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世界,环境危机大家谈

china and the world discuss the environment

  • linkedin group
  • sini weibo
  • facebook
  • twitter
envelope

注册订阅每周免费邮件
Sign up for email updates


文章 Articles

环境评级的问题

辛德勒 奥登

托菲 迈克尔

Readinen

如默多克新闻集团这样的星级环保企业,经常会被发现在其星光背后隐藏着逆环保的活动。奥登•辛德勒和迈克尔•托菲认为,有些指标并未被纳入企业环保评价体系。

article image
 

 今年早些时候,拥有英国天空广播公司(BSKYB)、道琼斯通讯社(Dow Jones)、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二十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20th Century Fox)和星空传媒集团(Star)等机构的跨国媒体集团“新闻集团宣布,该集团已经达到气候平衡,这意味着该集团对全球环境零影响。越来越多的公司通过计算该组织温室气体排放量、投资能源效率和其它方式来减少排放,通过购买碳信用额度来抵销剩余排放量,达到了这一看似不可能的行为。(根据联合国《京都议定书》,中国政府开展了“中国清洁发展计划”,大量碳信用额度经由此计划产生)

新闻集团实现碳中和是为了像该集团总裁默多克所说的那样“为了改变我们企业的DNA”。这一举动得到了美国环保署的赞赏,称赞新闻集团将环保观念发扬光大,有环境意识的企业应该争取碳零排放,以回应环境变化的现状。

但在宣布前几个月,默多克和其新闻集团旗下的几个子公司被直截了当地指责为阻碍环境变化问题进展。例如,非营利机构“美国媒体事务”(Media Matters for America)“与美国其它主要媒体比起来,福克斯新闻频道最会在环境变化问题上混淆视听。”。而另一本在美国读者众多,对音乐、政治和流行文化进行深度报道的杂志《滚石》,则将默多克列在该杂志“阻碍全球变暖进程”的政商界要人排行榜的首位。该杂志文章“在危害大众,传播有关全球变暖的假消息方面,默多克无人能超越。”

福克斯新闻的两位新闻评论员西恩·汉尼提和格里·恩贝克都拒绝在他们节目中播出气候科学的新闻。西恩·汉尼提宣称“争论已经结束,没有气候变暖这回事儿。” 格里·恩贝克将全球变暖形容为“一场声名狼藉的骗局”。新闻集团旗下的另一份报纸《华尔街日报》雇佣专栏作家,宣称2010年“全球变暖已死”。

可见,新闻集团的环境记录好坏掺杂。但是如果单看环境评估与评级,你只会看到该集团位列环保领袖企业的行列之中。新闻集团被顶尖评级机构“摩根斯坦利资本国际指数”(MSCI)的环境、社会和管理研究所(ESG Research)全球苏格拉底数据库(Global Socrates database)评为最高级“AAA”级。此外,鼓励全世界企业发布环境变化消息的非政府组织“碳信息披露项目”在披露企业对气候变化影响方面,将新闻集团评为“本领域最佳”,并给予新闻集团“碳表现甲等”。

上述的评估和评级主要是基于企业的直接碳足迹。例如,“道琼斯可持续发展指数”(DJIS)就主要通过包括污染水平、法规遵从、环境管理措施等影响企业运营(例如环境审计)以及利益相关者管理(如环境审计)的指标,从经济、环境及社会表现三个方面,评价全球顶级企业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几乎所有的主要环境评级方案——尤其是那些评估环保领导力的方案——的通病在于没有考虑到评估企业的行动。游说、资助游说活动及企业的其他支援行为都有可能很大程度上影响环境立法,好的行为也应该同实际环保行动一样,得到更多的奖励。

例如,有超过1,000位商业领袖参与了“我们能引导”组织, 该组织旨在呼吁有关气候的综合立法尽快通过。此外,包括班杰瑞冷饮公司(Ben and Jerry’s)和阿斯彭滑雪公司(Aspen Skiing Company)在内的20个大型消费品企业都是带头呼吁两党共同气候立法的领袖组织“创新气候与能源政策商业联盟”(BICEP) 的成员(本文作者之一奥登•山德勒就职于阿斯彭滑雪公司)。

