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找回蓝天的梦想

身受城市的空气污染之苦,马军撰文抒发了一个找回中国城市蓝天的梦想,并邀请大家加入到行动的行列中来。

Article image

接到这个命题时,我居住的城市又一次陷入灰霾的笼罩之中。远处的楼宇在轻雾中若隐若现,太阳朦朦地照着,空气中透出一股淡淡的焦糊味道。而网络上多个渠道发布的数据,都显示污染程度很高,不宜剧烈户外运动。

但这个城市的绝大多数上班族难以顾及这样的建议,依然故我的在这个城市的街道间忙碌穿行;而受空气污染潜在危害最大的孩子们,依然在小区空场上欢乐地玩耍,在学校操场上例行地进行冬季长跑——想起曾经也是一个灰霾天,当我试图劝阻孩子下楼踢球,孩子并不领情,而是非常认真地说:“我们已经变异了,能适应。”

真能适应吗?长期生活在高污染环境中,耐受力也许可以增强,不会出现应激反应。中国的环保部门2009年在多个城市对灰霾进行试点监测时发现,天津、深圳、重庆、上海、苏州、南京等城市全年灰霾的天数在 51天到211 天。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些外国访客初来国内城市,常常会抱怨不洁的空气令他们出现呼吸道不适,而我们成千上万的居民每天生活在其中,却似乎一切如常。

但真的如常吗?研究表明,灰霾主要由直径小于2.5微米的细颗粒物即PM2.5形成。而PM2.5不但会降低大气能见度,更能够突破多重人体障碍,沉入肺部,也可以通过肺泡进入血液,令其附着的有害物质直接损害人体健康。北京的肺癌发病率过去10年就增长了6成。而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也指出,因空气污染,“50岁以上的广州人肺都是黑色的!”

近些年间,每次到国外出差,飞临伦敦、巴黎、纽约、旧金山、东京、墨尔本这样的国际城市上空,感触最深的并非是那些曾经为国人羡慕赞叹的摩天大楼,而是大气的透明度。当大地在视野中铺开,河湖、森林、草地历历在目,街区、楼宇、车辆清晰可辨,此时也会生出些幻想,希望穿越到我的城市大气质量已经彻底改善的那一天。

当那天到来,晨起,你不会每每感到咽喉不适;你可以自然地推开窗户,让清风吹入你的房间,此时你可以深度呼吸,而不必担心PM2.5深入你的肺底;你可以换上运动鞋,迎着金色朝阳去晨跑,不必疑虑这到底是在锻炼还是在找病;如同在国外一样,你的衬衫领口不会一天下来就脏,你的皮鞋也可以几周不擦而维持体面;而公园的长凳、街头的石雕,也不会尽日灰头土脸。

当那天到来,午后,耀眼的阳光下,一座座哪怕挺一般的建筑,在蓝天映衬下也会展示出它们美好的一面;而花草树木在清风下摇曳,鸽子在令人心醉的蓝天中翱翔,远远传来悦耳的哨音;拿起相机,你拍下的街景就如同在国外一样的清晰明丽;登高望远,见青山如黛,清江如带,让你身处闹市而感受到自然的存在。

当那天到来,医院里不会挤满得了呼吸道疾病的患儿;儿童们可以无忧无虑地在户外追逐嬉戏;学生们可以自由地在学校的操场上跑步踢球;你也不必费尽心思地琢磨选择什么型号的防尘口罩,才能让他们在放学路上避免吸入过多的煤烟和尾气;入夜,你的孩子们也可以趁着清泠的月色,仰望闪烁的星空,在幽蓝的夜空里尽情释放无穷尽的想象……

“我们的飞机即将着陆”,空姐温柔的提示,每每把我带回到现实,回到我们的城市,那一层暗红色的烟雾还是如同锅盖般笼罩着。下降过程中,你会掠过林立的烟囱,拥堵在公路上的车流,延烧秸秆的田野,还有尘土飞扬的建筑工地。这一切提醒着我们,这个人口大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正高速推进,由此产生的排放远超环境容量,找回蓝天只能是奢望。

但我们必须开始行动,为了这一代人,也为了下一代人。既然不能一蹴而就,我们有必要制定一张路线图。首先要对污染物进行监测和发布;之后要根据数据做出相应的健康提示;第三步要开展调研,识别污染物的主要排放源;第四步,制订针对性的减排方案和时间表,实施污染减排方案,由此一步一步地找回蓝天。

有人会说,我也向往蓝天,但这样的蓝天路线图跟我有什么关系?大气都污染了,天大的事情,我一个人又能做什么?

