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中欧争议 “超级”温室气体

最近一篇关于中国“威胁”将释放大量温室气体三氟甲烷(HFC-23)的报道引起国内外环保人士震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孟斯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Article image

最近一篇关于中国“威胁”将释放大量温室气体三氟甲烷(HFC-23)的报道引起国内外环保人士震动。中国清洁发展机制(CDM)基金管理中心谢飞向中外对话澄清了他的话引起的误解,但他认为中国企业在三氟甲烷的CDM交易中,确实受到不公平对待。

谢飞本月初在新加坡召开的亚洲碳论坛上,在与彭博新闻社记者交流时表示:“中国几乎所有三氟甲烷分解类CDM项目的企业告诉我,如果三氟甲烷不再被纳入碳信用交易,他们将考虑停止焚烧该气体。他们说,作为企业,他们必须考虑焚烧成本,否则会丧失竞争力。”

在某些媒体报道中,这被视作中国发出的威胁信号,试图胁迫国际社会。对此,谢飞认为它们断章取义,歪曲事实,不负责任。

文字游戏背后真正的争议,是中国卖家和欧盟卖家之间的意见分歧。

《京都议定书》规定,附件一国家可以通过购买碳信用额度来抵消其二氧化碳减排任务,也就是用其他项目上的减排量(碳信用额度),抵消一部分自己的排放。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这类合作,被称为清洁发展机制(CDM)。在发展中国家进行温室气体减排,成本常常比在发达国家低。在《京都议定书》下有减排任务的国家,利用这一机制降低了自身的减排成本。三氟甲烷分解项目是CDM项目中的一类。

温室气体三氟甲烷是生产制冷剂气体HCFC-22过程中的副产品。它在大气中的存量很小,但吸热能力远高于同体积的二氧化碳,可谓“超级”温室气体。根据联合国环境署UNEP最近一份题为《氢氟碳化物:气候和臭氧层保护中的重要关系》的报告,三氟甲烷的吸热能力在100年内是二氧化碳的14200倍,能在大气中存在222年。但由于比例较小,根据该报告给出的数据计算,其对气候的影响不到其他温室气体的总和的万分之二十五。

分解HFC - 23的项目利润很高,但其对气候产生的影响仍有争议:值得关注的是,由于生产HFC-22会得到财政奖励,这就提供了一种反向的鼓励机制,这会刺激企业生产副产品HFC- 23,然后再销毁获益。环保团体呼吁全球反对以这种方式采购的碳信用额度。尽管中国强烈反对,欧盟已决定从2013年5月起,禁止三氟甲烷减排量用于排放权交易。

对中国来说,这将是不小的打击。据《中国化工报》报道,中国是三氟甲烷CDM项目中的最大卖家。在联合国已经批准的19个该类项目中,中国有11个。

谢飞在财政部CDM基金管理中心担任收入管理部主任。他认为CDM中的三氟甲烷分解项目,被一些西方反对者妖魔化了。他告诉“中外对话”,他在前述论坛上的表述,“只是反映中国企业的意见,不是要威胁”。

谢飞说,CDM是一个发达国家企业和发展中国家企业之间的项目级合作机制,但在三氟甲烷项目存在争议的情况下,CDM执行委员(联合国下管理CDM交易的部门)修订相关规定(方法学和参数)时,却缺少征求中国利益相关方的意见。

ICF国际咨询公司高级顾问罗锐说,从2009年开始,国际社会一直担心,三氟甲烷CDM项目产生的减排量用于碳交易,造成碳市场供应量巨大,挤压了其他的新能源项目的减排交易份额。

此前,欧盟国家是全球CDM项目的最大买家,每年CDM项目交易额占全球总量的80%以上。

罗锐说,三氟甲烷项目受到来自CDM项目的补贴之后,投资回报率非常高,大约会超过100%,在碳价为10美元的情况下,甚至可能是200%。如果市场刺激信号不对,那么原意是补贴没有经济刺激力的销毁活动,可能反而进一步刺激企业生产更多的三氟甲烷,来获得盈利。由于企业逐利行为,在没有监管的系统中,这种减排措施很容易“适得其反”。

环保组织环境调查署高级专家克莱尔·派瑞说:“为了更加切实可行、合乎道德,并真正为减排做出贡献,欧盟对自己的贸易框架体系进行修改,完全公平合理。”

但谢飞认为欧盟的决定过于简单:“如果欧盟站在中国企业的位置考虑,在没有碳交易和强制法律要求的情况下,它会去自行销毁三氟甲烷吗?”

谢飞说,这一决定的结果是,欧盟不买三氟甲烷的核证减排量,企业不销毁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三氟甲烷,最后受伤的是环境。欧盟这一简单决定导致的结果,与欧盟的环保先锋形象相左。

他说,更好的办法是“让我们一起坐下来,相互倾听,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和解决方案。”

罗锐也认为,“至少需要将利益相关者都纳入进来,听听大家的意见。然后技术上考虑几种替代方案。即便最后也得出了‘我们不买了’,但从‘过程’上也许更好些。”

克莱尔·派瑞认为,中国政府如果真心想保护气候,从收上来的钱里拿出一小部分,就能支付多年焚烧三氟甲烷的成本。“中国已经从三氟甲烷CDM项目中产生了2.56亿碳信用额度,即使在这周碳价处于低位的情况下(二级市场碳价每吨6.3欧元),也值160亿欧元。而销毁这些三氟甲烷的成本估计只有4350万欧元。”

中国三氟甲烷CDM项目收入的65%上缴给国家,并由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管理中心管理,用于应对气候变化政策研究、提高公众意识等活动。

图片来源:breakthrougheurope.org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Default thumb avatar
labfat

为销毁这个副产品买单的应该是消费者

对所有的污染来讲,都是这个道理。“共同但是有区别的责任”的基础是“污染者付费”

Consumers should pay to get rid of this by-product

It applies to all types of pollution. The basis for "common but differentiated responsibilities" is "polluters p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