不幸的是,这些重要的活动赤裸裸地从环境评级中缺失。典型的例子是,2009年,美国电器消费品生产商苹果公司公开宣布从该国最大的商业游说机构“美国商会”退出。该公司表示:“苹果支持对温室气体排放进行监管,但商会与我们南辕北辙,令人痛心。”虽然苹果做出了如此英勇的行动,但在美国第二大的新闻杂志《新闻周刊》的“绿色评级”中,该公司的排行仍远远低于它的同行们。

另一方面,据英国《独立报》最近报道,美孚公司给“反气候变化智库”投资了成百上千亿美元。同样,美国商会2010年花费了1.32亿美元(8.41亿人民币)来游说反对气候立法。去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联合公民”组织(Citizens United)诉讼案的判决确认企业有权投入资金,对支持或反对选举候选人的行动进行支持,这一判决扩大了企业影响力的施展范围。

内奥米•奥雷斯克斯和埃里克•康韦共同撰写了备受好评的《贩卖怀疑的商人》一书。在他们看来,由企业支持的“否认全球变暖产业”很有危害,它助长了美国人对气候科学的怀疑,为该国缺少气候政策的局面推波助澜。

随着气候变化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情势越来越急迫,全面的政策方案逐渐变得重要。根据美国宇航局(NASA)气候科学家詹姆斯•汉森的看法,气候变化是“21世纪至关重要的道德问题”。在2007年,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首席国际气候专家宣布,在未来的40年里,急需将全球二氧化碳的水平降至1990年水平的80%到 95%以下;如果方案得以实施,全球气温上升2摄氏度的可能性将降低50%,上百万人将免于陷入干旱和洪灾之中。

因此,众人的焦点集中在了包括碳中立在内的自愿环保活动上,而气候科学家们提倡的气候监管被忽视了。但后者可以将全面大规模改善气候状况,比前者更为重要。

对公司可持续力的评级影响着消费者的消费决定,帮助求职者选择雇主,改善工作环境和氛围,对重视社会责任的投资和养老金投资有导向作用。另外,研究显示,环保评级促使形象不佳的企业改善它们的环保表现。

评级机构有导向性,因此有责任对企业的政治活动投以长期关注。例如,像“好指南”这样以健康、环保和社会责任为衡量指标的产品评价机构,可以将生产商的政治活动纳入参考范围。像评选环保领袖的“ISO 14001环境管理系统”和“能源与环境设计领袖绿色建筑标准”(LEED green building standard),应该要求参选者介入政治活动,或为那些宣传环保政策的企业加分。最起码,这些项目应该将那些行为有违环保监管的成员的绿色光环摘掉。

眼前,由于没有将政策宣传纳入衡量指标,对可持续性的评级可能会误入歧途。例如,新闻集团的纽约总部大楼是符合“能源与环境设计领袖绿色建筑标准”的,至少它子公司之一通过了ISO 14001标准。虽然这些行动让人印象深刻,但是它们产生的光环会让人忽略了更为重要的环保措施,误导更多的企业犯下“漂绿”的错误,假惺惺地借用绿色营销的套子,装扮成环保企业。

甚至有些新闻集团的成员也承认,作为一个媒体集团,该企业对气候变化最有影响力的方法是通过媒体传播,而非公司的运营。例如,有人直言不讳:“我们最广泛的影响是通过吸引全球上百亿的观众达到的。”还有人坦言:“我们每晚都有大量观众。我们真正的价值在于借助他们传递信息。”

但是,在美国前副总统、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戈尔著名的气候变化纪录片《难以忽视的真相》中,戈尔表示:“福克斯新闻频道一直播报有关气候危机错误的信息,误导观众。”事实上,调查显示,“经常观看福克斯新闻频道的观众更难接受科学家们对于气候变暖的观点”,而且在每日收看该频道的人中,只有40%的观众相信大多数的科学家们认为气候正在发生变化,远远低于每日观看如CNN (75%),MSNBC (80%)和美国公共广播(NPR 广播或 PBS 电视, 87%)等其它媒体节目观众的比例。

