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民间环保提案如何上“两会”?

中国“两会”刚刚结束,环保依旧是代表、委员关注的话题之一。代表与委员是如何将环保的议题带入两会的?陈媛媛报道。

Article image

在一年一度的中国“两会”上,民间环保组织和热心环保的公民积极推动环保议题,希望通过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反映给决策部门。这些民间环保提案是如何形成的呢?是否能推动相关议题的解决?(《环球时报》对全国人大和政协之间的差别有一个解释。从本质上讲,前者是立法机构,它的议案具有法律约束力,而后者只是协商咨询机构。)

提案是这样出炉的

“短短30多年,全世界鱼翅贸易总量从不到4000吨激增至近1.4万吨。其中,中国大陆及香港、台湾3地鱼翅消费占据着全球鱼翅贸易和消费的95%以上。”在今年中国“两会”上,中国政协委员万捷和人大代表丁立国专门提交了《关于“制定禁止公务和官方宴请消费鱼翅规定”的提案》。

这份提案以一串精准的数据开头,开门见山地阐述了政府明确禁止公务和官方宴请消费鱼翅的意义——“鱼翅消费导致公共资源浪费”。只有800多字的提案,却凝聚了万捷和丁立国以及他们身后智囊团的集体智慧。

作为提案人之一的万捷除了有出版企业老总的身份外,还有一个身份是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理事。从2010年开始,作为一家由企业家组成的环保生态协会,阿拉善SEE生态协会联系国内多家民间环保组织和热心环保的民间人士,组成智囊团,运用各自组织专业所长,为协会中身份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企业家提供智囊服务。在提供智囊服务的过程中,环保NGO将本组织的诉求,成功地植入提案议案中,成为近年来环保NGO参与政府决策的一种新方式。

去年中国政协会议期间,万捷作为第一提案人,与杨澜、姜昆、冯骥才等45位中国政协委员联名提交了《呼吁制定禁止鱼翅贸易法规》的提案。

在环保NGO和大自然保护协会北亚区总干事张醒生等人的影响和推动下,万捷在今年中国“两会”上再次提交关于约束鱼翅消费的提案。这一次,他们改变了策略,不再以禁止鱼翅贸易为主攻点,而是转向希望政府出台禁止公务和官方宴请消费鱼翅的规定。

这一提案认为,目前全世界禁止鱼翅消费和贸易将成为一种趋势。由于鱼翅价格不菲,公款消费在鱼翅消费中占据很大比例。在政府不断减少公务支出的大趋势下,有必要出台禁止公务和官方消费鱼翅的规定。

连续三年关注同一议题

相对于一般的政协委员,万捷算是一位高产提案者,每年他都会携带多条精心准备的提案赴会,提案无一例外都涉及环保。对于社会关注的垃圾议题,他连续3年提出相关提案。

2010年中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上,万捷提出《科学规划垃圾焚烧设施,开展源头减量》,建议建立垃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及分类处理的全过程管理。

2011年,万捷再次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了垃圾分类回收,在与环保NGO进行了多次交流与讨论后,万捷提出《关于在中国推广垃圾分类的提案》,成为中国政协十大重点提案,中国政协提案委为此专门立项调研,并召开相关部委座谈会。

今年,政府大力推广垃圾分类,公众分类意识普遍增强。围绕垃圾分类后该做些什么?万捷与智囊团一起进行了商讨。针对垃圾分类后产生的二次污染问题,他们认为应切实推动资源回收及再生产业(静脉产业)发展。

“过去这些官员对民间环保组织有些惧怕、拒绝,但是现在大家能坐在一起讨论,一起来研究,增进了相互之间的了解。一方面政府帮助民间组织进一步了解了国家制定的相关政策,另一方面,政府也进一步了解了民间组织为促进垃圾减量所做的贡献,促使政府把民间组织参政议政作为重要的力量。”万捷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建言献策找捷径

一直以来,环保公民黄小山将垃圾处理作为自己参与环保的一个重要载体。

2009年,黄小山参与了阿苏卫垃圾焚烧厂反建活动;2010年初,作为反对垃圾焚烧的市民代表,黄小山与政府官员一起赴日本、澳门考察垃圾处理,积极探讨垃圾围城出路;2011年,他设计、制作并运作了社区垃圾分类平台“绿房子”工程,探索城市垃圾处理解决方案。

在今年中国“两会”召开前,万捷与黄小山所在的智囊团座谈时提出新要求,“我们看看能不能在垃圾分类方面提出一个新理念”。

在河北,黄小山看到手工作坊洗垃圾、烧塑料所造成的二次污染十分严重,这让黄小山对垃圾处理问题有了更深层次的思索。“老百姓垃圾分得越细,那么我们就越需要尽快建立与之相匹配的末端处理设施。”于是,他提出从宏观角度建立垃圾分类管理的系统,建设静脉产业园,有效监管废品处理行业。

提案环环相扣补短板

今年中国“两会”,人大代表杨兴平和陈杰对《环境影响评价法》法律条文中存在缺陷提出修改的建议。这份建议主要是由成都观鸟会负责人沈尤参与推动。

沈尤是一个容易“较真”的人,他参与推动了很多环保议题的讨论。在参与的过程中,他发现很多没有法律明文规定的地方,最容易扯皮,比如工程性项目的审批权属于哪个层级?环评怎样公示才规范?环境影响评价依据的本底值该由谁来测量……

在仔细研究了一些环评案例后,他发现,现有的环评法对生态整体方面缺乏规定。因此,他建议对国家重要生态功能区、敏感区及国家重点保护的生态区域规划及建设项目除遵照环评的基本规定外,还必须对其生态功能、生态敏感程度及生态保护进行针对性的基础数据准备和评价方法研究及指标体系完善。

沈尤除了民间组织的身份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在致公党成都市委负责组织相关部门和公众参政议政,对如何提出高质量的提案及议案有比较丰富的经验。

“我们探讨话题在法律的层面是很多的,假如说我们修法的目标实现了,下一步我们会关注司法……去年我们提了一个关于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修改意见,今年我们提环境影响评价法修改,这两个是环环相扣的。”沈尤说。

陈媛媛 《中国环境报》记者

原文刊于2012年3月7日《中国环境报》

此文由能源基金会与中外对话合作的“绿色发展”项目资助 。

本文图片作者:Wang Xinqing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