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s

印度建坝争端:聋子的对话

印度的民间团体因在印度东北部修建大型水电项目的计划而争执得不可开交。但在特蕾莎·雷曼看来,由于缺乏关于大坝生态和文化影响的数据,反对者的声音被忽略了。

Article image

地处印度东北部边疆的阿鲁纳恰尔邦正在成为印度新的能源产地。国有和私有企业已经提出要在该州建立168座大坝,建成后预计水力发电能力可达5700万千瓦。阿鲁纳恰尔邦东与缅甸接壤,西与不丹毗邻,北部是中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阿鲁纳恰尔邦的水电项目涉及巨大的经济利益。从2010年到2011年,阿鲁纳恰尔邦仅水电项目手续费和开发商保险两项收入就达到了16.87亿卢比。除了上述小水电项目之外,阿鲁纳恰尔邦还在计划在卡门、苏班西里、桑朗、迪邦和洛西特等五条主要流域修建超大型的水电项目。

全部水坝项目选址均在布拉马普特拉河以及阿鲁纳恰尔邦和下游阿萨姆邦境内支流上游。布拉马普特拉河发源自西藏,是世界上最大的河流之一(在中国境内称雅鲁藏布江,在孟加拉境内称贾木纳河)。印度东北部地区以植被、动物和文化的多样性著称,而滋养这一地区大部的正是布拉马普特拉河与巴拉克河。

在印度东北部地区修建大型水坝的计划正成为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对水坝项目的敌视已经造成了一系列骚乱事件,其中大多数都发生在阿萨姆。下苏班西里水坝目前是争议的焦点。该项目设计发电能力200万千瓦,印度国家水电公司目前正在进行建设施工。项目选址在位于布拉马普特拉河支流苏班西里河下游的格鲁卡姆克,地处阿萨姆与阿鲁纳恰尔邦边界,是印度目前在建的最大水坝。

然而,由于遭到了以阿萨姆农民组织KMSS(Krishak Mukti Sangram Samiti)为首的各方反对,格鲁卡姆克项目的施工自去年12月16日以来就几乎一直处于停滞状态。抗议者称,大坝会影响布拉马普特拉河的水流,而这不仅将危害下游农田的灌溉,更可能为这个本来易涝的地区带来更多的水灾之苦。抗议者与警方发生多次冲突。警方在一次冲突中开火,致使多名抗议者受伤。

此外,规划中的Demwe河下游水电项目也引来了越来越多的不满。这个项目计划发电能力175万千瓦,选址离阿鲁纳恰尔邦境内洛西特河上的印度教圣地布拉马肯得湖仅800米之遥。报道称,这个总耗资1300亿卢比(约合26亿美元)的项目将导致4.3万棵树木被砍伐,包括孟加拉鸨恒河河豚在内的多种野生物种受到威胁。

围绕大坝工程的不同声音不仅在电视和其他公共论坛上引起了激烈的辩论,更引发了抗议、摩托集会、道路封锁、甚至暴力事件。反对修建大坝的倡议人士坚称,工程师和技术官僚根本没有考虑到水坝对下游人口影响的方方面面;政府必须让社会科学家参与决策,因为他们深知,某些族群因水坝工程而被迫搬迁之后,他们的族群身份便会彻底消失。

锡金的勒嘉人和阿鲁纳恰尔邦的义都米什米人等少数族裔都曾表示,他们担心大型水坝项目的修建会对他们的故土产生不利的影响。但与此同时,阿鲁纳恰尔邦的20多个主要族裔则支持修建大坝。环保主义者认为,这些支持大坝工程的族裔与执政的国大党有利益牵连,而那些会因大坝修建而搬迁的来自较小的部族,说话分量轻。

年轻的拉朱·米米是抗议活动积极分子,来自阿鲁纳恰尔邦的义都米什米部族。他向我解释说,他所在的部族共有1.2万人,一直都在抗议位于下迪邦山谷、设计发电能力300万千瓦的迪邦水电项目:“整个施工过程从未考虑人民的意见,也没有任何民众参与。大多数本地人都以务农为生,对于如此大规模的水坝项目根本没有任何准备。水坝建成之后,他们无论在文化上、经济上还是在政治上都将更加边缘化。”米米还表示,项目开发商用金钱或者其他好处的承诺换取了大部族的支持,而大部族也将水坝项目视作获得权力和财富的捷径。