不错,问题天大,解决艰难,但在今天这样一个信息时代,每个人的表达都可能有作用。在2011年初,《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修订的第一次征求意见稿中,虽有相关提议,但PM2.5就是没有被列入常规监测和发布的范围。此后在北京等城市遭遇多次灰霾天的过程中,公众通过微博等社会媒体表达了要求信息公开的强烈愿望,最终促使这一污染物被列入了新修订的标准中,直辖市和省会城市被要求在2012年内做好PM2.5的监测和发布的准备。

今天,北京已经开始了对PM2.5一个监测点的数值发布,率先迈出了找回蓝天的重要一步。同时,北京新近出台的大气污染治理工作方案,识别了PM2.5的主要来源,并有针对性提出了淘汰老旧机动车、燃煤量10年削减62%、禁止新建高污染工业、公务用车每周少开一天等八大措施。根据这一计划,到2020年北京大气中PM2.5浓度降至50微克/立方米 (2010年的官方数据是70-80微克/立方米);到2030年将至年均35微克/立方米,达到即将颁布的国家标准。

35微克/立方米依然只是世界卫生组织标准中的最低一档,依然比许多西方城市的污染程度高很多,而要达到它,还要经过18年。如果你也觉得18年太久,就参与到实现蓝天路线图的行列中来吧。公众的表达已经协助克服了环境信息公开的障碍,公众的参与也一定能够推动更快地克服污染,更快地找回久违的蓝天。

马军是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

(首次发表于《环球人物》杂志)

本文图片作者:Sam Gao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

Thumb original joy 0208 12 389x550
rstcyrmd

我们已经在第二阶段了吗?

多谢您有说服力的文章,尤其是您提出的四步路线图。中国正在迅速发展第一阶段,全国各地PM2.5检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真是令人惊讶。但是随着健康影响越来越为人所知,我真心同意您对于中国儿童的担忧。我认为您所说的“第二步”——设立适当的警报——才是关键。很关键的一步是为中国教育系统开展“空气污染行动计划”,这在像洛杉矶这样的污染城市很常见;很多学校现在取消了空气质量指数超过200情况下的户外活动。很多北京的国际学校已经有了这样的行动计划,现在有官方的PM2.5检测仪器,希望地方学习也能提供这样的保护措施。

Are we in phase 2 already?

Thanks for an eloquent piece, especially your roadmap of 4 steps. It's astonishing how quickly (finally) China is developing the first step, with PM2.5 monitors mushrooming all over China. But I heartily agree with your worries about China's children, as the health effects are well documented. I think your "step 2" -- setting up appropriate alerts -- are key. One major step is for all school systems in China to develop "air pollution action plans" which are common in polluted cities such as the Los Angeles area; many schools now cancel all outdoor activities for an AQI over 200. Many international schools in Beijing already have such action plans, and now that there are official PM2.5 monitors, hopefully local schools can now offer the same protection.

Default thumb avatar
joyliao

该采取行动了!

我非常同意!前天我回到我的宿舍,非常惊讶地发现我的白色毛衣变成了浅黄色。毛衣上面有好多沙尘!那天风很大,算是所谓的沙尘暴吧。环境问题正在变得越来越严重了。

ACTIONS TO TAKE!

Definetely! The day before yestoday, the time i went back to my dormitory, i was surprised to see my white sweater has become light yellow. There was so much sand on it! That day was a windy day, the so-call sand storm. The environment problem has become more and more ser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