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柬合资万谷湖项目之戒(一)

成千上万居住在柬埔寨湖畔的居民被迫搬迁引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谴责,中国企业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也引起了热议。廖若报道。

Article image

柬埔寨首都金边的万谷湖,养活过湖边的数千居民。近在市区的西北角、90公顷的粼粼碧波,成就了湖边一个外国背包客聚集的旅馆、餐馆区;在这个城市化程度还相当低的国家,一些湖边居民也在湖里打渔、旱季时在退潮后的湿地种菜。

一切已成“曾经”。笔者2011 年8月初来到万谷湖时,经过两年半的填沙,原本广阔的湖面只剩下几百平方米的两汪残水,水边一片拆迁后的废墟。

在政府和开发商眼中,那个只能用来观景、打渔的万谷湖是一个“死湖”。的确,这里是所有地产商的美梦:四周紧临柬埔寨首相府、政府大楼、法国使馆、医院、大学、火车站。于是,柬埔寨政府将先前通过国际竞赛选出的一个注重“人湖共居”的生态改造方案束之高阁。2007年,金边市政府与一家名叫苏卡科(Shukaku Inc.)的公司签订了99年的土地租约,要将包括湖在内的133公顷地区建成一个现代化高级商住区。

万谷湖和湖边的4000多户居民都要为这个项目腾地方。自2009年7月的第一起强拆,居民们开始了与开发商、政府的斗争。两年多来,角力的结果是3000多户居民已经不得不搬走,有的拿到了并不公平的赔偿,有的什么也得不到。

让居民们搬走有各种手段。开发商开始往湖里填沙造地后,湖水倒灌至居民家中,不搬走也住不下去了。更“有效”的手段是,政府宣布这些住户是“违章建筑”,因为大部分居民都没有正式文件来证明自己对土地的所有权。于是,政府也就有理由出动警力,协助开发商的推土机“作业”了。

坚持不搬的居民一直在努力。他们向首相洪森请愿、游行、给开发商写信、求助柬埔寨重要捐助国的使馆和世界银行。他们付出了代价。今年4月和7月的两次大规模游行中,有老年妇女被打伤,有青少年被监禁。

直到今年8月,在世界银行表态“不解决万谷湖拆迁纠纷就不发放贷款”的施压下,事情才出现了转机:柬埔寨政府决议要求开发商在原址划出一块12.44公顷的地给剩余的800多户居民自建住房。但胜利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9月16日,两台推土机在100多名防暴警察的协助下摧毁了八户住宅,共有91几户人家被告知无权加入补偿计划,一些居民后来被以“侮辱乡长”为名告上了法庭。万谷湖哀怨未了。

中资在这个故事里扮演了一个看不见的角色。

2010年秋,内蒙古鄂尔多斯鸿骏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鄂尔多斯鸿骏”)以500万美元入股,控制了苏卡科公司50%的股份。鄂尔多斯市发改委相关文件显示,鄂尔多斯鸿骏将负责该项目总共9800万美元的投资,在此建造351座别墅。项目已于2011年7月开工。

居民们尝试向中方反映忧虑,却诉之无门。今年1月17日,几十名居民代表前往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提交请愿书,望其敦促中方企业解决纠纷。但使馆拒绝接受请愿书,并让警察驱散了请愿者。

2月,当地NGO住房权利专责小组,代表居民用中英双语致信内蒙古的鄂尔多斯集团总部,要求其“充当一个有建设性的角色,将各利益相关方团结到一起共同讨论这项解决方案,也将受难民众的愿望列入企业自身的发展规划中。”但从未有任何回音。

然而鄂尔多斯鸿骏并非第一家染指此项目的中国企业。

早在2007年苏卡科公司与金边市政府订立租约后不久,就有一家云南的国企加入。当年4月,云南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下称“云南国际”)与苏卡科公司在金边签署了共同开发万谷湖的协议。

当年11月《昆明日报》援引云南省商务厅的消息称,云南国际参股5000万美元取得对苏卡科公司的控股权,同时获得金边万谷湖综合项目的开发权。该项目预计总投资15亿美元,为云南省最大的境外投资项目。

但如此被作为“业绩”来宣传的投资项目,不久就被抛弃。据2009年3月《云南经济日报》的一篇报道,作为云南国际母公司的云南铜业集团,2008年新换了一批领导班子后“投资管理进一步规范”,柬埔寨万谷湖等三个项目已“有序退出”。

2010年初,柬埔寨媒体《金边邮报》在一家名为“广东新金基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网站发现了该公司准备投资万谷湖项目的消息,猜测云南国际退出后项目转手至这家广东公司。其网页上刊登了公司高管与柬埔寨高官的合影,且至今将万谷湖列为该公司海外投资项目

《环球时报》今年1月的报道也称,除了鄂尔多斯鸿骏外,还有另一家中国公司与苏卡科合作。中方出资,柬方出地皮。

不管是云南国际最早计划投资的15亿美元,还是鄂尔多斯鸿骏的9800万美元,这样的规模都算得是中国对柬投资中的大项——据中国商务部数据,中国企业对柬非金融类直接投资2010年的总额也仅为3.95亿美元。但如此大规模的投资,中资人员始终“神龙见首不见尾”,以至于许多关注万谷湖事件的柬埔寨民间机构和媒体都不知道有云南和广东两家公司的参与,也无从找到鄂尔多斯鸿骏的人员进行采访澄清。

廖若,北京记者

主页图片来自:The Course of Progress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