非政府组织桑朗对话论坛一直在反对阿鲁纳恰尔下桑朗270万千瓦水电站和上桑朗1000万千瓦水电站的运动中扮演领导作用。(雅鲁藏布江自中国流入阿鲁纳恰尔邦之后的河段称作“桑朗江”,再下游才称作“布拉马普特拉河”。)论坛发言人维贾伊·塔拉姆表示:“阿迪族(人口超过15万)居住的带状地区将修建43座大型水坝。这些施工项目几乎要将我们赶尽杀绝。我们的语言、森林、河流、文化、传统,还有我们的身份,都会彻底消失。”

“这是属于我们先辈的土地,现在他们却要求我们把这块地方腾出来。征地补偿金少的可怜——只有每公顷15万卢比(约合3000美元)。”他补充说,村里的长者反复恳请当局允许桑朗江“按照它自己的意志流动”。该组织对小水坝的修建则表示支持。

水坝的选址均是生态热点地区。野生生物学家菲罗兹·艾哈迈德说:“从长期来看,水坝能 ‘杀死’河流及其生态系统,所有植物、动物以及人类都难逃其害。像河豚、大象和老虎这样的野生物种都将受到影响。”水坝还会根据发电的需要而人为地改变河水流量,从而严重地影响到鱼类和其他水生物种的生存。

开发商则指出,每个水电项目都通过了细致的环境影响评价,获得了中央和州政府的批准。根据印度现行法律,公开征集受影响群众的意见——也称作“公开听证会”——应该是环境影响评价的一部分。抗议人士和当地居民则表示,这些所谓的听证会根本就不透明,也无法全面地反映各方的意见。

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印度各州或者中央政府会听从反对者的意见。除了这些项目的水力发电潜力之外,印度的安全事务专家们为水坝的修建提供了新的支持理由。来自知名智库印度国防分析研究所的梅德哈·彼什特近日撰文指出:“之所以说印度政府应该尽早推进阿鲁纳恰尔邦的水坝项目,还在于水资源使用权对于共享河流的不同国家具有战略重要性。过去几个月中,中国分流布拉马普特拉河的计划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因此,应该将阿鲁纳恰尔邦兴建水坝的高潮放在更广泛的大背景中进行审视,即印度要建立布拉马普特拉河水资源的‘优先使用权’。”

印度国内十分担心中国会将布拉马普特拉河水引到缺水的北方地区。虽然中国政府已经明确表示已经放弃了这条不切实际的“南水北调工程”西线计划,但每次中国国内传出任何支持该计划的声音,印度就会十分紧张,中国政府也不得不反复辟谣。根据北京权威人士的说法,雅鲁藏布江中国境内河段目前只有一个在建水电项目;而且这唯一的一个在建项目是一个 “河床式”水电项目,也就是说不需要水坝蓄水。北京方面的一再保证并未消除印度的不安,而相关问题的研究人员则认为,如果中印双方能就布拉马普特拉河水资源的共同利用达成一项公平透明的协议,对双方都有好处。

目前围绕水坝的争论一个主要的问题便是缺乏数据。“现有的科学信息和文件档案太少了,根本没法进行有益的辩论,”曾研究布拉马普特拉河流域和当地水坝项目的非政府组织 Aaranyak高级科学家帕塔·乔蒂·达斯如是说。公有领域中有关河水流量季节性变化的数据都很少,有关大坝将对水流产生何种影响的信息更是无从获得。类似地,数据的缺乏使人们很难对大坝的生态影响作出准确的判断。

此外,人们对于居住在这一地区的很多族群的生活方式同样知之甚少。目前,水电项目的支持者正是利用这种信息的缺失,将那些对水电项目的批判斥为“不过是一时激动的感情宣泄”。但这种隔阂未来可能会给坝区居民的重新安置工作带来严重的障碍。

除了水坝项目的铁杆支持者和坚定反对者之外,印度东北部地区的普遍民意倾向于在科学意见的基础上达成共识。但无论是对于物理学家还是对于社会学家来说,摆在他们眼前的都一块未知的水域。必须马上采取行动,对整个布拉马普特拉河流域的水文、生态和社会特征进行更加细致的研究。

特蕾莎·雷曼, 驻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记者 。

翻译:李杨

图片作者:International Rivers

发表评论 Post a comment

评论通过管理员审核后翻译成中文或英文。 最大字符 1200。

Comments are translated into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after being moderated. Maximum characters 1200.

评论 comments