电池行业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们确实觉得不可理解”。

对于仍在肃铅风暴中苦苦挣扎的铅酸蓄电池行业而言,这无异雪上加霜。

血铅疑云

“9月13日,我们已经对其发出了责令暂停生产的行政通知书。”9月20日,上海市浦东新区环境保护和市容卫生管理局(下称区环保局)污染防治处调研员鞠春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江森自控是全球最大铅酸蓄电池生产商,2005年收购原上海德科国际蓄电池有限公司成立上海江森,是涉足中国铅酸蓄电池行业的第一站。

公司位处浦东新区康桥工业园区内,正在浦东新区与原南汇区交界处,周边工厂林立,出事的康桥镇康花新村正处在工厂的包围之中。

“今年3月开始,我们开始要求在儿童入托(指托儿所)体检和儿童保健门诊中,将血铅指标列入建议检测项目。”浦东新区卫生局公共卫生管理处处长白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从孩子们手指上取下的末梢血样由上海艾迪康医学检验中心检测:“很快就有口头通知,说有两三个孩子超标了。”

恐慌迅速蔓延,9月开始有部分居民到镇政府“反映情况”。卫生系统9月8日组织了新华医院医护人员集体采血,与手指末梢血不同,这次抽取的是“静脉血”。

“最小7个月,最大11岁。康花新村儿童截至9月18日,在艾迪康检测43人,33人超标,最高值897。去新华医院检测有53人,超标29人,最高535。”家长们在小区内自发统计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困惑的是,在新华医院检测的结果,无论血铅数值还是人数均远远低于在艾迪康。“新华医院是江森的员工职业病定点单位,会不会与此有关?”

家长们无法不抱最坏打算。儿童血铅含量超过100微克/升为超标。超过700微克/升,甚至会导致肾功能损害、头痛、惊厥、昏迷甚至死亡。

“静脉血与末梢血的数值相比会大幅度下滑,这是医学界的常识。”新华医院儿童与青少年保健科主任医师、上海市环境与儿童健康重点实验室副主任颜崇淮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说,末梢血只是血铅初筛的手段,最后确诊要看静脉血数值,“人体皮肤容易附着铅,末梢血也因此经常会出现假阳性。”

据白云介绍,按照医学要求需要住院治疗的有15人,其余进行门诊治疗。其中已有8人完成第一疗程出院,将继续进行回访观察。

最后一根稻草?

上海江森出事,出乎业界意料。

“在中国许多大型铅酸蓄电池企业生产工人依然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江森对工人的职业防护措施几乎是最好的。”一位要求匿名的环评业内人士说。

“我们在中国的工厂安装了世界级、最先进的污染控制系统,并且按照最高标准进行运营和维护。对环保系统的投入也确保我们的环保表现符合中国国家及世界最高标准。”上海江森对南方周末称。

白云证实,上海江森每年都进行职业体检,几乎没发现过员工超标。

2006年上海江森的工厂被国家卫生部和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评为“国家职业卫生示范企业”,成为全国56家卫生示范企业中唯一获此荣誉的电池企业。

“某种意义上,江森可称为行业内的榜样。”浙江一家铅酸蓄电池上市企业高管担心说,“如果它也被查出有问题,这将是对行业巨大的伤害。”

2011年在浙江、广东频发血铅事件之后,由环保部、发改委等国家九部委联合开展的“肃铅”风暴中,截至7月31日,铅酸蓄电池企业取缔关闭、停产整治和停产近1600家。这个行业已近生死关头。

上海江森可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失控的江森

安全或许仅限于职业病防护,在生产中,上海江森失控已非一年。

“无组织排放、超计划生产、防护安全距离不够,是上海江森的三大问题。”要求匿名的一位知情环评学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今年6月区环保局对上海江森的排气口、废水、车间进行了比较彻底的监测。35个排气口中,被查出有4个超标。

区环保局污染防治处调研员鞠春方说,国家近年开始试点清洁生产审核,去年上海江森曾做了清洁生产审核报告,被退回。问题之一是防护距离不足。

此前,上海江森曾对南方周末记者称,在环保设施大量投入后,该厂铅排放总量已从1996年323kg/年的限定值减至129kg/年。但一位要求匿名的业内专家说,“排放总量是根据数据演化的结果,如果公司提供的产量等数据造假,这一数据的真实性就值得怀疑。”

超计划生产的隐患更严重。

据知情者说,自从2005年收购以来,江森自控一直未停止过扩产冲动。2009年和2010年,在浙江和重庆兴建新工厂的同时,上海江森厂区也在暗度陈仓。

“环保局没批准,但公司自己在4年前增加了一条生产线。平时都是开三条生产线,环保局来了,就关掉一条,走了再开。这都已成厂里员工公开的秘密。”要求匿名的一名江森老员工说。

三条生产线一直在生产,江森的铅指标很快告罄。

鞠春方说,在2011年环保部行业整顿之后,环保部门在全面调查过程中发现了用铅超量的行为。“我们当时严正地向它指出,批你多少量,你只能用多少量。”7月份,上海江森最终停掉了这条“隐形”生产线。

然而,在血铅事发之时,环保部门再次发现用铅超量问题。

由于对血铅污染源的调查仍须进一步确认,环保局以此为由,在9月13日对其发出了责令暂停生产的行政通知书。“江森虽然有些想法,但最终还是配合了行动,把工厂停下来了。”

补救措施正在进行。9月13日,上海市环保局要求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涉铅企业的全面排查,“要形成对铅蓄电池及再生铅企业环境监管的高压态势。”该通知上说。

吕明合,《
南方周末记者

本文刊于9月22日南方周末

首页图片来自南方周末/ 图片中儿童的血铅含量超标四倍。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