政策宣传艰难且花费高昂,采取如此行动的企业应该得到奖赏;而“玩弄系统”的企业应该得到惩罚。为了缓解这种不平衡的状态,评级机构应该将企业的政治贡献、宣传工作和与非政府组织的合作纳入评价指标中。这些指标的主观性很大,为了使工作更容易开展,评级机构可以将非盈利环保活动列出来,检视这些活动是促进还是阻碍了环境政策。

这并非不可能:有些衡量指标已经在用。例如,“美国气候行动伙伴” (USCAP)是旨在呼吁美国政府“尽快实施强制国家法,大量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环保组织。如果企业是该组织的成员,就会在“公司责任”机构的“最佳企业公民100强”评选中得到加分——虽然该项指标只是324个指标中的一个。富时社会责任指数对那些“故意和一贯歪曲关于气候变化的科学共识(经IPCC的报告结果),或试图破坏旨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公众政策框架”的公司进行惩罚性评估。美国环保组织“气候计数”(ClimateCounts)则对碳监管立法的支持(或阻碍)行为作为评估参数之一。

评级可以奖励那些起到带头作用的企业,比如太平洋电气公司(PG&E) 因美国商会“在环境变化问题上的极端态度”退出了该组织,就应该得到加分;也可以惩罚那些参加反气候变化监管组织的企业。IBM是美国商会董事会成员,如果《新闻周刊》的评级体系够完整,还会将其列在该刊“绿色评级”的首位吗?

评级机构也可以像去年《气候行动网欧洲报告》一样,将企业对否认气候变化有害的政客的影响考虑进来。该报告是美国研究机构“响应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以公之于众的数据为基础完成的。同样,《道德消费者》(Ethical Consumer)杂志的排行榜对那些为反环保政策活动给予超过50,000英镑(78,000美元)资金支持的企业进行了惩罚。而瑞士Covalence公司的道德引证排行榜重视企业对政客和游说活动的态度,在其45项衡量标准中两项与此有关。

将企业活动列入参考指数,评级机构可以在竞争日益激烈的评级市场中获得优势。另外,在一个更广的层面上,更为精确和全面的排名也许可以引发企业活动新的浪潮,更直接地作用于最终目标,加速气候危机的解决。

奥登•辛德勒是阿斯彭滑雪公司主管可持续性副主席,也是《绿能经济学:企业与环境双赢法则》一书的作者。该书的英文版由“公共事务”(PublicAffairs)出版社出版,中文版由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出版

迈克尔•托菲是哈佛商学院副教授,重点研究公司运营和供应链的环境管理活动有效性,并给MBA学员和总裁授课,教授经理人如何有效处理环境问题,利用环保争取商机。他同时还在捷成洋行(东南亚)担任环境、健康及安全主管。

翻译:索瑞娅

图片作者:Monika Flueckiger/ World Economic Forum

评论 comments

1

评论 comments

中文

EN

嗨 Hi Guest user

退出 Logout /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排序 Sort By:

多少排放比例会被抵消?

文章第二段提到了“任何剩余排放”可能会误导不知情者,他们可能会认为已经没有剩余排放了。说“所有剩余排放”会更好些。像新闻集团那样的公司通过提高效率和采取相关措施减排,也只能减少其总排放中的一小部分。要达到“碳中性”状态,那些大公司排放的温室气体得用购买碳信用来加以抵消。

What percentage of emissions will be offset?

In the second paragraph the reference to "any remaining emissions" might mislead the uninformed, who could think there may be none remaining. It would better to refer to "all remaining emissions". A company like News Corporation can in today's world only make a modest reduction in total emissions by efficiency and related efforts. To achieve 'carbon neutral' status the majority of their GHG emissions will need to be offset by acquiring carbon credits.


合作伙伴 Partners

项目 Proj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